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胃部模拟器 > 第七十九章 以后的事

第七十九章 以后的事

  半个月后,决明一个人站在办公室中,端着一杯清茶站在窗口,看着城堡下来来往往的学员。

  说实话,这个学院当时只是靠着一股子冲劲设计出来的,如果现在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当时太过在意格调这个东西,就像是一个人突然喷了一瓶香水,味道很好,但太过浓烈。

  当然,这是决明以现代眼光来看,而对于那些学员来说,这里自然是美不胜收,就连精灵也在刚来时惊叹不已。

  “呼……”

  决明松了口气,前阵子的比赛早就已经结束,表面上来说,这个活动是失败的,而且是极其失败的。

  除了第一场比赛有四组人晋级,到了第二场,就只剩下两组人晋级,最后一场……无人晋级。

  如果决明是一个单纯的老师,那此时的脸面一定会挂不住。

  但实际上,决明很开心,因为他成功的将学员们积极性调动了起来,为了那所谓的新课程,每个人心中的小目标都变成了:成为一名四级魔法师。

  并且他们也在开始为这个小目标奋斗,如今决明已经很少能在下午时分看到,草地上不是聚餐就是聊天的场景了。

  转而大图书馆的人多了起来,自习室中也从一开始的空空如也,变成了天天有人,整个学院似乎都开始打了鸡血,每个人都在为成为一名高级魔法师努力着。

  但想要学习那门新课程,除了成为四级魔法师,还要精通所有四级主修课程。

  能够做到这一步,难上加难,只有决明知道,一级到四级到底有着多少课程,多少内容。

  如果真的有人做到这一步,那也不怕,到时候决明应该也能够编出一些物理和化学的相关知识了。

  不过身为一个理科生,决明就怕到时候他们刚一接触,就会这门……炼金课失去兴趣。

  除此之外,比赛最重要的结果就是彻底将第二组的奇怪想法扭转了过来。

  而关于玻璃,矮人莱姆对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加上决明有意无意的透露和暗示,魔印课和玻璃就成了莱姆现在的执念。

  但选修课程需要二级魔法师才能学习,所以现在莱姆反倒成了最努力的那一个,只不过成绩嘛……

  而德拉依旧是平平常常的上课学习,他绝对不是众人中最用心的那一个,但他却是在狐人萨莫之后,第二个成为一级魔法师的人。

  这让决明想起了自己的高中,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就是学霸。

  关于兽人学员,大多数都对肉体和血脉魔法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只有克拉肯独树一帜,依旧在坚持熬制出人喝了没事的魔药。

  而精灵对自然魔法的关注非同一般,这其中捣蛋鬼艾妮塔和黛娜的成绩,处在所有精灵学员中的顶尖,这点倒是让决明小吃了一惊,没想到除了‘熊’,这俩孩子居然也能安下心学习。

  窗口的决明喝了口茶水,其实他心里最担心的不是他们,而是温斯顿。

  自从比赛过后,温斯顿的行为比以往更加疯狂了,每天几乎除了上课以外,他就会泡在大图书馆,甚至有一天熬了个通宵。

  但他的成绩,每一科永远都踩在及格线上,好似对他来说,六十分就是万岁。

  但……在魔法师体系中,五级到六级是个分水岭,在六级以后,课本上的魔法数量和知识会急剧减少,但效果会大幅上升。

  这也就意味着前四级需要学习的东西是最多的,而决明给出的精通标准就是:除了生活课和魔兽识别课以外,其他五门主修大课程,要有三门满分,两门八十以上,部分小课程及格就可以。

  “温斯顿是个聪明人,生意人自然明白厚积薄发是什么道理,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被炼金课折磨到放弃。”

  随后决明走回了办公桌,开始回忆起一些简单的物理化学知识,因为……他并不想在这方面教的太多。

  ……

  ……

  大半年过去了,当初决明能够用半年时间,从特里亚走到伊多瑞斯,那是因为有路好走。

  而对于布兰迪来说,兽人的南陆根本没有多少修缮好的道路可供选择。

  再加上瘸了一只腿,他的忍耐力再强,也撑不住长时间在马背上的疾驰。

  “吁……”

  布兰迪拉住了缰绳,平静的看着前方树林外的兽人身影,“终于到了。”他这样想。

  自从离开鼠人部落过了这么长时间,按照他的推算,自己和蝶儿怎么也该快到南陆中部了,终于,现在他又一次见到了兽人。

  此时的布兰迪早已没有游侠的样子,一身破旧的兽皮斗篷披在身上,脸上尽是污渍,浓密的胡须挡住他原本还算可以的脸。

  他翻身下马,手里拄着木杖,一点点朝着树林外走去,如果从背影看,也许连兽人都会把他当做某个部落的祭祀。

  蝶儿跟在他身后,小手牵着两匹瘦了不止一星半点的老马。

  “布兰迪……”蝶儿叫住了他,“就这么直接过去么?”

