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二十八章杀与不杀

第一百二十八章杀与不杀

  大胡子自然也看到了云无痕了。

  他放下手中的碗,眼睛直直的盯着云无痕。他很好奇,眼前的这个人见了他怎么不下跪啊?

  云无痕大步走到桌前,用手指着大胡子问:“你就是大胡子了?”

  “你小子是谁?”大胡子放下手中猪蹄,站起身,大声的说,“外面的人都死了吗?”

  大胡子一声吆喝,过来了十多个露了,那些人亮出兵器,站在云无痕身后。大胡子用手指着云无痕,说:“看门的两个兔崽子是谁,给老子站出来?”

  方才两个在门口站着的喽啰战战兢兢的走到大胡子跟前,小声的说:“老,老大,是我们。”

  “你两个眼睛瞎了吗?怎么放陌生人进来了?”大胡子顺手摸起手边的鬼头刀,照着喽啰的脖子砍下。刀落到一半,悬在半空中了。

  “吆喝,老子还不信邪了。”大胡子双手捂着刀柄,使劲的拽,云无痕收起的法力,大胡子用力过猛,身子往后仰,一屁股蹲在椅子上,把椅子给坐烂了,他又一屁股蹲在地上。

  下面的喽啰几时见过大胡子出丑,他们都不自觉的笑了。笑过后,他们才发现不该取笑,忙用手捂住嘴巴。

  大胡子身旁的两个喽啰,忙伸手搀扶起大胡子。大胡子看了看自己的刀,自语道:“真他妈的奇了怪了。”

  “我说,你就是大胡子啊?”云无痕朗声的问。

  大胡子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陌生人在呢。他忙整了整衣服,重新端起了作为老大的架子。把鬼头刀放在桌上,用手指着云无痕,呵斥道:“你小子叫什么?来这里干什么?”

  “你就是大胡子?”云无痕问。

  “老子就是大胡子。”大胡子说,“你找老子干什么?”

  “很好,很好。”云无痕冷笑道,“你承认自己是大胡子就行了。我问你,‘桃源村’的冯铁匠可是你杀的?”

  “‘桃源村’?那个‘桃源村’?”大胡子端着酒碗,问。

  他身旁的喽啰小声提醒说:“老大,就是半年前,咱们去过的那个村子。有一个瘸子,很不识相,拉着老大不松手,老大你就给了他一刀。”

  “哦。”大胡子摸着自己的胡须说,“想起来了。你说的人是个瘸子吗?”

  “果真是你。”云无痕怒道,“你承认变好。”

  “你小子是他什么人?”大胡子问。

  “我是他儿子。”云无痕一步步的走向大胡子。

  大胡子看了云无痕的一眼,从云无痕的眼神中,大胡子看出杀气。他忙冲喽啰说:“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快把他拦住。”

  几个喽啰亮出兵器,挡在大胡子身前。云无痕也没有呵斥,但就是瞪了他们一眼,那几个人就乖乖的散开了。大胡子一看没人为他出头了,他忙摸起桌上的鬼头刀,怒道:“你不要过来,你要是再向前一步,我就杀了你。”

  “好啊。有本领你就杀了我啊。”云无痕用手摸着自己脑袋,说,“照着这里砍,一刀砍下去,我的头就掉下来了。砍啊,快点砍啊。”

  大胡子扬起手中的刀,但是,哆哆嗦嗦,他又把刀放下了。随即,大胡子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说:“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求求你,爷爷,你是我爷爷,你饶了我吧。”

  “现在知道错了。现在知道求饶了?你杀我老爹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求饶啊?”云无痕怒道,“我若是饶你,老爹的在天之灵也不会饶恕我。”

  云无痕举起手中 的剑,在他就要落下时,他脑海中浮现出墨子传授给他的那段话:圣人之道,在于宽恕。认人之不能忍,爱人之不能爱。推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屠刀易举,放下难得啊。

  云无痕默念了几遍,心中的怨恨渐渐的消减了。就在他要放下手中的剑时,那个熟悉的黑影出现了。他告诉他,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以直报怨,以牙还牙。手刃凶手所获得的快乐超乎想象。

