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妃难求:冷傲帝王不经撩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再遇良妃

第一百四十八章 再遇良妃

  “唔……”叶安歌低下头沉思,当初答应帮他不过是看在他可怜的份上,她其实根本没想过要他的回报,可是看他如此执着的样子,若她拒绝,他一定还会再来,倒不如一次性解决好了,“我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若是你闲来无事,就帮我打扫打扫房间吧。”

  男子眉头一拧,俊脸上写满了匪夷所思,他刚刚该不会是耳鸣听错了吧,她居然叫他去帮她打扫房间?她知不知道他是谁?

  “我拒绝,你再换一个要求。”男子脸色铁青,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叶安歌。

  叶安歌无语望天,她让他打扫房间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没曾想他居然这么认真,还让她重新再提一个要求?她只听说过求别人帮忙的,没想到还有上赶着主动要求帮忙的,她这一次来南胄还真是长见识了。

  “算了,你没什么能帮到我的,你走吧,咱俩就算扯平了。”叶安歌淡淡然说着,似乎根本没把男子的话放在心上。

  男子脸色愈加黑沉了一分,“锵”地一声拔出佩剑,倒把叶安歌吓了一跳,道:“你该不会要杀人灭口吧?我告诉你,这里可是客栈,人来人往又是光天化日的,你要是杀了我,你也别想逃脱。”

  男子满头黑线,这女人脑子里装得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将手中的长剑一把插进了叶安歌面前的地上,男子一字一句地道:“我这人从不作假,当初答应了要帮你你一件事,就一定会做到。”

  这人怎么好说歹说都不会听呢,叶安歌又想开口拒绝,却听得男子道:“良妃是杜丞相最为疼爱的女儿,你坏了她的好事,她是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你的。”

  “你到底是谁?”叶安歌双眼警惕地眯了起来,当日进宫之事她从没有向外透露过半个字,林雨泽,沈芷芙和顾府的人都不可能说出去,面前的男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男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幽幽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也不用如此防备地盯着我,我还欠你一件事,不会伤害你的。你只用知道,我从小在南胄的都城长大,对这都城里的一草一木都再熟悉不过,还知道许多其他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叶安歌并不知道男子的话可以信几分,却也惊觉她方才的反应实在太过强烈,一个不慎便会被人抓住把柄,于是迅速整理了心情,漫不经心地反问道:“你既然这么厉害,为何还会被人伤了?”

  “你!”男子气噎,哼了一声,道:“那是我不小心……”

  叶安歌翻了个白眼,摆明了不相信他的说辞,男子面色霁霁,只好又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我已经说了,你得罪了良妃,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想来她定是派人去调查你的背景了,至于杜丞相,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做事手段高明狠厉,哪怕是杀了你,也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

  叶安歌愤愤道:“堂堂丞相府,为了一点儿小事就要杀了我,他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嘴上这样说着,叶安歌心里却不由得有些担心,若真如男子所说,良妃已经派人去调查她的来历,那么过不了多久宋雪吟这个身份就会被戳破,到时候再想查清真相可就难上加难了。

  “你不了解杜启辉的为人。”男子沉声说着,神色凝重,“得罪了杜家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偏偏皇上宠爱良妃,对这些事一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这么说,杜家在南胄可谓是只手遮天。”

  “嚯!”叶安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惊叹。

  见她还是满不在乎的样子,男子又道:“有一次,良妃将宫里的一名贵人推入了池中,皇上原本怒不可遏,可当他见到良妃跪在地上,向他仰起那一张梨花带雨的脸时,他突然就不气了,只是柔声下旨令良妃禁足一月。可惜不过十天,皇上便仍去了良妃的宫里。”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好像当时你就在现场似的。”叶安歌反问道,实则心里对男子的话已经信了七八分,从那夜德妃一事就能看出来,南胄皇帝偏护良妃忘乎所以,而这些年良妃也的的确确圣宠不衰,这也是杜家敢如此跋扈的原因之一吧。

  想起良妃那一张绝色的容颜,叶安歌也不得不承认,南胄皇帝还是有几分眼光的。

  叶安歌转念一想,男子既然知道这么多宫里的事,说不定会有她想要的消息,于是叶安歌转身从枕头下拿出一张纸,递给男子,问道:“既然你想帮我,那你帮我看看,这支发簪出自何处?”

