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三十章一把折扇

第三十章一把折扇

  “四方鬼魅”的话音还未落地,阿狗便听到“沙沙”之声。

  伴随着声音,阿狗看到像虫子一样的东西从四面八方的爬来。

  声音越来越大,虫子也距阿狗越来越近了。

  阿狗看到这些向他爬来的虫子像蚯蚓。唯一和蚯蚓不同。这些虫子的个头有长虫一样的大小。虫子的身体是褐色,它们大张着嘴巴,阿狗能看到它们嘴里锋利的牙齿。

  青儿忙站起身,一声怒吼,她即刻变成一句身高丈余的骷髅。

  青儿张开嘴巴,从她的骷髅头中喷出一股熊熊烈火,烧退一些虫子。

  不过,由于虫子太多了,前面的虫子刚退下,后面的虫子又像潮水一般的冲了来。

  虫子越来越多。

  慢慢的,无数条虫子已经将阿狗和青儿包围在一个圈子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圈子逐渐的缩小。看着漫无边际的虫子,阿狗脑袋发蒙,手心里全是冷汗。

  “公子,你快走。”

  青儿一声怒吼,然后,她举起阿狗,使出全身的力气,将阿狗扔了出去。

  阿狗的身子还在半空中,地上的虫子忽然聚集在一起了,瞬间,虫子不见了,幻化成了“四方鬼魅”。

  不等阿狗身子落地,“四方鬼魅”伸手接住阿狗。

  “四方鬼魅”的手太大了,以至于阿狗在“四方鬼魅”手中就像一个小小的麻雀。

  阿狗不肯就范,他拼死的挣扎。但“四方鬼魅”的手越来越紧了,阿狗感觉到呼吸急促了。

  青儿身子跃起,她把自己的身子当成了武器,用头冲向“四方鬼魅”。“四方鬼魅”伸出右手,抓住青儿的脑袋。两个人僵持了半柱香的功夫。

  “敢和我作对,我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四方鬼魅”大喝一声,他右手用力,青儿的脑袋被“四方鬼魅”抓成了粉尘。青儿骨架落在地上,全都摔断了,成了一截一截的残骨。

  情急之下,阿狗张嘴,在“四方鬼魅”的手上使劲要了一口。随即,从“四方鬼魅”的身体里喷出一股绿色的液体,喷了阿狗一脸。液体中有一股尸体腐烂后的臭味,阿狗忙屏住呼吸,才没让自己呕吐出来。

  阿狗咬中“四方鬼魅”时,“四方鬼魅”的手一松,阿狗掉在地上。只听得“咔嚓”一声,阿狗的屁股蹲在一截骨头上。他也顾不得屁股的痛,站起身,低着头朝前跑,脚下是“咔嚓”踩碎的骨头的声音。

  走了半柱香,阿狗听不到身后的声音了。他放慢了脚步,缓了缓气,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四方鬼魅”的大脚。

  “四方鬼魅”每走一步,地面便会动摇。当阿狗转身继续前行时,“四方鬼魅”抬脚,已经盖住了阿狗。阿狗抬头,头顶上,脚掌像是一座大山,径直的朝他压了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白灵忽然出现了。它的身子成倍的增长,顶住了“四方鬼魅”的脚,阿狗才得以脱身。

  阿狗回过神,看到白灵正和“四方鬼魅”对峙。

  只是,白灵的身体和“四方鬼魅”相比悬出太大,时间久了,白灵便不能顶住“四方鬼魅”的压力了。慢慢的,白灵的身子慢慢的弯曲,“四方鬼魅”的脚则一点点的下落。

  眼看白灵一点点的变小,最后缩成了最初的大小。

  阿狗忙跑过去,抱住“四方鬼魅”的脚,大声的说:“白灵,快跑!!”

  “吱吱!!!”

  白灵的叫声极其的惨烈,也极其的虚弱。阿狗知道,白灵是没有力气跑了。他不能眼看着白灵就这么的被“四方鬼魅”压死,但阿狗一时也想到很好的办法。在他左右为难之际,阿狗的手碰到了身上的盒子。

  青儿送给他的盒子。虽然,青儿告诉阿狗,盒子里装着很厉害的东西,她告诫阿狗,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开盒子。阿狗并不认可青儿的话。

  现在,关键时刻,阿狗拿出盒子,顶住了“四方鬼魅”的脚。

  “白灵,快点出来。”阿狗大喊。

  白灵把身子缩小,让盒子作为支撑柱子,顶住“四方鬼魅”,白灵从“四方鬼魅”脚下爬出来。

  白灵刚爬出来,“四方鬼魅”就把盒子给踩碎了。随即,从盒子里射出一道白光,击中了“四方鬼魅”的脑袋。“四方鬼魅”身子后仰,轰然倒地。

  白光渐渐的消退。最后,变成一个黑折扇,躺在地上。

  刚才的一刻太过于惊悚了。阿狗坐在地上,缓了好一会,才让自己缓过劲来。

  “白灵,白灵。”

