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摘仙令 > 第三八七章 仙人后裔

第三八七章 仙人后裔

  白浪河河水湍急,阳光下浪花条条,偶有白浪鱼跃起,不仔细,跟本分不清谁是鱼谁是浪。

  陆灵蹊不由看住,那白浪鱼似乎喜欢追逐浪花,虽然连一阶灵鱼都不算,却也绝不是凡品。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她若有若无地打量身体矫健,正在操船的船家夫妻。

  “姑娘是要到千岛湖祭祖,还是要在千岛湖的祭祖仪式上寻求仙缘啊?”

  妇人面色和善,似乎也见怪了喜欢带面纱的女子,“听说今年的大祭,比以往的更隆重,慈云寺和慈云斋都会在那里收录有缘人呢。”

  慈云寺慈云斋?

  结合她前面所说的仙缘,陆灵蹊哪能不知道,那两家佛门要在人家的祭祖仪式上收录弟子?

  “是吗?我就是去看看。”

  陆灵蹊想了想,问道:“那祭祖跟慈云寺和慈云斋收徒怎么也有关系啊?”

  她甚少出门,不知道佛门的世家是如何保持传承的。

  “呵呵!姑娘不是吴国人吧?”妇人笑了,“说起这慈云寺、慈云斋和千岛湖啊,还有一个故事呢。”

  这一路上都是顺河而下,摇桨的时候,倒是不必太用力,“传说,千岛湖一带都是仙人后裔,仙人们飞升了,他们的子嗣就被十万大山里的妖王和地底的鬼王盯上了,两家连手杀入千岛湖。

  当时的千岛湖有上千个修仙世家,他们各据一岛,连着一个多月,被妖王鬼王们杀得没有还手之力,连千岛湖的湖水都被他们的血染红了,然后慈云寺和慈云斋的大师们不忍见昔日好友的后代,成为别人的口中食,倾寺而出,相助千岛湖,打回了十万大山里的妖王,又镇住了地底的鬼王。

  后来后人为了纪念那一战,每六十年一次的祭祖,就都会请慈云寺和慈云斋的大师观礼。久而久之,两家的大师们,也会在那时候,朝我们整个吴国大开方便之门,收录所有与佛有缘的弟子。”

  “……”

  看妇人和船家一脸向往的样子,陆灵蹊甚为无语。

  既然是仙人后裔,又如何没有传下仙家功法?

  这传说到底是千岛湖的人自吹自擂,还是慈云寺愚民的一种手段,天涯界的修仙界都不管,她一个路过的,也没必要抬杠,人家怎么说,她就怎么听吧!

  “十万大山里的妖王是什么样子?能变成人吗?”

  “能啊!”船家变得痛恨起来,“听说,它们能变成我们每个人的样子,十年前,白浪河就出了一个走蛟,雷公爷爷没劈死它,白浪河两岸都因为它被淹了,最后还是慈云寺的大师们出手,收了那走蛟。”

  走蛟啊?

  “您还见过走蛟?”

  “远远见到过,”船家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怕事,打了个寒噤,“那蛇头上的角还没长大,身子比箩筐还粗,眼睛比碗都大,腾云驾雾的。”

  是要进阶八阶的蛟龙吧?

  凡人能见蛟龙而不死,陆灵蹊觉得这船家运气也还不错,“白浪河上游也有支河与十万大山相连吧?”

  要是白浪河有蛟龙,哪里还能有船家在上面行船?

  “有!”船家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事后,慈云寺的大师说,那只走蛟,就是十万大山里跑出来的。”

  “大叔认识慈云寺的大师啊?”

  陆灵蹊不动声色,好像好奇地问他,“他们是不是也能腾云驾雾啊?对了,您看,那边船头站着的小和尚是不是也是慈云寺的?”

  “是慈云寺的。”船家好像很羡慕那边的同行,“在我们这里,只有慈云寺的大师们,才会穿袈裟。”

  他转向妇人,“篙儿粮,快,把收拾好的麻糖饼,给大师送去。”

  说这话时,他已经摇着船,偏改了方向,“陈山大哥,稍等一等,我给小大师送点供奉。小大师,我是北洼的谢元。”

  “阿弥陀佛!”

  小大师兄年纪看来是真的小,宣佛号的时候,可能因为才落了门牙,有些漏风,“怀枉暂时不需布施,施主有心,等到了千岛湖再给吧!”