  男子打开纸张一看,只见上面画着一支女子用的发簪,虽然只是画像,却描摹得很是精细,从中也能看出这支发簪的精致。

  男子细细看了一会儿,有些迟疑地道:“看着发簪像是专门定做的,上面的花样图案并不多见,若是出自宫里又显得太过简单,可寻常百姓家也定做不起这样的簪子。你能否将这支发簪拿出来让我看看?”

  “发簪我没带在身上。”男子只看了图画,便能推测出这么多信息,叶安歌不得不佩服他的能力,“你可有办法帮我找出这支发簪的来历?”

  “你要我帮你做的事就是这件”?男子沉声问道。

  叶安歌一把抢回他手里的纸张,没好气地道:“不愿意就算了,你随时可以离开。”

  男子无奈,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既然答应了你,我就绝不会食言。”毕竟找出发簪来历这件事,总比打扫房间要好得多。

  男子想了想,又说道:“要说起女子的首饰,最了解的莫过于品翠坊,南胄贵族女子的首饰大都出自那里。”

  “那是个什么地方?”叶安歌问道。

  “品翠坊是南胄最大的珠宝玉器首饰铺,他们家的珠宝首饰不仅寻常百姓能买,官宦千金能买,就连宫里很多嫔妃的首饰也是出自他们家。”男子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波澜,不过是在叙述一件事罢了。

  叶安歌却听得眼神一亮,唇角微微向上扬起,道:“品翠坊在哪里?”

  说了这么久,除了良妃的事,她总算听到点有用的消息了,品翠坊,听起来倒是个不错的地方,她就去转上一转,若是运气好,说不定真的能打听到关于首饰的事,就算没打探到,就当是去见识一番也不错。

  男子见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忍不住弯了唇角,问道:“怎么,你想去?”

  “嗯嗯。”叶安歌点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知道了位置,她明日也好和林雨泽一起去看看。

  下一秒,叶安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子捉住了后领子,只见他双腿轻轻一蹬,两人便飞了起来,叶安歌惊呼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男子捉着她的后领子,就跟提着个小鸡崽一样,淡淡地道:“你不是想去品翠坊吗?我这就陪你去。”

  叶安歌欲哭无泪,她是想去品翠坊不错,可她也没说现在要去啊,还是用这样被人滴溜着的方式,而且待会儿林雨泽找不到她肯定会着急的,这男人……怎么说风就是雨的,也不问问她的意见!

  男子提着叶安歌,就这样一路破空而行,终于来到了品翠坊的门前,男子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悄悄落地,松开了叶安歌。

  按照男子的说法,品翠坊是南胄都城内有名的玉器珠宝首饰店,这样的地方,就算不是日日宾客盈门,也该是要热闹些的。

  可叶安歌站在门口,透过大开的店门朝里望去,只见到一个伙计坐在一旁打盹,根本不像是做生意的模样。

  来都来了,那便进去看看吧,叶安歌抬步迈进品翠坊,只见店里摆放的玉器珠宝首饰,琳琅满目,难怪女子们趋之若鹜,只是今天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打瞌睡的伙计听到了声音,猛地惊醒过来,朝着叶安歌走了过来,问道:“不知姑娘要买什么东西?我们这里有珠宝,玉器,古玩,首饰,还可以定做……”

  叶安歌微微一笑,打断伙计喋喋不休地推荐,好奇地问道:“你们店里今日怎么一个客人也没有?”

