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零一章桃木剑

第一百零一章桃木剑

  除了云无痕去厕所外,于管事对云无痕是无时无刻的不监视。所以,云无痕费了好一番心思,也没有想到如何逃离于管事的视线。

  “还没想出来办法吗?”凤绫儿问。

  “他这个人也太轴了。”云无痕摊开双手,无奈的说,“我发现,他是个死脑袋,认定的事情,便不会改变了。就我劈柴这一会,他观察我五次了。”

  “交给我吧。我有办法了!”凤绫儿拍了拍云无痕的肩膀,自信满满的说。

  “你能有什么办法?除非杀了他。”云无痕说。

  “你就别管了。”凤绫儿拍了拍衣服,大方的走开了。

  不多时,小道童跑回来喊于管事了。也不知小道童对于管事说了什么,于管事撒腿便跑。云无痕放下手中斧头,悄悄的来到前面。

  清风的房间在“无极观”后面,云无痕藏在一个大石头后,他看着清风走出房间,到“无极观”打蘸了,云无痕猫着腰,来到门口。他正要推门,房门开了。

  门内是一个小道童,手里拿着扫把呢。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片刻,云无痕抢先说:“师兄,你这房间打扫的不行啊!”

  “你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道童问。

  “我刚来,师兄当然不认识我了。我叫阿狗……”

  不等云无痕把话说完,道童不耐烦的拜了拜手。“我不想知道你叫什么?你快点离开这里,不要打扰我扫地。”

  “师兄,掌门师尊派我来叫你呢。”云无痕说。

  “掌门喊我?”道童瞪大眼睛,看着云无痕,说,“我看你撒谎都不会。掌门人刚出去,怎么会喊我?”

  “你不信?”云无痕点点头,说,“好吧。话我已经给你传达了。信不信随你了。”

  云无痕转身 便走,他转过身,数着脚步,在他数到第三声时,道童叫住了云无痕。云无痕缓缓的转过身,衣服极不情愿的样子,说:“你既然不相信我的话,又何必喊我啊?”

  “我若是去了。谁打扫卫生啊?”道童问。

  “我啊。”云无痕说,“我新来的,最擅长打扫卫生。”

  边说话,云无痕边走了回去。他进屋后,从道童手里接过扫把。然后,推搡着把道童推到了门口。

  “师兄,你快点去吧。”云无痕说,“掌门师尊可是说了,有重要的事情。你要是耽搁了,可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啊。”

  道童再三叮嘱要云无痕打扫干净。然后,道童离开了。云无痕忙关上房门,房间的墙壁上当真挂着一把桃木剑。云无痕取下桃木剑,在他将要离开房间时,他发现床边的抽屉半开半关,里面有一个黑色的东西。云无痕鬼使神差的走过去,打开抽屉,抽屉里放着一把黑色的折扇。

  “无字封印。”

  云无痕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白头发老道的话。云无痕拿在手中,反复的观看,的确,这把扇子就是当日他用来打败“四方鬼魅”的“无字封印”。只是,云无痕想不透,“无字封印”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了。

  来不及想了。云无痕收起折扇,拿着桃木剑,快速的离开了房间。他回到小院前,先把桃木剑放在一个无人察觉的地方。

  云无痕回到小院,看到于管事和几个小道童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谈话呢。他们看到云无痕时,便停止了交谈。似乎,他们的讲话不让云无痕听到。

  云无痕以为于管事是在和他们几个人商议要整治自己呢。

  为了能给于管事留一个好印象,云无痕冲于管事笑了笑,尽管有些尴尬,但好歹也算是示好了。

  于管事没有搭理云无痕。

  云无痕回到房间,他们几个人又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笑声的讨论着什么。凤绫儿坐在床上,闷闷不乐。

  “师姐,我回来了。”云无痕说。

  凤绫儿抬头,看了云无痕一眼,又把头垂下。云无痕看出凤绫儿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又看了看外面的那些人。

  “师姐,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我找他们算账去。”云无痕挽起袖子,就要找于管事等人理论。

  “你给我回来。”凤绫儿挡在门口,说:“不管他们的事情。”

  云无痕看着凤绫儿,脸上有些泪痕,像是哭过。

  “师姐,你哭了?”云无痕问。

  “没有。”凤绫儿转过身,不让云无痕看自己的眼睛。

  凤绫儿越是不让云无痕看,云无痕越是放心不下。他说:“师姐,你怎么也把我当外人了?难道,你还有什么话不能告诉我的吗?”

