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摘仙令 > 第一九三章 石壁有鬼

第一九三章 石壁有鬼

  落日留下长长的影子,把远处的天空染成了一片血红。

  “找你们什么事啊?”

  修小鱼迎向最先回来的人。

  “没什么,”陆灵蹊瞄了一眼天空,按下心里的异样,轻描淡写地道,“就是姓唐的又赶了回去,结果发现我走了,朝那位李前辈打听我呢。”

  “噢……!”

  修小鱼长长地噢了一声,“那尸猴的主人抓到了吗?”

  “怎么抓?尸猴又不是认主的。”在大家都看过来时,陆灵蹊好像很郁闷地道:“说抓尸猴,依我看,可能只是乐机门稳定人心的一个手段罢了。”

  “……这样啊?”

  不管信不信,修小鱼的脸上,倒是适时地摆出一幅失望样子,“可惜了,我还一直以为,真的能借尸猴找到背后害人的人呢。”

  陆灵蹊的嘴角扯了扯,“虽然没抓到人,好歹知道死人是怎么回事了。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脚的,这个抓不到,总能抓到另一个。”

  “希望如此!”

  修小鱼的目光闪了闪。

  说什么乐机门稳定人心,这人不也一样下意识地想稳定人心嘛?

  “不过,林蹊,我看到李前辈还叫了那个叫梁通的散修,他……”

  “一会儿,李前辈也会叫你们的。”

  陆灵蹊脸上的表情无懈可击,“他是个负责任的人,除了问尸猴,他还要问大家从什么地方下天涧鸿沟。”

  “噢!”

  修小鱼话音刚落,远方的李旦已经出了结界,朝她招手了,“修道友,我们谈谈。”

  “我陪你一起。”

  沃北梦在柔弱仙子眼波微扫过来时,忙上前一步。

  “沃道友暂时别忙,我们一个一个地来。”

  五味斋有些傻缺的少斋主,怎么也不会是跨界而来的阴尸宗弟子,所以李旦想找阴尸宗修士,就只能在无名无姓的散修中寻。

  可惜,直到再次启行,陆灵蹊也没见他们的队伍少一个人,显然,阴尸宗修士隐藏的极深。

  “那什么阴尸宗的人,不会下天涧鸿沟吧?”

  南方也在观察外面,感觉每个人都可疑,每个人又都不可疑。

  “不知道。”

  陆灵蹊不想见天边的那抹红,闭着眼睛道:“不过,天涧鸿沟是他们弄的,什么情况他们最清楚,相比于在这上面跟我们玩阴的,可能下面……更方便。”

  “……”

  南方的脸色白了白。

  阴尸宗阴尸宗,只听这名字,就知道,人家是玩尸的。

  万一真被师妹乌鸦嘴猜中……

  “咳!林蹊,我记得,你的运气一直都不错是吧?”

  “嗯!”

  陆灵蹊不否认自己的运气。

  如果这样想,他们能一起安心一点,那就这样想吧!

  南方努力把师妹的运气想了一遍,然后不可避免地想到,她运气虽然不错,可好像也比旁人倒霉些。

  至少,从五行秘地出来,大部分人都跟着大部队有惊无险地回来了。

  只有这位师妹……

  嘶!

  大热的天,南方却好像吸了一口冷气。

  “好好看着飞车,我休息一会儿。”

  陆灵蹊看了他一眼,往下躺躺,“师兄,做人要知足,我们运气真不错了,至少梁通师兄一直在后看着我们呢。”

  哪怕脸冷些,可是有一个结丹期的师兄跟着,总比她一开始预想的好。

  “对对对!”

  南方努力振奋精神,“梁通师兄也跟着我们呢。”

  这样一想,他们的运气比大多数人好太多了,“天亮的时候,大概就能到天虚残阵出现的地方,你先休息,一会儿换我。”

  ……

  外松内紧的一群人,没在惯常会出事的夜里感觉到什么异常,天就亮了。

  陆灵蹊收了飞车的时候,天涧里带着哨音的风声,正刮得呼呼的。

  “今天不是个好天啊!”

  沃北梦嘟囔一句,“小鱼儿,林蹊,你们说,我们要不要选个黄道吉日?”

