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摘仙令 > 第三二九章 想家的宁知意

第三二九章 想家的宁知意

  宁知意知道,那天把庚金当银金石卖,能瞒过林蹊,却瞒不过随庆。

  她其实早就做好了在千道宗某些人面前暴露身份的准备。毕竟人家为了她家的孩儿,连杀山海宗两位长老,她老是装孬也说不过去了。

  千道宗可不是陆家,一直是无相之迷的暗门虎王,据她的观察,可能就是一直对林蹊非常好,这一次也陪着的宜法真人。

  那人还因为林蹊,特地到掘地馆订餐请客呢。

  宁知意怀疑,人家早把她和林蹊的关系,查得清清楚楚,掘地馆也早在人家的视线里。

  果然,以惜时之名重新结交随庆,这家伙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还帮她在林蹊这里打马虎眼。

  “这些年一直不知道友消息,原还以为道友要恪守隐世家族的习例,再不出世。”

  进了茶楼,随庆一边给宁知意倒茶,一边给她想出身,要不然,真没办法跟什么都好奇的徒弟交待,“道友现在在这里,是听说通天传送阵才重新入世的吧?老话重提,加入我们千道宗吧!把你家的人都带来。”

  带走他家三个弟子,又不把话说明白,害林蹊哭了好几次。

  随庆忍不住试探,“你放心,我们千道宗地盘大的很,有的是地方给你们选择,平常无事,你们想怎么做,还是怎么做,白领宗门一份供奉。不到宗门有生死存亡的时候,完全不用你们动。”

  啊?

  陆灵蹊听说修仙界有一些隐世家族,没想到,人家的待遇这么好,闻言忍不住看向这位前辈。

  宁知意苦笑,“惜时多谢道友厚爱!不过,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决定的。”

  她知道,随庆真的有意招揽她。

  不过,她早自由惯了,如果不是还有牵挂,早就真的匿世不出,只问大道了。

  “如果可以……”宁知意看了林蹊一眼,“其实我也想那三个不省心的,能早点进阶结丹,早点入世。”

  “要……要进阶结丹才能入世啊?”

  比宗门都严格,陆灵蹊觉得这样的隐世世家真是太厉害了。

  “如果可以,其实进阶元婴以后入世,才是最好。”

  宁知意一边隐晦地回答随庆的问题,一边跟自家丫头搭话,“修仙界奇人异士向来多,要不然,山海宗的显武掌门也不会死在自家大殿。

  小友现在名声在外,更当小心。”

  “我哪都不去,就跟我师父一起呢。”

  “我家祖上与陆望前辈有些交往!”

  宁知意笑着摸出一枚甚为古朴的玉简,“难得我们也有缘,此物名百禁,记载的全是有关阵法禁制方面的。”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只有自己强大了,外面魑魅魍魉的伎俩,才伤不了她。

  “就当我这个前辈送予你的见面礼吧!”

  啊?

  “前辈不是已经给过庚金?”

  陆灵蹊连忙拒绝,“这东西这么贵重,我不能收。”

  为什么人人都向往宗门,因为宗门里有无数功法典籍的玉简。

  这样的东西,其实对散修而言是非常贵重的。

  尤其这人知道她背后是千道宗那个宗门,还送的玉简,一定更为贵重,好好的,她哪里敢收?

  “哈哈哈!拿着吧!”

  随庆相信宁知意送出来的,一定会是好东西,“以后,她家后辈出来,报上名号,你多照顾就是。”

  陆灵蹊:“……”

  她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

  “不错!小友就当我提前结个善缘吧!”宁知意笑着把玉简直接塞到她手上,才转向随庆,“听说道友与陆家的关系不错?”

  随庆:“……”这是要支使他干事吧?

  他含糊地嗯了一声。

  “陆岱山是个糊涂的。”宁知意轻啜一口灵茶,说的好像是二旁人,不是她曾经的夫君,“说来,整个陆家都没几个明白人。”

  她似闲话一般地道:“陆望前辈封存在修真联盟要给陆家的东西,他之前要不回,现在,太霄宫也进阶了一位化神星君,恐怕会自以为有底气,要拱着他要回去了。”

  嗯?

