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我成了兽语者 > 107
  “这位道友若是再不抓紧,那王座上的人形傀儡可就要挣脱束缚了。”

  还是华天宇老奸巨猾,专门拿捏人的短处,他此时经过观察也已经发现,恐怕这小子得了天大的好处,将那王座上的存在给抢了,否则也不至于如此急着出去。

  “那个,稍等!”

  果然,王源回头一看,吓得一个哆嗦,只见那王座上的存在已经半起了身子,可惜,身后似有什么东西缠缚着它,让他始终不能挣脱所有的束缚,但是那看向王源的冰冷眼神,却让王源心中恐惧。

  由此,王源赶紧埋头..。继续琢磨到底要不要抢这王八蛋!

  “也罢,做人要厚道,需要知足,否则太过贪婪会招来杀身大祸,该是自己的怎么都跑不了,不是自己的强来也得不到,还是..。就抢两个算了吧!”

  王源暗自叹息,无奈的看了一圈两边矗立的各种傀儡,而后终于做出了决定。

  若是被那二人知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要火烧屁股了,之前这个魂淡还一个劲的惦记着古殿中其余傀儡手中的黑玉小鼎,不知道会不会吐血三升。

  ‘哗啦’

  他背后一对羽翼展开了,淡淡的金光铺设开来,上面一边一个华美的符号给人一种至神至圣的感觉,更是有滚滚热浪扑面而来,让整个古殿中的温度在一瞬间都上升了不少。

  ‘嗖’

  王源展开了双翼,如仙王临世,瞬息击天,结果..。冲向了最近的两座傀儡雕塑。

  “靠!”

  “这个魂淡!”

  其余两人被追杀的很惨,眼看着少年将一对华丽的羽翼展开,都在向着这个方向靠近着,还以为他这是要逃跑的节奏呢。

  但结果,谁能知道,二人刚到了跟前,还未说上话呢,这个家伙竟然朝着里面冲去。

  “风紧!扯呼!开啊!”

  然而,那少年去的快来的更快,不过看他冲过来的场景,让这二人都有了骂娘的冲动了。

  你大爷的!

  华天宇这个阴险的家伙都忍不住在心中大骂,脸都黑了,这个王八蛋当真是不知死活啊,关键时刻竟然又引来了两尊怪物傀儡。

  显然,这小子方才分明是过去抢了一对那种黑色的小鼎。

  “你不要命了么?”

  随着王源口中轻喝,那大殿果然打开了一道缝隙,二人只是随口呵斥了一句,此刻谁都不敢多做耽搁,纷纷动用自己最大的法力,猛的将大门推开了。

  “两位兄台,后会有期,拜拜!”

  然而,王源的速度太快了,门开的一瞬间,他第一个冲了出去,瞬息就是好几里,最可恶的是,这个家伙在出门的瞬间,向后方拍了一巴掌。

  正是因为这一巴掌的缘故,那之前他自己亲手炼制的四十九枚阵旗瞬间爆炸了开来。

  紧随而至的是,空气中徒然升起一股粘稠的感觉,让那二人脸都白了。

  因为,大门有即将闭合的架势!

  “我曹你大爷,小子你有种,我记得你了!”

  古族青年大骂出声,这魂淡玩意实在是太可恶了,临走了也不忘了阴自己二人一把。

  “老子第一次见这么黑的,我华某人也记下你了!”

  华天宇此刻气愤的同时,还有一丝赞许的意思,好像终于找到了知己般的样子,当然了,随后也想起,这个家伙貌似在阴自己啊,这得毙掉才行,这才有了方才的一声爆喝。

  极光飞出,光能有多快?看那古族青年就知道,话音还未落,已经失去了踪迹,而华天宇也是不慢。

  他手中捏有一道龙气,裹挟着他,化成一道龙形,空气中只留下了一道龙形的纹路。

  ‘铿锵!’

  “吼!”

  怒吼的声音此起彼伏,巨大的身影发出不甘的长嚎,而后整个身躯都从那古殿中探了出来,迈开脚步,脱离的古殿,竟然追到了外界。

  “糟糕!那是什么?”