  “……”

  “……”

  修小鱼和陆灵蹊怀疑这家伙是怕了。

  “所谓择日不如撞日。”

  在乐机门几个修士看过来的时候,修小鱼笑意盈盈地道:“说来,这大热天的,突然来个凉爽的,可能更是好日子呢。”

  李旦第一个把目光从她身上收回去。

  “林道友,南道友,你们准备好了吗?”

  修小鱼好像没感觉到人家的注意,“如果准备好了,我们就可以下去了。”

  “准备好了。”

  陆灵蹊看了一眼师兄梁通所站之地,“各位道友,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梁通自昨天知道奇怪岛,就在想着这一刻了,“各位道友,在下先行一步。”他踩着一把倒立的大伞,在其他人还犹豫的当口,就那么直接下崖了。

  这?

  南方顾不得管其他人,“师妹,我们也走吧!”

  陆灵蹊收回目光,站到他放出的飞毯上,在崖顶一闪而下。

  “哎哎哎……”

  沃北梦没想到他们这么急,“小鱼儿,我还没吃早饭呢。”

  不是说禁灵吗?

  万一下去没一会,就再不能吃饭,岂不是要当个饿死鬼?

  “现在吃也来得急。”

  修小鱼也不再管那些散修,“又不是马上禁灵。”

  “……”

  仙子当面,沃北梦想怂也怂不起来,“几位叔叔,那我们走吧!”

  六个护卫几乎同时在身上各挂了一个大褡裢,后面装厚毛的法衣,前面装满吃食。

  虽然有纳宝囊,有纳物佩,可是这些东西还是挂在身上更方便取用。

  “少主,您现在可以吃早饭了。”

  方大在架起的灵舟上,给他摆好食盒。

  “哎!你们要不要也吃点?”

  努力不让自己的腿软的沃北梦,伸头看着下行特别快的两个人,非常想说,我们慢点。

  可是梁师兄太快,南方想慢也慢不起来。

  “多谢!我们已经有了。”

  南方的声音,被呼啸而来的飓风刮得支离破碎。

  他突然觉得,梁通师兄可能因为奇怪岛,不在意他们俩了,要不然,不会一点也不等,跑的这么快。

  陆灵蹊的面色也不好起来。

  相比于奇怪岛给宗门师长带去的可能之利,她和南方的份量确实差了很多。

  “林蹊,我们……”

  “不必管他。”

  陆灵蹊在师兄传音来的时候,嘴巴无声而动,“之前没有他,我们不也过了。倒是沃北梦他们……”

  她指指上面,“他们的大褡裢很有意思呢。”

  她之前都没想到,“师兄,平衡下行,我们也轮换弄个包袱吧!”

  真到禁灵的时候,有个大包袱,可以帮忙掂一掂,以防擦伤。

  “……行!”

  南方按下心里的难过,跟师妹扯了个笑脸。

  他觉得,相比于他,师妹应该更难过些。毕竟,她是随庆长老的弟子。

  “哎,你们慢点!”

  上面的灵舟还在平稳下行,沃北梦才吃几口点心,再伸头,就发现快要看不到他们了。

  “他们可能听不到了,风太大。”

  修小鱼在船边也伸了脑袋,“沃大哥,你的褡裢呢?”她把她的褡裢套到脖子上。

  “非要戴吗?”

  沃北梦感觉这东西丑丑的,影响他在仙子面前的形象,“几位叔叔都在呢,他们会……”

  “说了嘛!以防万一。”

  修小鱼帮他把褡裢套好,“而且这风有些冷呢,戴它正好。”就要到禁灵的地带了,这个二世祖虽然蠢蠢的,用着却不错。

  呼呼……

  风哨之声,越来越大,正在下行的梁通突然感觉大伞晃了一下,忙一错步踩上伞沿,大伞咻地一下倒转过来。

  “禁灵了。”

  他拿着伞柄,借着最后一点灵力,束音成线,把话传上去。

  陆灵蹊和南方一惊,连忙放缓飞毯。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吗?”

  二人同时开口,然后有志一同移向飞毯的两端。

  他们说好了,如果遇到禁灵,就相互配合,各抓飞毯的两边,借力而行。

  只要不是太快,就不动用护腕和软鞋。

  “沃北梦,下面禁灵了,注意!”

  准备好一切,南方也把灵力束成线喊上去。

  呼呼……!

  半晌,没了灵力护罩,大风感觉把他们脸上的肌肉都刮动了,不过,此时陆灵蹊和南方都顾不得其他,他们的飞毯太大,好像要飞偏了。

  虽然怀疑梁通师兄可能不太想管他们了,但人家在禁灵之前,好歹通知了一声。

  跟着他,或许,再遇到什么事的时候,他还会伸一把手呢?