  随庆的眉头拢了拢。

  不说徒弟暗里与陆家的关系,只明里得陆望前辈传承这事,陆家的事她就不能不管。

  “确实有可能!”

  随庆瞅瞅低眉顺眼的徒弟,“回头我去跟他谈谈。”

  他们在这里慢慢闲话,这边,七杀盟几位长老终于稳住了独园一直往下塌的空间。

  “居然有?封印吧!”

  枯魔看着不时从下面刮来的阴风,面色很不好看。

  这里是七杀盟,可不是鬼宗。

  当初建盟的时候,前辈们不可能没探查过。

  那么这个,不是当时隐匿了,便是后来因为杀人太多,后天形成的。

  “那宋在野的尸身,也要封里面去吗?”

  断煌瞟了一眼,最早被抢下来的尸体还有两个挂着尸体的古怪柱子,“他利用这里,转为鬼修,只怕没有完全死尽。”

  “那又如何?”

  周淮恨毒了宋家父子,一个火球术当场弹出,“我七杀盟可不是鬼修能进的。你们看看这两人,是不是他的抬轿金刚?这姓宋就是个狼崽子,人家给他收尸,他倒好,不顾主仆之义,居然这般虐杀!”

  他连连挥手,破开柱上二尸的头颅,直接抓出两团被禁的残魂,“现在走吧!”

  宋在野彻底消于世间,八极阵自暴,他们的神智就被冲没了。

  若无人帮忙,其实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也会自动消亡于世间。

  周淮等正是发现残魂无法支撑搜魂术,才没管其他掉落的柱子。

  “咦?这是什么?”

  断煌在宋在野已经烧成灰的地方,吸出一个扁扁的,被高阶禁制符包裹的圆形东西。

  他这么想找宋在野,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想找到他另藏的机缘。

  可惜,赶到这里的时候,这破园子都塌了大半。

  断煌掂了掂这得来不易,可能是宝贝的东西,“宋在野把它藏得这么久,应该是宝物吧?”

  现在宝物在他手。

  “我先看看是什么。”

  “慢!”

  枯魔看了他手上的东西一眼,“先把这里封印了,要不然,一会儿联盟闲风他们就要过来帮我们干了。”

  双盟坊市是道魔两家一起建下的,可没鬼宗的份。而且这样阴风阵阵的,也有损他们七杀盟的颜面。

  “宋在野既然把它封印的如此之好,定是有些玄机,我们还是注意一点的好。”

  枯魔的神识四扫,确定真的再无发现,才朝连甩须弥土符。

  大长老都这样说了,断煌当然不敢违逆,与大家一起,在须弥土符后面,打出一层层封禁。

  他们没在意那些刮出去的阴风,坊市上凡人甚少,阴风再厉害,也伤不了修士,要不了三天,差不多就会被坊市的洁阵自动消去。

  就是联盟观察这边的闲风长老几个也没在意这点阴风,他们的注意力,全在七杀盟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现。

  在猜测是宋在野独园出事的时候,一个个想的也是宋在野转为鬼修,现在是彻底陨了,还是被七杀盟另外保护了起来。

  各方都在急等那里暗探的消息,没人在意刮到穷巷的阴风,更没人注意穷巷边上新建的化粪池!

  臭不可闻的化粪池连容峥都不能靠得太近。

  他平常都是闭了闻味的鼻识,打坐在三十米外。

  这些天虽然被人当猴一样看下来,可他的心情并不坏。

  百晓山已经因为他的态度,对他重新评估,那位吴长老就算想要做什么,现在肯定也做不了了。

  所以,这步棋走得不错!

  容峥的心情松懈下来,对七杀盟那里正发生的事,当然就感了那么点兴趣。

  做为百晓山专门训练出来,要对付宋在野的人,他对七杀盟的格局也非常清楚,只稍为观望几下,就从阴风散逸的地方,猜出是宋在野曾经住过的‘独’园。

  那个压在他心头好些年,一直担心的对手,在他还没出手时就自己玩死了自己,容峥还欣慰的同时,还是有些小同情的。

  尤其没了宋在野,他要直面林蹊的时候。

  容峥猜测宋在野转为鬼修,现在被七杀盟发现之后,枯魔那些人的态度。

  父债子偿!

