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摘仙令 > 第二四三章 掘地馆和追恩令

第二四三章 掘地馆和追恩令

  咕!咕咕咕……

  半梦半醒间,陆灵蹊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响在身边,待她意识到是可能是肚子提出的抗议时,万分惊讶!

  饿了?

  刚这样一想,胃中就传来一阵痉挛,好像她已经饿了好多好多年似的。

  美好修炼的感觉瞬间褪去,陆灵蹊终于有些清醒。

  房间里酒气熏人,她装了近百斤猴儿酒的乾坤葫芦倒在榻上,似乎一滴都不剩了。

  哎呀!

  喝了这么多吗?

  陆灵蹊的神识迅速内视丹田。

  如果说丹田是瓶子,灵力是酒的话,她的酒好像涨了不少呢。

  嗯嗯,没亏。

  一直急切自己修为的陆灵蹊,嘴角忍不住上翘。

  是谁说筑基中期以后,想看到灵力的增长就很难了?

  瞧瞧她的。

  她缓缓收功,在灵力尽归丹田后,‘啪’的一声,摔到榻上。

  哎呀!饿死了。

  真是难为自己,居然用密云布雨的姿势修炼了这么久。

  “酒儿!酒儿,我饿了。”

  陆灵蹊一边挥开房间禁制,一边喊人。

  那个笨蛋,不是说要把她当猪养吗?

  居然把猪养饿了。

  真是够蠢的。

  幸好她是在修仙界混日子,要是在世俗界,肯定被打死。

  陆灵蹊在心里边叹气边捏了个决,把房里蒸腾的酒气,瞬间化无。

  一直听着这边动静,匆匆赶来的柳酒儿不知某人在腹诽自己,‘吱呀’一声推开门,看到趴在榻上的人,‘哐’的一声,把她弄的养身粥扔出一钵丢在不远的小几上,“饿死算了,我还以为你多有本事,一直到我们走都避而不见呢。”

  “嘿嘿!我有那么傻吗?”

  陆灵蹊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回过头来。

  柳酒儿真想打人,可是看到转过头,好像又瘦了好多的师姐,真是……

  “干什么?傻愣愣的。”

  陆灵蹊还没意识到她自己的状况,坐起来时,把小几拽过来,“我饿的都能吃下一头牛了,你这样子不行啊。”

  吃下一头牛?

  柳酒儿看她往皮包骨方向发展的手,心下一激灵,忙朝门外喊,“师姐师姐,南师姐你快来啊!”

  某人好像真的病了。

  而且病的还不清。

  “林师姐,你到底怎么修炼的?”

  她都想哭了。

  两次修炼,一次比一次恐怖。

  怪不得陆安会被人叫成病书生。

  林蹊再这样,肯定也要做下病。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柳酒儿打出一个水镜,“师姐,你又瘦了好多。”她没把人养胖,还让她又瘦了。

  林不要脸的几个字,终于被她丢了,又喊起师姐了。

  “你有没有感觉哪不对,哪不舒服啊?快点,把手给我。”

  说话间,她的手,就要拽过陆灵蹊的手,用灵力检查她的身体。

  “啊……,没……没事!”

  陆灵蹊也很吃惊水镜中皮包骨的女孩,不过,自己的情况自己知。

  引龙决是龙王给他人族后人的锻体功法,妖族可没辟谷一说,她虽然喝了不少酒,可酒不能代替灵食。

  摆密云不雨的姿势锻体,没有外部能量的供给,当然要燃烧体内的能量。

  “我好好吃饭,几天就好了。”

  才怪!

  赶来的南佳人不由分说,就要把灵力探到她身上。

  陆灵蹊知道躲不过,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迅速运转敛息决,把新涨出来的那点灵力,给隐了下去。

  半晌,没查到师妹哪有不妥的南佳人收了手,“林蹊,你暂时能不修炼吗?”

  病书生一开始可能没人重视,但再不受重视,他也是陆家人,总比散修好,总有点灵石、丹药。

  可他还是一病好几年,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对。

  在没摸清楚前,南佳人觉得师妹还是不修炼的好。

  “等回了宗,让我师父给你护法,看看你修炼的时候到底哪不对。”

  她很郑重地道:“这真不是搞着玩的,陆安如果没病,他的成就一定会更高。我们有他的前车之鉴,万不能再走后途。”

  她师父也很看重林蹊,若不然也不会几次提点,要她多照顾了,“别吃了,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陆灵蹊可怜巴巴,“我是真饿了,师姐,我暂时不修炼了,好好吃饭行吗?”

  “……”

  “……”

  柳酒儿和南佳人一起闭嘴,眼睁睁地看着她把一大钵的肉粥吃完。

  “陆传前辈昨天来找你了。”

  南佳人这才把乾坤食盒和两枚玉简全拿了出来,“这是他在掘地馆给你订的药膳,这两枚玉简……,他说,你会用得着。”

  陆传?

