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摘仙令 > 第二三五章 兄弟(二)

第二三五章 兄弟(二)

  怀中猛然一沉,叶湛岳却没有欣喜,眼中瞬间染上一层腥红。

  老祖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在外面历练几年,堂弟却还是那个傻小子,被人一骗一个准,这样的他……

  咻!

  一张结丹修士的剑符,被叶湛岳毫不犹豫地甩下。

  背弃家族,明明知道陆家跟叶家不对付,明明在奇怪岛有得,却眼睁睁看着陆岱山在老祖面前得意,只捂着自己储物用具的叶湛秋,再不是他的兄弟。

  林蹊要护,他就不给她时间护。

  只要没有正面对上,死了的朋友,只会拖后腿的朋友,她就算有气,又能对他如何?

  叶湛岳不在意刚刚到手的玉盒,凭着血缘,凭着叶家的威望,叶湛秋的储物用具只能是叶家的,叶家在这里,他——最大。

  从此以后,叶家不会再有污点,陆家也不能再借着堂弟,嘲讽他们了。

  叶湛岳冷眼看着惊怒挣扎的人,等着剑符的剑气送他归西。

  死——是叶湛秋早晚要走的路。

  没有家族,没有宗门,却有财有物的散修,一旦被人盯上,也是死路一条,他只是提前一步送他而已。

  叮……

  剑符中的剑气冲了出来,相距太近,叶湛秋没有他法,只能指望灵盾,指望它再救自己一命。

  至于被叶湛岳发现灵盾厉害的后果,此时他顾不得想。

  “好胆!”

  陆岱山冷哼的声音有如利器,后发先至,在剑气将要跟灵盾相撞的时候,把那剑气硬生生地震散在当场。

  “叶湛岳,你想干什么?”

  他的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船舷边,“这里是你杀人的地方吗?”

  陆家跟叶家不对付,叶湛秋这个早自弃家族的小家伙被叶家众人看住的时候,陆岱山就一直暗搓搓地瞅着,只待这小子有一点自救的行动,就要相助一把。

  “陆师伯,这是我叶家的事。”叶湛岳没想到这人如此无耻,翻手就是数张灵符,以示绝不退缩的决心,“叶湛秋乃我叶家孽子,杀他,是清理门户,还请……陆师伯不要插手。”

  “叶家孽子?”

  陆岱山看向被他摄住,不能跑的人,“叶湛秋,你老实说,你是叶家孽子吗?”

  “不是!”

  叶湛秋如何能认?

  “离开宗门,离开叶家,是因为当年我被发配新罗山挖矿,新罗山被卖,我们所有矿工,就地发散。”

  叶湛秋没想到堂兄真会对他下死手,伤心难受之下,声音嘶哑的很,“我是叶家弃子,叶家既然不要我了,我又何必死死巴着?

  我在外面拼死拼活,进阶筑基,与叶家无关,我进奇怪岛九死一生,有所得,更与叶家无关。

  我有没有对不起叶家,你凭什么清理门户?

  五行秘地,我之所得确实不多,可再不多,也足够养我到筑基后期了。

  可结果呢?”

  族中倾扎,他一样是弃子。

  “我事事尊你敬你,你说照顾我,可你照顾的结果是我被发落去当矿工,叶湛岳,对我出手时,你问过你的良心吗?”

  叶湛岳:“……”

  他冷着一张脸,很想说,傻子,一个家族想要强大,良心这东西,大部分的时候,都不能有。

  “陆前辈!”叶湛秋朝陆岱山深深一礼,“小子多谢前辈相救!前辈是太霄宫长老,请问前辈,叶湛岳有权利以清理门户的方式,对已经不算太霄弟子,不算叶家子的我出手吗?”

  “自然不能!”

  船上各宗修士都有,是非曲直被叶湛秋说得很清楚,是宗门散了他,是叶家弃了他,哪来的孽子之说?

  不要说陆岱山原就想帮他,恶心叶家,就是没这想法,被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叶湛岳,这天下,不独你一个聪明人。”

  污蔑叶湛秋为孽子,不过是想杀了之后,拿他的储物用具。

  奇怪岛六个月,活着出来的,谁手上没点好东西?

