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六十八章如影随形

第六十八章如影随形

  第六十八章

  “师尊和掌门人是要你消除怨恨,做一个大爱无疆的完人。这并不是我的期望。”陈风说。

  听了陈风的话,云无痕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想不到陈风竟然会直白说出和师尊不同意见。莫非,这是陈风设的一个圈套,为的就是掏出自己的私欲?

  一定是了。就陈风之前对他的所作所为,云无痕就很有底气怀疑这是陈风的计谋。

  “我不明白师兄的意思。”云无痕小声的说。

  “师弟,你不要误解我对你的好意。”陈风是何等眼光,自然是一下子就看透了云无痕的内心了。为了消除云无痕对他的猜忌,陈风忙说,“师弟,我问你,咱们人和动物有什么不同?”

  云无痕愣了愣,他没有想到陈风会问他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和之前的话题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不过,陈风既然问了,云无痕就不能不回答。云无痕想了想,他想到了好多种答案,但是,他自己又觉得,每一种答案都不能说服自己。既然不能说服自己,当然也不能说服陈风了。

  “师兄,还是你告诉我吧。”云无痕说。

  陈风清了清嗓子,朗声说:“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在于人有欲望,而动物没有欲望。”陈风瞟了云无痕一眼,云无痕正用惊讶而又非常不理解的眼光看着自己。陈风笑了笑说:“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我知道,你觉得我的话非常的荒唐,因为每个人都曾听过被人的劝说。他们都说,欲望是非常不好的东西,我们要抛弃欲望。”

  云无痕点点头,他赞同陈风的话。因为在他记事时,他所知道的第一个做人的道理便是冯铁匠告诉他做人不能有太多的欲望。当时,他还不明白欲望是怎么一回事呢。

  后来,一些人又告诉他,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好人,首先是要克服自己的欲望。而他想不明白,有欲望和做一个好人,这两者之间有怎样的矛盾。现在,陈风竟然抛出了相反的观点,云无痕觉得很新颖,他真的是要听听陈风是怎么解释自己的观点了。

  “人有欲望,然后才有梦想。人类之所以能发展,靠的就是那一点点的梦想。而动物没有欲望,也就没有梦想。动物只能看到眼前的温饱,而不能为了遥远的梦想奋斗。所以说,人有欲望是一件好事情。”陈风说。

  “可是……”

  不等云无痕把后面的话说出来,陈风举了举手,制止了云无痕的讲话。

  “我知道你要说为什么师尊和掌门人还要遏制你的欲望。难道,他们是故意误导我们?”

  云无痕点点头,表示赞同陈风的话。

  “师尊和掌门人没有错。不止是没有错,他们这么做其实都是为了咱们着想。”陈风说,“墨山是凡间修仙派中最有名的门派了。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寻得不坏之身,然后面跟进一步可以升天。可你和他们不同,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成仙。”

  “师兄,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云无痕问。

  “风师姐都告诉我了。”陈风说,“在山下,还有一个叫木蓉的女人等着你。如果,你成仙了,你和木蓉就不能再续前缘了。难道这是你所希望得到的结果吗?”

  “当然不是了。”云无痕毫不犹豫的说。

  “既然不是,你便不能放弃心中的‘先天之怨’。当你的心里没有怨,你也就没有了爱。你想想吧,万一有一天,你见到了木蓉。她还在爱着你,可你已经不爱她了。她得有多么伤心啊。”

  陈风这么一说,云无痕的眼前还真的浮现了木蓉悲伤欲绝的画面。木蓉是他手心的宝,他怎么能看着木蓉伤心啊。所以,云无痕脑海刚浮现木蓉伤心的画面,他便打了激灵,强行让自己不去想糟心的事情。

  “师兄,我该怎么办啊?”云无痕问。

  “师尊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让你在‘思过崖’修身养性。这一个月里,师尊是不会来这里看你。所以,至于这一个月里你是否真的修身养性,师尊并不知道。”陈风环视了四周,说,“你看看这里,除了一个石凳,便一无所有了。不要说你了,是个有血肉的人都不能在这里呆下去。”

  说话间,陈风已经来到悬崖边,他冲云无痕招手说:“云师弟,你过来。”

