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女婿 > 第1099章 不可以
  “谈什么?”李钊缓缓地开口道,沉默的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出来谈吧!”话音落下,那人也是缓缓地打开了铁牢的门。

  “你让我怎么出来?”李钊缓缓地抬起了手,自己的手上,脚上,都是铁链子,沉重的铁链子让李钊想要自如的活动都是不可能的。

  “劳烦李先生带着铁链子出来吧,只要你答应了我们的条件,那么不管你什么要求,我们都会同意的!”那人继续开口道。

  听到这话,李钊轻声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之后便是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随着李钊的走动,“哗啦哗啦”的铁链声显得十分的刺耳,在这安静的空间之中很醒目。

  “这是什么地方?”李钊开口问道。

  “船上!”对于这个问题,那人并没有隐藏,“李先生你放心,为了躲开你同伴的追踪,我们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你转移到了船上,现在四面都是海,没有陆地供你逃跑,或者供你的同伴追上来!”

  “大海上啊!”听到这话,李钊也是反应了过来,难怪海腥味那么浓。

  随着李钊缓缓地走出了牢房,李钊才是后知后觉的发现,那铁链子极其的长,足够自己出了牢房还能够在一段区域之中活动着。

  看到这一幕,李钊也是轻叹了口气,然后缓缓地开口道,“你们还真是煞费苦心啊,值得吗?没有必要的!”

  “有必要,李先生的伟大,是我们很少能够看到的!”那人继续开口道,同时轻轻拍了拍手。

  随着他掌声传了出去,四周也是陡然的一亮,直到此刻,李钊才是发现,原来自己牢房的外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类似于客厅一般,有沙发,有茶几,当然,也有十字架,刑具,这一切,都显得十分的违和,让李钊的表情都是惊讶了几分。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艘船,原本是我们用来抓间谍的,所以才会有那些刑具,不过李先生放心,你是我们尊贵的客人,我们是不会对你用刑具的!”那人继续开口道。

  “你们是国人?”李钊挑了挑眉头,缓缓地开口道。

  “是的,我希望李先生以后能够和我们一样,变成我们的同胞!”那人道。

  “呵呵!”对此,李钊只是轻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李先生,请坐吧!”那人带着李钊来到了茶几旁,示意李钊坐在沙发上面,而他自己则是坐在了另一边。

  李钊倒也不客气,只是扫了他一眼,便是坐了下来。

  “这些铁链真的很不舒服!”李钊晃动了一下手腕,然后缓缓地开口道。

  “真的很抱歉,李先生,我们动不了这个铁链!”那人也是摇了摇头,直接就是否决了李钊的话。

  话音落下,那人又是缓缓地抬起了手,然后把放在一直罩在自己脑袋上面的斗篷给拉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脸。

  那是一张异常俊秀的脸,很罕见西方人的面孔之中也有如此俊秀的,再加上他们白皙的皮肤,确实是让李钊有些惊讶。

  “我就叫荷鲁兹!”那人开口道,淡金色偏白的头发,蓝湛湛的眼睛,瘦削的脸庞,长得和小李子年轻的时候很像。

  “唔!”李钊应了一声。

  “李先生喝些什么东西?茶?咖啡?可可?”荷鲁兹的手在桌子上面扫了一下,然后示意道。

  “咖啡吧,多加点牛奶和糖,我已经很不幸了,所以想吃点甜的!”李钊开口道。

  “李先生可真幽默,你怎么会是不能?跟待在这艘船里面的其他犯人相比,你已经是最幸运的了!”荷鲁兹开口道。

  “哦?是吗?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幸运法!”李钊开口道。

  “呵呵,李先生,我早就说了,你不用套我的话,你想知道的,如果我能够告诉你,我会告诉你,可如果我不能告诉你的话,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荷鲁兹开口道。

  话音落下,他又是微微一顿,然后继续道,“其实咖啡并不是牛奶和糖加的越多越甜的,你觉得甜,那是因为你体内的细胞和感官觉得甜,只要你高兴了,喝什么都是甜的,我们做过很多实验,人体的细胞真的很神奇!”

  “是吗?你对医学也有研究?”听到这话,李钊也是好奇了几分,开口问道。

  “在李先生面前当然是小巫见大巫了!”荷鲁兹笑了笑,“不过要是说比起用刑的话,我想李先生应该比不过我的!”

  “啧!”李钊轻叹了一声,表情有些唏嘘,同时顺手接过来了荷鲁兹递过来的咖啡。

  “手艺不错,很甜,我很满意!”李钊轻啜了一口,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李先生既然能够接受茶和咖啡的变化,为什么不能够接受改变国籍呢?在我们这里,你会有更多的自由,会有很多的荣誉和使命等着你!”荷鲁兹开口道,脸上也是带着一丝丝的笑意。

  “我能够接受茶和咖啡,那是因为我的民族赋予我的性格的多样性,还有包容性,但是你想要改变的,是我的民族,你觉得可能吗?”李钊开口问道。

  “这好像没有这么严重吧?只是改个国籍,到我们这里来而已,我们这里是自由的国度!”荷鲁兹开口道。

  “自由?”李钊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晃了晃手里的铁链,再秀了一下脚上的铁链,然后开口道,“如果铁链代表自由的话,那就真的滑天下之大稽了!”

  “你们说自由,不过是两面三刀,我到目前为止,没有感知到任何的自由!”李钊开口道,“况且,难道你们不能另外培养一个李钊吗?非要我这个李钊?今年诺贝尔奖得主那么多,你们怎么不把他们也抓起来!”

  “我们看中的是李先生的潜力,还有在细菌学上面的本领!”荷鲁兹道。

  “啧!”李钊砸了咂嘴,缓缓地开口道,“不行,我喜欢吃大米饭,我喜欢中原美女,我喜欢诗情画意,我还喜欢浪迹天涯,归隐山林,泼墨山水,你懂不懂什么叫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你听没听过糖醋排骨,桂花糕?”

  “不行的,我这个人喜欢内涵,你们没有任何吸引我的东西,我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李钊摆了摆手,似乎是说的有些呲溜口水了一般,自己止住了话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