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永恒星君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望乡台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望乡台

  吕光在心中暗暗猜测:“这里很可能是域外星河中的某一个秘境。”

  罗羽微微点头,继续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在太虚幻境里的所有人都是乘坐着那艘灵舟来到这里的,也都了解道术的起源,还有天宫的奥秘?”

  闻听此言,旁边的那个中年人便重重的点了点头。

  吕光却不禁一阵咂舌。

  等等,吕光忽然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他脱口问道:“你知道太虚幻境吗?大周王朝?”那中年人眼中流露出一抹疑问,微微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

  果然!尽管心中震惊不已,但吕光已经确定,那就是这太虚幻境上的每个人都是来自不同的秘境。并且这里的每一个人只怕都是地球人类的后裔!

  “你是来自太虚幻境吧?我是罗浮星人。”那中年人目光如刀,气质冷然,淡淡的说道:“罗海。我的名字。”

  “这不是你家。”罗海抬眼看了一下兀自蜷缩在石台上闭目未醒的年轻女孩,冷声说道,不得不说,比起那位中年大叔冷峻的面庞,吕光那柔和平静的面容确实是能给人带来莫名的安全感。

  “嘶!”吕光胳膊受那怪人一抓,早已皮酸肉痛。此际又被这年轻女孩大力抓住,顿时直疼的他倒抽冷气。

  那女孩望见吕光的脸庞微微抽搐着,察觉到他的胳膊可能受了伤,急忙松开双手,一双眼睛中带着歉意,低着头,赧然的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就在此时,喧哗而广阔的太虚幻境上空,忽然响起一个嘶哑粗重的声音。这道声音穿过了无数杂声,仿佛就在吕光的心头响起。令人听来,如在耳边,震耳欲聋。

  “同胞们,欢迎来到星河苦海。在这里,你们只要记住三件事,第一是,胜利,第二是,胜利,第三还是胜利!只有获胜,战胜其他人,你们才有回去的希望!现在,每个石台上的五个人分为一组,这是一场生死试炼。生,或者死!”

  生,或者死……

  这句话余音不断,在每个人的耳边回荡不休。

  桃源秘境里的温度骤然下降,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这句话吓得面色如土,纷纷仰起头,用那一双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呆呆的望着天空。

  那名穿着粉红色绿裙的女孩,舌头僵住,两个眼珠像是生锈的锁芯,一动不动。罗海的面孔则是十分严肃,一张古铜色的脸庞紧绷绷的,很明显也是在强压着心中的惊恐。

  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没有一个人不畏惧死亡。吕光猛然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在这一瞬间,他心念急转。生死试炼?

  只有胜利才有回去的希望?一片静谧空寂的氛围中,太虚幻境上空又再度响起那道粗哑的声音。

  吕光侧身一动,仿佛化身成一头猎豹,迅速的挡住二人。

  “你…你干嘛,不要挡路啊。”身穿绿裙的年轻女孩面色焦急的说道:“你看那些人都跑到灵舟上了!”从天空中传来的那道声音忽然变得阴冷起来。

  “好,很好,我很欣赏那些人大无畏的反抗精神,只是反抗总要付出代价的。”

  砰!砰砰!

  只见那最先跑进灵舟的几个人,竟是又被一名名身材魁梧的大汉给扔到了太虚幻境上。刹那间,自天空中射出一道道耀眼灼热的白光,那犹若碗口粗细的白芒,速度如同箭矢,呼啸而来,看方向竟是对准了那一个个逃出太虚幻境的人。

  噗噗!

  噗……白光一闪而过,那些摔落在地,还未来得及站起来的人,便已然凭空消失!

  光洁的石台上,只留下了一滩滩鲜红的血液!鲜血四溅,溅出数十米,甚至都飞溅到了太虚幻境中心的雕像底座上。那些逃跑的人甚至连临死时的痛呼都没有发出,就这样死了。

  生死只在一瞬间!

