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神道术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方平之死

第三百二十六章 方平之死

  “果然是他!”

  “果然是他!”

  广阔无垠的虚空中,孤独醉御剑飞行,咬牙切齿一般。

  “好的很。

  当真好的很!”

  他面容狰狞,狭长的双目,闪过无尽的冰冷,“枉我当初还刻意与他结交,帮他宣传拍卖灵丹……结果,他竟然敢,他怎么敢?

  杀害我的红尘!”

  孤独醉渐渐有些疯狂,无尽的杀意,如九幽之下的寒水,散发出无尽的冷意。

  “快了,快了……红尘,我很快就会送他下去,给你陪葬了。”

  ……

  相比较朝阳道派在妖岭山脉拥有的足足三个矿脉,山门正处于附近的成道宗,在此地却只有半个。

  且还是硬从朝阳道派手中,死缠烂打一般夺来的一半的灵石矿脉。

  要不是朝阳道派顾忌到矿脉恰好处于成道宗山门附近,护持起来有诸多不便之处,就连这一半的灵石矿脉,成道宗也没可能拥有。

  不过,随着成道宗逐渐壮大,兼之靠上了同样强大的北玄宗,他们越来越不满足于只有半个的灵石矿脉了,是以根源于这座矿脉的争夺,十分不少。

  这一次,只是久持之下的一次爆发。

  白子岳从属于朝阳道派的灵石矿脉中而来,很快就驱使着疾风银翼飞梭,来到了另一边,瑶瑶就看到,在一个高山之上,一座颇为富丽堂皇的宫殿,耸立其中。

  成道宗,矿务府!

  白子岳知道,这正是成道宗设在此地的唯一的一个聚集点。

  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白子岳降临而下,落在了宫殿前面的一块空地上。

  “阁下是什么人?来我成道宗矿务府,所为何事?”

  很快就有两个二流高手层次的武者守卫迎了上来,一脸肃然的问道。

  他们警惕的望着白子岳,没敢轻举妄动。

  因为很明显,白子岳乃是仙法修士,到来之时乘坐的还是极为罕见的秘宝飞梭,自然不同寻常。

  “朝阳道派,白子岳!”

  白子岳朗声说道。

  “白子岳?”

  “黑晶矿脉的白仙师?”

  两位武者悚然一惊,同样听说过白子岳的名声。

  “方平!出来一见!”

  白子岳却也没有与两位武者直接对话的想法,一脸平静的喊道。

  这道声音,看似平静,无波,声音甚至并不大。

  但其中却蕴含着十分高明的音功运用之法,不仅站在他面前的两位武者听了个真切,整个宫殿,整个矿务府,除非是运用阵法之力,生生隔绝的修行密室,任何人,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我成道宗重地,何人敢于喧哗?”

  “什么人?敢直呼仙师名号?”

  “好胆!”

  瞬息间,一道道声音传出,紧接着,立即就有一位位武者,仙法修士,迅速从宫殿之内冲了出来。

  几乎是第一时间,他们就将目光落在了平地之上的白子岳的身上,原本煞气冲天的气势,刹那间沉浸了下来,无不露出凝重之色。

  开窍境仙师!

  这等存在,自然不是他们所能够随意训斥的。

  唯有与对方处于同等层次的强者,才能够与之交缠,对话。

  “你找我!”

  恰在这时,一道高瘦的中年人,在两位炼气期第九层的修士的陪同下,走出了大殿之中。

  “你就是方平?”

  白子岳望向了说话之人,高瘦,额头有些宽,头发像是修炼了某种特殊秘术的缘故,有些发红。

  至于实力,白子岳早已清楚,对方乃是开窍境中期的仙法境界。

  在这一层次,已经呆了八年,至少已经点燃了一百多个穴窍。

  论境界层次,与白子岳等同,但论修为的话,会比他更为深厚一倍有余。

  “方仙师,这人自称是朝阳道派的白子岳。”

  之前那两个护卫没敢迟疑,连忙小声解释道。

  “哦?”

  方平好奇的望了白子岳一眼,也为他的年轻而惊讶,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变得冰冷了起来,冷然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话,你应该是为了灵石矿脉而来的吧?

  只是,你未免太过看得起自己了一些,单枪匹马就敢来我矿务府?

  还是说,仗着自己乃是朝阳道派之人,以为我不敢杀你?”

  他知道白子岳的实力不弱,但他自认自己的实力更强。

  更兼之,此地乃是他的地盘,不仅布置有阵法,可以压制敌人,更有诸多武者修士汇聚,其中不乏先天境大高手。

  别说白子岳只是一个刚突破开窍境没多久的修士,就算是与他同一境界的开窍仙师,他也毫无惧之。

  “杀我?你竟然想要杀我?你敢杀我?”