  “魔神降世,那是传说中的魔神啊,青面獠牙,这里难道通向大魔之地么?”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跑啊,从这大阵中闯出去,快看,那魔神朝着大阵的方位来了。”

  雕像傀儡发出愤怒的吼叫声,声音中带着不甘,好像冥冥中与那黑玉小鼎有所感应,知道方才的三人是朝着这个方位而来,于是想也没想,抬脚便朝着大阵的方位而来。

  “什么?大阵根本就阻不住它,它一只脚就将周围一片的符文烙印给踩碎了!”

  “肯定是方才几人做了什么惹怒了他们,这才从那古殿中杀了出来,快跑啊!”

  “想来这大阵不止是要阻挡外人进去,还会阻止那些魔神们出来,可惜了,无尽岁月过去了,大阵已经磨灭了许多,不复往日之威,恐怕难以阻挡了。”

  有人大吼,那身高百米的声音带给人的压迫气息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许多人都已经深入了大阵中,并不是说走就能走的了的,这是要直面魔神的节奏啊,许多人都开始发慌了。

  而与此同时,却没人注意到,有一道身影如游鱼般从大阵中穿梭而过,比所有人都要快的多,而且他还没有遭到什么反王源。

  “我滴个乖乖,竟然能从大殿中出来,这还得了?计算失误啊,不知道小爷如果这时候还回去,能不能两清啊?”

  此人正是王源,口中嘟囔着的功夫看了一眼身后,当看到那两头魔神隔着老远就锁定了他的时候,他就知道,恐怕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没办法了,还是努力逃命吧,这都叫什么事啊!”

  王源不禁埋头,整个人的气息都有些飘忽,此时如果华天宇跟古族的青年见到他,肯定不会将他认出,因为此刻王源连本源气息都换了,虽然同样也是一副少年郎模样,但与之前却完全不相同。

  “哇呀呀,古族的小子,你给老子记住,这一切都是你带来了,他日老子若是不死,定然要上门找你要个说法!”

  “还有华府的华天宇,整天一副嘚瑟样,若是今日各位同道损失惨重,你们华府也要负责!”

  王源捏着鼻子,从一边蹿到了另一边,边喊边大叫,瞬间惊醒了其他修士,让许多人都醒悟了。

  只是,古族的青年以及华天宇此刻闻言,却是鼻子都要气歪了。

  根本不用猜,这一嗓子肯定是方才那个黑心小子吼出来的,要不然为什么只点自己二人的名,没那少年什么事?

  “啊,师兄,我师兄死了,古族的小子,都是你引来的这一切,我阴阳宗记住你了!”

  “不错,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华府的小子,古族的小子,会有人与你等清算首发

  许多人‘恍然大悟’,方才似乎就是因为这几人进到了古殿中,而后才将那许多魔神给吸引了出来,那几人肯定是在其中做了什么大事,这才惹的魔神发飙。

  此刻,前方有大阵阻挡,而后方又有魔神咆哮,那大脚丫子每当落下,就是一条甚至几条性命交代在这,后方有血水在弥漫,但很快又被大阵所发出的各种攻击给磨灭成劫灰。

  就连那几名绝代高手运用至宝阻挡都不能奈何那魔神傀儡,更遑论是剩余的这些人了。

  而幸好,那魔神锁定了目标,根本不主动攻击周围的人,即便是有身死的,也是因为挡了魔神傀儡的道,这才遭劫。

  “兄弟,幸亏是你提醒,否则真要让这些元凶逍遥法外啊!”

  “客气,这都是应该的,这几人得了好处却让别人来背黑锅,哪里有这样的道理?放心,我精神与你们同在!”

  王源的旁边,有修士感激涕零,感觉这个大声呵斥的少年简直就是众人的指路明灯啊,为大家点出了大祸的来源。

  王源对此那叫一个‘大义凛然’,甚至更是言称要为大家做证人,若是今日能逃的此难,会邀请各教修士齐访九大天府,为众人讨个说法。

  “兄台乃信人也,敢问兄台如何称呼?是何教派?”

