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大亨 > 第576章 拒绝和怀疑(第二更求全订)

第576章 拒绝和怀疑(第二更求全订)

  这一天,对于庄氏兄弟和刘氏兄弟来说,是人生中少有的煎熬日子。

  虽然恒隆银行和嘉华银行都郑重其事地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否认自家银行的问题,并且恒隆银行还直接请来大批保安看守,搬出了两千万港币的现金在恒隆银行柜台后面的玻璃柜里。

  一座小山一般的现金堆出现,给予人震撼的视觉冲击,有一小部分人还真被欺骗到了,放弃了取款。

  但是涉及到了自身利益,大部分储户就是铁了心要把钱取出来。

  不过有一部分人相信了,对于恒隆银行造成的压力就更小一些。

  反倒是嘉华银行,刘灿松并没有借到钱,所以银行的流动资金已经濒临一千万港币的高危警戒线,且对于公关的能力也不及庄氏兄弟,因此嘉华银行面临的情况比恒隆银行还更加严重。

  没有办法,刘灿松只能致电在新加坡的哥哥,和他商议之后,毅然决定放弃嘉华银行。

  黄金期货业务亏损了2.2亿港币,虽然不及原本嘉华银行的价值,但是现在突发挤兑时间,对于嘉华银行的影响是恶劣的,继续投钱进去风险太大了。

  即使撑过了挤兑风波,嘉华银行的品牌价值和资产也将大幅度缩水,他们还要投进几个亿进去,完全不值得。

  赔掉一家嘉华银行,和要赔掉银行及后续投入资金之间,刘灿松兄弟忍痛做好了壮士断腕的准备。

  当然如果有人接手或者有人借钱,那就再好不过了。

  所以刘灿松兄弟反而四处接触人,想要把嘉华银行低价转手或者借钱,但是这个时候,却没人敢接,也没有机构敢借钱。

  即使是有些心动的机构,如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在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也不敢贸然接手。

  毕竟谁知道嘉华银行到底亏了多少亿,万一地雷下面又埋了一颗更大的雷呢?别把自己给炸伤了!

  当然毕竟还有一线生机,做好了心理准备归心理准备,该努力一下还是得努力一下,比如催回贷款,把之前放贷的钱收回一部分,也是可以抗住压力的。

  所以嘉华银行停止放贷的情况下,贷款部门的所有员工都在想办法收回贷款。

  至于庄氏兄弟,与刘氏兄弟的选择却不相同,他们对于自身更加自信,认为恒隆银行还可以再拯救一下。

  不过想想也正常,毕竟借到远东银行的五千万港币之后,恒隆银行的流动资金可是还有七千多万港币,是嘉华银行的一千万港币的七倍之多,庄氏兄弟信心更足也说得通。

  不过面对3亿多港币的窟窿,七千万港币是完全不够的,所以庄氏兄弟还是要尽可能多地借钱。

  在各大金融机构不借钱的情况下,庄氏兄弟把目光转到了香江的大佬身上。

  一番筛选,庄氏兄弟把目光锁定在了李嘉城身上。

  庄氏兄弟是闽省晋江人,李嘉城的舅舅庄金安跟他们能扯到远房亲戚关系,而闽商和潮汕商人本就喜欢乡党抱团,更看重同乡情谊,所以庄氏兄弟便来看看有没有机会。

  李家豪宅里,庄荣坤和庄清泉两兄弟与李嘉城面对面坐着喝茶聊天。

  碍于情面,面对提着礼物上门的庄氏兄弟,李嘉城选择了让他们进来。

  但是心里明亮的他慢悠悠地喝着茶,心里则琢磨着等下面对庄氏兄弟的难题,该如何应对。

  见李嘉城装傻,庄荣坤和庄清泉对视一眼,还是由常在香江活动,跟李嘉城关系更熟的庄荣坤发话。

  “李生,庄叔的身体还好吧,说来惭愧,自从去年12月份拜访过他之后,我们都没去看望过他。”

