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爷太难混 > 第886章 沐辰溪私下见权墨 转借相府令牌为哪般 苏秉宸赶往飞絮山庄

第886章 沐辰溪私下见权墨 转借相府令牌为哪般 苏秉宸赶往飞絮山庄

  当简灵跟龙炎两人在飞絮山庄里面遭遇‘生死攸关’的严峻考验时,重获自由的权墨正呆在一栋能将飞絮山庄尽收眼底的摩天大楼内,此刻的权墨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焦躁,他在黑白灰装修风格的豪华办公室内,来来回回地踱步,而且视线隔个几分钟就会不由自主地往房门瞟,明摆着就是在等什么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周围却安静得让权墨眉头紧皱,就在权墨耐性告罄,打算先离开此地,另想办法时,那扇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道颀长的人影快速走了进来。

  “你可算露面了,我还以为你忘了今日之约。”,看到来人时,权墨眉头当即就舒展开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而后主动跟来人打起招呼来,俊脸总算绽放出一抹醉人心魄的笑容。

  “在城隍庙时,意外遇上无尘,因他耽搁了些许时间,这才迟到,简灵他们人呢?”,说话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已蛰伏许久的沐辰溪,沐辰溪穿着一袭浅咖色,裁剪得体的考究西服,脚上则是一双黑色的手工定制皮鞋,让人眼前瞬间一亮的则是他右手手腕处所佩戴的一串造型很是古朴,别致的佛珠,不过佛珠的颜色却红得分外鲜艳,甚至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

  无人知道权墨为毛又跟沐辰溪扯上了关系,而且两人还‘鬼鬼祟祟’地约在此地见面。

  毕竟先前权墨跟苏秉宸才是一伙的,但眼下又将沐辰溪牵扯进来了,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何种玄机,此刻更是无人知晓。权墨自然也瞥见了沐辰溪手腕上佩戴着的那串佛珠,当即就眸光一厉,眼皮狠狠一跳,而后就快速后退,直到整个人后背都贴在落地窗上,再也无处可退,这才停了下来,但他说话的时候,却带着显而易见的惊恐之意,“你怎么还戴着它?不要命了吗?赶紧处理掉,赶紧,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暴毙……”

  权墨的反应也让沐辰溪有些哭笑不得,他抬起手腕,表情略显无奈地瞥了一眼手腕间的佛珠,而后出言安抚起权墨来,“已经破过煞了,放心吧,不会有事。”

  一听沐辰溪这话,权墨脸色稍霁,但神情依旧显得有些迟疑,还是没敢靠近沐辰溪,只是微微挑眉道,“真的?真……没事了?”

  权墨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毕竟之前他可没少吃过佛珠的亏,这会儿心里还是有阴影,所以才会再次跟沐辰溪确认。沐辰溪眉头狠狠一皱,轻叹一声,郑重其事地点头道,“真的没事,你别一惊一乍了,赶紧跟我说说飞絮山庄眼下的情况到底如何了?简灵跟龙炎……”

  沐辰溪此番前来见权墨,也是因为简灵,至于馨鲜茶肆的龙炎,不过是‘意外收获’罢了。当然如果可以选择,沐辰溪并不太想让龙炎跟简灵凑在一起,因为那样的话,无形之中也会加大‘处理’的难度。可龙炎的到来,也大大出乎了权墨跟沐辰溪的预料,所以他们也无法提前做好‘应对方案’,如今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他们若是想抓简灵,一并地,也需要将龙炎同时‘控制’住,要不然怕是会走露风声,再造成一些‘恶劣的影响’,这可不是沐辰溪跟权墨愿意看到的局面。

  提起简灵跟龙炎,沐辰溪脸色也显得格外阴沉,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内心的起伏恐怕不止一星半点,不过,好在很快,沐辰溪就飞速地调整好自己的表情,视线移往权墨身上,显然还在等权墨开口。权墨也没有耽搁时间,他轻拧眉心,长叹道,“我怕影响你的计划,所以只能铤而走险,先解决了飞絮山庄那三个看押我的保镖,然后将壬午罗盘放在了西苑北屋的房梁上,若是按照时间来算,想必灭神阵也快要布置完成了。因龙炎关押的房间距离简灵太近了,我当然担心打草惊蛇,反而会引起简灵注意,再让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只能让龙炎也给简灵……搭伴了,事出有因,你该不会怪我吧?”