  看他小小人儿明明渴望,却还一本正经拒绝的样子,陆灵蹊眼角忍不住泄了点笑意。

  这船家也是有意思,明明知道人家还是个孩子,还供奉麻糖饼,这分明在引诱小大师嘛?

  “那行,到了千岛湖,我再给小大师。”

  “阿弥陀佛!”怀枉小和尚念佛的时候,朝他们这边躬身行了一礼,看样子非常有礼貌,“多谢施主!”

  他们这边搭着话,那边,一条大船却从中间插了进来。

  只是,那大船上的人,却好像不似小船的船家看到和尚就恭恭敬敬的,反而加快了速度。

  怀枉眉头一拧的时候,陆灵蹊的眉头也微拧了拧。

  那船仓里有个小妖呢。

  不知是什么材质弄成的笼子,装着一只小黑虎,看样子出生不太久,正可怜巴巴地趴在笼子里。

  三阶!

  陆灵蹊的神识束成一线,探到小黑虎的时候,迅速收了回来。

  如果是一般的小妖,出生的时候,正常都在一阶二阶上,很少有三阶的。

  这只小黑虎的来头,只怕有些不简单。

  只是,既然能在它妈妈那里把它完好无损地抓来,怎么也得是筑基中后期修士,弄个灵兽袋很难吗?

  就算难,也不至于放弃飞行,反而转凡城,坐这么慢的船。

  陆灵蹊摸了摸手腕,不能不叹息,她今天又不能进鸿蒙珠境。

  “船家,我进船仓休息,有事叫我。”

  小小的乌篷还被分隔了两边,一边是稍大一点的是客仓,一边大概是就他们夫妻的住地了。

  陆灵蹊看看还算干净的被褥,打个净尘术,放出蒲团直接打坐。

  大家都在天渡境轮换着修炼,倒是她,耽搁了好长时间不说,还受了伤,要不然遇到容铮,怎么也不至于还让他逃了。

  不安之地,陆灵蹊并没有直接运转周天,只是调动体内灵气,一点点驱离骨头缝里的那种怎么也驱不尽的寒气。

  她这边歇了下来,怀枉小和尚那里,却不敢歇。

  他望着跑到前面的大船,面上有些犹豫不决。

  那只三阶小奶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津城因为这小奶虎引发的兽潮,怀柳师兄不得不停在那边帮忙看着,他混身都不得劲。

  千岛湖祭祖,怎么每次都要用幼兽?

  怀枉有些愁地叹了一口气,严重怀疑这一次的千岛湖祭祖,还会有妖王过来捣乱。

  天快黑的时候,乌篷船停在了岸边,陆灵蹊吃了一碗船娘弄的白浪鱼粥,感觉很是鲜甜,正要再来一碗,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忙收敛气息。

  “嗷~~~~~”

  河风中,一只黑虎御风而来,在诸多停船船家的惊叫中,一脚踩到那只大船上。

  叮叮叮……

  船上的人大概早有准备,一张冰锥符甩出的时候,无数冰锥俱往那黑虎身上插去。

  “嗷~~~~”

  黑虎愤怒不已,身上泛起一股子灵光,挡住那些冰锥的时候,一爪子掀了船仓的一角。

  笼中小兽的样子,让它再次大吼一声,朝还要甩符的修士一爪子拍去。

  嘭!

  那修士当场骨裂筋断,狂喷鲜血。

  “杀!”

  他大吼一声的时候,从船底突然飞出四个修士,只见他们各执青、金二旗,迅速扬起的时候,以那大船为中心点,突然刮起了一道飓风结界,紧接着,只有散云的天空,打下一道惊雷!

  咔擦!

  那惊雷劈到黑虎身上,黑虎全身的毛发尽数竖起,它好像更愤怒了,一抓子拍死那个吐血的修士后,又一爪子撕到了那笼子上。

  “呜呜~”

  小黑虎缩在一边,朝黑虎可怜巴巴叫,可是好像已经迟了,那笼子银光一闪,笼顶射出无数银针。

  与此同时,游离的雷电,在青、金二旗的挥动下,变成了好些细小雷剑,与飓风刮出的风刃一起,击向黑虎。

  “孽畜,还不束手?”

  其中一个修士大喝一声后,手中的金旗再扬,天上风云汇聚,轰隆隆地闪着雷光。

  到了此时,陆灵蹊哪能不知道,这小黑虎就是他们用来引这大黑虎的?

