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五十三章大悲大喜

五十三章大悲大喜

  乞丐让阿狗更“有意思”,结果,他让阿狗彻底不像人了。按照乞丐的逻辑,既然阿狗现在的身份是“人蛇”,为了不欺骗观众,那便让阿狗彻底的像蛇了。

  经过三天的折磨,乞丐终于大功告成了。

  现在的阿狗,虽然还并未变成“人蛇”,但也已经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

  乞丐很满意。

  当他再次拉着阿狗倒了小城时,来看阿狗的人更多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现在的生存状态,阿狗已经麻木了。曾经,阿狗听村里的一个老人说过,人这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现在,阿狗明白老者这句话的意思了。现在的他,已经是人生中的最低谷了。以后的路,即便是在坎坷,也不会比现在更难走了。

  为了让阿狗是身份更加的神秘,乞丐做了一个大箱子,他把阿狗放在箱子里,然后在箱子的上方开了一个口。只要有人付得起十文钱,就可以从那个口子里观看阿狗了。

  那个口子也是阿狗与外界所存在的唯一联系了。

  阿狗的身子依然不能动弹,他只能直直的躺在箱子里。他的脸上被乞丐用一个东西扣上了,只有一双眼睛可以自由的活动。

  每当有人透过小洞看阿狗时,阿狗也透过那个小洞看箱子外面的天空。

  这段时间,阿狗所看到最多的东西便是天空了。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天空竟然是如此的变幻,是如此的精彩。甚至于,他现在的愿望便是出去后,他要躺一年,就为了看天空。

  今日万里无云,是一个艳阳天。

  阿狗的心情稍稍的好些。至少,今日他不用淋雨了。

  在阿狗的心情稍稍的舒畅时,他看到一张脸,他的心情立刻变得黑暗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陈风。

  陈风趴在箱子上,眼睛直直的盯着阿狗,脸上永远是那一抹让阿狗脊梁发冷的笑。

  “师弟,你看到了什么啊?”

  阿狗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阿狗听到这个声音后,忍不住就要热泪盈眶了。

  凤绫儿。

  外面说话的人凤绫儿,这是一个阿狗除了木蓉外,最想见到的一个女人了。阿狗张大了嘴巴,他想喊话,可是,发出声音是“呜呜”的像狗一样的叫声。

  “师姐,真的是个‘人蛇’呢,你要不要看看啊?”陈风扭头看着凤绫儿说。

  “‘人蛇’?”凤绫儿说,“墨山脚下会有‘人蛇’?怕是妖孽吧,师弟,用你的‘青萍剑’降服了此物吧。”

  陈风摇摇头,说:“师姐,恐怕不妥。掌门教导我们,在没有确定是百分之百的妖之前,是不要动杀孽。我刚才问了这个人,他说从,此物虽然相貌古怪,但从未伤人性命。我想,既然此物没有造成杀孽,咱们就暂且让它一条生路吧。”

  凤绫儿笑了笑说:“师弟,没看出来,几日不见,你的境界提高了啊。不错,不错。”

  “近朱者赤嘛。我跟着师姐,境界自然也是要向师姐看齐了。”陈风说,“师姐,该采买的东西已经买了,咱们走吧。”

  “好吧。咱们下山也有一段时间了。再不回去,师尊又要着急了。”凤绫儿说。

  临走前,陈风丢给阿狗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虽然陈风没有说话,但阿狗能看出陈风笑中所隐含的内容。

  陈风之所以没有杀阿狗,而是要让阿狗想蛇一样的活着。为的就是当下的一刻。

  一个人,最痛苦的时刻是看到了希望后,又看着希望从身旁慢慢的流逝。那种光亮就在手指端,想抓却抓不到,那种挠心挠肺的感觉,应该是人生中的至痛了。

  陈风的计划实现了。

  阿狗知道凤绫儿就在木箱外面时,他欣喜若狂。当他想呼喊凤绫儿却不能发声时,他的心慢慢的往下坠。当时,他的唯一希望是凤绫儿能够把头凑过来,看他一眼。阿狗相信,即便他的变成现在的模样,凤绫儿依然能够认出他。

  只是,当凤绫儿说她不要看时,他的心已经沉入了谷底。

  再往下,便是无尽的绝望了。

  在凤绫儿离开后,阿狗就处在浑浑噩噩中。当乞丐把箱子打开,往箱子里丢食物时,天已经黑了。

  夜来了,可对于阿狗来说,转机也来了。

  否极泰来,上古智慧,亘古未变。

  乞丐把半个馒头丢进去后,他直起腰来,看到身后站着一个人,已经很好看女人。

  “把箱子打开。”凤绫儿冷冷的说。

  乞丐看着凤绫儿,没有行动。他在猜想,凤绫儿让他打开箱子的目的何在。就在乞丐猜想之际,凤绫儿挥动衣袖,箱子忽然就破裂了。

  乞丐哪里见过这么厉害的人。他看着凤绫儿,傻傻的站了一会,当他醒悟过来,撒腿就跑。对于他来说,什么都没有性命重要。

  箱子碎裂了,凤绫儿拿出“金刚圈”,就要丢向阿狗。

  “呜呜!!”

