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七十三章争风吃醋

第七十三章争风吃醋

  “兼爱为爱,疏远无分,身为外物,化解阴韵……”

  云无痕看书本就云烟雾饶,此刻,这位自称为元尊的人一番话,更是让云无痕摸不着头脑了。

  “元尊前辈,晚辈才智疏松,您老的这些话晚辈不解。您能说的详细些吗?”云无痕一脸迷茫的看着白胡子老道。

  “似是而非,心有感悟。直通元灵,通气而发。”白胡子老道老顿了顿,说,“墨山派历经三千五百年,本派弟子才智日渐平庸。当今三界,妖魔蠢蠢欲动,正是尔等立功扬名之时。”

  “弟子谨遵师尊教诲。”云无痕见元尊说的郑重其事,他也收心敛性了。

  “最后,本尊在嘱托最后一句,抱守原来,不忘初心。”元尊话毕,飘然而去。云无痕寻思元尊的话,似是有些道理,可是,他绞尽脑汁,却也想不元尊话中的本意。

  正焦虑间,云无痕心中空虚,脚下失衡,整个人掉了下来。

  耳旁是呼啸的风声,看着自己距离地面越来越近了,云无痕大叫一声“我命休矣。”好一会,云无痕睁开眼睛,身旁放在那本自己看过一半的书,起风了,洞外是呼啸的风声。

  云无痕爬起来,走到洞口,看着山间飞舞的山花和白云,他的心绪也如山花般飘荡不停,如是心静,持续了三日。

  第四日,风停了。

  云无痕的心也静了。

  三天三夜,云无痕没有进食,身体 是变得空虚了,可是,他的脑袋缺丰满了。当然,用丰满这个字并不能准确说清楚云无痕的状态,但至少可以表明他当下的心境变化。一个人,只有内心满了,才不会被仇恨填充。没有了仇恨,自然也就没有了怨气了。

  至少,在墨行子来看云无痕时,云无痕的心境是很好。

  墨行子又把手放在了云无痕的头上,和上次一样,云无痕感觉到了暖流从自己头顶传入,然后,他有些困倦了。云无痕想睡觉,他合上眼睛,恍恍惚惚,自己来到了一处空地。他觉得有些熟悉,但是河流,天空,密林……

  唯一的不同,河流里没有了悬浮的头颅,河水也变得清澈了。

  “你感觉到了什么?”一个声音从天空飘来,云无痕想到没有想,随口回答,“我感觉到了轻松,自由,和愉快。”

  “然后呢?不要刻意的压抑自己,放开自己的心,也放开自己的念头。纵容自己的念头,往深处想。”声音来自不同的角度,云无痕无想要寻找,却无可寻找。

  跟随自己的内心,随着他思想的深入,他的心也越来越空明了。云无痕仰起头,面带微笑。

  “不用说了,从你的表情中,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心静了。”

  瞬间,云无痕从梦境中走出来。墨行子看着他,从脸面的表情中,云无痕感觉到墨行子的满意。

  “看来这几日的苦修很有成效。”墨行子说。

  “师尊,弟子可以下山了吗?”云无痕来时,玉清仙在路上告诉了云无痕,等他化解了先天怨气后,就可以去“玉虚宫”了。

  “我不知道你之前怎么就遇见上仙了。就我所了解,想要见上仙,除了苦心修行,降妖伏魔外,别无他法了。”墨行子道。

  “昆仑山有一个‘通天塔‘,我是在哪里见到了上仙。”云无痕说,“我来时,上仙说了,等我体内的先天怨气化解了,他就来找我。”

  “在你没来墨山之前,你和上仙的约定我无权过问。但现在,你是墨山弟子,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代表着墨山派,所以,你就不能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顿了顿,墨行子道,“从明日开始,你就跟着你师尊休息降妖之法术。”

  话毕,墨行子翩然而去了。云无痕就算是要反驳,墨行子却也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了。墨行子走了不久,陈风便来了。

  按照陈风的设想,此刻的云无痕不应该在“思过崖”。云无痕应该在山下吃酒呢,陈风来就是要抓个现场,然后告诉墨凌子,把云无痕给撵出墨山。

  所以,当陈风看到云无痕端坐在山洞里的大石上时,陈风有些失望。不过,像他这种人是善于掩饰内心的波澜,失望之色只是从他的面部一闪而过。云无痕所看到的是,满脸欢笑的陈风了。

  “师弟,我来看你了。”陈风说。

  云无痕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瞟了陈风一眼,然后,又缓缓的闭上眼睛。

  对于云无痕的行为,陈风很是愤怒。他疾步走到云无痕跟前,指着云无痕的鼻子,怒道“怎么?才两日不见,师弟难道就不认识我了?”

