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三十四章造梦人

第三十四章造梦人

  当阿狗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已经在一个房间里了。

  房间倒是不小,只是里面堆满了东西,乱七八糟,显得很是拥挤。由于东西太多,阿狗竟然有些无处下脚了。

  老者倒是显示出他是这里主人身份了, 他进屋后,用手里的拐杖左右敲打着,毫不费力的进了房间,而房间里那些物件,老者却是轻易的避开了。

  “你怎么还不进来啊?”老者在房间内喊。

  “老伯,我怕把你房间里的东西踩坏了。”阿狗站在门口,如实的说。

  老者用手拍了自己的脑袋,恍悟道:“我差点忘记了,现在是不是黑天了?”

  对于老者的话,阿狗表示不理解,黑天不黑天的,难道他自己不知道吗?

  还没等阿狗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老者自己开口说:“小伙子,我忘了告诉你了,其实,我是一个瞎子。”

  “什么?”

  阿狗嘴巴大张,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这绝对是他这么多天以来所听到的嘴让他觉得惊讶的事情。

  当然,阿狗在惊讶过后,便是怀疑了。他可是跟了老者一路,从来没有发现老者那有一点的行为像是盲人。

  “可是,我一点都看不出来你是瞎子啊?”阿狗如实的问。

  “你觉得瞎子应该是什么样子?”老者反问,“手里拿一根棍子,走路都要摸摸索索吗?”

  阿狗狠狠的点头,随后,他又想到,对方是个瞎子,我就算是点头,他也未必看到啊。

  “你眼睛看不到,可你为什么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的走路啊?”阿狗问。

  老者并没有回答阿狗的问题。他走到里面,找到了一根蜡烛,点桌蜡烛后,老者把蜡烛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阿狗就在门口看着老者的动作,他是觉得,眼前这个人一点都不像是瞎子。阿狗随即又想到,老者恐怕是骗他呢。

  “你心里一定在想,我是骗你呢。”老者说。

  阿狗使劲的点点头。

  “你点头了,说明你承认我说的话了。”老者接着说。

  “你是瞎子,你怎么看出来心里的想法啊?还有,你又是怎么能看到我是点头呢?”阿狗问。

  “我忘了告诉你,我有一项很厉害本领,读心术。”老者说,“只要是你心里动了一个念头,我要是想知道便能知道了。”

  顿了顿,老者接着说:“好了,我已经点燃了蜡烛。可以进来了。不过,你进来时也要小心啊,千万别碰倒了房间里的瓶瓶罐罐啊。”

  阿狗这才把注意力放在房间里摆放的物件上,他看到偌大的房间,全部被一些小瓶子和小罐子给堆满了,只有中间有一个仅仅可以走路的很小的过道了。

  这些瓶子大笑都不一样,颜色和形状也都不一样,有的是红色三角形,有的是紫色四边形,阿狗顺手拿了一个黄色圆形的瓶子,他就要打开,老者忙呵斥住了阿狗。

  瓶子很轻,阿狗摇了摇,里面好像没有任何的东西。他不解的问:“老伯,瓶子里装的什么啊?我怎么没有感觉到里面东西的重量啊?”

  “瓶子里装的是梦,梦是没有重量,你当然感觉不到了。”老者轻描淡写的说。

  “梦怎么能被装起来啊?”对于眼前的这个人,阿狗是觉得越来越奇怪了。

  阿狗经常做梦,有好梦也有噩梦,每当他做噩梦惊醒时,冯铁匠便会告诉他,不要怕,只是一场梦而已,很快就会过去了。所以,对于梦的理解,阿狗一直认为梦是无色无味,无影无踪。

  “你不信?”老者问。

  阿狗摇摇头,他确实是不相信。

  “他们都叫我造梦者,但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我喜欢别人叫我收梦人。”

  阿狗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个老者,是叫造梦者。一个很奇怪的名字。不过,用在老者身上,阿狗并不觉得奇怪了。因为老者本是就是一个奇怪的人,他如果没有一个奇怪的名字,阿狗才会觉得奇怪呢。

  造梦人随手拿起一个瓶子,说:“你把门关上。”

  阿狗关上门后,造梦人把蜡烛吹灭了。房间里顿时伸手不见五指。

  造梦人打开瓶子盖,阿狗看到有淡蓝色的烟雾从瓶子里飘出。随后,烟雾在空气中聚集成一个花朵。造梦者伸出手,蓝色的花朵落在造梦者手上,造梦者冲着花朵吹了口气,花朵变成了蝴蝶。

  阿狗在一旁看的如痴如醉了。

  约片刻,造梦者把蓝色的烟雾收起来。

  “小伙子,你相信了吗?”造梦者问。

  “刚才,我看到的是梦吗?”阿狗问。

  “你看到的是一个小女孩的梦。”造梦者说,“在她五岁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她想变成一个蝴蝶,自由自在的飞翔在花丛中。”

  “你能告诉我,你怎么就把她的梦给放在瓶子呢?”阿狗问。

  “在她做梦时,我进入了她的脑袋里。然后,我就拿着瓶子,把她的梦装起来了。”造梦者重新点燃了蜡烛,阿狗发现造梦者和刚才有些异样,只是,阿狗一时说不出来,造梦者到底有什么变化。

  造梦者把手里的瓶子放在木架的最高层。他冲阿狗招手,说:“你跟我来。”

  阿狗小心点落脚,尽量不碰到脚底下的那些瓶子。好不容易,阿狗来到造梦者身旁,造梦者拉着阿狗的手,说:“你要小心,咱们要走了?”