  “现在,老夫命令你,收了手上的灵符。”

  “……”

  形势比人强。

  叶湛岳后悔没在船上直接动手,离得那么近,要是出其不意一击毙命……,他陆岱山对叶家再看不顺眼,都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新罗矿被卖,矿上矿工,除就地解散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回宗。”

  叶湛岳盯着堂弟,“身为叶家子,叶湛秋,你把自己当就地解散的人员时,问过你的宗家吗?

  当时,你除了是太霄宫的弟子,还是叶家子。

  宗门庇护你,家族养你长大,在秘地有得,反哺宗门,反哺宗家,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可是你呢,你时时觉得不平不公。

  你觉得不平不公之前,怎么就没想过,你的灵根资质?

  你灵根资质本就平常,大道与你无缘,只以丹药强行提升,你想过,要多少丹药吗?你想过……”

  “他不需要想!”

  陆灵蹊挣脱南佳人,朝叶湛岳怒目,“叶湛岳,你让他想之前,那请问,你有想过,你身上的三个聚灵佩,从何而来?”

  “……”

  如果眼神能杀人,叶湛岳已经把某人捅了七八下,“自然想过。”他朝陆灵蹊冷哼一声,“说来还是拜道友所赐。”

  “嗬!你果然因为当年的那只鹤,怪上我了?”

  陆灵蹊真觉面前这人,再不是叶湛秋记忆里的那个人了,“不过,当时送鹤时,你可不是这个样子,你高高兴兴地接了。

  叶湛岳,这天下真不独你一个聪明人,发现小鹤不对时,你完全可以保住自己后,以另外一种方式通告天下,可是……,因为什么你没那样做,最后被老白鹤偷灵,具体的原因,也只有你叶家知道。”

  想反制老白鹤,就要承受失败的后果。

  “怪我之前,你想过因为老白鹤,修真联盟和各宗给叶家的补偿吗?”

  陆灵蹊一个闪身,站到了叶湛秋的身前,“我林蹊与你可没交情,送鹤给叶家,是因为叶湛秋,因为进五行秘地前,他提醒的春草部草虫。”

  两个针锋相对的人,目光在空中交汇,似乎激荡着无尽杀气。

  “你灵根资质好,所以就觉得,整个叶家都要供养你。叶湛秋脱离叶家,却有奇怪岛的财物,你心不甘,才想出这出清理门户的招。”

  陆灵蹊盯着他一字一顿,“叶湛岳,你道貌岸然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上一世,他没变,因为不独他一个人被噬灵魔功偷了修为。

  她翻手也摸出两张灵符,直接塞给叶湛秋,“拿着,他要敢再动手,你也只管动。”

  “……”

  “……”

  船上船下,都好生安静!

  本来只是叶家的事,只是太霄宫的事,被某人这样一乱入……

  好些人都替她心疼那两张灵符,偷瞄千道宗同辈中能管事的南佳人,可是她只是蹙了蹙眉,却一句话都没说。

  也是!

  能说什么呢?

  人家在帮朋友,能为朋友做到如今地步,这人……

  普通人觉得叶家的吃相太难看了。

  幸好有林蹊和陆岱山护着,要不然叶湛秋就要把命丢在这了。

  聪明一点却都知道,叶家如今的被动,主在陆岱山,若不是他与叶家不对付,让叶湛岳杀了叶湛秋,现在基本啥事都没有。

  杀人得宝,被人诟病几句,又不掉块肉。

  “……哈哈!哈哈哈!”

  陆岱山原本还想多看看叶湛岳骑虎难下的样子,奈何是他管着楼船安全的,真要让他们用结丹修士和元婴修士的灵符对轰,万一伤了船上的哪个,都交不了差。

  他大笑数声,“林蹊啊,你是不是忘了老夫?哪怕叶琛当面,他也动不了叶湛秋。”

  是吗?

  “前辈!对不住!”陆灵蹊很给面子的拱手,“我主要是被某人的无耻给气着了。”

  “哈哈哈!”

  陆岱山瞅瞅被人几句话一哄,就上当的傻子,“叶湛秋,出门在外,凡事多个心眼,当面称兄道弟,背地时,下暗手的多着了。”

  他挺喜欢这个小傻子,抬手就扔过一瓶丹药,“现在老夫看着,走吧!有多远,走多远。”

  聪明一点,凭奇怪岛所得,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按下心,好生修炼是正经。

  “是!多谢前辈!”叶湛秋转向陆灵蹊,“林蹊,这……”

  “我送你了。”

  陆灵蹊不要他再塞来的灵符,“一路保重!”

