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全才枭雄 > 第219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第219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张琛嘴角随意地掠了一下,显然,对于这样的事,他已经不陌生。

  他回头看向苏北,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我们又见面了!”

  “放心,我们还会见面的!”苏北本来是打算直接叫出他的名字的,不过为了避免刺激到张琛,他下死手,苏北还是忍住了。

  张琛愣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人在死到临头的时候,难免嘴硬!

  “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惹了不能惹的事,所以必须死,再见了,你放心,你死后,会有很多人很快来和你作伴!”张琛凑近苏北耳边,语气阴冷地说道。

  这一句话深深刺激到了苏北,他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他沉声道,“作为杀手,你话未免有些多……噗…”

  苏北“了”还没出口,腹部顿时一股凉气侵袭,和陈刀同样地画面,在他身上迅速重演了一遍。

  张琛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目光不再停留在苏北身上,他回头朝着某个方向比了个ok的手势,接着和易九歌眼神交换了一下,两人掀开了床,同时把苏北和陈刀搬进来越狱通道。

  看着监控视频里的画面,戴龙冷笑一声,他道,“终于把这个王八蛋解决了……”接着他回头看向马杰钟,郑重交代了一句,“马局,剩下的事就麻烦你了!”

  马杰钟点了点头,他笑道,“这些犯罪分子,早死晚死都是死,我想他们肯定也会感谢戴少让他们早日投胎做人的,放心吧,我会让人处理干净的!”

  然而就在戴龙和尹学正两人刚走出监控室的时候,尹学正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一看是杨天政的电话,他心情有些激动起来,说了一句,“杨局还真是关心这个案子,现在了又打来电话!”

  说着的时候,便打算接通,可是戴龙却一个激灵按住了他的手。

  他有些诧异地问了一句,“哪个杨局?”

  “就是杨天………”

  “意思他今天打来过电话?”戴龙预感到不好,他神情有些紧张地问道。

  尹学正点了点头,“杨局告诉我一定要慎重对待这个案子!我………”

  “尹局,这个杨局今天就派人给陈景春送了礼物,他给你打电话只怕是陈家的意思,你没告诉他你把苏北带来兀沰监狱了吧?”戴龙心跳加快了起来,盯着尹学正的眼睛一眨不眨。

  “没…没有!”尹学正的心“哐当”了一下,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或许,杨天政亲自打电话过来,其意不在他而在苏北。

  他忽然意识到,或许他闯了个大祸!

  拿着手机的手有些不自然地颤抖了起来!

  “戴少,那现在怎么办?”尹学正有些没主了。

  戴龙想了一下,他道,“也不用着急,现在这家伙已经被解决了,你就和杨局讲,你把他送到兀沰监狱之后,苏北越狱逃走了,这样的话就算查出来,也追究不到你我身上,越狱之后他被其他人杀了,事情就很自然地从我们身上转移出去了!”

  尹学正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不过也没有办法。

  电话已经挂断,尹学正重新拨了回去。

  “杨局,抱歉,刚有点事,没来得及接您电话!”尹学正连忙说道。

  “学正,今天我和你…………”

  “杨局,我正要和您说这事呢?”听到杨天政果然又是为这事,尹学正连忙开口打断。

  “噢?有什么进展吗?”杨天政心中升起一丝好奇。

  “是这样的,”尹学正连忙解释,“今天我把那人控制住之后从陈家大院带了出来,人证物证都齐全了,此人凶险无比,心狠手辣,当然也是为了避免他再犯案,所以我就把他送到了兀沰监狱,………”

  “兀沰监狱?”杨天政愣了一下,他尽量控制情绪,满心诧异地问道,“那可都是重刑犯死刑犯关押的监狱,你把他送那里去,意思案情已经彻底明朗了?”

  “杨局…我……”被杨天政这么一问,尹学正脸都白了,他吞吐了两句,一下不知道怎么回复了,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意识过来,杨天政果然是因为在意苏北而不是关心他工作才打电话来的,不过已经这样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杨局,我后来想起您的话,所以……所以我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草率了,虽然他人证物证都齐全了,但还是有些疑点,所以就重新回来想要对他进一步审讯,结果,结果………”

  “结果怎么了?”

  “结果他伙同监狱里面一个死刑犯越狱了!”尹学正还是硬着头皮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越狱了?”杨天政一阵头疼,他对尹学正这句话表示相当的怀疑,“怎么会这样?”

  尹学正此刻头脑一片混乱,不过他只能逼着自己脑子飞速转动起来,他道,“他伙同的这个人是监狱里面的头子,………”

  人在巨大的压力之下,真的可以超常发挥,面对杨天政的巨大威压,尹学正一口气直接编了一个故事,把苏北说得穷凶极恶,无恶不作,而且身手不凡,他伙同的人已经计划了多年的越狱,两人刚好达成了一致意见,最终越狱成功,不知去向!

  其实编完这个故事,他自己都有些蒙了,也是因为看到一旁的戴龙对他点了点头,他这才有些放心下来。

  “戴少,只怕瞒不住呀,杨局可是号称无案不破的啊!”尹学正道。

  “那也是以前,现在他不可能亲自来侦破了,放心,我们的计划天衣无缝,现在先和马杰钟打好招呼,那么我们就立刻离开这里!”戴龙毫不在意地回了一句。

  ………

  王伯彦给陈景春打去电话,陈景春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如实告知了情况。

  挂断电话之后,王伯彦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果说,陈景春都不知道苏北的下落,只怕,苏北这次真的是失踪了,如果失踪,那必然是凶多吉少。

  正在他绝望之计,陈景春的电话又打了回来,“王老,杨局说,尹学正把苏北带到了兀沰监狱,…可是他越狱了!”

  “越狱?”王伯彦有点理解不过来,“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我们都先不用担心,青青已经带人赶往兀沰监狱了!”陈景春宽慰道。

  “希望她能早点找到苏北吧!”王伯彦感慨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