  “去哪里啊?”阿狗问。

  造梦者没有说,他只是拉着阿狗,大步的往前走,瞬间,阿狗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身边烟雾缭绕,阿狗觉得,整个身子都飘了起来,仿佛行走在云端。

  难道,自己是到了天庭吗?造梦者是要带我去见神仙吗?

  寻思间,阿狗猛然看到一个大房间。与其说这是一个房间,倒不如说是一张嘴巴。因为这个房间无论是从那个方面来看,都像是一个人的嘴巴。

  门口有一个细长的鸟,看上去像是一个喜鹊,只是,这个喜鹊的身子比阿狗所要看到的野鸡都要大。

  “雀公子,小姐在里面吗?”造梦者对喜鹊毕恭毕敬。

  喜鹊却是用趾高气扬的眼神看着造梦者。

  “老伯,它是一只鸟,你怎么能和它说话啊?”阿狗不解问。

  造梦者扭头,瞪了阿狗一眼。阿狗还没反应过来,喜鹊已经飞到阿狗跟前,它用爪子抓住阿狗。

  “雀公子,不要啊!他可是小姐要找的人,千万不能伤他。”造梦者拱着手,一脸的陪笑。

  喜鹊看着造梦者,造梦者使劲的点头,喜鹊犹豫了片刻,松开爪子。阿狗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往下落,落了好久都该没有到底。阿狗伸手,摸了摸身子下面,软绵绵,像一团棉花。

  抚摸着“棉花”,阿狗站起身。

  造梦者来到阿狗身旁,小声说:“鹊公子已经饶恕你了,你可千万不能造次了。”

  阿狗看着喜鹊,喜鹊狠狠的瞪了阿狗一眼。

  “造梦者,你怎么什么人都领来?你就不怕小姐让你梦飞湮灭吗?”

  阿狗听到有人和造梦者说话,他四下张望,并没有发现说话的人。

  “不要看了,我留在你面前。”

  阿狗面前就是喜鹊了。难道,真的是这只喜鹊和我说话吗?阿狗寻思。

  “你们人类真是愚蠢,都快要死到临头了,还执迷不悟。”这次,阿狗相信是喜鹊说话了。尽管阿狗并没有看到喜鹊的嘴动,但阿狗看到喜鹊的脖子动了。

  如实的说,喜鹊说话的声音很清脆,隐隐的带着一丝的喜庆。阿狗心里纵有千百的悲伤,听到喜鹊的声音,他也不难过。

  “我是在做梦吗?”阿狗用手摸着脑袋,困惑的说,“你是喜鹊,你怎么会说话啊?”

  “你终于明白过来了。”喜鹊说,“你现在就是在做梦。”

  顿了顿,喜鹊接着说:“你的这个梦和之前的梦不一样。……”

  “鹊公子,你要拆我的台吗?”造梦人怒道,“我好不容易把他弄来,你要是告诉他事实,耽误了大事情小姐怪罪下来,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

  “事实?”阿狗看着喜鹊,又把目光转向造梦人,问,“老伯,你告诉我,事实是什么啊?”

  “这个?”听了阿狗的话,造梦者有些不知回答了。

  “让我来说吧。”从房间里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单从声音中,阿狗断定说话的人一定是个绝色美女。

  “事实便是你正在睡觉,你方才所看到的一切,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你在做梦。此刻,你正处在自己梦中呢。”

  阿狗不相信女子的话,他用指甲使劲的掐自己。阿狗感觉到了痛,他紧张的心放松了。

  “你以为,你能感觉到疼痛,就能证明你不是在做梦吗?”女子笑着说,“你不是在自己梦里,你是在别人都梦里。对于你来说,一切都是真实的,到对于别人来说,你只不过是一个虚拟都存在。”

  “小姐,不要说了。”造梦者说,“这个小子悟性极高,说多了他便能逃走了。”

  “到底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阿狗大声的问。

  “你忘记了你的初心了吗?”造梦者问。

  “当然没有。”阿狗大声的说,“我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

  “知道就行。”造梦者说,“马上,你就要见到小姐,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在见到小姐后,你们就结为夫妻了。然后,你就可以实现你的愿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