  阿狗身子是趴着的,他的眼睛是看不到凤绫儿,可是从凤绫儿和乞丐的交谈中,阿狗猜出凤绫儿的身份了。

  凤绫儿本是和陈风回到了山上。后来,她寻思,墨山脚下的小城已经安稳存在了好几百年。惧于墨山的威严,小城中不要说是有妖怪了,但就是坏人也很少有。怎么就忽然来了一个“人蛇”了。

  越想凤绫儿越觉得事情很是蹊跷。

  她虽然没有看到箱子里的“人蛇”,但她看到乞丐。像乞丐这样一无是处之人怎么就抓到了“人蛇”?“人蛇”又是从何而来?既然“人蛇”并不伤人,乞丐为什么又要关押他?

  一连串的疑问让凤绫儿无法入眠。于是,她循着夜色,下了山。

  凤绫儿的本意是要杀了“人蛇”。这就是为什么她见到所谓 人蛇就立刻拿出了“金刚圈”了。凤绫儿关键时刻又住手了,是因为他听到了阿狗“呜呜”之声。

  虽然阿狗的“呜呜”之声很刺耳,可凤绫儿听到阿狗发出的声音后,心里隐隐的有一股情感的涌动。也就这么一点点的涌动,让凤绫儿收起了“金刚圈”。

  凤绫儿走到阿狗跟前,踢了阿狗一脚,阿狗仰面朝上了,他看到凤绫儿穿着白衣,窈窕清丽,默然伫立,

  “是你?”凤绫儿认出了阿狗,她太过于惊讶,以至于张大了嘴巴,都忘记了合上。

  阿狗努力的点头,但他的头不会动了。他只有用眼神告诉风铃儿,是我。

  凤绫儿冷静后,便决定带着阿狗去墨山了。

  如今,唯一能救阿狗的人恐怕只有墨山掌门人了。

  风铃儿和陈风是同一个师傅,“九宫峰”的墨凌子。凤绫儿也本想带着阿狗回“九宫峰”,在回“九宫峰”的路上,凤绫儿遇到了掌门人墨行子。

  “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你们好久了。”墨行子说。

  凤绫儿愕然。

  好一会,凤绫儿醒悟过来,问:“掌门人,你是特意在这里等我吗?”

  “不是等你。是等你们。”墨行子挥动长袍说,“跟贫道来吧。”

  凤绫儿跟在墨行子身后,来到了“大同峰”的“练功房”。墨行子让凤绫儿放下阿狗,他抱着阿狗,来到九宫格中中心位置,然后让阿狗盘膝坐直了,他则坐在阿狗身后,单手立在阿狗的后背。

  凤绫儿知道墨行子是在用法力为阿狗疗伤,此刻,最忌有杂音了。凤绫儿站在一旁,屏住呼吸,等了好一会,墨行子收起手掌。阿狗人倒在了地上。

  “掌门师尊,他怎么样了?”风铃儿担心的问。

  “他全身筋骨已断了。”墨行子说。

  “啊!!”

  听了墨行子的话,凤绫儿张大了嘴巴。凤绫儿知道,一个人的筋骨断了,此生再也不能为人了。

  “他还是个孩子,这样的遭遇对他来说也太残酷了。”凤绫儿说。

  墨行子点点头,说:“是啊。他还是个孩子,已经品尝到了人生的至苦,以后,便不会有困难牵绊住他了。”

  两人说话间,阿狗已经坐起来了。他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缓缓的抬起。当阿狗确认自己可以自由的挥动双手时,他兴奋的像获得了新生。

  “我能动弹了,我能动弹了。”阿狗大喊着,然后爬起来,就是绕着房间大跑。直到跑的气喘吁吁了,阿狗才停住了脚步。他看到墨行子和凤绫儿都在看着他。

  墨行子的面色和善,脸上带着笑容。

  凤绫儿是兴奋中又带了稍许的忧伤。

  阿狗忙趴在地上,给墨行子磕头。墨行子笑着说:“你不恨我?”

  阿狗抬头看着墨行子,一脸茫然。他不知道墨行子为什么会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墨行子说:“是我让他们下此毒手。你难道就不恨我?”

  阿狗摇摇头,说:“我犯错在先,罪有应得。”

  凤绫儿看着阿狗,问:“你早就来过墨山了?”

  不等阿狗说话,墨行子说:“他可是代你受过啊。你们不要我不知,你所会的‘踏雪无痕’的轻功可是凤绫儿传授给你。”

  凤绫儿听墨行子说起此事,她忙跪下说:“弟子犯了门规,甘愿受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