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摘仙令 > 第三百零六章 千秋荷

第三百零六章 千秋荷

  三天禁闭的时间一过,陆灵蹊就迎来了陆从夏。

  “稀客啊!”

  自从感觉是宁知意老祖宗选择了陆家后,陆灵蹊对陆家的恶感,又稍去了些,对好友的到来,非常欢迎,“没记错的话,你是昨天的擂,怎么样?赢了没?”

  “自然是赢了。”

  陆从夏拍拍自己的灵兽袋,很得意,“别忘了,我还有凤鸟呢。”

  凤鸟可是一早就认她为主的,还然还很小,但助力就是助力,“我和那个魔宗修士在赌档的赔率是一比一点二,我押我自己赢了六千灵石,给你在天下楼,定了一桌甲餐。”

  说话间,她摸了一个大食盒出来“怎么样,够朋友吧?”

  什么够朋友?

  这混蛋得意成这个样子,分明是炫耀来的。

  陆灵蹊一下子扑过去,“欺负我不懂行是吧?别以为我天天关着就不知道,你押了我一百多万灵石,一份天下楼的甲餐就想把我打发了?做梦!”

  凤鸟儿曾经是她的呢。

  欺负她没灵兽,这个绝对不能忍啊!

  “哈哈哈!三份,三份。”

  陆从夏被她压着没办法,当然了,她就是有臭她的意思。

  当初死活不养灵兽。

  自从知道宋在野有多厉害后,她就一直为她提着一颗心,后悔当初没死劝着让她也养一只。

  “别过份了,哈哈哈,五份,再不能多了。”

  好不容易挣脱林蹊,陆从夏又‘咚咚咚’地摸出四个大食盒,“这行了吧?你赚了那么多,再讹我,我就跟渲百前辈告状去。”

  说来也是奇怪,这家伙不论战力还是智力,在同辈中都是一流,可愣是传出一个告状王的号。

  陆从夏每次想都都忍不住好笑。

  他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是被长辈扔在外面自己闯荡?只有林蹊,真被当成宝贝蛋,硬生生地被拘在千道宗内。

  “那就去告啊!”

  陆灵蹊一边收盒食一边也好笑,“到时候我师伯不理你,看你丢不丢脸。”

  “丢脸也要去!反正我还小,而且,我已经决定,要跟你学着怎么告状。”

  “噗!哈哈哈……”

  陆灵蹊引以为荣,“先拜师,孝敬十颗八颗沉疴草,我就告诉你。”

  “十颗八颗?”

  陆从夏真是服了她了,“你就别做梦了,我早就发现,告状的第一要素是脸皮厚,你的脸皮比我们的都厚。”

  这话说的。

  陆灵蹊捂着自己的肚子笑不可抑,“你的嘴巴没我的甜,你的长相也没我甜,所以,光想用脸皮厚告状,百分百输我。”

  “……原来你脸皮真的比我厚哇!”

  陆从夏一把摸到她的脸上,按下再笑闹的心,“林蹊,不闹了,我现在有个为难事,要借你的厚脸皮一用。”

  什么?

  来真的?

  “什么事?”陆灵蹊拿下她搞怪的手,“先申明啊,太难的别找我。”

  “是陆望老祖封存的一些东西。”

  陆从夏直言,“他老人家飞升仙界之前,曾经在修真联盟为陆家的后来人,封存一些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修真联盟那里……恐怕也不知道。

  通天传送阵开,老祖陆岱山曾经过来一次,可惜,跟联盟方面接触几次后,试着解封一只玉盒,最后却没有成功,言语方面有些口角,最终不欢而散。

  这一次,我由棠华星君引荐,联盟那边,答应再给我一次机会。”

  这一次,不能失败了。

  “林蹊,你是我家老祖的功法传人,他老人家的封印,如果我也没办法解开,恐怕只在你身上。”

  “……”

  陆灵蹊实在没想到,飞升的陆望老祖,还会给陆家留下东西。

  如果陆家没人能打开,而她打开了,那他到底是为陆家留的,还是为功法传承者留的?

  她试探着问一句,“既然是陆家的东西,联盟方面没道理不给吧?如果他们从最开始,就立意不给,按理说,就不会让陆前辈去试着解封什么吧?”