  肉粥虽好,奈何不是干的。

  陆灵蹊按按肚子,“师姐,你怎么能替我随便收人家的东西?”

  她最不想面对的就是陆传了,因为看到他,一股子气闷,就从腿底板直冲到头发丝,哪哪都不舒服。

  哪怕将来修为超绝后暴露身份,对这样的陆传,她其实也没多大办法。

  打,可能还让他轻松了。

  不打,对不起自个祖宗。

  杀?

  陆灵蹊不用想,都知道自己下不去手。

  “怎么叫随便收人家的东西?”

  南佳人气闷,“你不是送了人家两颗碧心果吗?”药膳有价,可碧心果却不是有灵石就能买来的,“人家是前辈高人,给你送礼,拒绝的话我说不出口,你若是不要,自己还去。”

  还?

  去陆家还吗?

  想到人家被炸的祖宗堂,陆灵蹊无由的气短。

  “好好的店,起什么‘掘地’的名嘛!”

  她只能转过话题,抱怨一句。

  乾坤食盒共有十层,每层有十八个带着盖子的紫砂小煲,看样子很上档次。

  陆灵蹊抬手就拿了一个出来,“要是不好吃,师姐,你就把陆从夏叫来,我转送给她。”

  话音未落,小煲上的盖子已经揭开,几许嫩绿葱花点缀在白白嫩嫩好像豆腐的东西上,轻轻淡淡却又特别好闻的香味传来。

  “转送陆从夏多麻烦,直接转送我和酒儿得了!”

  南佳人抬手就要抢,陆灵蹊连忙护住了,“哎呀!师姐,我说着玩的嘛!你和酒儿好好的,吃什么药膳啊!”

  真无耻!

  柳酒儿悄悄咽了一口口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香味另有一种特别的勾人意味,闻着闻着,她都饿了。

  “什么话都让你说了,丢不丢人啊!”

  南佳人闻着这味,也感觉饿了,“我不管,所谓见者有份,这掘地馆的药膳我只听说过,却还没吃过,你再拿两份出来,让我和酒儿都尝尝。”

  都尝尝?

  “这是药膳,你们能吃吗?”

  “放屁,它是补身的,怎么不能吃?”

  “……”陆灵蹊本来就没吃饱,现在更抵抗不住,为了尽快吃一口,只能妥协给两个不要脸的一人一份,“行行行,今天我请客。”

  三个小煲放在小几上,南佳人和柳酒儿还没坐下,外面就传来喧闹声,原来在外面逛了一天了的人回来了。

  “什么味道?”

  不知谁的鼻子那么灵,陆灵蹊顾不得咽下口中滑滑嫩嫩的药膳,忙挥手把房间的禁制关上。

  “这一会你们两个的动作倒是一致了。”

  南佳人看到柳酒儿也出手了,“酒儿,林蹊是舍不得她的药膳,你有什么舍不得的,也跟着关禁制?”

  很多东西都是一脉相传的,知袖师叔是铁公鸡,柳酒儿在这一点上,跟她简单像神了。

  “……她替我舍不得不行啊!”

  陆灵蹊嗔了南佳人一句,伸手在柳酒儿的小煲中先抢了一勺好像红米煲出来的米饭,“看样子比我的好吃呢。”

  她迅速把那勺晶莹透亮的米饭塞进嘴巴。

  嗯?!

  好像真是新米米饭的香味,细细嚼了几下,香甜糯软却又有种说别的弹劲。

  呀!真好吃。

  哪怕没有菜没有汤就着,只这米饭,陆灵蹊觉得,她也能吃下一大煲来。

  柳酒儿看看自己的,看看林蹊的,再看看南佳人那一煲油油亮亮好像全是方块肉的东西,真是不知道脸上该有什么表情!

  “哈哈哈!”

  南佳人一边护着自己的煲以防被偷,一边瞅两个师妹惊呆又幽怨的表情笑不可抑,“看样子,我的比你们两个的还要好吃。”

  她迅速夹了一块放进嘴巴。

  哎呀呀!

  果然名不虚传。

  这方块肉原来只是表相,内里不知怎么被掏空了,里面填上了碎碎的灵菌,灵菌早与肉汁混在一处,咬一口,那感觉……

  眼见南佳人一脸沉醉,陆灵蹊和柳酒儿一齐出手,一人扯她一个胳膊,各抢一块方块肉进嘴。

  “喂喂喂,你们两个太不要脸了。”

  南佳人咽下嘴里的,就去抢陆灵蹊的白豆腐。

  嗯!滑滑嫩嫩,味道也超级棒。

  她的第二勺无可避免地朝柳酒儿的红米饭去。

  叮!