  宋墨存偷了七杀盟的库房,再加上宋在野以前做人太嚣张,现在只怕是落不着好。

  此时的他,正背对着化粪池,完全没看到,阴风刮过来的时候,偶尔咕嘟冒泡的化粪池现在冒的泡更多了。

  它们散发臭气的时候,其实正把更多的阴气拉入池中。

  相比于坊市里大部分的地方,穷巷的低阶散修和凡人,其实更得阴风的喜爱,它们所过之处,带有特别的粘性,能自动沾染人身的一点生机。

  池中挣扎的魔剑,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

  它原本的力气不足,好在,化粪池污它的时候,也在污剑鞘和剑鞘上贴着的禁制符,现在已经让它挣脱了一点点。

  咕嘟咕……

  卷进去的阴气从一丝到一束到一大股,没用它多长时间。

  此时,容峥如果能把心神稍为沉到与他不可分割的魔剑时,一定能看到,魔剑已经用阴气隔开了化粪池对它的大部分伤害。

  从剑鞘里挣出来的一点剑身被微旋的阴风刮得干干净净,它正努力地一点点往处移。

  被主人背叛,被封到如此之境,对魔剑的魔灵而言,是奇耻大辱,它很小心地不惊动那个所谓的主人。

  当然,它也是头一次庆幸,它现在在化粪池里,那个特别会装的家伙不会以神识探它的情况。

  ……

  给随庆分派了任务的宁知意,轻松地从茶楼出来。

  该做的事,她都做完了。

  有随庆这个护短的在,太霄宫那里,就算打什么主意,也不能太明目张胆地鼓动陆岱山干蠢事了。

  她答应陆望不伤陆家人,她也能勉力做到这一点,但是,让她保护他们,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好在有林蹊!

  小丫头运气不错,她可以对她放心了。

  宁知意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由着阴风拂过身体。

  这东西,于鬼修修行非常有利,奈何天地有禁,她不能主动开辟。

  至于那些被人无意发现的,就像现在,哪怕魔门修士,只要有没养鬼仆的,也会主动封印。

  好在宁家收藏颇丰,好多好多年前,就在注意着转为鬼修的修行。

  没人知道,她为了当鬼,付出过什么,更没人知道,为了让她能顺利当鬼,家族长辈又为她做过什么。

  宁知意会在大街上,再次看到仪芬。

  这些年,她在太霄宫坊市一直避着仪芬。

  在别人看来,当初的她,就是一个连金丹都未结的小修士,可事实上,她主动跟仪芬结交的时候,神魂早就强大的有如元婴中期修士。

  她远远看着,好像没什么变化的仪芬,轻轻叹了一口气。

  结交仪芬,是希望,她在她不在的时候,能多看顾一些她的孩儿。

  最开始的时候,她做到了。

  只是……

  宁知意寻找陆岱山的身影,果然在街旁的酒楼里,看到正跟太霄宫南径,喝酒吹牛的人。

  她的面上忍不住闪过一丝复杂。

  这个耳根子软的,被人几句话一捧,三句话一拱,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让陆信长大后到无灵绝地,避开修仙界的纷扰,是她和陆家早就约定好的。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儿子会那么优秀,又会那么早地结识能生死与共的伴侣,并且生下孩儿。

  她一直以为,他要到那个无灵绝地,才能娶妻生子。

  怎想到……

  想到飘渺阁那个疯了的无想,还有陆永芳储物袋里那张满是恨字的血书,宁知意无法再往前走了,终于叹息着转向另一边的巷道。

  陆家对不起陆信父子,她又何偿对得起了?

  宁知意突然想回无相界,想回忆经可以称为家的地方了。

  她已经是化神期,可以再用灌灵之法,帮年纪最大的陆永芳把修为再往前提一步,加把劲,助他早一点进阶结丹,以后未偿没有变数了。

  林蹊现在有幻乐塔了呢。

  或许,她该把那一家三口,都用灌灵之法,把修为往上提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