  白子岳终于开口了,声音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但是,其实他的眼眸,在这一刻,却是平静如湖,没有丝毫的波澜。

  早在来此之前,白子岳就一直在思考,如何应对这成道宗之人。

  诚然,成道宗宗主对他有过截杀。

  但若是因此牵连整个成道宗,他心中始终有一些顾虑的。

  倒不是心善,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

  江湖风雨中闯过,他也不认为死于自己手中的,没有一个是无辜之人。

  但成道宗的前身,毕竟是仙武宗。

  他总是需要念一些香火之情的。

  所以,他给自己设了个底线。

  杀人,需要有一个理由。

  然后,他没想到这方平这么张狂,直接就说要杀他……那么理由,已经有了!

  “哈哈哈……当真是一个笑话,你算个什么东西?杀你,又有何难,我又有何不敢的?

  你师傅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修仙界之中,实力为尊,胜者为王?

  你这样初出茅庐的,我杀了也就杀了。”

  方平大笑一声,十分不以为然的说道。

  “是吗?那……”

  白子岳声音平静,脚步往前一踏。

  刹那间,一柄飞剑,迅捷如电光一般,迅速闪过。

  这一剑,太快了,在白子岳的‘吗’字还没有落下之时,就已经从他的身体之中冲出,夹裹着他体内滔滔如江水一般的汹涌元力,犹如银光穿透虚空,轰然炸起。

  “你……敢?”

  身为开窍境中期修士,方平的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在脸色大变的同时,飞身猛退,并且身体之上,一道灵光蹦射而出。

  隐约间,可以透过他的衣袖,看出他身上穿戴着的,乃是一件金缕银边的法衣。

  下品灵器法衣,拥有着在关键时刻,自动护体的作用。

  并且法衣本身,也有一定的防御之力。

  但是……

  他快,白子岳的飞剑,却更快。

  快到根本不给人反应时间,快到让人难以置信。

  不管是谁,都没有想到,白子岳竟然敢于在单枪匹马,众目睽睽的情况下,对方平下手。

  要知道,这里乃是成道宗的地盘,是方平的老巢。

  同时,白子岳的飞剑,不仅快,威力还更为恐怖。

  极品灵器级别的飞剑,刹那间就撞在了方平的法衣防御灵光之上,避法神剑作用下,灵光就连丝毫阻碍的都没能做到,就被刺破。

  飞剑势如破竹一般,落在了那件下品灵宝防御法衣之上。

  如尖刀入纸,刹那洞穿。

  “噗!”

  血光迸射!

  飞剑劲直穿透了方平的胸膛,将他的心脏,生生刺碎,带着殷红的血液,洒落了开来。

  开窍境中期,气势,实力,都极强的方平,任何手段都没来得及使出,遗言都没有来得及交代,就已经砰地一声,躺在了地上。

  死了!

  方平,死了!

  现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怎么能?他怎么敢对方平仙师动手?

  “那……与其我死,自然是你死更好一些!”

  直到这时,白子岳剩下的话,才彻底吐露了出来。

  只是方平却已经再也听不到了。

  心脏崩裂,就算是开窍境仙师,也难逃一死。

  或许只有神明境强者,才能够不受这方面的束缚。

  而方平,显然没有达到这一层次。

  “你……”

  现场所有人,目光中都几乎要喷出火来。

  “怎么?你们也想要杀我?”

  白子岳的眼眸一扫,一股属于开窍境仙师的强大灵压,如浩浩荡荡一般,向着四处碾压而过。

  顿时间,任何人都不敢与之对视,任何人,也不敢于发出反驳之声。

  杀他?怎么杀?

  连开窍境中期的方平仙师,一言不合的情况下,就被对方一剑杀死,他们谁能抵抗?

  就算是先天境高手,这一刻也不敢冒头。

  见状,白子岳也不意外,伸手微微一招,属于方平的储物袋,还有一柄火红色的葫芦类灵器,就直接被他从对方的尸体上摄拿了过来。

  储物袋,倒还罢了,设有禁制,他短时间内并不能打开,这葫芦类灵器,显然是对方擅使之物,灵性十足,更是一件拥有六十五道地煞禁制的上品灵器,称得上不错了。

  “白仙师如此做,是否太过分了一些?

  储物袋和蓄剑葫芦乃是方仙师之物,就算他已经身死,也必须归我成道宗所有。

  莫非白仙师以为自己的实力在此时乃是最强,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成?

  别忘了,我成道宗山门距离此地,并不远。

  而且……”

  正在这时,之前站在方平身边的一位炼气期第九层修士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师弟……”

  不过很快,他身边那人就一把拉住了他。

  ……

  求月票啊,快被爆出前百了,十分危急,求月票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