  柳酒儿的勺子迅速把她的挡住,“为了避免我们大家抢过来抢过去,我建议,煲中药膳,分成三份,我们每人都换一份。”

  这样,就都能吃着了。

  也不用抢的。

  柳酒儿怀疑,她抢不过两个大的,尤其林不要脸,这混蛋正一口又一口地挖豆腐呢。

  “林师姐,你别太过份了,再吃下去,我们就不跟你换了。”

  “那行!”

  陆灵蹊的豆腐好咽,朝怒目而来的两人道:“我们现在就换吧!”

  一百八十煲,去了三个,还有一百七十七份呢。

  陆灵蹊觉得,自己可有口福了。

  那几口就算了,“我刚吃的,算我自个的。”她大大方方以灵力分出三分之二。

  为了都尝到味道,南佳人虽然舍不得自己好像更好吃的,却也只能依从。

  三个人各分出三分之二,又得到两份截然不同的美食。

  半晌,紫砂小煲被她们刮得干干净净。

  入腹的药膳,根本无需炼化,温温热热的灵力,就游走在四肢百骸,好像安抚什么似的,特别舒服。

  “这么好的药膳,干嘛取个掘地馆的名字啊?”陆灵蹊不解,“要是没吃过,哪怕在坊市看到,我肯定也会错过的。”

  “掘地掘地,人家是要跟阎王抢生意呢。”

  南佳人的左肩在奇怪岛受过伤,原本以为早好了,没想到又被药膳的灵力重点安抚了一下,“丹药虽然能治病治伤,可是除了上品丹大都带点丹毒,服用多了总有后患。这药膳是以特别方法把灵药的药力,完美的溶合在灵食中,不存在丹毒,又能治病治伤,还能提升灵力。人家怎么不能叫掘地?”

  原来是这么解释的。

  陆灵蹊明白了,“这一份要多少灵石啊?”

  “两千下品灵石!”

  啊?

  不仅陆灵蹊呆了,有点心理准备的柳酒儿也呆了。

  真是太贵太贵了。

  一般二般的修士,真心吃不起。

  “这还只是针对筑基修士的药膳。”

  南佳人常在外面转,知道的多,“结丹修士要用的药膳,哪怕普通的都是八千灵石一份,那些特别的要再加二十倍,四万一份。”

  “……”

  “……”

  哪怕自觉是土豪的陆灵蹊,都感觉吃不起,更何况柳酒儿了。

  “你们也别觉得贵,越往上,修士的伤,越不好弄。这也是林蹊你的修为还低,到掘地馆说声要,能马上做出来,这要是结丹修士需要的特别药膳,人家可能三年四年才能做出来。”

  说的也是。

  陆灵蹊点头,“掘地馆的主人很厉害吧?要不然就凭这药膳的美味,早被人盯上了。”

  “不知道,据说它的主人非常神秘,从来都神龙见首不见尾。”

  南佳人收了这个特别的小煲,“哪怕里面的药膳大师,也不知道那位馆主长什么样,曾经有过不少闹事的,不过,那位馆主扔出了一枚太霄宫的追恩令。

  追恩令,你们知道是什么吧?

  哪怕成禹掌门也不知道持令之人长什么样,人家有令在手,只要没违背道义,他就得护着。”

  那么厉害?

  陆灵蹊突然之间对太霄宫的追恩令感兴趣了,“师姐,追恩令正常是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发出来啊?”

  “自然是宗门的生死存亡之时。”

  “那我们千道宗有这样的令牌在外面吗?”柳酒儿也非常感兴趣。

  “我们千道宗自创派以来一直人才济济,禀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

  南佳人瞪了师妹一眼,“追恩令这样的东西,你以为发在外面,是好事啊?自然没有!”

  “噢!”

  柳酒儿乖乖听训。

  “那师姐,这样的宝物,有没有可能,在后世子孙不肖的时候,被别人夺去啊?”陆林蹊瞅了笨师妹一眼,问她关心的。

  “为了避免这种可能,持令者可以拿着令牌拜入放令的宗门,宗门要尽可能培养持令者进阶结丹,如果失败,人家还可以指定继任者。”

  这就尽可能地保证了持令者后人的安全。

  “据我所知,陆家就有一块太霄宫的追恩令!”

  只是人家本就是太霄宫的附属世家,那令牌一直秘藏未出而已。

  “……噢!”

  陆灵蹊突然想到陆望在一众妖修手中,护住飘渺阁山门的样子。

  十面埋伏下,那些入侵飘渺阁的海族,只能染血处处,四处哭嚎着奔逃,“飘渺阁多灾多难,应该放出过不少追恩令吧?”

  只陆望那一战,飘渺阁若是不给个追恩令,肯定也过意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