  云无痕走出石洞,但没有靠近陈风。他怕陈风趁机把他退下悬崖。陈风看出了云无痕的担心,笑了笑说:“师弟,我若真的要杀你,你在后山喂马的哪一个月我有的是机会。这次,我是真心的帮你。”

  陈风都把话说开了,云无痕也不好在怀疑他了。

  “师兄,你误会了。我有点恐高,不敢太靠近悬崖。”云无痕说。

  “有些事情,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陈风说,“譬如你所看到的悬崖,下面烟雾缭绕,看不到谷底,你一定觉得,这个悬崖定然是深不见底,掉下去会摔得粉身碎骨了。”

  “难道不是吗?”云无痕反问。

  陈风笑了笑,说:“云师弟,你可看好了。”

  云无痕还没有弄明白陈风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陈风纵深一跃,跳下了悬崖。云无痕虽然很讨厌陈风,可是,当他看到陈风就在自己面前跳下去,云无痕还是大为吃惊。他甚至于忘记了自己恐高了,疾步走到悬崖边,趴在地上,冲着谷底喊:“师兄,师兄,你在哪里啊?”

  云无痕的声音像是沉入大海的泥牛,没有丝毫的回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云无痕的心情越来越冷了。他觉得,陈风定然是摔死了,只是,云无痕想不明白陈风为什么会跳悬崖啊?莫非是他想自杀?不可能。云无痕虽然不是很了解陈风,但他也知道,陈风不是那种会自杀的人。

  只是,除了这个理由,云无痕就再也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在云无痕确信陈风必死无疑时,陈风忽然从下面窜了出来。

  云无痕又是一愣,相比于之前的惊讶,云无痕并无太多的惊讶了。它想到,陈风可是“除妖师”,御剑飞行都不成问题,何况这点小伎俩。

  “怎么?你不想知道我怎么就从谷底上来了吗?”

  看到云无痕平静的表情,陈风倒是有些意外了。

  “师兄,你这是什么功夫,我什么时候能学会啊?”云无痕是真的想学习这项技能,所以,他看着陈风时,眼睛都在放光呢。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陈风说,“你看着下面云雾缭绕,深不见底,其实都是表面唬人的功夫。”

  云无痕看着陈风,他有些狐疑,不过,从陈风严肃而又冷静的眼神中,云无痕看不出陈风任何想要撒谎的意思。

  云无痕半天没有说话,陈风知道云无痕对自己的话心里还存疑,他向前一步,拉住云无痕的衣襟,还没等云无痕明白过来陈风要做什么,陈风已经拉着他跳下了悬崖。

  “啊,师兄!!!”

  云无痕闭上眼睛,心想这次自己是死定了。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不死才怪呢。

  云无痕悬着的心好久没有放下来。他闭着眼睛,一直在等死可死亡并没有来临。

  “师弟,睁开眼睛吧。”陈风说。

  听到陈风说话,云无痕放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看到陈风正冲着他笑呢,云无痕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定是非常的糗了。

  云无痕又缓缓的把目光转向自己的脚底,他看到自己之所以没有摔的粉身碎骨,原因是他根本就没有掉下去。他的脚正踩在云上,如果他脚下的东西是叫云。当然,与其说是云,不如说是像云一样的东西。

  云无痕想到了他跟随玉清仙去“玉虚宫”的路上,云无痕也看到了像云一样的东西,玉清仙告诉云无痕那是氤氲。莫非,此刻他看到的东西也是氤氲?

  “师兄,这是氤氲吗?”云无痕问。

  “氤氲?氤氲是什么?”陈风不解的说,“这是冻云,墨山才有的东西。表面看,它很轻,像云一样,其实很结实。”

  随即,陈风用手指着前方,问:“师弟,你看到那条路了吗?”

  顺着陈风手指的方向,云无痕睁大了眼睛,在冻云中,云无痕隐隐的看到像绸带一样的东西,蜿蜒曲折,伸张远处。

  “师兄,你说的是绸带吗?”云无痕问。

  “那不是绸带,是一条通往山下的路。”陈风冲云无痕笑了笑说,“整个墨山只有我知道这条路,一般人我是不会告诉他们。你在思过崖呆腻了,就从这里下去,山下可热闹繁华了。哪里有你想吃的大鱼大肉。”

  陈风的话,还真是勾起了云无痕的欲念。虽然云无痕表面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可心里却是有那么一瞬间涌出了一丝丝的欲念。

  红尘小仙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