  阿狗看到白灵在他身旁趴着,一动不动。阿狗以为白灵是死了,忙去拨动白灵。白灵缓缓的抬起头,冲阿狗眨了眨眼睛。

  瞬间,阿狗就读懂了白灵的意思了。

  “白灵,你放心。我不会撵你走了。”阿狗用手抚摸着白灵的皮毛,说,“是我不好,想问题并不周到。这件事情,你虽然有错,但不至于不可饶恕。不过,白灵,你要答应我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千万不能杀人。不,连伤人都不行。”

  白灵连连的点头。

  阿狗起身,他看到地上的骨头,想起了青儿。虽然,青儿是鬼,他是人,两个人也没有多长时间的交往了。阿狗觉得,不管怎么说,青儿是救了他的性命。他不能看着青儿的骨头散落在地上了。

  于是,阿狗一块块的把青儿的骨头捡起来,放在一个坑里,埋了。

  “虽然,咱们两个相隔百年。我也不知道你生前的名字,但你对我的恩情,我阿狗今生不会忘记。”阿狗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在他要起身的时候,他看到地上的折扇。阿狗顺手捡起折扇。折扇通体乌黑,倒是挺沉。感觉像是精钢打制。

  阿狗顺手想把扇子打开。他双手用力撕扯,并没有打开。阿狗吃了一惊,他又反复观看,手中的物件的确是一把扇子,可为什么打不开啊?

  阿狗并不打算放弃。他积聚全身的力气,又试了一次,依然没有打开。

  这时,白灵用牙齿咬阿狗的衣襟,阿狗低头,看到白灵不停的冲他摆头。阿狗明白了,白灵的意思是要他快点的离开这里。

  阿狗举头张望,星疏无月,四周漂浮着淡蓝色的雾气。脚底下是碎裂的骨头。刚才太过紧张,忘记了害怕。现在,精神放松,阿狗脊梁骨有些发冷了。

  此地不宜久留,阿狗拿着折扇,带着白灵,迅速的离开了此地。走了不久,白灵忽然不走了。任凭阿狗怎么劝说,白灵都是“吱吱”的直叫。

  “白灵,你怎么了?”阿狗问。

  白灵举起一只爪子,指着前面,眼睛里闪现着恐惧的目光。

  阿狗仔细观看,前面道路平坦,道路旁有一个石碑,上面写着两个字。阿狗看不清楚,他走近后,认出石碑上写着茅山。

  随即,阿狗脑海里想起青儿的话,莫非前面是茅山结界了?

  阿狗回头,见白灵依然是战栗不安。阿狗更加确定了,前方便是茅山结界了。白灵身上有妖性,自然是进不去结界了。

  白灵不能前行,阿狗也只有绕到而行了。在阿狗转身离去时,有一个人喊住了他。

  “施主留步。”

  阿狗回头,见身后不远站着一个白发道人,手里提着灯笼,背上背着一把长剑。道人朝阿狗走来时,头发胡须皆是随风而起,飘飘然。

  “见过道长。”阿狗抱拳行礼。

  道人单手立于胸前,朗声道:“贫道守于此地,三十余载,今日终于得幸遇到施主,施主难道不随贫道到山上喝一杯吗?”

  阿狗忙摇头说:“道长的好意我就谢过了。我深夜赶路,是有急事。时间紧急,我不敢耽搁。”

  “施主可是去西昆仑?”道人问。

  阿狗吃了一惊,不过,他随即想到,此人在此,定是茅山道士了。道士都是会法术,他们知道自己的行踪也就不奇怪了。阿狗这一路走来,遇到了的奇怪事情可谓是一件接着一件,现在,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道长既然知道我是要去西昆仑,自然也知道我去西昆仑的目的了?”阿狗问。

  “你跟我来,我可以送你去昆仑。”道人闪身让出一条小道。

  道人的提议让阿狗心动。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步行速度,到了昆仑,也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若是道人能用法术送阿狗去西昆仑,自然是再好不过。

  阿狗高兴过后,心里便有了些许的疑虑。老话说,天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像道人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帮自己了。

  “道长为什么要送我去昆仑?”阿狗问。

  “呵呵!!”道人淡淡的笑道,“小施主的防人之心倒是让贫道刮目了。好吧,既然小施主问及了,贫道就如实说了,贫道要送小施主去昆仑的原因是因为小施主出掉了“四方鬼魅”。”

  “我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杀死“四方鬼魅”呢。”阿狗笑道,“道长一定是弄错了。”

  道人摇摇头,说:“茅山结界,贫道再次守护百年,为的就是防范“四方鬼魅”的入侵。现在,小施主杀死了“四方鬼魅”,也算是解除了我茅山的心腹之患,贫道自然是要感谢小施主了。”

  “道长,你真的弄错了。”阿狗正色的说,““四方鬼魅”真的不是为我所杀?”

  ““四方鬼魅”虽非为你所杀,但却是因你而死。这一点,小施主不会否认吧。”道人说。

  阿狗想了想,的确如此。虽然自己是没有杀死“四方鬼魅”的能力。可“四方鬼魅”的死确实和自己脱不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