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通异世录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天交子时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天交子时

  “啊——痛煞我也!”李桐光痛呼一声,猛然坐起。

  在一旁服侍的小道童吓坏了,“哎哟喂”叫了一声:“大爷您可躺下,我师父说了,哪怕您醒了也不能乱动。”

  李桐光眉毛都拧着,晃了晃脑袋,低头一瞧,身上的衣服裤子全都换了。拿鼻子一嗅,直冲天灵盖一股药味儿,闻起来又酸又首发

  恍恍惚惚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李桐光冲这个小道童一招手:“小道友,你师父是谁呀?”

  小道童深打一礼:“跟大爷您回,我师父是青城派在山练气的坤道,名唤栾嫦。就是她医好了您的伤。”

  “哦……”李桐光经由小道童这么一提醒,明白过来了,“对了,我是在青城山上遇袭。唉,小道友,你赶紧去吧你师父还有你们梁掌门找来,我有要事相商。”

  小道童也是一愣:“哎呦,对了,我师父跟我交代了,说您醒了,我得立马找她去。大爷您好好躺着,可千万别乱动啊,我去找我师父,马上就回来。”

  也能瞧得出来,这孩子是个冒冒失失的性子,说完话“噔噔噔”跑出去,也没管李桐光这么一个重伤员还在这需要人候着。

  李桐光捂着心口,默默运转了周身的真气,心道自己这真是福大命大,躲过这么一生死大劫。虽说周穆宣有点不是个东西,可他许下来的宝贝是实打实的。伸手按住了脖颈间挂着的那条玉石项链,李桐光长叹一声:“不愧是上品法器,当真好宝贝。”

  才醒来,头疼,心口疼,还口渴。站起来找了一圈儿,找见一个紫砂壶里面还有点残茶。打开盖子闻了一下,听说这是干净水,也等不得许多了,对着壶嘴儿就把茶灌进了肚子里。

  李桐光这个人大大咧咧也分在什么事情上。虽说小时候混,那也是生活所迫。后来有方丹和孔诤言这两位长辈精心调教着,学了诗书,知了礼数,很少再干出这种事儿来了。

  对着壶嘴喝茶,还是伤胃的凉茶,这个时候管不了许多,这一壶水下去还是渴,好似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似的。越来越难受。

  赶这个时候,一行两个人走进来,一个是救治李桐光的栾嫦栾道长,再有就是当今青城派掌门武弨蕴武道长。

  武弨蕴见李桐光四下寻着什么,急得像热锅上蚂蚁似的,喝问一声:“李大人,您在做什么?”

  “啊?”李桐光茫茫然回过头,“口渴。”

  武弨蕴伸手一招,一道冰瀑飞旋着进了屋。李桐光俩眼睛都放光,伸出手去扥下来两块冰坨子,放进嘴边儿就嚼。“嘎嘣嘎嘣”吃得好欢快。

  一连啃了八个冰坨子,李桐光常呼出一口哈气来,冒着白烟:“啊——可算是活过来了。”

  栾道长上前来深施一礼:“李大人,事出紧急,我给您下了几位重药。您方才觉得口渴,是因为这个丹丸的缘故。如今用冰水解了渴了,也就够了。跟您介绍一下,贫道姓栾,栾嫦。这位是我青城派的大掌门,武弨蕴大能。”

  李桐光连忙见礼:“天灵卫总卫都指挥佥事,李桐光,见过武掌门,多谢栾道友,救命之恩。”

  “说不上是救命之恩,李大人福大命大,又有法器护身,这才是得以周全。”栾道长摆摆手,“贫道所做的事,不过是一些细枝末节而已,即便没有我,您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更何况李大人是在我青城山出的事情,于情于理我们要担这个责任。”

  武弨蕴长叹一声:“李大人,您到的时候,贫道因为负伤已然昏厥。未曾想等贫道醒过来,前来探查我青城山事宜的天灵卫又出了这档的事情,实在是心中有愧。李大人,您能不能说一说,您究竟遇上什么事情了?”

  李桐光一咬牙:“武掌门,您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与我一同那三位弟兄,如今如何了?”

  武弨蕴神色一黯:“两位差官,不幸殉职。还有一位也被剑穿当胸,不过这位小道友心脏长在右边,留全了性命,至今昏迷不醒。留在客馆里招待您几位的那两个小童,也不幸丧命。”

  “啊……”李桐光咬了咬牙,仔细回想了一下,“袭击我们的人一共有三个,确切来说,只有一个。”

  “此话怎讲?”武弨蕴很是疑惑。

  李桐光说:“一开始动手的时候,就出来了两个人,我全都认识。一个是扶桑国的一名僧侣,名字叫做丰臣修野。另一个,叫做般扑落,是吕宋国妈祖娘娘庙的一名神祝,是个鬼修。”

  栾道长插话问道:“这二人境界如何呀?那院子里头树倒墙塌,二人想必和您战得有来有往。这般说来,您和这二位认识,是来寻仇的吗?”