  一道道白光,仿佛是从云层中迸出的霞光,一闪即逝。那一个个刚刚跑离石台几步的人,望着眼前那殷红的血液,面色惨白,眼中露出恐慌的神色,全身抖个不停,居然是两脚一软,跌倒在地。那名年轻女孩已经吓得浑身无力,冷汗如雨,嘴唇哆哆嗦嗦,紧紧咬着,她生怕自己一张嘴,那颗急跳的心脏会从喉咙里跳出来。

  罗海脸色登时大变,衔着香烟的嘴唇不住的颤抖,心中更是庆幸不已。幸好这少年将我挡住了,要是自己刚才也跑出石台……那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不由得认真打量起吕光,这个看相貌顶多十五六岁的少年,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冷静的思考,显然这孩子已经预料到只要跑出石台一步的可怕后果了。

  他长吁一口气,深深的望了吕光一眼,瓮声瓮气的道:“多谢。”

  “啊……”那名年轻女孩神色一片茫然,痴痴的望着吕光,然后终于回过神来,双眸里闪过一丝浓浓的惧意,咬着嘴唇:“我也谢……谢谢你。”

  他一双剑眉下的眼睛忽然一瞪,嘹亮的声音随之响起:“魂力测试,现在开始!”

  此话一出,包括吕光在内的全部人都是神色一怔,他们均是眼睛发直的遥望着那名黑袍男子。魂力测试?

  罗海与吕光面面相觑,相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这黑袍男子费尽周折从各个秘境中将他们聚在此处,居然是要为他们进行魂力测试?这未免也太假了吧。太虚幻境中的人仿佛是忘记了先前那残酷血腥的一幕,顿时又喧哗议论起来。

  听着不断传到耳中的窃窃私语,吕光心中一动,随即将目光投向那雕像上的黑袍男子,暗暗猜测道:“莫非……此地所有人的道心指数都是1。”

  然而,对于那黑袍男子所说的心情师天赋,他却是头一次耳闻,不禁心生好奇。

  “不知道我是第几等天赋?”吕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忽然想起白老师为他测试魂力时的场景,顿时心底一寒,表情也变得极不自然。

  他神色一沉,心中苦笑道:“真是神经绷得太紧了,都险些忘了自己已经测试过了。我是一个无情者啊……”罗海看到眼前的少年突然情绪低落下来,脸色一片阴郁,还以为他血气方刚,年少好胜,是在担心自己的心情师天赋会是低等,于是急忙出声安慰道。

  “吕光,每一系的道术都是无与伦比的。各系道术平衡制约。即便不能同时修炼多系道术,只要专攻一系,熟练掌握,与他人战斗起来,也是没有分别的。”

  这是罗海发自肺腑的经验之谈。他身为一名军人,深切的体会过。

  纵然你有杀招千万,最终也是一招制胜。

  那名年轻女孩已恢复了几分理智,侧着头,手指点在尖尖的下额,赞同的道:“这位大叔说的对呢。我也听妈妈讲过,四系道术,各有千秋。”

  “比如啦,怒系的大师级道术‘怒火焚城’,这一招将魂力外放,凝成火焰,焚烧一座城市都是轻而易举的;还有乐系的大师级道术‘乐不可言’,此招一出,用魂力织成一张金丝巨网,将敌人罩住,能让他身不能动、无法开口;还有哀系道术的‘哀鸿遍野’这一招一出,瞬间就能将一丝丝魂力化为一只只鸿雁,从天空俯冲而来,能够啄敌人眼睛啊……”

  “风雪城突遭大变,情势紧迫,奉苏城主严令,将这艘灵舟上的人质,立刻释放,不得再伤害他们!上古春秋图的行踪,城主大人已然获知。”

  吕光突然插嘴的这一句回答,令站立在月光之下的众人,全都是有些失神。

  苏游衣闻听此言,不禁愣在了原地。

  数十名弟子也全都目瞪口呆着,一个个呆若木鸡的望着身前那个身材高瘦、面如白纸的男子。反观那名白衣女子则是忍不住的朝吕光急切问道:“你知道上古春秋图在哪里?”

