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二十六章回村

第一百二十六章回村

  云无痕看到阿成的嘴巴鼓鼓的,最里面像是有东西。云无痕左右看了看,旁边有一双筷子。云无痕拿来筷子,用筷子翘起阿成的嘴巴,从阿成的嘴巴里掉出一个圆圆的,鹌鹑蛋大小的东西。

  “这是什么?”铁匠问。

  云无痕没有回答铁匠的话。他想到自己还在“桃源村”时,那日晚上和木蓉去山上找白灵,晴空忽然起了霹雷。后来,云无痕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了玉清仙。玉清仙说白灵吸收天地之灵,体内有‘元灵丹’,‘元灵丹’可以引雷。眼前这个东西圆圆的,还会发光,云无痕想着应该是‘元灵丹’了。这么一寻思,云无痕便对上号了。僵尸王抓走白灵,就是为了“元灵丹”,现在,僵尸王把“元灵丹”取出来,白灵呢?

  “小子,你想什么呢?”铁匠说,“咱们不能把阿成的尸体仍在这里啊,他死的也太冤了,死后咱们不能让他的尸体再受蹂躏了。我觉得,咱们还是把他给移到乱葬岗,埋了吧。”

  铁匠的话正合云无痕的心意。云无痕收起“元灵丹”,他和铁匠抬着阿成的尸体,来到了乱葬岗。他们把阿成的尸体放进棺材里时,云无痕发现棺材有被移动过的痕迹,云无痕用力把棺材推开,他看到棺材下面有一个小洞,白灵就在洞里躺着。

  “白灵,白灵。”云无痕抱起白灵,使劲 摇晃,白灵就是不动弹。

  “小子,这东西死了啊。”铁匠说。

  “你给我闭嘴。”云无痕等了铁匠一眼,铁匠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云无痕拿出“元灵丹”,喂白灵服下去。过了半柱香功夫,白灵动弹了,铁匠用手指着白灵,说,“小子,他活了,他活了。”

  云无痕当然知道白灵活了。不过,他并不想铁匠那么高兴。云无痕把白灵放在地上,他动手把阿成放在棺材里,盖上棺材盖。铁匠帮着云无痕把棺材埋上。

  天亮了,云无痕伸了伸懒腰说:“僵尸王死了,我也该走了。”

  铁匠跪下,给云无痕磕了三个头。

  “你杀了僵尸王,是小镇的恩人。我替小镇的人谢谢你。”

  云无痕第二次听到有人感谢他,他心里蛮有成就感。他总是听人活着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他老爹告诉他,多挣钱,然后享受更好的生活,便是有意义的事情。可经过这两件事情,云无痕觉得,帮助别人,得到别人的感谢,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呢。

  云无痕接受了铁匠的感谢。铁匠要云无痕在小镇多住几日,他好孝敬云无痕,云无痕谢绝了他的好意。

  “我还要赶回家呢。”云无痕说。

  铁匠见云无痕去意已决,他也不挽留云无痕了。临走前,铁匠拿出一把剑,递给云无痕说:“这把剑是我这么多年,制造最好的一把剑了。我想把它送给有缘人。经历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你才是这把剑的有缘人。”

  “这是你最珍贵的东西,我怎么能要呢。”云无痕说。

  “这把剑在我这里,就是废铁一把,你拿着它,用它降妖伏魔,才能发挥它最大的价值了。”铁匠说,“你就别推辞了,快点收下吧。”

  “铁匠诚意满满,云无痕也就不推辞了。”

  收下长剑,云无痕带着 白灵走了。到了无人之处,云无痕用“御剑飞行”,半天的时间,便到了“桃源村”。

  穿过“红尘峡谷”,站在“桃源村”的村头,看着熟悉的村庄,云无痕心里感慨完全。出行一年多的时间,他在外面是经历了很多,可对于这里的人来说,什么都没有改变。

  云无痕正在村口怅然时,他看到了张山扛着一头野猪从山里回村。虽然,之前闹事要杀死白灵时,张山是带头起哄,可事情过了这么就,云无痕对张山的仇恨早就烟消云散了。他忙走过去,大声的说:“张山哥,你今天的收成不错啊?”

  张山停住脚步,用眼睛打量了云无痕好一会,才认出。

  “阿狗,是你啊。”张山依然扛着野猪说,“你不是出去学艺了吗?怎么就回来了。”

  “我想老爹了,回来看看。”云无痕说。

  “哦,是这样啊。”张山扛着野猪,匆匆的离开。

  云无痕看着张山的身影,他觉得张山很是无礼。自己不计前嫌,他和说话,他倒好,代答不理。云无痕冲着张山吐了口吐沫,怒道:“你小子神气什么啊,你不搭理我,我还不搭理你呢。”

  云无痕堵着气往前走。抬头,他又看到了张猎户。曾经,张猎户帮助冯铁匠建造了茅草房,云无痕和冯铁匠来“桃源村”时,所找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张猎户,所以,对于张猎户,云无痕是心存好感。

  “张叔叔,你好啊。”云无痕大声的说。

  张猎户驻足,他一眼便认出云无痕了。忙说:“是阿狗啊,你什么来的?”