  伙计“咦”了一声,道:“姑娘不是南胄人吧,今日是十五,是咱们品翠坊每月一次的拍卖会,客人们都到那边去了。”

  拍卖会?

  叶安歌听了这话,看了立在一旁的男子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这还站着个土生土长的南胄人呢,不是也不知道拍卖会的事吗?”

  男子面色讪讪,他只顾着带她来品翠坊,倒把日子忘记了,虽然这事是他的失误,可他神情很快便恢复了一贯的倨傲,冷酷地道:“走吧,我知道拍卖会在哪里。”

  叶安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又滴溜着出了品翠坊,心中委实无奈,这男人做事怎么雷厉风行的,都不等人把话说完,她来品翠坊根本不是为了凑热闹,而是为了打探消息的啊喂,现在好好的又要带她去什么拍卖会,她也真是醉了!

  品翠坊每月一次的拍卖会很是盛大,由于参与的人数过多,所以专门在城郊结合的地方开辟出了一块用来举行拍卖会的地方,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男子便带着叶安歌来到了品翠坊举行拍卖会的地方。

  还没进去,叶安歌便听得里面传来阵阵喧哗,人声鼎沸,暗想品翠坊果然是都城最受欢迎的店铺,就连办个拍卖会也如此受欢迎,等进到拍卖行,才发现里面座无虚席,好不热闹。

  叶安歌还是第一次来参加这样的拍卖会,忍不住东瞅瞅西瞧瞧,偌大的拍卖行里坐满了来参与拍卖,凑热闹的人,忙着招呼客人的伙计穿梭其中,最中央的圆形高台上,站着一名年轻女子,身边放着一只长形锦盒。

  女子轻轻招了招手,场中立刻安静了下来,玉手伸出,待打开时,只见锦盒中横着一支纯金打制而成的发簪,雕刻的像是一只凤凰的模样,那支凤全身镶满一圈圈的五彩宝石,美轮美奂,做工精细得令人叹为观止,在场的女子无一不露出向往的神情。

  就连叶安歌也多看了几眼,这品翠坊的东西果然精致不凡,难怪有这么多的人接踵而至。

  这时,听得女子高声道:“这支钗花,起价三千两。”

  “五千两!”

  “七千两!”

  “一万两!”

  喊价竞拍的大都是些女子,最后一道声音落入耳中莫名有些熟悉,好像曾在哪里听过似的,叶安歌转头望去,只见对面坐着一名衣着光鲜华贵非常的女子,隔着透白色苏绣无色鸳鸯的门帘,在那女子偏头的一瞬间,叶安歌还是看得一清二楚,那女子不是他人,正是良妃杜素玉。

  叶安歌轻轻蹙眉,良妃不是应该在宫里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而且居然又遇上了她,这就是传说中的冤家路窄?

  叶安歌连忙起身,趁着良妃还没有注意到这边时放下侧面的帘子,不仅放下了外层透白色的帘子,也把里面玫红缎底的帘子一起放了下来,只留着正面对着圆形拍卖台,这样一来,良妃便也看不到她了。

  叶安歌这一番动作,男子尽数看在眼中,低声道:“半个月后便是中秋佳节,想来她该是出宫为皇上准备礼物的。”

  叶安歌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男子是在向她解释良妃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问道:“给皇上的礼物宫里没有吗?”

  按理来说,宫里珍宝数不胜数,随便挑一样就能当成礼物,又何必大费周章地出宫来寻?

  男子略略露出嘲讽之意,道:“她一贯便会做些场面上的事讨人欢心。”

  这话……这语气……怎么感觉男子和良妃有很深的仇恨似的?

  这边叶安歌与男子多说了两句话,那边凤簪的价格已经一路飙升到了“二万两”,而且喊价最高的一直是良妃,叶安歌暗暗咋舌,就算这支凤簪再怎么华美,也不值如此多的银两啊,两万两银子那得是多少百姓多少年的口粮啊,不过看良妃的样子,这支凤簪她是势在必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