  这本是苏游衣刚才就想问的话,却是被白衣女子给抢了先。

  他本想死鸭子嘴硬,装傻到底。不想半路上却杀出了吕光这个小畜生。此时,苏游衣望向吕光的眼神,简直是恨不得将面前的这个少年给生吞活剥了。

  吕光肯定的点点头,缓缓的吐出四个字:“琅琊王氏。”

  他又惊,又恨,又怕。看着吕光脸上风轻云淡的表情,苏游衣的心中百感交集,犹如打翻在地的五味坛。然而,愤怒过后,她终于还是渐渐平复下了焦躁气愤的心情。

  一切都是无济于事。在琅琊王氏这四个字面前,她的力量实在是太弱小了,就连白狐全族也是不值一提的。

  许久之后,白衣女子儿面对着吕光,淡淡的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忽然,她转身朝向苏游衣,面上的白纱在寒风的吹拂下也未曾飘动稍许。她冷冷的笑道:“这就是你不敢告诉我的原因吧?好,好,好!我早该想到的,没有琅琊王氏的纵容跟支持,你们风雪城又怎么能在沙海县里遮天蔽日,横行无忌。”

  “所以我们才会那般历尽千难万险,深入到大漠的中心地带。不想竟是碰到你族在收服宝物的重要关头。不过这也是运气使然,我们才好渔翁得利……眼下,既然那块春秋图已在郡王府中。姑娘不如大事化了,小事化无……”

  牢门紧闭,锁芯发出一声清脆的响音。

  望着那两名缓缓离去的兵丁,少年向铁牢的一角慢慢退去,蹲下身来,背靠在发烫的铁壁上,冷漠的面容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闭目喘息着,仿佛身上的伤口也不痛了。

  “砰,砰砰。”

  突然间,一阵轻微的响声,在少年耳边响起。

  少年猛地睁开双目,将脸紧紧的贴住铁壁,不顾身上的疼痛,左手屈指,轻轻的在铁壁上熟练的叩击着。

  随后,一个闷闷的声音,从铁壁的另外一侧幽幽传来。

  “吕光,这次逃出去了没有?”被称作吕光的少年,拖着疲惫的身子,缓缓的向对面的墙壁挪去,转头向那声音望去。似乎隔着一块厚厚的铁板,他也能看见对方脸上那急切的神色。

  “究竟怎样,你到是说啊!”

  那声音听到这边毫无动静,语气中不由得夹杂了一丝急躁。

  吕光嘴角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不疾不徐的道:“沙漠。这里是沙漠。”

  那声音立时冰冷了下来。

  “沙漠……怪不得这里整天热的跟蒸笼一样,这下我们彻底没有逃出去的希望了……”

  烈日,风沙,黄土。

  连绵起伏的沙丘,像金子一般迸射着金光的黄沙,是沙漠带给世人最深的印象。

  凭借他对沙漠的印象,吕光也知道很难从这里逃出去。

  他默然半晌,道:“我们在一艘船上。”

  “船?”

  那人的声音中满是吃惊。吕光斩钉截铁的道:“这艘船巨大无比,通体由玄铁铸造而成。有数百丈长,几十丈高,在沙漠里畅通无阻,便如那大海中扬帆的大船一样。”

  “不可能!这船怎么能在沙漠里漂流?”吕光想起适才那幕不可思议的情景,瘦削的面庞上显出一层向往之色,悠悠的道:“是一头双翅展开,能遮住阳光的飞天巨兽。是它在拉着这艘巨船穿梭于沙漠中。”

  从隔壁传出的那声音骤然沉寂了下去,不再说话。

  一会儿工夫后,一声冷哼响起。

  “哼,那又如何?这琅琊王氏的作风,想必你比我体会的更深吧。算上这次,三年里,你已出逃了二十四次,若非看守在此地的兵丁拿你寻乐,在戏弄你,你早就被鞭子抽死了!”

  三年来,从这暗无天日的牢笼里,屡逃屡败。在经历了诸多磨砺后,吕光的性情早已变得坚忍不拔,沉稳果决,心性比之同龄人更要稳重成熟几分。

  吕光双瞳顿时一阵收缩,他的目力常年在黑暗中已经是锻炼了出来,比常人要看的更加清楚,更何况那金剑在黑暗中,仍旧闪耀着淡淡的光晕。

  这由不得他不感到震惊,要知道,弟子队乃是风雪城主要的守备力量,这些兵丁直接受城主统领,每一名队员都是战力极强,以一当十,不在话下。

  “谁让你们进来的?”

  灵舟内部本身驻守着一些兵丁,他们虽然察觉到船中的温度比往常高出一些,但想到此船处于沙漠,倒也并未挂在心上。

  此刻他们见到从外边猛地闯进来的兵丁。黑暗之下,看不真照,不禁喝问道。

  永恒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