  陆家那位老祖宗,说真的,在陆灵蹊看来,实在不算个明白人。

  嘴巴又比较笨,追杀老白鹤的时候,明明他是在帮叶家,结果还被叶琛那样挤兑。

  还有清远那个臭和尚,把畅灵只能一脉单传的古老手扎送到太霄宫的时候,他最先做的居然不是打清远,而是哭着回陆家闹。

  他到底把信老祖和诚老祖当什么?

  在那些事上,陆灵蹊感觉,陆岱山这个人可能从来都没把信老祖当亲儿子,娶宁知意老祖,只是他为家族做得所谓牺牲,有了信老祖,他恐怕也当任务完成般,从来没有亲近过。

  要不然,信老祖不会在手扎上,那样说他所谓的父亲。

  “陆姐姐,问个特别问题啊,陆岱山前辈是陆望前辈的直系后人吗?”

  “是!”陆从夏很肯定的点头,“若不是直系后人,他也不会碰陆望老祖留下的东西。”

  老祖确实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可是这世上,哪有完人?

  陆从夏接着道:“当初之所以发生口角,不止是我家老祖一个人的事,修真联盟方面,那位上星长老和公孙长老,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老祖的东西,若有对修真联盟非常重要的,陆家要无偿放弃。

  他们那么在乎陆望老祖的东西,想来这些年来,每个人都曾试过解封它。

  结果岱山老祖解封不了,他们先说,老祖是糊弄他们,是要跟他们讲条件什么的一大堆,然后,岱山老祖才火了。”

  陆灵蹊:“……”

  她的心思没在陆岱山和修真联盟的官司上,心里眼里,只有陆岱山是陆望直系后人的这件事上。

  如果陆岱山是陆望的直系后人,她不也是?

  被老白鹤搜魂,那子息护魂术的最后一道……

  “仙界离这里,都不知有多远多远。”青主儿在识海轻轻道:“子息护魂术在同界域,好像很灵,其他的地方,就不怎么行了。你也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

  也许是听那些人说的,也许是她的传承里就有。

  青主儿很多时候都搞不清楚。

  “好吧!”

  陆灵蹊在心里偷偷叹了一口气,很认真地看着陆从夏道:“再问一个问题,如果最终陆望前辈封存的东西,不是你打开,而是我打开,你准备怎么办?”

  “那就是——你的呗!”

  陆从夏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甚至在来灵界的时候,还跟几位老祖说过,“陆家虽然很渴望得到陆望老祖的东西,但更注重他老人家自己的本意,他老人家知道自己的传承有多难,如果你能打开,那就绝不是给陆家的。”

  “……行!”

  人家都这样说了,陆灵蹊哪还有问题,“你说修真联盟方面,这些年一直没放弃解封陆望前辈的东西,他们这种想法,是整个修真联盟的态度,还是极个别长老的态度?”

  “不清楚!”

  陆从夏摇头,“为了让他们重视我,重视陆家,昨天,我在擂台上,与凤鸟儿配合,在三百息内,把对手打认输。”

  修仙界到底是个讲实力的所在。

  他们打不开陆望老祖的东西,才同意陆家解封它。

  看不起陆家,在陆从夏看来,恐怕人家也是看出岱山老祖不可能更进一步了。

  人家是化神星君,老祖却连元婴后期都困难,太霄宫也没化神星君能帮着说话,看得起才奇怪了。

  “因为沉疴草,我借了棠华星君的势,不过,你不一样。”

  陆从夏反客为主,亲自给陆灵蹊倒茶,“你打败了宋在野,你是杀神陆望的传人,你的骨龄在结丹修士中,还很小很小,未来有无限可期。”

  棠华星君让她以最快的速度打败对手,也是让她展现实力,给联盟有心人看的。

  “别别别,不用捧!”

  陆灵蹊自认不憷宋在野,但没有青主儿帮忙,想打败也不是那么容易,“再问一个问题,陆岱山前辈都没办法解封陆望前辈的封印,你……,除了你,陆家是不是还有其他人要陪我一起到修真联盟?”

  “没有!就我和你。”

  陆从夏微微一笑,“岱山老祖是陆家族长,他解不开的封印,陆家其他人去,差不多也一样。”

  “那你的意思,就指我一个人?”

  “没有啊?”