  “我说了,没事情就是没事情。你就别问了。”

  看到凤绫儿动怒了,云无痕服软了。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云无痕说,“你别生气。你饿吗?我去给你拿食物去。”

  云无痕安抚住,便出去了。

  于管事等人看到云无痕出来了,他们又都不说话了。云无痕径直走过去,于管事看到云无痕过来,他摆摆手,说:“今日就到这里,都散了吧,散了吧。”

  于管事转身要走,云无痕一把抓住于管事。

  于管事扭头,瞪了云无痕一眼,怒道:“小子,你疯了吗?敢同我动粗?”

  “你还真说对了。”云无痕狠狠的说,“今日,我就是疯了。你要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不要说动粗了。我还要揍你呢。”

  云无痕的无礼把于管事惹怒了。他挥手朝着云无痕就是一巴掌。云无痕攥住于管事的手腕,于管事尽力的往外抽。云无痕有意要给他一点颜色瞧瞧,暗暗用劲,攥的于管事手腕发麻。

  “疼,疼!!”于管事连连求饶说,“师弟,你松手。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云无痕松开手,于管事活动着手腕,他擦了擦额头上汗珠,拿眼睛上下打量着云无痕。云无痕傲然的说:“实话告诉你,我可是戴艺拜师。别说你了,就是你几个一块上,也不是我的对手。”

  “师弟,你这话可就见外了。”于管事好歹年长几岁,知道人情世故,善于见风使舵。他用巴结的眼神看着云无痕,笑着说:“师弟,咱们都是茅山弟子。说白了,咱们都是一家人。以后,你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了。从明日开始,你就不用劈柴了。”

  “师兄的好意我心领了。”云无痕说,“师兄,我刚才走过来时,你们几个在这里嘀嘀咕咕,说什么呢?你们是不是又要背地里算计我呢?”

  “没有,绝对没有。”于管事忙举起双手,以示自己的清白。

  “真的吗?”云无痕看着于管事。

  “你要是不信,问他们几个。”于管事说。

  “那你们谈论什么呢?”云无痕说,“为什么我一来,你们就不说话了。并且,你还用那种神神秘秘的眼光看着我?”

  于管事冲云无痕招招手。云无痕靠近于管事,于管事小声的说:“师弟,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啊?”云无痕一脸懵,“你不说,我知道什么啊?”

  “和你一块来的凤师弟,你认识他吗?”于管事问。

  “当然认识了。”云无痕说,“我们两个一块来茅山,当然认识了。”

  “你知道她是女人吗?”于管事小声的问。

  “女人?”云无痕倒吸口冷气,他忽然明白了,凤绫儿在房间里,扭扭捏捏,自己问她原因,她也不说出来,一定是被于管事他们几个发现了是女儿之身,凤绫儿不好意思了。

  于管事见云无痕愣住了。他还以为云无痕不知道这件事情。被自己说出来,云无痕惊呆了呢。

  “你傻眼了吧。”于管事说,“方才,我们知道她是女儿之身时的反应和你现在一模一样。她这个人心机可真够深的啊。知道茅山不收女弟子,她就女扮男装,混了进来。幸好被我发现了。要不,真的成为茅山的入室弟子,可就成了茅山最大的笑话了。”

  “师兄,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云无痕说,“你若是没有实打实的把握,千万不能传扬出去。”

  “不止我一个人。他也看到了。”于管事用手指着小道童说,“你,给我过来。”

  小道童本是躲在门口面偷看呢,他看到于管事点他的名字。便磨磨蹭蹭的走了过去。

  “师兄,你叫我啊?”小道童说。

  “你把方才你看到的事情告诉云师弟。”于管事说。

  “是这样。方才,我去河边打水。我看到凤师弟在河边洗脸。凤师弟洗脸时,顺带着也洗了脖子。她洗脖子时,解开了道袍,然后,我就看到了……”

  “不要说了。”云无痕怕小道童说出更难听的话了,忙打住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任何人不能在讨论了。”

  “师弟,凤师弟的身份难道也不告诉掌门师尊吗?”于管事问。

  “或许,凤师弟有难言的苦衷呢。咱们给他一点时间。如果,真的如小师弟所言,凤师弟是女儿身,想必,她也会自己公布。”云无痕说。

  “不可能吧。”于管事说。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想,凤师弟一定明白这个道理。”云无痕说,“不管怎么说,在凤师弟自己说出这件事情之前,咱们都不能泄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