  说这话的时候,权墨表情也有些一言难尽,毕竟原本他们所针对的‘目标人物’其实只有简灵一个,龙炎完全就是意料之外的‘买一送一’,但又因为龙炎本身的特殊性,所以此刻权墨也不知道后面究竟有没有再发生任何……‘变数’呢?

  权墨话音刚落,沐辰溪黑眸就划过了一道精光,他先是冲着权墨摇了摇头,而后就径直朝着落地窗走去,很快,沐辰溪就跟权墨并肩而站,两人视线齐刷刷地看向飞絮山庄所在的方向,半晌的静默过后,沐辰溪如此跟俊脸表情越发严肃的权墨说道,“事已至此,再追究已是无益,如今我只希望一切都能按照我们计划地发展,不要再出岔子就行。简灵不能继续呆在津南市,她必须赶上祭天法会,因为苏雷霆眼下还被困在梁州,归期不定,而苏君琰又忙于调查苏紫宸通天涯坠崖一事,无暇分身,靠山王府又虎视眈眈,无尘跟我又不齐心,如果简灵还不能如期回去,到时候整个璇玑恐会大乱……”

  沐辰溪当着权墨的面,突然说起了璇玑皇城的混乱局势,从他那越发紧蹙的眉头就能看出他此刻的心急如焚。沐辰溪不是不愿意自己亲自回去收拾残局,但问题是现在无尘对沐辰溪也极不信任,就算他回到皇城,无尘后脚跟来,到时候只会激发更大的矛盾,而无法解决当下皇城所面临的危机。为了尽快让纷争平息,沐辰溪思来想去,也只有将主意打在影后妹子简灵身上了,但璇玑皇朝如今需要的是一个有着足够分量的皇亲国戚,简灵之前就借用过苏君琰的身份,现在这种危机时刻,再如法炮制也不是不行,毕竟事急从权嘛。

  要是简灵知道沐辰溪又准备故技重施,让她一举从娘们儿变成爷们儿去替苏氏皇族‘收拾烂摊子’,恐怕简灵也会直接骂沐辰溪是居心不良的……小婊砸的。

  沐辰溪的话让权墨也跟着眉头紧皱,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而后扭头看向目光阴郁的沐辰溪,声线低沉道,“这也是当下没有办法的办法,相信简灵她事后也能够理解你的良苦用心的,你也别太担心了……”

  对于权墨的安慰,沐辰溪没有给予任何正面回应,他只是目光幽深如古井寒潭般,静静地注视着飞絮山庄所在的位置,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片刻之后,沐辰溪如此跟权墨说道,“你也是时候给苏秉宸打电话了,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说给他听,相信他能做出对璇玑皇族最有利的决定来,我们所能做的也都做了,接下来也轮到他了……”

  沐辰溪将话题突然转移到明隶大帝苏秉宸身上,提醒权墨通知苏秉宸简灵抵达津南市的消息。沐辰溪这话一出,权墨当即就点了点头,言简意赅地‘嗯’了一声,不假思索地掏出口袋里面的手机,动作很是娴熟地拨打起苏秉宸的号码来,彼时,沐辰溪就站在他身边,目光如炬地扫了一眼权墨的手机屏幕,而后又快速地移开了,只是失神地盯着虚空某处……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电话对面传来了苏秉宸那磁性十足的低醇嗓音,“权墨,你找我?”

  这会儿,权墨打电话给苏秉宸还让苏秉宸误以为权墨这么快就找到了打开通道,助他重返璇玑皇城的法子,不过还没等苏秉宸高兴三秒,而后就飘来了权墨那凝重了好几分的声音,“贾明珠跟简灵先后来了津南市,此刻简灵跟龙炎都被困在飞絮山庄里面,那里还莫名启动了灭神阵,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现在该怎么办?”