  “我刚到这里,还没有回家呢。张叔叔,最近你可好啊?”云无痕问。

  “我很好,很好。”张猎户说,“哦,你还没有回家呢。我还有急事,先走了。”

  张猎户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急着走开了。

  云无痕看到张猎户手里并没有拿着狩猎的工具,他能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可见,张猎户并不想和自己说话,才随口找的一个理由。

  张山对自己冷淡,云无痕是可以理解。为什么张猎户对自己也是这样的态度?云无痕觉得,这其中必定有原因。回到家里,一定要向老爹问个清楚。

  来到家门口,云无痕在要推开柴门时,心里有些犹豫了。“近乡情怯”,云无痕虽然不知道这个词语的意思,他现在的却是这样的心情。在墨山时,他是急着要回来。现在,回来了,他又不敢推开柴门。是怕见到冯铁匠吗?或许有点吧。云无痕离家的这段时间,当他回忆起冯铁匠,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注意到,随着自己的长大,冯铁匠却是逐渐的老去了。

  现在,一年多没有回家了。云无痕害怕冯铁匠比以前老的更厉害了。

  云无痕长长舒了口气,一狠心,推开草门,一眼便看到了那棵老槐树。云无痕清楚的记得,自己去“鬼市”卖剑,钱没有拿回来,剑丢了。冯铁匠把自己掉在老槐树上,狠狠的抽打。如今,这课老槐树愈发的粗大了,云无痕摸着老槐树的枝条,心里一阵感慨。

  堂屋门是关闭着,云无痕没有喊冯铁匠,他想突然推门进去,给冯铁匠一个惊喜。

  房门虚掩,云无痕没怎么用力,便把房门推开了。房间里没有冯铁匠的身影,云无痕觉的有些诡异。

  “老爹,老爹。”云无痕喊。

  没人回应。

  “老爹,我是阿狗,我回来了。”云无痕大声的喊。

  依旧没人回应。

  云无痕的心渐渐的慌乱了。他来到后面的铁匠铺,灶台已经蒙了一层的沙尘,还有风箱的把柄上结了蜘蛛网。云无痕推测,冯铁匠应该好久没有在这里打铁了。

  莫非,老爹离开这里了?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云无痕去找木昇了。木昇刚从山上打猎回来。云无痕出现在他家院子里时,木昇刚放下猎物,还没来得及洗手呢。

  “木大叔,我回来了。”云无痕站在门口,大声的说。

  木昇看着云无痕,先生一愣。随即,他冲着云无痕走去,用手拍打着云无痕的肩膀,兴奋的说:“阿狗,你回来了,你可算回来了。”

  “木大叔,你好吗?”云无痕问。

  木昇点点头,说:“我很好。我很好。”

  “木蓉呢?”云无痕问,“木大叔,带我去看看木蓉吧。”

  提到木蓉,木昇的脸一下沉下来了。云无痕的心一下子凉了。他用手抓住木昇,紧张的问:“木大叔,木蓉怎么样?是不是出事了?你快点告诉我啊?”

  “阿狗,你别紧张。”木昇说,“木蓉很好,和你离开是没有任何变化。前几天,我刚给她服用了一颗药丸呢。”

  听了木昇这么一说,云无痕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木昇带着云无痕到了房间里。木昇站在门口说:“我看到蓉儿这个样子,就想哭。我就不进去了,你进去吧。”

  云无痕慢慢的推开房门,他轻轻走到床边,撩起帘子。木蓉闭着眼睛,安静的躺在床上,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的颤动,乌黑的头发柔顺的披散在肩膀上,光滑的脸蛋,还有那高耸的胸脯,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一切又都是那么的熟悉。

  “蓉妹妹,我回来了。”云无痕小声的说。

  忍不住,云无痕俯下身子,在木蓉的脸蛋上,轻轻的吻了吻。

  云无痕用柔情的眼睛看着木蓉,蓦然,云无痕看到木蓉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泪,虽然只有一滴,但对于云无痕来说,算是天大的喜讯了。

  “蓉妹妹,你是不是听到我讲话了,是不是?”云无痕高兴的说,“蓉妹妹,你要是听到我说话,你就睁开眼睛,好不好?”

  云无痕等了好一会,木蓉都没有睁开眼睛。云无痕怅然的叹了口气,接受了残酷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