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爷太难混 > 第884章 暂时跟简灵联手的龙炎 落跑的权墨 刘昀跟邹凯密谋

第884章 暂时跟简灵联手的龙炎 落跑的权墨 刘昀跟邹凯密谋

  简灵绞尽脑汁地回想过往的一切,尽量不漏掉任何细节,就是想尽快捋出个头绪来,好方便她制定接下来的应对之策。她秀眉狠狠蹙起,目光也显得格外幽深,一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难以自拔的样子。负责看管简灵的三人丝毫都不敢放松,原本他们以为就简灵那喳喳呼呼的个性,少不了又要在房间里面撒泼打滚,鬼喊鬼叫,朝他们撒气,倒不曾想某个泼辣货居然安安静静的,没有继续搞事情。对此,三人也倍感欣慰,毕竟他们也不太想跟简灵打交道。

  三个魁梧的汉子各守一个方位,凝神戒备着四周。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除了偶尔听到几声鸟叫,西苑静谧得不像话。当简灵正搜刮自己的脑海,竭力拼凑完整的讯息时,龙炎跟权墨那也没闲着,先说龙炎吧,最初龙炎也觉得简灵简直不可理喻,如果不是她非要跟刘昀正面杠,开罪了刘昀,他们也不至于落到如此下场,可冷静过后,龙炎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这才意识到原来刚才红杏苑发生的一切都是简灵刻意为之,其目的便是为了可以‘正大光明’地留在飞絮山庄。想通了这点后,龙炎自然不会随意破坏简灵的计划,龙炎相信此刻权墨也已经了猜到了简灵的意图。

  只不过简灵到底打算怎么做,龙炎就不得而知了,方才三人被押送进不同的房间前,龙炎已经不露痕迹地观察过三人所在的方位,龙炎知道自己跟简灵之间的距离要近于权墨。

  龙炎自然不可能就这么‘坐以待毙’,眼下墨斐不知所踪,其中到底有没有隐藏别的猫腻,龙炎也说不准,但他也不能就这么干耗着。负责看押龙炎的也是三个身形壮硕的汉子,而且个个都是练家子,手上功夫不错,更为棘手的是,他们均有配枪,一旦引起他们的警觉,到时候朝他打一¥枪,那滋味儿不要太~酸爽。因为龙炎不想引起骚动,所以自然不可以跟看押他的保镖硬碰硬,只能智取了。

  龙炎先是小心翼翼地挣脱身上的束缚,期间也是尽可能地不发出任何声响,唯恐让外面的三人察觉。好在一直也没有出现任何岔子,龙炎将绳子轻轻放在一旁,而后就打量起自己所在的房间来。房门口跟两扇可以通向外面的窗户前都站了一个人,从投映在上面的人形轮廓就可见一斑。如果龙炎想从这些正常出口出去,势必要跟三个看押者来次亲密接触。到时候免不了要跟他们发生打斗,而西苑距离红杏院也不算远,别说看押他们的保镖开枪,哪怕只是被另外两方负责看管简灵跟权墨的保镖发现,无论谁喊一嗓子,都能在短时间内集结废墟山庄的精锐,再度将他们团团包围,届时就不单单只是应付外面这九个人了……

  这是下下策,而且还相当耗费时间跟精力,结果也未必能够如预期那般,所以龙炎第一时间就放弃了跟对方‘正面较量’的念头,转而研究起他所在房间的内部构造,就是希望能找到另一个‘通道’,龙炎身形高大,如果他在房间里面来来回回地走动,观察,肯定也会引起外面三个保镖的注意,所以他并没有那么做,只是蹲坐在地上,依靠改变角度来寻找可行的‘通道’,正所谓功夫不负苦心人,最终龙炎的视线就落在天花板的中央空调上面,漆黑如墨的双眸闪过了一缕暗芒,转瞬即逝,他微微勾了勾性感的薄唇,显然是知道该如何操作了。就在龙炎打算借由空调上面的通道爬出去时,还没等他施展拳脚,门口传来了三道闷哼声,龙炎眉心狠狠一跳,视线当即就朝着房门跟窗户看去,他发现三个人高马大的家伙依次软倒在地,甚至都没来得及给其他的同伴发出……求救信号。

