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六十四章偷学武功

第六十四章偷学武功

  虽然云无痕并没有见过“无底洞”,但他听陈风和张风两个人谈论到太多关于“无底洞”的事情了,尤其陈风曾经再三的信誓旦旦的说,去过“无底洞”人,都是有来无回。那么,老鬼是怎么活着回来了?

  云无痕很好奇,老马也很好奇。因为老马在墨山这么多年,当然也是知道“无底洞”的事情。

  通天塔,无底洞,传说中两个可以上天入地的入口,曾经有好多人梦想着进入,然后无影无踪。老鬼是唯一一个活着出来的人。他在里面到底看到了什么?

  整个墨山的人都想知道了。

  只是,在众人的逼问之下,老鬼选择了沉默应对。面对着一语不发的老鬼,墨行子只能做了一个结界,把老鬼禁锢在结界中。墨行子说了,老鬼什么时候开口说话,他什么时候把老鬼放出去。

  老鬼也是一个倔强之人。他选择了沉默,便会沉默到底了。老鬼在这里,一呆便是三十年。前二十年,都是他自己孤独的生活。后来,老马去山上找草药,无端的闯进了结界,他们两个便相识了。

  现在,老马又把云无痕拉了进来。他是有两方面的思考。一是,他希望老鬼可以传授云无痕武功,让云无痕在“论武大会”上扬眉吐气;二,他希望云无痕以后可以为老鬼报仇。老鬼亲口告诉老马了,他这辈子是不准备逃出结界了。

  “墨山有规定,不允许外人偷学武功。我若是跟着老鬼前辈学了武功,万一被陈风他们发现了,他们可是要撕了我的皮呢。”云无痕心惊的说。

  “你和老鬼不一样。”老马说,“你已经拜师了。你师傅是墨凌子,你学墨山的武功是天经地义。至于你的武功是通过什么途径学来,没有人回去调查。”

  “别人或许不回去调查,我觉得,陈风一定会调查。他成天想着要怎么样才能把我赶出墨山呢。若是让他知道了实情的真相,我更是没有活路了。”

  “陈风不会说。”老马信誓旦旦的说,“墨凌子把你交给陈风,而陈风却把你扔在后山让你喂马,这并非墨凌子的本意。也就是说,陈风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背着墨凌子偷偷的做。你想想,他若是揭露了此事,不就是把他也给牵扯进去了?”

  听了老马的话,云无痕寻思片刻,他觉得老马的话不无道理。只是,云无痕心中还有一个担心,万一将来自己不能提老鬼报仇,自己便是负心之人了。云无痕天性醇厚,自然不想辜负任何人了。

  老马看出了云无痕的心事,他拍了拍云无痕的肩膀,说:“你不要有这么大的压力。即便是你答应了老鬼,也无需立刻就去做。老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是老鬼这种三十年的仇恨啊。或许,那个抓走飘云的强盗已经死了呢。”

  “我还是有点……”

  不等云无痕把话说完,老马忙接口说:“你难道忘记你来这里的目的了吗?这可是你最好的一次机会了。你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你便会被赶出墨山。你的愿望便永远不能实现了。”

  老马的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瞬间把云无痕给叫醒了。想到了木蓉,云无痕便没有了任何的后顾之忧。

  次日,云无痕自己去找老鬼了。老鬼也没有食言,云无痕到达地方时,他看到老鬼正坐在那里等他呢。云无痕走到老鬼身旁,说:“我发誓,我一定会……”

  “你不用发誓了,我相信你。”老鬼说。

  云无痕微微愣了愣,忙说:“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你是要发誓替我报仇。”老鬼说,“我被困在这里三十多年了,我的仇人应该死了。昨日,我之所以当着老马的面,同意让你报仇,我是不想让老马失望。老马是我的朋友,他为我的事情操碎了心,我不想在让他操心了。”

  老鬼的一席话,让云无痕彻底的对老鬼刮目相看了。那一刻,在云无痕的眼中,老鬼就是最美丽的人。心灵美的人比容貌美人更能给人带来无尽的欢愉。

  跟随着老鬼,云无痕学习了一个月。虽然云无痕没有武学根基,但云无痕聪明,并且悟性还很好。老鬼所教给他的东西,云无痕大都是一遍都记住了。等他回到马棚,他在慢慢的琢磨。所以,这一个月来,云无痕所学到了武功,倒也不少了。