  权墨故意用一种很慌乱的声音跟电话对面的苏秉宸回禀,就是希望制造更大的恐慌,同时也是为了释放出一个错误的讯号,好让苏秉宸以为这只是突发事件,权墨压根就不担心苏秉宸事后去飞絮山庄‘调查’,毕竟只待今日一过,简灵,龙炎还有他都会离开津南,而飞絮山庄眼下内部也是一团乱,过了今晚,到底还能不能继续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更何况苏秉宸在当前这种紧迫的局势下,哪里还有心思去核对他所提供的情报究竟是真还是假呢?正是因为权墨掌握了苏秉宸的心理,所以他才敢瞎话张口就来……

  权墨所透露的消息也打了苏秉宸一个措手不及,苏秉宸脸色一变再变,猛地站起身体,黑眸更是闪过了一缕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明隶大帝哪会想到简灵居然再度回来了,而且还是选在形势最为严峻的当下,脑海思维高速运转,半晌过后,苏秉宸如此跟权墨说道,“我立刻赶往飞絮山庄,你在那里等我。”

  苏秉宸也没等权墨回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他抓起自己的外套,拿起手机跟车钥匙,而后就三步并作两步,从住处离开了,神色很是严肃。

  权墨瞥了一眼自己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四个‘通话结束’的字眼,黑眸精光乍现,很快,权墨就扭头跟神色如常的沐辰溪说道,“苏秉宸正往飞絮山庄赶,那你是不是要先撤?”

  既然苏秉宸要来,沐辰溪当然不方便跟苏秉宸打照面,所以权墨这才提醒某人赶紧闪人。

  不过,沐辰溪却摇头拒绝了,他表情略显高深地看着目光带着狐疑之色的权墨,而后轻启薄唇解释道,“你等下直接去飞絮山庄见苏秉宸就好,我先呆在这里看看情况,确保事情完结,我再离开……”

  说到这里,美人丞相停顿了一下,他拧眉看了一眼权墨,而后再度幽幽补充道,“待回到璇玑后,一切就只能靠你自己见机行事了,眼下皇城局势复杂,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至于简灵,就她那行事鲁莽的个性,我对她还是有些不放心,你暗中也盯着她点,免得她又折腾出别的幺蛾子来,当然我也会争取早日回去,若是能赶上祭天法会就再好不过了,如果不行,我也不会迟延太久,一切就有劳你了,如果你需要帮手,可以凭此令牌找玄冥协助你,看到此令,他必不会为难你的……”

  沐辰溪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薄如蝉翼,玉质通透,上面还雕刻着一个古体沐字的令牌,直接递给了身边的权墨,沐辰溪终究还是担心若是没有他在旁看着简灵,到时候说不定某个行事向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冒牌王爷又会捅其他的娄子,如果只有权墨一个人盯简灵,到时候怕还是会有些……疲于应付,为了保险起见,沐辰溪索性将自己的贴身令牌交给权墨,好方便权墨日后处理一些突发状况,毕竟简灵本身就是最大的……‘变数’,还是属于那种让人防不胜防的恐怖存在,破坏指数绝对超五颗星……

  权墨倒也没跟沐辰溪客气,他直接从沐辰溪手里接过了玉质令牌,而后就微微勾了勾唇瓣,扬起一抹醉人心魄的笑容,而后语带调侃道,“如果让玄冥看到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弱公子却手持着他家相爷的腰牌,估计也会惊呆下巴吧。”

  这会儿,沐辰溪可没有心情跟权墨开玩笑,他目光幽幽地注视着远处的飞絮山庄,而后催促权墨道,“你也该下去了,等下苏秉宸就要到了,切记不要在他面前露出任何马脚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想简灵跟龙炎他们应该也……”

  还没等沐辰溪把话说完,飞絮山庄的上空突然冒出了一阵浓郁的黑烟,在黑烟之中飞速地蹿出了两道人影,从人影的轮廓来看,一则为女子,一则为男子,沐辰溪跟权墨脸色一变再变,显然没料到灭神阵居然会被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