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爷爷是迪拜首富 > 第五百四十章 你用眼神杀我是不是?

第五百四十章 你用眼神杀我是不是?

  酒吧服务员?

  白马一脸惊恐的看着猴子,属实被吓到了。

  一个小小的酒吧服务员,枪法那么好,身手那么好,谁会相信啊。

  “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不?”猴子看着白马,嘿嘿的笑着。

  白马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他当然记得,刚才猴子说,如果数完三秒他还没有滚的话,就打断他的腿,还把他满嘴的牙齿都给打掉。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金三,”

  没等白马的话说完,猴子就假装扣了一下扳机,说道:“行了,别报家门吓唬我了,我这个人胆子小。”

  “再说了,我一个小小的服务员,你跟我说谁我也不认识,我劝你还是别浪费口舌了,行不?”

  白马脸上有些绝望,被枪顶着头,无论是谁,都会害怕。

  哪怕是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白马,也不例外。

  白马有些怂了,他抬头看着猴子,说道:“好汉,放我一马成不,大不了这酒吧我分你一半,怎么样?”

  酒吧价值三十亿,这一半可就是十五亿啊。

  要说不心疼,这白马肯定假的,但心疼又有啥办法,谁叫自己栽在了人家手里呢?

  白马知道,自己这是碰上狠角色了。

  “啥玩意分我一半啊,你怎么傻不拉几的啊,这酒吧是谁的,你不知道吗?真当我家老板给你签个字,你就能当这家酒吧的老板啊?啥年代了,你当这是二十一世纪呢。”猴子白了一眼白马,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一般。

  “这这不就是二十一世纪吗?”白马的表情,明显呆滞了一下。

  “呵呵,那就是我弄错了,这么说来,这酒吧真是你的了,瞧,这字签了,这手印也按了,这白纸黑字的,挺像那么一回事的,不过我这个人比较老气,不认合同这玩意,我就认人,这酒吧,除了李凡,我谁都不认,你明白我的意思不?”

  猴子脸色一沉:“我这几天没啥事儿,一直会在酒吧待着,谁觉得自己是个选手,能跟我比划比划的话,你就叫他来,能把我赶走,这酒吧就是你们的。”

  “我猴子把话放在这了。”猴子说话,霸气十足,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

  猴子的话刚说完,外面扑通扑通跑进来一群人。

  一个是麻子,另外一个是长青,长青的胳膊上,缠了几块白色的纱布。

  他们两个听到枪响,立马跑进来了。

  “白马哥。”

  麻子看见白马跪在地上,还被猴子用枪指着头,立马就掏出了枪,对准了猴子:“猴子,你最好把我大哥赶紧放了。”

  “嘿,我的小乖乖,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林老大手底下养的狗吗?怎么,能耐了啊,敢来这里找不痛快?怎么,嫌弃自己活的太久了,还是想见见阎王爷了?敢拿枪指着我,你说你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啊。”

  “给你一句忠告啊,千万别扣动扳机,要不然的话,我会让你见识一下啥叫玩枪的。”

  猴子十分狂妄的说道:“还有你,怎么,你也不要命了啊?”

  猴子瞟了一眼长青:“一个个的,手里握着一个枪,咋地,牛逼了是不是?以为这里地方偏,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是不是?我告诉你,这里是管事的人,这个管事的人就是我。”

  “不想死的话,赶紧给我滚,要不然,惹恼了老子,老子连你们幕后的主子林老大一块揪出来干了,听见没?”

  猴子不想跟林老大为敌,所以才这样说,要不然,以他的脾气,就冲着麻子和长青敢拿枪指着他,猴子早把他俩给崩了。

  “猴子,你的消息太落伍了吧?如今的林老大,已经废人一个了。”

  听到麻子这话,猴子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这是啥意思?林老大废了?谁干的啊,这东海没听说出现啥新贵啊。”

  “是没出现啥新贵,倒是出了一个明白人。”

  麻子笑了笑,说道:“林老大老了,是时候退位让贤了。”

  麻子这么一说,猴子立马明白了过来,但是他却假装糊涂的说道:“让贤?我掰着手指头数一数,这东海最贤的一位,也就是我了。”

  “跟林老大说一声,老子对啥东海老大的位子没啥兴趣,老子屁股大,这么小的位子,坐不下。”

  麻子脸色一沉,说道:“我的意思是我。”

  “猴子,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东海的老大了,听见没?”麻子说道。

  猴子玩味的一笑:“不好意思,我耳朵背,除了你叫爷爷之外,我啥都听不见。”

  “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麻子往前走了一步。

  “你有这胆子,完全可以试一试。”猴子不屑的说道:“但是你听好了,这枪响就有人跪下,不是你跪就是我跪。”

  猴子提醒了一句,接着瞟了一眼白马,说道:“看来你小子的身份不简单啊,这麻子当了东海老大,反了林老大,都还叫你一声哥”

  “我大约猜到你的身份了。”

  猴子刚说完,麻子就要扣动扳机,结果白马却在这个时候说道:“你这个傻逼,快把枪放下。”

  “白马哥,你说啥?”麻子迷惑的看着白马,有些愣住。

  “我叫你把枪放下,你也耳朵背了是不是?”白马没好气的瞪了麻子一眼。

  啪的一声脆响,猴子直接一巴掌扇在了白马的脸上,这一巴掌,直接从白马的嘴里,打掉了一颗牙齿。

  “指桑骂槐是不是?”猴子指着白马的鼻子骂道:“要骂你就男人骂,直接骂我,成不?”

  “猴子哥,我怎么敢骂你呢。”

  啪的又是一声脆响,猴子这一巴掌更狠了,又有两颗牙齿从白马的嘴里掉出来,此时,白马的嘴角,已经全是血了。

  “瞧瞧,你又骂我。”猴子看着白马,冷声说道。

  “猴子哥,我骂你什么了。”白马十分冤枉的问道。

  “你骂我傻了,刚才你说麻子他也耳朵背?这个也字,不是暗骂我吗?当我傻,听不出来是不是?”

  “我跟你说,我可精明着呢。”猴子笑嘻嘻的说道。

  白马脸色阴沉,眼神里充满了杀气,他混迹多年,已经好久没收到过这样的侮辱了。

  “他妈的,不服是不是?”

  “还敢用眼睛瞪我,草泥马,刚才我不是提醒过你了嘛,我这个人胆子小,你别吓唬我,你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瞪着我,晚上我会做噩梦的,这一旦做噩梦,就会影响我的睡眠质量,这一个人睡不好,就会折寿,妈的,你这个老阴比,竟然用眼神杀人,你可真够毒的。”

  猴子说完,啪啪啪对着白马,直接来了好几巴掌,几乎每一巴掌,都伴随着白马的牙齿脱落。

  而此时的麻子,正准备开枪的时候,长青过来拉了一下麻子:“别冲动,你瞧瞧那是什么。”

  长青伸手一指,麻子从地上看到两颗子弹打在一起的一幕,又看到白马的身边,放着一把枪。

  白马的枪法,这麻子和长青都见识过了。

  长青在麻子的耳旁说道:“刚才白马哥的话,应该是在提醒你,你要是敢开枪的话,肯定会跟老大一样,变成一个废人。”

  “这个猴子,枪法一定不简单要不然,白马大哥怎么可能贵在他的跟前?而且,你瞧瞧白马大哥,多怕这个家伙。”

  长青对着麻子劝道。

  猴子连续抽了十几巴掌后,突然停了下来:“来,张嘴让我看看,还有牙没?””

  “我这个人讲信用,说了打掉你满嘴的牙,就一定要全打掉,一颗也不能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