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最强仙尊 > 第355章 再临华南大学

第355章 再临华南大学

  新一届大学生开学季前夕,一则疑是有人渡劫飞升的视频突然爆红络。

  根据视频拍摄者描述,视频是在燕京郊区的一座小山附近拍摄的,只不过当时那道人影停留在空的时间很短,几分钟的视频,只有十几秒的镜头能看到人影。

  但是,这也足够了,只要能证明这一天象是人为引发的行。

  燕京,华夏最集的权利核心。

  国会府休息室内,‘那位’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手机那段渡劫飞升的视频,脸挂着一丝微笑。

  下首,姜河山脸色严肃,微微带着一丝无奈。

  休息室,只有他们二人。

  “这肯定是陈默那小子搞出来的。”姜河山一锤定音,声音带着一丝埋怨。

  “现在络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武者,修真者的传闻,如果照这么个趋势发展下去,咱们必须要插手了。”姜河山有些郁闷的说道。

  那位淡淡一笑:“不妨事,这种谣言越是刻意辟谣,大家越是会相信它是真的。相反,如果我们不闻不问,等民众们的热情过了,这东西也一笑了之。”

  “现在是科技时代,一时的新鲜并不能代表大家会信以为真,咱们要是着急跳出来辟谣,那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姜河山点点头,一脸受教的模样:“还是您考虑的周全,是我太心急了!”

  那位看着姜河山,忽然古怪的笑了笑,说道:“姜老,最近我觉得你这性格变得有些急躁啊,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姜河山一愣:“有吗?”

  不过仔细一想,他也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确实有点容易急躁,还容易发怒。

  无法控制自己情绪,这可是兵家大忌,姜河山这种亲自过战场的沙场老将按说根本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可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对了,是打从去汉阳见过那小子之后,然后姜河山动不动容易急躁发怒。

  每次面对陈默,姜河山都有种一拳打在棉花的感觉,有力无处使。

  他在和陈默一次次的交锋,每次都是被陈默吃的死死的,不是气呼呼离开是郁闷的离开。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原来潜移默化,自己的性格已经开始变的急躁易怒。

  那位端起桌子的茶盏,轻轻喝了一口茶,淡淡一笑,眼透出睿智的光芒:“有些人并非常人,自然不能以常人对待。真正的强者,从来都不会因为身处的环境而影响自己的心境。如果一开始你小看了他,那么又怎么可能把他摆到一个正确的高度去对待呢?”

  “姜老,有些事情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姜河山如同醍醐灌顶,猛地一愣,原本心对陈默的不满一瞬间烟消云散,他明白自己从一开始在对待陈默的问题已经犯错了。

  “多谢位点拨,我明白该怎么做了!”姜河山拱手说道。

  华南大学,位于南苏省和江南省交界处,隶属南苏省。

  华南大学只是一所二流大学,起青华燕大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是,享受华夏人口红利,即便是二流大学,在众多学子眼也是香饽饽,可以让他们尽情享受美好的大学时光。

  阳光正好,陈默站在华南大学门前某领导亲笔题字的石碑前,竟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时隔六百年,他,终于又一次回到了这里。

  这个让他充满欢乐却又遗憾的地方,回想起当年的毕业季,那一天,他哭的稀里哗啦。

  曾经那位一身素裙,长发飞舞,脸总是挂着一丝温柔微笑,如水一样有着包容万物的胸怀,却英年早逝,给陈默留下无尽遗憾的ěi nu老师。

  曾经热情洋溢,性烈如火,却让陈默一生都心怀愧疚的美丽女子。

  曾经那些一起打过架,一起扛过揍,一起通宵,一起蹲在学校门口看新来学妹的弟兄们,你们都还在吗?

  “兄弟们,故人已归,酒尚温乎?”陈默嘴角罕见的露出一抹微笑。

  门前,各种豪车不停的往来,每一个学子都被父母一遍又一遍的殷切嘱咐。只不过前世陈默是孤身一人来学校报到,重活一世后,这种情况依旧没有改变。

  虽说陈默不需要这些,但想起老妈奉行的那种‘穷苦’式教育方式,还是让陈默露出一丝苦笑。

  当年因为这个,从高到大学可是没少吃苦头。

  学校门口一角,蹲着一些高一届的学长们,目光在那些新生来回打量,寻找着那些新来的单纯而又美丽的学妹。

  当年陈默等人升到大三的时候,也和他们做过同样的事情,只是那次之后,那个红衣如火一样的女子,追着陈默整整揍了他一个星期。

  “如火,这一世,我绝不会在退缩,等着我!”陈默眼露出一抹坚定的光芒,即便海枯石烂,沧海桑田,也无法动摇。

  按照记忆的路线,陈默直接去了新生入学报名处,登记资料后,被分配了班级和宿舍。

  “果然还是管理系三班,宿舍是五号楼306房,一切并没有改变。”

  陈默没有询问任何人,直接准确无误的找到五号宿舍楼,推开306房间的门。

  简单的下铺,八人标准间,只是可能是由于老房子的原因,看起来房间有些陈旧。

  三个下铺各自坐着一个人,已经铺好了床,最后那个下铺,面也放着一个包裹,明显已经被人站位。

  看到陈默进来,那个留着小平头,一脸憨厚的胖胖男生,人畜无害的微笑道:“你是我们的新室友吗?”

  换做任何人,都会被他那憨厚的外面迷惑,但是陈默嘴角却露出一抹笑容。

  这个家伙叫吉鞑九都,西川省凉族人,是宿舍唯一的少数名族。

  前世陈默刚来的时候,被他的外面迷惑了,但是后来了几次当,才明白原来整个宿舍里,数这个家伙坏。

  不过因为是室友,吉鞑九都并没有做出过分的事,而且他的本性也不坏,最后几人成了非常铁的哥们。

  陈默点点头,看着吉鞑九都,淡淡道:“你好,陈默。”

  吉鞑九都忽然感觉自己在这个新来的同学面前,好像一位没穿衣服的大姑娘,什么都被他看穿了。

  以至于让他忘记了接下来要说什么。

  “你好,我是郝建,三国后期名将郝昭的郝,建设的建,千万别弄错了!”吉鞑九都对面下铺的那个瘦瘦干干,带着一个大大的黑框眼睛,不管看谁都眼神闪躲的男生,小心翼翼的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