  “……谢谢!”

  叶湛秋朝陆岱山和陆灵蹊深深一躬身,再不看叶家的人,果断转身,投入远方暗林。

  叶湛岳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翻手就把灵符收起,“陆师伯,您早就在看着我与叶湛秋了吧?”

  叶家的名声毁了,陆家想全身而退,也是作梦。

  叶湛岳早就想明白了,这老东西,定然一直盯着叶湛秋,要不然不可能救援的那么及时。

  可恨,他防了林蹊,却没防这老东西会以大欺小。

  “自然!”

  让人没想到的是,陆岱山把陆灵蹊带回楼船后,会干脆利落的承认。

  他朝三楼控制室挥了挥手,定下的楼船再次全速前进,“叶琛恶心了我这么多年,老夫只是有样学样罢了。”

  陆、叶两家的恩怨,由来已久,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

  “叶湛岳!”老头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他,“你小子……心挺狠啊!”

  咔咔!

  叶湛岳的拳头倏地攥紧,骨节几响,“没有师伯狠!”

  他果然还是太嫩了,要真的早点当机立断,让笠弟几个清理门户,谁又能说什么?

  “呵呵!那你就多学着点。”

  陆岱山瞟了眼各宗修士,冷笑着回三楼主控。

  “林蹊!回来。”

  南佳人可不想自家师妹,再跟叶湛岳对上,一把拉住她,就回二楼的甲三包厢,“从现在开始,你给我老实点。”

  陆灵蹊:“……”

  她老实坐到属于自己的蒲团,然后放出五行聚灵阵,“从现在开始,我修炼总行了吧!”

  “……”

  南佳人憋气,她准备好,臭师妹敢反抗她就真把她揍一顿,“我是你师姐,你怎么都没想过,给我一张灵符?”

  陆灵蹊瞠目,“师姐,我们讲点理行吗?叶湛秋那个样子,若是没个保障,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怎么就不讲理了?

  南佳人更气了,“所以叶湛岳才会那么干脆利落地杀他。”

  啊?

  陆灵蹊呆了呆。

  “师伯没出来前,这是你最后一次帮叶湛秋。”

  南佳人真是恨铁不成钢,臭师妹聪明是聪明,可在世事洞明方面,还差好多火候,“这里面有陆、叶两家的争斗你没看出来吗?

  有你没你,陆前辈都不会让叶湛岳杀叶湛秋的。”

  “可是……,这些天好多人都知道,我和叶湛秋走得近。”

  陆灵蹊看着师姐,“他是我朋友,朋友被欺负,我若是什么都不做,师姐,你会高兴吗?”

  自然……不高兴!

  也正因为想通了这一点,南佳人才没阻止。

  “师姐,其实不管我帮不帮叶湛秋,”陆灵蹊冷静地道:“叶湛岳看我都不会顺眼。”

  “……”

  南佳人无言以对,叶湛岳因为修为下跌,在性情方面,好像有些变了。

  “我早点跟他翻脸,总比以后被他坑的好!”

  五行聚灵阵已经运转,陆灵蹊丢下这句话,再不管师姐,直接修炼。

  南佳人出来的时候,南方、柳酒儿等全聚在二楼甲板上,他们一齐看向她。

  嗯!

  头发、法衣还是那样,应该没打起来。

  众人一齐松口气。

  虽然是挺心疼那两张灵符的,但他们并不觉得,林蹊做错了。

  相反正因为她那一动,船上好些人,都对千道宗亲近了些。

  太霄宫内斗,他们千道宗收名,也不错!

  “看什么看?”南佳人没好气,“这几天没事,都给我呆在船仓修炼。”正好,借借林蹊五行聚灵阵的光。

  ……

  三楼控制室,一直隐在暗处的仪芬真人往控制台的几处阵眼填充灵石。

  “不必这么急吧?”

  陆岱山看到好多块灵石的灵力并没有用尽,就被她换了下来。

  “不急?”仪芬真人冷哼一声,“在金宫前遇到的那几个人,有些不对!他们好像从乐机门来。”

  什么?

  陆岱山面色一变,“你怎么早不说?”

  “我已经早一步给宗门那边发飞剑传书了。”

  仪芬换下最后一块灵石,“我们的任务,是保护楼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