  “闲云野鹤,一代散修而已,称呼只是其次,关键是你我兄弟交心,而且兄弟我低调惯了,怕那些教派修士在此杀人灭口,但是大家放心,若逃的大难,来日必定履行今日之诺言,为大家做证人,齐上天府讨个说法,师兄弟们的血不能白流。”

  王源的回答斩钉截铁,颇有一副‘义不容辞’的味道,在此时的危机时刻,更是让周围许多人都心生感激,颇有些感叹,大家素不相识,但是危难时刻却能如此大义!

  “呔,华家的小子不要跑,我看到你了,被龙气包裹的那个就是!”

  “呦呵,古族的小子不用藏了,难逃老子慧眼,头上顶菜盘子的那个就是!”

  “大家上啊,不要让他们跑了,快阻住他们,那些魔神们要的是他们,只需阻挡住,后面的让魔神来收拾就行,咦?看我道法自然,兄弟们先顶住,我准备准备。”

  王源骂的正欢,突然发现有两道气机再次锁定了自己,顺眼望去,正是被自己偷了黑玉小鼎的那两尊魔神傀儡,不禁脖子一缩,不敢再言语,一溜烟就跑的没了踪影。

  “拦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那些魔神是冲着他们来的。”

  “没错,身裹龙气的那个是华天宇,头顶菜盘子的那个是古族的青年,拖住他们,让魔神来对付!”

  许多人闻言都是眼前一亮,大阵被那些魔神踩踏的没了原来模样,此时已经徒有其形,威力降到了最低,对众多修士来说已经威胁不大。

  因此,一个个拼着受伤挡在了前路上,阻断了华天宇跟古族青年逃跑的路线。

  “给我滚开!”

  华天宇手中出现一柄颀长的长枪,一扫就是一片,黑着一张脸,牙齿咬的咯蹦响,一辈子打雁,今日竟被雁啄了眼,接二连三的被人算计,就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啊,更何况是华天首发

  华天宇能够听得出来,那个大喊大叫的家伙绝对是那少年无疑,幸亏此刻还保持着一丝的理性,只是伤人而没有杀人,否则今天惹下的罪过大了,真要将这些修士打杀了,恐怕这个天下都容不得自己,连天府也保不了他。

  “少主,我为你开路!”

  长毛怪物弼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猜出恐怕真的与自家少主人有关,因此上前挡住诸多阻挡的修士,大爪子一挥就倒下一大片,让周围许多修士都暗自倒抽冷气,这怪物只是仆从,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

  “注意,不要伤了他们性命!”

  古族的青年点头,有这个肉盾在前面扛着,他确实轻松不少,眼里能够喷出火来,他四处乱瞄在寻找,寻找那个让自己如此被动的可恶少年。

  “啊呀,休伤我家少主,尔等不要听信他人谣言,我们少主是被冤枉的,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方才的少年..。哎呦,谁打我的脑袋?”

  华天宇身旁,自然也少不了帮手,有人大声的喊叫,希冀能够唤醒一部分人,结果一时没留神,被人从脑袋了黑了一棍子,眼睛都在冒金星。

  “奶奶的,可算跑出来了,赶紧跑,再不跑恐怕要遭殃!”

  王源此刻贼头贼脑的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理会自己,也不敢施展自己的羽翼,因为那实在太扎眼了,恐怕一施展出来,就要被人认出,恐怕会引起众人围攻。

  “呼,见好就收,两个倒霉蛋,还是在这好好玩吧,哥哥我不陪你们了。”

  眼见不远处,那残阵中有两方人马将华天宇跟古族的青年给围住了,王源坏坏的一笑,转身就要逃跑。

  “哎呦喂,小魔王大人先别跑,救命呐!”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凝聚成一丝传入了王源的耳中,让想要逃跑的王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奶奶的,自己都改头换面了好不好,连那两个衰货都认不出,竟然还有人能够看透自己的伪装?

  “哪个王八蛋啊?老子没空,先走了!”

  王源咧了咧嘴,试探着回应了一句,但却没有真个迈步,显然来人有准备,上来就叫破了他的身份,这是在威胁自己啊。

  “嘿嘿,小大人你不会的,我被这残阵给困住了,快救救我啊!”

  不远处,霍老二朝着王源摆了摆手,王源见罢,差点没忍住一巴掌拍死他,竟然是这货?总是神神叨叨的那个猥琐青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