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无敌仙尊 > 第1790章 报答你【第1更】

第1790章 报答你【第1更】

  林亦没接过她手里面的可乐,倒是井菟拿着可乐屁颠颠的主动跟在林亦的身后,举着手中的大可乐瓶子,一副硬要林亦喝一口的架势。

  这一幕看的张诚毅死死的咬住了牙,他攥着拳头,一只手捂着腹部,强忍着疼痛感,从地上爬起来,死死的盯着正在朝着远处离开的二人背影,脸色铁青。

  “这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等到林亦和井菟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一个女生皱着眉,向着四周看去:“以前不是有男生打起了井菟的主意,每次刚刚出现,那个叫段高阳的大个子不就是会出来打人的吗。”

  “今天那个小子简直就是把井菟给抱了起来了,那个大个人怎么都没出现的,他今天有事去了?”

  女生话一出口,旁边的众人无人给她答案,倒是见着张诚毅那张越发难看起来的脸,不少人心底唏嘘,再不吭声。

  “生气了。”

  行走在华清大学校园内,两只手举着大可乐瓶子的井菟吸引了周围不少的视线。

  她蹙着眉头,看着林亦,满是探究。

  “没生气,不想喝。”

  林亦摇摇头,井菟闷闷不乐的灌了一口大可乐,又旋紧盖子,防止里面的气泡挥散出去,低着脑袋,老老实实的跟在林亦身旁,形影不离。

  往前走了没多大一会,林亦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下。

  “手给我。”

  林亦坐在一张长椅上,井菟站在他的跟前,听到话,老老实实的伸出了手。

  握着井菟的手掌,林亦沉下心神,度过一抹灵气入了她的体内。

  灵气行至于丹田位置,便就是发现了那口灵泉,相比从前,壮大了稍许,但是距离成熟,还是有些距离。

  井菟体内的灵泉不同于林亦现如今神泉之境所凝化而成的灵泉。

  神泉之境的灵泉,灵泉之来源,乃是通过大道筑基篇缓缓积聚起来的灵气所化,但是井菟体内的灵泉,属于不需要依托任何功法便就可以自己生生不息的灵泉。

  一个是以功法为源头的灵泉,一个是本身就是源头的灵泉,意义从根本上就有所不同。

  “还未成熟。”

  林亦睁开眼睛,摇了摇头,成熟的时间比他想象中要晚了不少。

  倒是林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跟前乖乖站着,身姿笔挺,模样显得有些紧张,但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却满含坚定味道的井菟,颇有些好奇。

  日光低垂,尘埃浮游于井菟长长的睫毛之前,她眼神很是透彻与干净,清清亮亮的感觉。

  在听到林亦说出未成熟这几个字的时候,林亦明显感觉到了井菟紧绷着的身子,得到了片刻喘息的机会,微微松弛了几分。

  井菟眼中的神情,微不可查的闪掠过一丝失落。

  “对不起。”

  她开口,声音脆脆的,但是语音中有些哽咽。

  林亦没有说话,松开了她的手。

  “你这又是记挂着我,又是跟我道歉,还在给我喝可乐,这是怕我来拿段高阳的命?”

  林亦眯着眼睛,望着眼前倔强站着的井菟。

  身后不远处的地方,身高现如今已经达到了一米九五,浑身肌肉如刚硬的花岗岩一般的段高阳站在那里,从始至终,没敢怎么开口说话。

  刚刚林亦与井菟牵手的时候,林亦就感觉到了段高阳紧绷起来的肌肉,甚至丝毫不会怀疑,若是林亦真的打算在这个时候,杀人取泉的话,段高阳会无半点迟疑的,倾力而动。

  哪怕他不是林亦的对手。

  哪怕林亦救了他的命。

  但是井菟,是他活下去的底线。

  听到林亦的话,井菟咬了咬嘴唇,又摇了摇头。

  “那是怕我拿走了你的灵泉,然后你就死掉了?”

  林亦再次一问。

  这一下子,井菟明显犹豫了几分。

  她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报答你。”

  井菟和段高阳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段高阳一直都在她的身旁守着她的安全。

  在江城时候,要不是因为林亦的话,段高阳已经死了。

  因为这件事情,让井菟对林亦心怀感激。

  她知道林亦要的是她体内的灵泉,但是灵泉一旦离开她的身体,迎接她的可能就是死亡。

  她不怕死,只是她死了,段高阳就要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被所有人放弃的人,最终只会沉入孤独的海中溺亡。

  但是出于对林亦的感激,井菟也没打算反抗。

  可是这么大的姑娘,出于本能的畏惧死亡,怎么看都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你死不了。”

  林亦淡淡开口,靠在那里,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井菟老老实实坐在林亦身旁,抱着可乐,惴惴不安。

  “我虽然对你的灵泉志在必得,但是也没到那种为了你的灵泉,要了你的命的程度。”

  “如果这灵泉真的是和你本身的生命连接在一起的话,我不取便是。”

  林亦说话语气安静。

  一口灵泉固然珍贵,但是林亦也没辣手摧花的打算。

  何况这口灵泉即便是取了,林亦也不会将它全都取走,顶多是让它再次陷入干涸的程度,需要重新开始汇聚。

  这话不单单是说给身旁井菟听的,也是给始终处于暗处段高阳听的。

  井菟小脸一脸的犹豫不定,抱着可乐坐在那里,时不时看一眼身旁的林亦,又转过脸看一眼她自己的小脚丫,低着脑袋,有种被林亦看穿心思的窘迫感。

  她和段高阳两个人身世悲苦,更像是浮游在这个世界上的两艘小小的船。

  林亦偶尔想起她的时候,也会有几分怜惜。

  人,毕竟不是铁石心肠。

  “你们怎么在这呢,聊得怎么样?你小子没欺负井菟吧,要是欺负了他,可别怪我不客气啊。”

  不远处,顾楚杰和郑秋婵还有一个与顾楚杰年纪差不多大,气质从容的女人,正向着这边而来。

  顾楚杰一副打趣的模样。

  “顾老。”

  林亦从座位站起身来。

  “本来是打算留你们一起吃个饭的,但是秋蝉说晚上已经有约了,那就下次再约。”

  “另外就是,这几天你有空的时候,联系我,我给你做个最后的数模竞赛的冲刺辅导。”

  “主要的问题是,你是一个人一组,而想要获奖的话,不单单需要数模成绩高,更需要写出好的论文,这一点,至关重要。”

  顾楚杰一副恳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