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零:娇妻引入怀 > 第350章 即将崩溃的婚姻

第350章 即将崩溃的婚姻

  第350章  即将崩溃的婚姻

  片刻后,门很快打开了!

  王青脸上沾着面粉,惊喜笑开了。

  “凌凌!你回来了啊?你可总算回来了!我——我都找你好几回了呢!”

  薛凌笑呵呵进门,将门关上。

  “昨晚刚回来的,今天不是周末,就只能等你下班了再过来。怎么样?最近忙吗?刘星不在家啊?”

  王青脸上的笑容收敛,低声:“他啊……他得很晚才能回来。最近他偶然在相馆睡,没回来。今晚估计又不会回来了。”

  薛凌听着觉得不对劲儿,观察他们的小窝,到处收拾得干干净净,却一丝温馨的感觉都没有,冷冷清清。

  “是不是相馆的生意太好了?晚上太晚,所以他就干脆留那边睡了?”

  王青扯开一个笑容,走进厨房洗手。

  “怎么可能……白天照相就算再多,晚上两三个小时就能洗完。再说,偶尔拿照片都是两天后拿,他本来还能每隔一个晚上休息一回的。”

  薛凌跟她走进厨房,发现她在做面条,小小一份儿,显然只煮一个人份儿。

  王青洗好手,拧了一个热水壶出来。

  “你喝点儿水,一会儿我做面条给你吃。”

  薛凌却不着急吃,道:“喝杯水就行。你刚下班吧?先坐下歇一会儿。咱们好久没见了,不如晚上出去外头吃吧。”

  “也好。”王青似乎想起什么,低声:“我……我都好久没出去外头吃过。”

  薛凌喝了半杯水,问:“那你周末有没有回娘家?你妈妈身体还好吧?”

  “挺好的。”王青低声:“她忙着给我弟弟找儿媳妇。我平常忙,周末偶尔会去看她,这一阵子就没怎么去。”

  薛凌见她瘦了不少,脸色也难看,忍不住道:“你就不怎么好吧?怎么瘦了这么多?我在外头漂泊两三个月,都没你看起来瘦。”

  王青听着听着,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凌凌……也只有你……才发现我瘦了……”

  薛凌轻轻叹气,低声:“别哭,如果我帮得上,我肯定帮。但刘星他的问题……毕竟事关尊严,我又是一个女生,不好意思跟他开口聊。我看这样吧,你不如找刘主任。他跟刘星是老族亲,刘星还私下喊他一声叔。主任如果跟他聊,他多半会听。”

  “不是……”王青抽泣低声:“我们之间的问题,已经远远不止这个问题了。他最近不知怎么了,整天绷着脸,看我怎么都不顺眼,总是挑剔我。”

  薛凌皱眉,问:“他究竟怎么了?为什么看你不顺眼?”

  王青答:“他一进屋,就说家里不干净,不整洁。我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去相馆帮忙做晚饭,家里偶尔真没法顾及得来。他就发脾气,说我不会持家做个好妻子。我在相馆做晚餐,公公和佟子都一块吃。我招呼佟子吃多点儿,他就瞪我。前一阵子……他甚至质问我,是不是看上佟子……”

  薛凌目瞪口呆!

  这刘星究竟怎么了?他魔怔了吧!

  王青哭得十分伤心,抽抽搭搭。

  “他是不是脑袋有病啊?我跟他这么多年同事,我是怎么样的人,他难道不清楚吗?佟子是他的师弟,又是他的朋友,还有公公和他在,我怎么可能有那样的心思……我和他这么多年辛苦走来,容易吗?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呜呜……”

  薛凌想了想,低声:“他估计是有心理问题。”

  王青哭着道:“他每天都忙,我可以理解。但周末偶尔陪我一会儿吧,他都不肯。他现在总是在避开我,让我不要再去相馆,让我一个人在家里做晚餐吃,一个人独守空房一整夜。”

  她激动起来,拉住薛凌的胳膊。

  “凌凌,我都快受不住了……结婚前,他一直对我很好的,我跟他也是自由恋爱结合的。为了跟他在一起,我差点儿跟家里闹翻。好不容易结婚了,在一起了,日子却是这样的……我说不出心里的苦……我都快被他欺负死了……”

  薛凌连忙拍了拍她的背,劝道:“你别激动,也别哭了,有事跟我好好说。咱想想办法,我一定帮你想,你放心吧。”

  王青抓住她的手,紧紧握住。

  “凌凌,也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内情,我从不敢说给第三个人知道。我总觉得,他是因为自己不行……所以才慢慢变成这样子的。其实,我不怪他,我爱的是他的人……只是他变成这个样子好恐怖,我觉得我快要活不下去了。”

  薛凌安抚她,让她喝几口水。

  “你冷静冷静。我觉得吧,还是得先让他敢于面对这个问题,然后让他主动去找医生解决问题。他现在脾气暴躁,还患得患失,多半是这个问题已经不止是生理上的问题,还演化成心理问题了。”

  王青泪流满面,喝了一口水后,倒在木沙发上。

  “凌凌,我真的好累……感觉身心都累……我想象过婚姻生活小溪流水般温馨,天长日久走下去,即便没钱,粗茶淡饭跟他过一辈子,也是挺好的。可他现在看我的每一个眼神都充满憎恨和厌恶,我……我在办公室的时候,甚至不敢看他。”

  薛凌忍不住问:“他这么异常,同事们都没发现吗?刘主任和林主编也都没发现?”

  “有。”王青答:“大家说他不爱说话,总是冷着脸。他解释说打算开多一家相馆,正忙着找店址,心里头很烦恼。”

  “借口吧?”薛凌问。

  “是。”王青低声:“佟子也说他怎么变得怪怪的,还跟他开玩笑说是不是跟我吵架了——谁知他竟转身甩手离开。佟子还以为我们真是吵架了,劝我说解释清楚,别整天闹别扭,影响了感情。”

  薛凌想了想,问:“他现在干脆都住相馆那边了?”

  “差不多吧。”王青解释:“这大半个月来,他连这个家门也没进过。”

  薛凌苦笑叹气:“想不到问题变得这么严重了。”

  王青低声:“我后来还劝过他,让他去找医生,可他铁青着脸不理我。我不敢说,也不能说。可他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婚姻迟早崩溃……离婚。”

  “别乱想。”薛凌劝道:“还远远不到那个地步。婚姻是两个人的,只要你想过,你不愿离婚,他就暂时离不了。你我都了解刘星他本性不坏,是一个实在实干的小伙子。他只是一时……过不了心里的坎儿,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帮助他缓过来。”

  王青冷静了些许,低喃:“可他不肯面对,我还能怎么办?”

  薛凌吐了一口气,见外头天色已经暗沉下来。

  “王青,我饿了。咱们出去散散步,然后找个地方吃饭好好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