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最强仙尊 > 第730章 打上门了

第730章 打上门了

  陈松子已经开始修炼陈默留给他的真正的修仙gong fǎ,想来以后实力增涨会更加迅速。

  当然,燕倾城的实力肯定他还要迅速,天凤潜脉加真正的修仙gong fǎ,燕倾城的修为甚至陈默都要快。

  不过陈默不打算让她的修为进展过快,修仙之路,本是逆天而行,根基由为重要。

  如果燕倾城修为进展过快,会走他当年的老路子,后期在难有所进步。

  在电话里嘱咐燕倾城一番,然后挂了电话,这下陈默也放心了。

  余家,余标派去查探陈默身份的人已经回来了,但是他的那些手下显然有些愚蠢,只是查到陈国良是南苏陈家的人,并没有继续深究。

  至于陈默的身份,他们根本没有查,回来给余标报告了。

  如果稍微查仔细一点,陈默的身份定然瞒不过。

  “家主,那三人的身份已经查到了,他们是南苏陈家的人。”

  余标放下手的茶杯,皱眉道:“南苏陈家?为何我从未听说个这个家族?”

  那手下笑着说道:“家主,南苏陈家是世俗界的家族。”

  “什么!”余标愣住了,只觉得胸前憋着一口气,差点没来。

  “世俗界的家族居然把我余家打的跪地求饶!这怎么可能?”余标大声咆哮。

  “家主,或许他们运气好,那小子找了位高明的师傅,所以实力不凡。我已经调查过了,除了那小子,陈家其他人都是普通人。”

  余标道:“这么说整个陈家只有他们三人是武者?”

  “没错。”下属点头道。

  余标突然怒吼一声:“岂有此理,三个人的家族,竟然打的我余家跪地求饶,丢人啊!”

  余标拉长声音说道,脸色铁青。

  “家主息怒,现在咱们已经查清楚了他们的底细,想要报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算他实力不凡,但对付陈家那些普通人,还不简单吗?”那下属一脸坏笑的说道。

  余标摇摇头,严肃说道:“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动他们那些家人。除非杀了那三名武者,不然他们一旦报复起来,咱们余家无人能挡!”

  “还是家主思虑周全,我明白了。”下属拍了记马屁。

  “现在等独孤家的人过来。”余标眼露出一抹狰狞:“南苏陈家!真是意料之外啊,希望你们三人能挡住独孤家的人,不然我要你们陈家在这个世界除名!”

  余标已经有了覆灭陈家之心,如果陈国良知道余标的心思,不知道他是否还会心慈手软。

  又一日,独孤越带着两名长老,还有十几名独孤家的下属,来到余家。

  余标亲自相迎,殷勤招待,在余家大厅摆下一桌丰盛的宴席。

  “独孤贤侄能来,我实在感激,来,我敬独孤贤侄一杯!”酒桌,余标亲自给独孤越敬酒。

  独孤越谦虚说道:“余叔叔太客气了,我和君陌是朋友,咱们两家又是亲家,余家被人欺负,我独孤家自然应当出手相助!”

  “好,来,我再敬独孤贤侄一杯!”余标开心的说道。

  酒过三巡,独孤越突然问道:“对了余叔叔,你知不知道这次的对手是什么底细?我来的匆忙,没有调查。”

  余标听到这句话,忽然脸色一红,陈家只是世俗界的一个家族,他们竟然不敌,如果说出来会不会惹来独孤越的嘲笑?

  但是,既然独孤越问起,余标也不能隐瞒,只得据实以告。

  独孤越听完之后,竭力忍住笑,心对余家的实力看的更轻。

  “余叔叔放心,我这次来一定帮你出气!”

  “不管他是什么人的弟子,我独孤越不怕!”

  余标看着独孤越一脸的tiān huáng老子来了我也不怕的表情,心酸酸的,这是实力啊!

  如果他余家也有八大家族的实力,岂会轮到今日请独孤家来帮忙对付一个世俗界的家族?

  “来,余叔叔,我也敬你一杯。喝完这杯酒,咱们出发,看我帮你把陈家搅个天翻地覆!”独孤越自信满满,区区一个世俗界的家族,他一个小手指都能碾死。

  余标脸色难看的举起酒杯,陪着笑道:“那有劳贤侄了!”

  南苏,陈家。

  陈默正在院子里教授陈国良一些运气技巧,忽然停住,往向大门的方向。

  陈国良不疑有他,继续修炼陈默传授他的运气技巧。

  砰!

  陈家大门被人一脚踹飞,那名看门代保安也被连带着打飞进来,独孤越和余标带着人跟着走了进来。

  望着还摆着架势的陈国良,独孤越轻蔑的扫了一眼,然后转向余标问道:“余叔叔 ,是他们吗?”

  余标双目之充满愤恨之色,盯着陈默点点头:“是他们。”

  独孤越呵呵一笑:“放心,下面的事情交给我,我一定会让余叔叔满意的。”

  说着,独孤越前两步,轻蔑的盯着陈默,用很不屑的语气说道:“小子,是你热闹了余叔叔?”

  陈默看向陈国良,笑道:“看到没爷爷,我说过了,算你放了他,他非但不会感激你,反而会搬来救兵,变本加厉的报复你!”

  “我说的没错吧?”

  陈国良等着余标,很无奈的点点头:“没错,你说的对。”

  说完,陈国良狠狠的瞪着余标,一脸责怪之意:“你不能让人省点心吗?”

  余标气的火冒三丈,想他堂堂余家的家主,居然被陈国良这一介老匹夫教训,让他的脸面往哪搁?

  “老东西,你少在那里假仁假义,今天你必死无疑!”余标恶狠狠的说道。

  听到余标侮辱陈国良,陈默脸色变冷,望着余标道:“今天你也必死无疑!”

  余标吓的目光微微一缩,面对陈默,他可不敢放肆。

  独孤越饶有兴趣的看着陈默,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最基本的察言观色的本领还是有的,他发现余标很怕陈默。

  “这有意思了,堂堂余家家主,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对一名不满二十岁的青年如此惧怕!莫非这小子有什么惊人的身份或者实力不成?”

  这样想着,独孤越的目光自然而然的集到陈默身。

  “小子,凭你也敢对余家主不敬?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独孤越冷笑着说道。

  陈默冷冷扫了他一眼,心不在焉的问道:“你又是谁?想多管闲事吗?”

  独孤越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弧度:“我是独孤越,我独孤家是古武界八大家族之一。识像的跪下认错,不然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