  一个月后,当陈风来看云无痕时,云无痕的武功有了长足的长进。

  对于陈风的到来,云无痕早就预料到了。因为明日便是“九宫峰”“论武大赛”的日子了。陈风是来带云无痕去参加“论武大赛”,当然,他的目的是要当着墨山众弟子的面子,羞辱云无痕一番。

  “这小子在我这里没少帮了我的忙,我看他倒是一个喂马的材料,公子,你这把他带走,我倒是有些不习惯了。”老马笑着说。

  陈风绕着云无痕转了两圈,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云无痕的身子。从他对云无痕的观察,他觉得云无痕和上山时没有太大的变化。

  “云师弟也想在这里喂马吗?”陈风问。

  “师兄你这是明知故问。”云无痕不悦的说,“你知道,我来墨山的目的是要学习法术。是你把我扔在后山,我能不听你的话?”

  听了云无痕的话,陈风用手拍了自己的脑门,恍悟道:“幸亏云师弟提醒,不然我就要忘记云师弟来次的目的了。既然云师弟说起了习武之事,明日便是墨山的‘论武大会’了,云师弟,你跟我走吧。”

  就这样,云无痕跟着陈风,离开了后山。转眼便是“论武大会”的日子了,陈风带着云无痕去了“九宫殿”后的练武场。

  “论武大会”是要举行三日,头一日是武师间的较量,次日是降妖师的较量,第三日是伏魔师的较量。在武师较量时,一些降妖师和附魔师都来观看了。

  按照墨山的规定,降妖师腰间扎着紫色要带,身着紫色的长袍,而伏魔师是红色的长袍。武师则穿着自己的衣服,没有禁忌。

  到了练武场,云无痕进入了武师的队伍。他的眼睛则转向了降妖师。在降妖师中,云无痕看到了凤绫儿,凤绫儿也正朝他张望呢。两个人的眼睛四目相对后,云无痕能感觉到凤绫儿眼神中的关切。

  墨凌子来了,众弟子纷纷停止了议论。等墨凌子坐在高台上的太师椅上,众弟子一起给墨凌子下跪磕头。墨凌子微微抬起手臂,众弟子放起身。

  “论武大会,现在开始。”墨凌子高呼。

  由于今日没有降妖师和伏魔师的事,他们都心平气和的在一旁看热闹。云无痕混迹在人群中,也用看热闹的心态,观看了武师们之间的较量。经过老鬼一个月的点拨,云无痕不仅武功有所进益,他的眼光也提高了不少。那些上台论武的人,武功高低,云无痕也能看出一二了。

  随着时间的流失,大多数的武师都参与了论武。没有参与论武的只有云无痕等几个人了。陈风诚心是要云无痕出丑,他从降妖师的人群中走出来,大声的说:“师傅,一个月前,掌门人送来一位叫云无痕的师弟,今日论武,怎么没有看到云师弟啊?”

  墨凌子每日是杂事繁多,像云无痕这样的小事情,他是早就丢在脑后。若不是陈风的提出,墨凌子都要忘记云无痕的存在了。现在,陈风这么一说,墨凌子还真想看看云无痕的武功了。墨凌子一直好奇,掌门师兄极力的推荐云无痕,这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

  “云无痕?云无痕在哪里?”墨凌子问。

  云无痕正在下面看的津津有味,他听到墨凌子叫他的名字,忙从武师的行列中走出来。云无痕抱拳磕头说:“弟子云无痕参见师尊。”

  “你来墨山也有一个月了。本尊倒要看看你的武功。”墨凌子说。

  陈风在一旁说:“蒋师弟来墨山的时间比云师弟还要晚两天,就让他们两个较量一番吧。”

  陈风所说的蒋师弟是一个将蒋文龙的人。蒋文龙是崂山掌门蒋方太的儿子。蒋方太亲自来墨山,哀求了一个月,才说动了墨凌子,收了他儿子为徒。

  蒋方太听到陈风喊他,便走出来,说:“弟子蒋文龙参见师尊,参见陈师兄。”

  墨凌子看了蒋方太一眼,说:“你和云无痕切磋一番吧。你们两个,谁能获胜,本尊就收谁为关门弟子了。败的哪一个,便自行去后山喂马了。”

  听了墨凌子的话,云无痕有些懵。之前,墨凌子已经同意收他为弟子了,怎么现在失败的哪一个还要去后山喂马?

  蒋文龙可没时间寻思其中的不妥。他从场地边,捡了一把趁手的兵器,走到云无痕跟前,说:“云师兄,请多多指点。”

  云无痕这才把注意力放在蒋文龙身上。当云无痕看到蒋文龙时,他大吃一惊。

  红尘小仙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