  “松手吧!”

  南方在松手前,喊了一嗓子。

  陆灵蹊与他一同松手,此时的天涧还是望不到底,两人抱着大包袱,只尽可能不让自己撞到石壁,自由落体。

  咔擦!

  一道闪电划过长空,霹雳之光,好像打在天涧鸿沟之中。

  可是,让陆灵蹊和南方心惊的是,这么大的亮光,他们愣是没看到天涧鸿沟的底部,不仅如此,先他们一步下去的梁通师兄,好像也没影了。

  这是怎么回事?

  轰隆隆!

  随着数声雷响,大雨磅礴而下。

  “梁通!”

  南方大喊!

  在又一次闪电咔擦炸响之际,陆灵蹊看得清楚,他们所落的地方,确实没有梁通。

  “他的伞……”

  陆灵蹊想到什么,“大风可能把他的伞刮离了原本的路线。”

  这?

  南方异常无奈地游目望了望刚风刮的方向,正要说什么,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林蹊!尖石。”

  石壁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戳出无数尖柱。

  陆灵蹊也发现了,连忙动用护腕,咻的一声,射出天蚕丝制的锁爪,让飞速下跌的身体得个缓冲,“拉住!”

  另一只锁爪弹在南方身上,把他也拉住了。

  借着这一会的时间,两人如壁虎般趴到了不平的石壁上。

  “梁师兄会不会也遇到这东西?”石壁突然长出这东西,感觉很不对呢。

  “……”

  陆灵蹊没法答,“再等等,看沃北梦他们的情况就知道大概了。”

  如果他们也落了下来,那梁通师兄,可能也跟他们一样。

  若是没遇到,说不得,石壁就另有古怪。

  不对,这石壁就是有古怪。

  之前她分明没看到尖柱。

  两人小心而缓慢地下行,各站一个看上去,很坚固的尖柱。

  “啊啊啊……”

  沃北梦的惨叫,终于在上面响起。

  一只黑色锁链,咻的一声,把他卷住。

  “小鱼儿,救我!南方,林蹊,救我!”

  他的六个护卫,不知道跑哪去了。

  不过,修小鱼能救他,是因为他们在一条线上,可是,他离陆灵蹊这边,还有好百多米的距离。

  “趴到石壁,慢慢下。”

  沃北梦战战兢兢趴到石壁上,“小鱼儿,不要松手。”

  他怕修小鱼一个松手,就掉下去了。

  “你的护卫呢?”

  陆灵蹊朝他大喊。

  “不知道!”沃北梦真的顾不了面子,一下子就哭了,“呜呜……,我们本来在一起的,可是突然之间,他们就不见了。”

  没了护卫,他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活。

  修小鱼也终于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她的行动,不知怎的,有些艰难,似乎是受伤了。

  可是哪怕如此,她也没松开卷在沃北梦身上的锁链,“南道友,林道友,麻烦接一下沃大哥。”她喘着粗气,“我受伤了。”

  跟沃北梦混了一段时间,修小鱼很清楚,自己若松开,他可能马上就手软脚软地掉下去了。

  “好!北梦,不要动,我来接你。”

  南方的软鞋不错,至少不用担心,手上的力道不够后,自己滑下去。

  “北梦,你没做下崖的准备吗?”

  “……做了!”

  沃北梦望向修小鱼处,欲哭无泪,“手套坏了。”

  谁知道小鱼儿的手套居然会坏掉?

  他把他的换给她了。

  原本六位叔叔可以分出两个手套出来,可是明明相距不远,明明他们已经在等他了,可是突然之间,一阵风来,人就消失不见了。

  沃北梦怕的不行,“这石壁有鬼,六叔他们全都不见了。”

  陆灵蹊心下一跳,以护腕不停往上,接应修小鱼,“梁通也不见了。他下行的速度快,我们没看清楚,修道友,你看到方六他们的情形了吗?”

  “看到了,可是……就是突然之间不见的。”

  修小鱼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准备的下崖宝物,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坏掉。

  “这石壁……很古怪!”

  为防意外,她还试过手套,按理说不可能只用两次就坏了。

  修小鱼的眼睛黑黑的,里面深藏了一种陆灵蹊看不懂的情绪,“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