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知识能卖钱 > 220 她姓甄(3/5)

220 她姓甄(3/5)

  和萍萍玩的游戏是丢沙包,在收拾出来的长方形分地方里,两人各站在一边,互相朝着对方丢沙包。

  小孩子是喜欢玩的,也很容易就能高兴起来。

  “丢~”萍萍快速小跑到沙包落下的地方,在捡起来沙包后就对着潘安丢了出去,还高声喊着。

  当然,也很容易受到大人的影响,比如原本很安静的萍萍也爱笑了,笑的时候发出正常小孩子那样的嘿嘿声。

  小孩子是大人的玩具,大人也是小孩子的玩伴。

  小萍萍的头发慢慢变长,潘安就给小萍萍扎着头发,让小萍萍变成了一个有着一束辫子的活力少女。

  沙包朝着潘安飞了过来,潘安随手就接住了沙包,看着已经开始躲避,并且搬着小板凳挡在自己脸上的小萍萍,潘安微笑着将沙包轻轻的朝着上方抛去。

  沙包沿着一个抛物线,在经过精准的计算和分析后,便落在了小萍萍的脑袋上,静静的待在那里也不掉落。

  小萍萍感觉有东西落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就奇怪的仰起了头。

  在小萍萍歪着脑袋的时候,头上的沙包就自然而然的落在地上。

  小萍萍很快就发现了落在地上的沙包,在看了看沙包之后,就对着潘安那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小孩子的笑声让潘安也跟着心情好了很多,“捡起来把沙包放好,妈妈出来了,我们下去看电视去。”

  活动一会儿就差不多了,小萍萍的身体现在还是一个问题,没有那么快就好彻底,身体的锻炼是慢慢来的,饭也是一点点吃的。

  萍萍放下了小板凳,捡起了沙包,哒哒哒的跑到一边把沙包放在玩具盒子里,然后快速的追到了潘安身边。

  “爸爸,我饿了。”小萍萍抓着潘安的手,嚷嚷着饿了的事情。

  潘安将小萍萍抱起来,带着小萍萍一起下楼,“等姥姥和哥哥回来就可以吃饭了,我等下就去做饭。”

  萍萍期待的说道:“爸爸,我想吃好吃的鸡汤。”

  “小淘气,这个不行,爸爸去做饭了,等你上小学之后,爸爸就教你做饭。”

  潘安将小萍萍放下来,并没有答应萍萍的所有要求。

  萍萍点了点头,看到爸爸去厨房做饭了,就跑到一边拿出自己的画笔开始画画。

  李妍洗完澡走了出来,看到客厅里的萍萍在画着什么,就好奇的走了过来。

  萍萍没有注意到妈妈的到来,此时正趴在客厅里的小桌子上画着画。

  萍萍画的画,主角当然是爸爸了~

  在桌子上摆放着各种作画的工具,这些都是姥姥买给萍萍的,萍萍人生的二分之一都是在和这些东西打交道,虽然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吧。

  小萍萍从小就喜欢看着爸爸,对爸爸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所以画画的时候也喜欢画爸爸。

  并不是因为画爸爸简单才画爸爸的,是喜欢画爸爸,所以才经常画爸爸的。

  李妍也不是没有见过萍萍的画画,不过每次李妍要看的时候,萍萍都会停止画画,很多时候也不会在李妍面前的画东西。

  这些天要好了很多,自从生病之后,也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萍萍慢慢的不是那么害怕李妍了。

  一开始李妍就是随意的想要看看萍萍在画什么,反正就是和安平一样是乱写乱画,也看不出什么来。

  只是在看到小萍萍双手的压着并不断上着色彩的画作后,脸上就满是震惊。

  李妍屏住呼吸,小心的站在萍萍的身后看着。

  在萍萍的画板上,出现的是能够清楚觉得是庭院里那些花花草草的花草,那些雨后的花朵就像是会动一样,在纸板上也给人一种弱不经风的摇晃感,仿佛是下一刻就会有晶莹的雨滴从上面滑落。

  不仅如此,这幅画里最大的亮点并不是那些逼真的花草,而是站在那里的那个人。

  那个人有些看不真切,仿佛是被阳光给笼罩住,又仿佛是不属于这个画中世界一般,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化作尚未完成,所以那个人的模样也看不清楚,但李妍很清楚萍萍要画的是谁!