  龙炎目光微微闪烁,他赶忙从地上站起来,而后快步朝着房门走去,还没等他靠近房门,一抹娇小的身影就已经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正笑容狡黠地看着龙炎,一副‘劳资厉害吧’,以及‘快夸我快夸我’的嘚瑟模样,龙炎嘴角有些抑制不住地抽搐,他没有继续纠结这些细枝末节,甚至都没有追问简灵到底是如何突破层层防线,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而是压低声音,当场追问起简灵来,“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闻言,简灵不以为地耸了耸肩,而后一语双关道,“跟你一样,来这里找人,外加找东西的啊,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对了,权墨那个衰人先于我们,已经跑得没影了。”

  简灵先是影射了龙炎一把,而后就提到了权墨,不过当她说起权墨时,俏脸神情明显不太好看,目光也显得格外隐晦,一副恨不得将权墨‘碎尸万段’的狠厉模样。

  简灵的话让龙炎心思微动,他表情机警地走出房间,看都没看倒在地上的三个魁梧大汉,而是扫了一眼原本用来关押权墨的房间,彼时,那里的房门大敞四开,但复杂看管权墨的人却‘不见人影’,龙炎眉头狠狠一皱,黑眸闪过了一缕暗芒,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大概猜到了权墨使用的是什么手法,但让龙炎万万没料到的是,权墨居然敢在飞絮山庄使用此等伎俩,他难道就不担心自己会就此……暴露吗?而且这里可是飞絮山庄。

  龙炎显然被这些问题困扰住了,简灵自然已经猜到了龙炎心中所想,她跟龙炎并肩而立,微微勾了勾殷红的唇瓣,扬起了一抹甜美的笑容,但笑意却没有抵达眼底,她冷哼道,“有什么好琢磨的,正所谓特殊时刻采取特殊手段,权墨那也是为了抢在我们前头罢了。”

  简灵的话让龙炎脸色一变再变,他偏头看了一眼身边某个如同利剑出鞘的美貌女子,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后如此跟简灵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此刻,龙炎更加关心的反倒是简灵又会采取何种手段来‘遏制’权墨。一听龙炎这话,简灵当即就轻笑出声,她视线环顾一眼四周,纤纤玉指看似随意地指了指连通红杏院的那个通道,而后四两拨千斤道,“既来之,则安之,权墨去了哪里暂时还没那么重要,只要我们守住了‘大本营’,就一定可以成功地逮住猎物,不管是权墨也好,墨斐也罢。”

  简灵显然是话里有话,龙炎不是傻子,他只需要稍稍琢磨一下,就可以相同其中的关键了。龙炎目光很是隐晦莫名地看着简灵,幽幽道,“你这是准备守株待兔?”

  虽说这是疑问句,但龙炎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这一次,简灵并没有给出任何正面回应,她的视线似乎停留在虚空某处。虽然没能等到简灵的回答,但龙炎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或愠怒,或失望的神色,他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简灵身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诡异,但还不至于让人不适应。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西苑越发安静,但这种安静对简灵跟龙炎来说都只是表面现象而已,两人都清楚,飞絮山庄的水究竟有多深,所以谁都不敢掉以轻心,更不敢将此地的人等闲视之。就在龙炎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简灵的轻笑声,“龙炎,你可想好了,要不要跟我干一票大的?”

  简灵这话听上去太像……打家劫舍的口号了,龙炎皱眉扫了一眼身边某个跃跃欲试的姑娘,而后一脸无奈道,“如果还能有别的选择,我肯定不会选择跟你‘同进退’……”

  龙炎丝毫没掩饰自己对影后妹子的嫌弃,但他此刻的表态也表明自己已经接受简灵这个盟友了,虽然只是暂时的。简灵也不在意,她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按江湖人的礼仪,抱拳道,“希望我们能够精诚合作,也希望我们能够配合得亲密无间,毕竟你也不希望东西落到第三方手里吧?”