  青、金二旗所布的分明就是大名鼎鼎的风雷阵。

  陆灵蹊轻轻吐了一口气。

  为防意外,她虽然没去探那旗子,可是,眼力却还在的,此风雷阵还差了些火侯,要不然,现在早就电闪雷鸣了。

  他们困不住那只黑虎,除非一直借阵,把黑虎非常关心的小黑虎按在阵中。

  只要能借着小黑虎一直拖着那只黑虎,风雷阵就能慢慢地把那只大黑虎拖死。

  “阿弥陀佛!你们打不过它的。”

  怀枉小和尚带着童音的声音,传出极远,想来是用了灵力,“快放了那只小老虎。”

  “原来是怀枉大师,还望大师助我等一臂之力。”

  那修士不听劝诫,反而大喜地希望他能加入。

  咦?

  陆灵蹊忍不住在仓门前,望向百米开外,始终站在船头的小和尚。

  不太对啊!

  那些修士,不用神识探查,只看他们使出的手段,也不会低于筑基中期。

  那这和尚……

  怀枉身上的僧衣袈裟尽皆鼓胀,“阿弥陀佛!黑虎妖王正在来的路上,我已经闻到味了,你们现在放了它们,立刻远扬还能逃命,要是再迟一刻,不仅你们要死,这方圆数里,都要被那妖王尽皆屠尽了。”

  啊?

  真的假的?

  “出家人不打诳语!”

  就在四个修士惊疑不定的时候,怀枉再次开口,“还不放虎,让它们速速离开?”

  咔擦!

  又一道雷光劈下,黑虎皮开肉绽,很快就被呼啸而至的风刃把伤口扩大了。

  “嗷~~~~~~”

  它痛苦咆哮的时候,远方也传来一声让天地一静的吼叫。

  那吼叫带着无尽威严,让白浪河的浪花都掀高了些。

  “完了,还不快滚!”

  怀枉小和尚才一脚踢开一个修士,让风雷阵停下,滚滚河风中,黑虎妖王已经现出了身形。

  它在大家的注视下,化为身穿黑衣的大汉,“现在走,有些迟了吧?”

  说话间,他的身形一闪,就落到了一个修士的身后,正要一掌拍下,一颗滴溜溜转的木珠子,便自投罗网地入他掌心,挡住他所有的劲力。

  电光火石间,强烈的求生欲下,那修士身体一摆,如游鱼般,直入白浪河。

  “这是我师父的冠音珠。”

  怀枉小和尚显然不是陆灵蹊以为的炼气小修,只见他身形一闪,也极快地站到了没了风雷阵的大船上,“这笼子我能打开,你打不开,我们大家各退一步,我放你家小虎,你们从哪来,还是赶快回哪去。”

  “呵呵!”

  黑虎妖王看了一眼被劈得鲜血淋漓的黑虎,没动还在手心转动的珠子,皮笑肉不笑地道:“人家要拿我侄儿的命去祭祖,又伤了我兄弟,怀枉,你有多大的脸,觉着通远大师的一颗冠音珠,就能让本王咽下这口气?”

  陆灵蹊听到通远大师的时候,就觉得不对了。

  那是慈云寺的化神佛修啊!

  他的徒弟……

  陆灵蹊半垂着眼睛,看怀枉怎么答。

  “妖王觉得,这里就我一个人吗?”

  怀枉却似不经意地瞅了一眼陆灵蹊,“你为救你家侄儿而来,你兄弟也受了伤,不想它们一齐陨命于此的话,小僧劝你,凡事不可太过,否则,我师父固然一时赶不及,可是,日后你的黑虎山,只怕就要麻烦不断了。”

  “还有人?”

  黑虎妖王的眼神带着无尽压迫,终于忽略过船家夫妻,望到了陆灵蹊处,“你又是何来路?”

  他没捏碎冠音珠,就是不想通远有感,“也冲我兄弟侄儿来的吗?”

  说到这里,杀气已经如山般压至。

  怀枉虽然竭力想要替这十几条船上的凡人挡住他的杀气,奈何八阶大妖动作太快,他只护到一半,那杀气好像实质般,已经压到了中间第七条船处,眼见船上三人惨白了脸,身体涨大一圈,要当场身死,他的面色不由一白。

  “我不认识你家兄弟侄儿。”

  陆灵蹊往前一踏,缩地成寸,替那三人挡住杀气后,挥手就甩了个结界,“做船走白浪河,只是兴之所至。”

  她很郑重地朝人家拱手,“前辈无需多想,不过……,我与这位大师的意见一致,您是为了救兄弟侄儿而来,又何必再结仇怨?伤及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