  这孩子是神童吗?!

  李妍双眼热烈的看着前方那幅画作,回想着萍萍之前的异常,就更加觉得萍萍是那种天才了!

  小心的,缓慢的又靠近了一些,李妍想要看看萍萍完成这个画作的过程。

  刚刚靠近一些,正在专心画画的萍萍就本能的感觉到了什么,迅速的转头看向了身后。

  李妍看到萍萍看着自己,就露出和善的微笑,“萍萍,没事,妈妈就是看看,你继续画~萍萍画的真好!”

  在看到妈妈出现在自己身后后,萍萍就想也不想的快速双手抓起了自己的画纸,快速的就揉成了一团。

  “别啊!你这是怎么了?别这样啊!”李妍看到萍萍的举动,急忙上去抓住萍萍的双手,把那个被萍萍抓成一团的画纸给抢了过来。

  萍萍死命的抓着,不肯交出去,可小小的手心始终是抵抗不住李妍的力气。

  在看到自己画的画被妈妈抢走了,萍萍就张开了口,大口的哭了起来,“爸爸……爸爸……”

  李妍感觉特别的烦躁,尤其是萍萍哭着的时候还喊着爸爸。

  “别哭,妈妈不是故意的,你画的好好的,妈妈是要夸你,萍萍乖~”李妍赶紧安慰起了萍萍,在这个时候也对着厨房大声喊道:“老公!快点过来,萍萍又哭了!”

  潘安擦了擦手,从厨房走了出来。

  “小孩子也是有隐私的,萍萍和普通小孩子不一样,她喜欢的东西被你看到了,就不开心,你看到之后又想抢走,她当然是不愿意了。”

  潘安将小萍萍抱了起来,看着泪水从眼角不断滑落,一副可怜模样的小萍萍,安慰道:“萍萍不要哭了,这一次是妈妈的错,爸爸帮你说妈妈了,中午饭我们也不给她吃了,这样好不好?不要哭了。”

  萍萍被爸爸抱起来后,就委屈的低着头用手擦了擦眼睛,然后看着爸爸委屈的说道:“爸爸,我想吃好吃的鸡汤……”

  潘安无奈的看着萍萍,“不要卖惨了,在我面前装可怜可没有用,不然你这小机灵鬼整天都会和我装可怜,爸爸才不上你的当呢!”

  萍萍把脸埋进了爸爸的肩膀,用爸爸的衣服继续擦着眼泪,继续和爸爸撒娇着。

  李妍这个时候把揉成一团的画作展看,在看了看后就站起来对着潘安郑重的说道:“老公,你可能还没有注意到,咱们家萍萍其实是一个天才!”

  潘安抱着萍萍走了出去,“萍萍就是萍萍,是不是天才,对你对我有影响吗?她的事情我会来管,你就别操心了。”

  李妍着急的跟了出去,“这种事情我怎么能不管?!萍萍可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我不管她谁管她?!”

  “萍萍可是我的小宝贝,我的开心果,交给你的话,你肯定是又把她丢向各种补习班了,我可是还想着萍萍在家再陪着我玩几年。”潘安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将萍萍放下来。

  李妍看到潘安这么说,就着急的说道:“萍萍可是我的女儿!”

  “她姓甄。”潘安说出了一个事实,也注视着李妍,“当初是谁说不让孩子和她一个姓的?”

  李妍顿时就愣在了原地,她早就忘记了那件事情,现在被潘安提起,才想起来当初的事情。

  当初因为不愿意生二胎,李妍闹了很久,最后说了不许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跟着她姓的气话。

  记性好的人,很难有朋友,因为很多时候都会记着很多影响人与人之间友好的事情。

  潘安的记性就很好,虽然不记仇,但很多事情也不能当作没发生一样。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有时候一句抱歉就能解决很多问题,但造成的问题也不能当作没发生过吧?

  如果一个人清楚的记住了每一分一秒的事情,那他没有朋友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李妍在萍萍面前的形象,已经到了越来越差的地步,到了潘安不需要在萍萍面前给对方留情面的地步。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