  布兰迪停身侧头:“早晚的事。”

  说着,布兰迪再次拄着木杖,一瘸一拐的朝着外面走去。

  “什么人!”

  两名正准备外出打猎的兔人战士警觉了起来,紧盯着树林深处。

  “你们好。”

  布兰迪拄着木杖走了出来,用标准的兽人语言问了声好。

  “你是……不对!你是人类!”

  并不是所有兽人都见过人类,但两者之间的差距他们还是分得清的,即便是和人类长的最像的蝶人,在背后也有一双翅膀。

  “人类?又是那群可恶的冒险家,抓住他!”

  “不要!”

  蝶儿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但依旧没有阻止兔人战士的行动。

  只不过让他们疑惑的是,这个人类似乎并没有反抗,而是很顺从的配合着他们。

  但他们也不管那么多,人类,绑了就是。

  直到二人将布兰迪治服,后边牵着两匹马,背着一柄长剑的蝶儿才姗姗来迟。

  “他不是坏人。”

  “蝶人?”

  ……

  ……

  “姐姐,他真的不是坏人。”

  “蝶儿,人类是一个很狡猾的种族,他们最喜欢的就是欺骗,你不要被那个人给骗了。”

  “姐姐,他真的……”

  “好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你别乱跑啊。”

  蝶儿呼了口气,无奈的坐在屋子里,任凭她怎么解释,这个兔人姐姐就是不相信她的话。

  而她也从兔人的口中得知,到了这里,的确算是南陆中部了,在这个部落的南面,一直延伸到雪线,就是大批兽人的聚集地。

  蝶儿看着地面,手指摩挲着脖子上的贝壳项链,一个刻着幸运草的石块,被吊在了中间。

  布兰迪要到兽人多的地方,这里的兽人够多了吧,可他到底要干什么呢?

  那个会发光的人类哥哥会不会也在南边?

  想了一会,蝶儿放开项链,扶了扶背后的长剑,整个人趴到了门框上,偷看着不远处,部落空地笼子里的布兰迪。

  “蝶儿,不用管我。”

  “那以后怎么办?”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这是布兰迪被抓后,两人擦肩而过的对话。

  笼子里,布兰迪裹了裹身上的兽皮斗篷,他们离开恶虎鲨号快一年了,越是向南走,天气就越是冷了起来,好在那些兽人没有把斗篷抢走,否则腿上的痛只会更加严重。

  “如果在霍诺里斯,在西尔斯,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这么凉,克滋河的管制也可以放松一些了,否则到了冬天,大多数依靠时节的小生意人,一般不会在寒冬下水,就是不知道我那个亲爱的弟弟,会不会按照以往的规矩来……”

  布兰迪摸了摸自己的右腿,又看了看周围来来往往的兔人,他笑了笑,还好,不是虎人和狼人,要不然自己现在已经熟了。

  “亲爱的弟弟,你最好期盼着我死在这里,否则……就是你死在父亲曾经的王位上。”布兰迪喃喃自语道。

  他是布兰迪,是人类最大帝国的二王子,十五岁开始跟在首席大臣身边,十八岁成年进入内阁,开始学习如何治理一个国家。

  他可以不要那个王位,以至于让给身在军队的哥哥,但!绝不能落在他弟弟那个蠢材手里,他只会毁了整个霍诺里斯!

  快要入冬的南陆,在刺骨秋风的照顾下,布兰迪在笼子里缓缓闭上了双眼,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他一个王子,难道还搞不定一个兽人部落?

  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西尔斯王宫

  曾经的三王子,现在年轻的国王陛下正坐在王位上听着大臣的报告。

  但他的心里,却还惦记着他那个逃跑的哥哥,“再等等,明年夏天之前,要是还找不到,边境的事也不能再拖了。”他这样想。

  “陛下,关于克滋河的管制,入冬时候的条例……”

  国王陛下挥了挥手:“回去吧,交给你去办,按照以前的来就行。”

  s:感谢去不复返_r,光明磊落的昵称的打赏

  谢谢大家的月票,谢谢大家的推荐票

  一会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