  陆从夏笑了,“陆家传承至今,自有独到之处,我……我是陆家这一代的千秋荷守护者,如果我也解不开,那就只能是你。如果你和我都解不开,那封印说不得就是修真联盟的修士在做假。”

  什么?

  陆灵蹊不傻,当然知道,她这话里是什么意思。

  “岱山老祖让我注意着,防着他们在老祖的封印里,加持了另外的封印。”

  若让人家利用他们解了陆望老祖的封印,他们再解开自己封印的,东西可不正是便宜他们吗?

  陆从夏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所以,这一次,我请棠华星君陪同一起,林蹊,你若方便,回头可以陪我一起去请渲百前辈也做个见证吗?”

  “可以!”

  联盟那些人,只想借她打压宋在野,却跟铁公鸡似的一毛不拔,陆灵蹊并无好感。

  “不过,千秋荷是什么啊?”

  从叶湛秋那里,陆灵蹊只知道,这家伙是无相界未来最厉害的人之一,有一个特别神秘的法宝。

  她忍不住好奇的想问问。

  “千秋荷……”

  对别人,陆从夏当然不会把陆家这么重要的东西说出来,不过,对林蹊嘛……

  因为十面埋伏,这丫头与陆家已经有撇不开的关系了。

  陆从夏伸出手,一滴水在手中渐现的时候,一片小小的荷叶也慢慢长了出来,“千秋荷代表了我们陆家的每一个人,从生到死,从兴到衰!”

  陆灵蹊:“……”

  她真是诧异死了,她也是陆家人,难不成……

  她才这样想,陆从夏掌心荷叶旁已长出一株小小的花径,一朵将开未开的荷花朝她这边正点头。

  那种亲近感,那么真实,好像,它就是她。

  陆灵蹊惊吓抬头的时候,发现陆从夏脸上也变颜变色,一幅受了大惊吓的样子。

  从飘渺阁海域回宗,看到三株变异千灵荷里,突然有一株花径的花苞变大了,陆从夏就在猜想是谁。

  只是,她虽是千秋荷的守护者,却甚少呆在井中,具体说来十年都不去一次,她大部分的时间,不是修炼,就是试炼。

  所以,她想透过花苞猜谁是陆信后人,根本做不到。

  但现在……

  她是千秋荷的护守者,如果身边没有陆家子,掌心出来的千秋荷会是她自己。

  陆从夏猜死,也没想到,闹得沸沸扬扬的陆信后人,居然是林蹊。

  这个少时就认识,关系非常不错的朋友。

  不!

  看林蹊这幅惊恐的样,陆从夏忍不住怀疑,她一直知道她是谁。

  那她接近陆家,接近陆传,接近仪芬师伯,接近她,到底所为何来?

  陆从夏想的越多就越心惊,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你……”

  叮!

  十面埋伏的花雨瞬间就把陆从夏围了。

  ……

  知道今天是林蹊解禁的日子,严西岭和余呦呦带木归巢等八九个人来跟她认识,大家都在修仙界混,多个朋友多条路。

  交流修炼心得的时候,还能把各自口袋里用不着的宝贝,彼此交接出去。

  “陆道友一早就来了。”

  南佳人一边带他们往师妹的房间去,一边笑道:“两个人嘻嘻哈哈的,之前我走老远就能听到,难得现在老实了。”

  “嘘!那我们就去给她们一个惊喜!”

  朱培兰轻嘘一声,一群人果然熄了声,笑嘻嘻地跟进。

  林蹊的房间没开禁制,显然两人没什么私密事。

  他们偷偷上前,大门一推而开,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正在对垒的两人,发现不对的时候,杀气尽朝他们来了。

  “出去!”

  “出去!”

  陆灵蹊和陆从夏几乎同时开口。

  二人的样子,不像是玩假的,尤其陆从夏居然动用了元婴修士给的护身符箓,而林蹊的十面埋伏好像一点也没有留手地正朝她招呼。

  一行人吓得几乎下意识地关门,眼见房间禁制‘嗡’的一声要升起来,南佳人心慌的很,师妹的样子,好像是真的动了杀心,“林蹊!”她吓得又连忙一脚踹开房门,“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叮叮叮……

  十面埋伏的花雨,终于稍慢了些。

  陆从夏微松口气,虽然脸色发白,却还是道:“我们在切磋,麻烦你们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