  闻言,龙吟黑眸闪过了一抹精光,转瞬即逝,他表情严肃道,“那是自然,不管是你,是我拿到,都强过于拱手让给其他人,所以在离开飞絮山庄之前,你我暂时算‘自己人’,至于离开这里之后,东西归谁就各凭本事了。输赢无尤。”

  “你倒是爽快得很,这个性格我喜欢。”,闻言,简灵也笑得很开怀,而且还转身,对着龙炎的胸口打了一拳,虽说力度不算大,但还是让龙炎有些恼火,他目光恶狠狠地瞪着简灵,后者只是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忙不迭地解释,“抱歉,一时兴奋,忘记你不喜欢女人碰你的怪癖了,勿怪,勿怪,下次我一定会多加注意,别往心里去哈。”

  简灵这话一出,龙炎只是冷哼一声,而后就主动拉开自己跟简灵之间的距离,一副要历简灵远点的样子,对此简灵虽然面上没有流露出任何端倪,也没有说什么,但她心里却在无声吐槽,她无非就是觉得龙炎也是一个……怪咖。

  “为了找墨斐,刘昀想必已经派出至少一半的人四处寻找墨斐下落了,刘昀的人更加熟悉这里的情况,我们两没必要掺和这事,还不如就在山庄里静静等候,你方才也说了,既然鱼网已经支开了,鱼儿终究会自己上钩的,眼下的当务之急反而是……”

  龙炎略微思索了一下,转头跟几步之外的简灵说了这样一番意有所指的话来,但说到一半的时候,简灵星眸闪过了一缕寒芒,她冲着龙炎使了一个眼色,而且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龙炎看到当即就止住了话头,而是不约而同地朝着西苑北面走廊飞掠,不过眨眼功夫,两人就从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很快,两道熟悉的身影就走进了西苑,其中一人恰好就是下令将简灵,龙炎跟权墨三人分开关押的刘昀,另外一个则是之前负责分派看押人手的保镖头头,那个额头上有着弯月疤痕的中年男子。当他们走进西苑,却看到倒在地上的自己人时,两人脸色都一变再变,不过三秒,两人就快步朝着倒地的保镖跑去。

  “他们没事吧?”,率先说话的是刘昀,刘昀追问的自然是疤痕男子,彼时他正检查属下的情况,很快,疤痕男子就站起身来,他先是冲着刘昀摇了摇头,而后又扭脸看了身后那大敞四开的房门,已经丢弃在地上的缰绳。

  “他们只是晕过去了,过段时间就会醒来,只不过那三个客人不见了。”

  回话的是疤痕男子,但从他跟刘昀说话的神态来看,他似乎跟其他人有些不一样,并没有那种由内而外的敬畏,反倒更像是平级跟平级之间的交流。

  不用疤痕男子说,刘昀也已经发现了这个事实,他目光阴蛰地扫了一眼房间,而后又瞥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属下,冷哼道,“当初我看到那个小姑娘的时候,就觉得她有些邪门儿,看来这人恐怕很不简单,当然跟她来的那个也不是什么善茬,只不过小姑娘手里拿着的请帖也颇有些古怪,据我所知,墨斐已经很久没给任何人发放过请帖了啊,为什么那个姑娘却有?这件事需要深入调查,邹凯,那个小姑娘的底细由你去摸。另外那个龙先生手中的请帖级别更高,而且还牵扯到楼主,这事儿处处透露着诡异,墨斐眼下又不知道究竟跑到哪里去了,事情更是千头万绪,邹凯,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我们要确保在十五到来之前,不能出现任何纰漏,要不然我们没办法对上面交代……”

  刘昀表情很是凝重地看着身边的疤痕男子,而后当着邹凯的面提到了简灵跟龙炎手中的请帖,尤其强调了两张请帖的不同问题,两人并不知道当他们讨论机密事宜时,他们口中的当事人就隐藏在暗处,正‘光明正大’地行偷听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