  “不是,我跟这两人,根本谈不到仇恨二字。”李桐光苦笑一声,“之所以我会认识这两个人,是因为他们都是当年我一同参加弘武大会的青年俊彦。这两个人都是杀进后来第三轮的人物。昨天晚上动手的时候,我能察觉到这两个人的境界都不逊于我。若说是没有龙气庇护,我决是不能以一敌二的。”

  武弨蕴更糊涂了:“那李大人你说袭击你们的只有一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丰臣修野和般扑落,都是死人。”李桐光语出惊人,“他们的境界不是他们的,他们的法门却和生前一样。但都是死人了。我打穿了般扑落的胸口,里面根本就没有内脏,空荡荡一副骨架撑着皮囊罢了。这二人都被人练成了傀儡,真正袭击我的是一个能够操纵这等傀儡的鬼修。”

  武弨蕴眉头一挑:“炼虚合道?”

  李桐光重重点头:“正是如此。”

  “这……这……”栾道长都听傻了,“这世上炼虚合道的大能,怎么一个接着一个往出蹦?那毁我山门的人,和袭击李大人您的,怕不是一个人了?”

  “绝对不是。”武弨蕴摆摆手,“毁去山门的,那是一位境界远在我与张天师之上的大能,很可能是不出世的前辈高人,不然我不至不是于他的一合之敌。此人在剑道上有如此造诣,绝不可能是一名鬼修。”

  “所以说……”李桐光咬了咬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武弨蕴摇了摇头:“如果是一位炼虚合道的大能,那么他为什么要留李大人你一命呢?虽说有上品法器护身,但是李大人你当时已经没有了反抗的余地。我和张天师又双双昏迷,那贼人不至于因为顾忌我才仓促到不敢检查就走啊?”

  栾道长说:“有没有可能是……袭击李大人这个贼人,不知道您也昏迷了呢?”

  “想不明白。”武弨蕴叹了口气,“李大人,您决定要怎么处理呢?”

  “这件事儿已经不是我能处理得了的了。”站起身来,李桐光朝着北边一拱手,“待我回到卫所衙门,必然禀报当今圣上。有恶贼敢伤朝廷命官,杀我两位同袍,戕害无辜百姓性命,绝不能姑息。定然要请供奉大人出手相帮。那恶贼便是躲到天涯海角,本官也要为袍泽弟兄,讨回这个公道。”

  李桐光这边话还没说完,刚才在这屋里伺候李桐光那小童,跌跌撞撞跑进来:“掌门大人,师父,大事不好了!”

  “你慢慢说,把气喘匀了再说话。”武弨蕴皱着眉头喝到,“你虽然还没跨进炼气的门槛,但好歹也是出家之人。咱们出家人讲究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麋鹿兴于左而目不顺。什么大事,能让你慌慌张张?”

  那小童儿站直了身子,深吸两口气,又拍了拍胸口,这才一躬到地:“秉掌门大人,天灵卫派兵,把咱们青城山给封了。”

  “什么?”李桐光先急了,“好胆量,我没有下令,谁敢调动天灵卫的大队?”

  武弨蕴苦笑一声:“贼人袭击你的时候,布下了隔绝声音和真气的阵法,这才是没有被人发觉。客馆虽然在山门以外,到底仍在护山大镇笼罩的范围之内。护山大镇没有反应,必然是我青城派出了内贼。想必,这是要我青城派交人。”

  李桐光一想也对,于是点点头:“武掌门,可知道贵派究竟是何人,做出这等欺师灭祖的行径来了吗?”

  “人心隔肚皮呀。”武弨蕴摇摇头,“我们这些炼虚合道的人,被世人称为大能,还有些尊我们一声陆地神仙。神则明之,仙则灵之,这可不是闹玩笑的。我们不是神仙,不过是肉体凡胎,不过能比别人多活那么两年罢了。又岂能做到洞明世事呢?”

  毕竟是被人家救了,李桐光也不太抹得开面子。他陪了一声苦笑,说:“这样吧,我跟您一同去看看,多少他们要给我这个佥事面子。留几个人在山上,帮您查案,其他的人该回哪儿去就回哪儿去。手里头那么多案子没办呢,来这儿封山,这不是胡闹吗?回头我就训陶风旭一顿去。”

  “呵呵呵,如此,多谢李大人了。”武弨蕴笑着点头。

  李桐光却是忽然想到:“唉,武掌门,我昏迷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武弨蕴答道:“您昏迷了足有两天多。昨天我们传信给天灵卫说您遇袭,到今日一整天没消息,我还道是什么。现如今是夜交子时,按照成都府到青城县的距离,考虑到天灵卫大队当中有修为不足的小校,想来是未时就开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