  李嘉城淡淡一笑,语气平缓地说道:“多谢关心,我舅舅的身体还很硬朗。”

  “那我们做晚辈的就放心了。”

  庄荣坤露出一副放心的表情,可惜李嘉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这种很远很淡的亲戚关系,并不值得他去冒险帮庄荣坤两兄弟。

  “李生,我这次来也是遇到了困难,你应该也听说了,恒隆银行资金链绷的比较紧,被心怀不轨之辈盯上了,使得我遇上了麻烦。”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些大客户交割了黄金期货,两天下来就交割了4个多亿,本着诚信经营的原则,我就答应了,把恒隆银行的流动资金都要抽干了。”

  “所以面对后面冒出来的黄金期货交割申请,我就跟他们协商暂时缓个两天周转一下资金,谁知道那几个客户不肯,消息不知道怎么泄露出去了,就说我们银行资金链出了问题。”

  说到这,庄荣坤一副悲愤的样子,叹息道:“两天交割了4个多亿港币,香江有几家银行有恒隆银行这等实力?没想到我粗心大意之下,竟然被人给阴了,哎……”

  现在消息暴露,庄荣坤也看过了新闻,所以为了骗到钱,他就想了这个逻辑上说的过去的谎言,企图博得李嘉城的信任,从他这里借到钱。

  只不过李嘉城毕竟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耳清目明,并不是轻易能被影响到的,听过庄荣坤的说辞之后,他也飙起了戏,露出同情的表情,安慰道:“庄生,你们能拿出4亿多港币,足可见银行实力强悍,只不过正好缺乏点运气,节哀,只要银行本身没问题,肯定能够撑过去的。”

  庄荣坤立马接口说道:“我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最关键的还是要扛过这几天的关键时期,只要连续几天客户都能提到钱,挤兑风波就会慢慢消退下去,但是关键是资金链紧绷,我担心撑不过去,这不是向你来求援了嘛。”

  “李生,按照关系算,咱们也是一家人,不知可否拉老弟一把?”

  庄清泉也抓准时机附和道:“是啊李生,要不是我近期刚投资新建了一家大型钢铁厂,我都可以从阿波罗钢铁公司抽一部分资金过来,谁料事情发生地这么巧,否则我也不至于厚着脸皮给你添麻烦。”

  庄氏兄弟的说辞一环接一环,把恒隆银行的问题给甩得一干二净,同时也把李嘉城让他们庄家出钱的话给提前堵上了。

  只不过李嘉城心中已经有了判断,并没有被说动。

  他面露歉意说道:“庄生,不是我不肯帮,实在是我刚开发了几块地,资金都投进去了,就在港岛湾仔码头和东区明丰路那边,你们也应该听说过。”

  “实在是不巧,如果提前个两三个月,或者晚个半年,我绝对能够拿出两亿借给你们。”

  庄氏兄弟一听,脸色就是一黑。

  李嘉城说的大方,但是完全就是空头支票。

  还提前两三个月?现在都过去了,说了等于白说。

  至于晚个半年,恒隆银行说不定早就撑不下去了。

  要是撑下去了,也就证明恒隆银行没问题,李嘉城也放心借两个亿资金。

  当然到了半年后,恒隆银行也没必要再借钱,李嘉城也不一定还愿意记得今天说的这话。

  所以说来说去,李嘉城这头狐狸完全就是在打太极。

  “李生……”

  ……

  庄氏兄弟继续努力,但是李嘉城就跟泥鳅一样滑不留手,最后看清楚了的庄清泉打断了弟弟庄荣坤继续劝说的念头,提出了告辞。

  目送庄氏兄弟远去的车身,李嘉城目光幽幽地抬头看天。

  “到底是谁同时对恒隆银行和嘉华银行动手?”

  “汇丰银行?渣打银行?九鼎银行?亦或是其他人?”

  “现在香江舆论一天时间直接到了高潮,这情形似乎有些眼熟啊,会不会是他呢?”

  想到这,李嘉城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PS:求推荐票月票和全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