  “师兄,我现在正思过呢。刚才掌门人来了,说我要努力攻克心中最后一层魔障,这段时间,你就不要打扰我了。万一,掌门人知道了,对你对我都不好,是不是,师兄?”

  当墨行子告诉云无痕,从明日开始跟随墨凌子学习法术时,云无痕心里就犯嘀咕了。他所厌恶的便是每日都要看着陈风。更让云无痕觉得恐惧是他每日都要堤防陈风对他的陷害了。

  云无痕的心境便空明后,一些他所不能想到的事情,他一下子也能想到了。比如,陈风对他的好,之前,云无痕认为陈风是改邪归正了,所以才会大鱼大肉的招待自己。只是,现在云无痕明白陈风那么做的用意便是要让自己堕落,然后逼迫自己离开墨山。

  云无痕也不是傻子。当他想到要在墨山生存下去,首先是要降服住陈风。所以,在陈风踏进“思过崖”的山洞时,云无痕心中便打定主意,这次,他要先发制人了。

  “师弟,你这话师兄我就不明白了。”陈风笑着说,“你犯了错误,来这里思过。作为师兄,我是想来看看你在这里过得怎么样了。你怎么上来就给我一个下马威啊?好吧,你如果觉得我在这里碍眼,我可以离开。”

  陈风转身便走。云无痕没有喊陈风,他想着,陈风不会真的离开。至多,陈风走到洞口就会站住。快到洞口了,陈风的脚步便慢了。他们两个人,是在相互试探了。陈风也打定主意,云无痕不会让他离开。谁先开口,谁便输了。

  陈风的一只脚迈出了洞口,他的第二只脚马上就要迈出去了。这时候,凤绫儿出现了。

  凤绫儿是御剑飞行,从天而降了。陈风先看到了凤绫儿,凤绫儿穿着白色的裙子,山峰吹动凤绫儿的衣襟,上下飞舞,在陈风眼中,凤绫儿犹如下凡的仙子了。

  “师姐,你怎么来了?”陈风走向前,他已经有好几日没有看到了凤绫儿,身子不由自主的向风铃儿靠近了。

  “师弟,你怎么来这里了?”风铃儿在这里看到了陈风,心里有些不安。虽然,凤绫儿是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陈风是要还云无痕。可是,凤绫儿并不是傻子,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她觉得陈风对云无痕并不友善。

  现在,陈风出现在这里,凤绫儿的第一个念头便是陈风要做些对不起云无痕的事情了。

  “云师弟在这里快半个月了。我是来看看云师弟的状态可好。”陈风转身冲洞中的云无痕,喊,“师弟,你师姐来看你了,你快出来吧。”

  云无痕自然是看到凤绫儿来了。他并想见凤绫儿,因为云无痕和凤绫儿在一起心里就会有一种愧疚,他觉得和凤绫儿在一起就会愧对木蓉。尽管,他也知道,他也凤绫儿在一起并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师姐,你怎么来了?”云无痕只是在山洞里问候凤绫儿,他并没有起身。

  云无痕的行为,陈风觉得很是没有礼貌。不要说凤绫儿是陈风最心仪的人了。但就是其他的人,云无痕的行为陈风也会谴责他,

  “师弟,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师姐大老远的来看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啊?”随即,陈风转过身,讨好似的看着风铃儿,说,“师姐,你别和师弟一般见识,他这个人你是……”

  “师兄,我了解师弟,我不生气。”凤绫儿径直走到洞里,她绕着洞穴转了一圈,摇头说,“早就听说‘思过崖’里的生活很是艰苦,今日一见,当真是名不虚传啊。师弟,当真是难为你了,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你辛苦了。”

  凤绫儿对陈风的冷漠,让陈风怒火中烧。陈风攥着拳头,咬着牙说“师姐,我找云师弟有些话说。你要是没什么事情,你先离开吧。”

  “怎么?你们两个人说的话我不听吗?”凤绫儿瞟了陈风一眼,不悦的问。

  “当然不是了。”陈风忙解释说,“是我来时,师尊特意吩咐我了。你也知道,师尊的话咱们不能不遵从。”

  “倒也巧了。我来也是受了师尊的嘱托,前来传达师尊的一句话。”凤绫儿说,“既然你来得早,你就先说吧。”

  凤绫儿走出洞口,站在悬崖边,大声的说“师弟,我在这里听不到了吧?”

  红尘小仙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