  快点,动手吧。黑影说。

  忍住啊,忍住便是圣人了。墨子说。

  他脑海中两个声音在吵架。云无痕大吼一声,手中剑落下了,斩了大胡子的人头。看着剑上的血,云无痕心中竟然有了一丝莫名的快感。

  是不是很快乐啊。继续杀人吧,把这里的人都杀了,你的快乐将会得到永恒的满足。黑影说。

  你不能在杀人了。再杀下去,你就坠入魔道了。堕落容易,修行难啊。想想你的亲人,你的爱人。放下手中的剑吧。墨子说。

  两个声音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云无痕脑袋就要炸掉了。

  “都给我闭嘴。”云无痕捂着脑袋,蹲下身子,神情非常的痛苦。

  “云无所依,雨无所求。该来则来,该行则行。”一个熟悉的声音惊扰了云无痕。云无痕抬起头,看到墨行子飘然而来。

  “掌门师尊。”云无痕站起身,迎接墨行子。

  “你已经不是墨山弟子了,我们也不是你师尊了。”墨凌子紧跟着云无痕也来了。

  “你们怎么来了?”云无痕问。

  墨凌子没有理会云无痕,他转向墨行子说:“掌门师兄,眼前的事情怎么解决啊?”

  “你想如何解决?”墨行子问。

  “他不是墨山弟子,却用墨山派的武功滥杀无辜。按照墨山的律法,是要带回墨山,召开五峰峰主大会,商议后再行解决。”墨凌子说。

  “师弟,如此小事。需要这等大动干戈吗?”墨行子问。

  “师兄,死了一条人命,在你眼中难道只是小事一件吗?”墨凌子怒道,“云无痕残害生灵,与妖孽有何差别。墨山的宗旨是降妖除魔,保护好人。云无痕虽然不是妖孽,但他滥杀无辜,与妖孽一样了。”

  “师弟,你只看到了云无痕滥杀无辜,难道你就没有看到云无痕诛杀僵尸王吗?”墨行子问。

  “墨凌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就是想收回我的武功和法术嘛。上次,我离开墨山时,曾让你收回了。是你改变了注意。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云无痕摊开双手说,“没有你们墨山的法术,我云无痕也死不了。我就在这里站着,要废除我的法术,你就过来了。”

  “哼!”墨凌子冷笑道,“你用墨山法术杀人。现在不是废除你武功这么简单了。”

  “滥杀无辜?呵呵!”云无痕冷笑道,“可能,你并不了解这个词的意思。亦或是,你并不了解这个人。你知道他是谁吗?做了什么吗?”

  “贫道没有看到他做了什么,贫道只看到了你杀了他,并且使用墨山的武功。”墨凌子说。

  “你一个宗师,难道就能善恶不分?”云无痕怒道,“这个人,他杀了我父亲。难道,我就不该替我父亲报仇吗?你说他死的冤枉。我父亲的死难道就不怨了吗?我父亲只是个打铁匠,他得罪谁了。他们为什么就不问青红皂白的把我父亲杀了。你告诉我,他们有什么权力杀我父亲?”

  云无痕接连的追问,让墨凌子有些不知如何回答了。

  墨行子道:“师弟,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我一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答复。如果真是他的过错,我愿意辞掉掌门人,以谢天下。”

  墨行子和墨凌子之所以忽然在这里出现,当然不是偶遇了。

  从云无痕离开,墨凌子就用墨山法宝“幻眼千里”监视云无痕的一举一动。当他看到冯铁匠死了,他便知道云无痕是要到“仙人峰”替父亲报仇。于是,墨凌子依游玩的名义,邀请墨行子到“仙人峰”游山玩水,他们自然抓到了云无痕杀人的现场了。

  墨凌子此行的目的并不在于云无痕,而是墨行子。他是要当着墨行子的面,证实云无痕用了墨山的武功杀人。云无痕不是墨山弟子,他用墨山武功,便是犯戒。追查下去,自然就查到了墨行子的头上了,墨凌子是想利用这次机会,把墨行子从掌门位子上拉下来。

  现在,墨行子向墨凌子保证,他会给墨凌子一个合理的解释。墨凌子也就没必要在留在这里了。

  “师兄,我会墨山等你的好消息。”墨凌子冷笑着驾云而去。

  看着墨凌子远去的身影,云无痕摇摇头,说:“以前,我以为修仙之人,都是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呢。现在我才见识到了,修仙之人也要勾心斗角啊。”

  “你休要取笑他,他可是你师尊。”墨行子说。

  “打住吧。”云无痕说,“掌门师尊,你可是不知道,你不在墨山时,墨凌子已经驱逐我离开墨山了。我云无痕在厚颜无耻,也不可能上赶着拜他为师了。”

  “你若是不肯拜他为师。你就拜我为师吧。”墨行子说。

  “掌门师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是怕玉清仙面子上过不去,才收我为徒。但是,我确实违背了墨山的门规, 我若是拜你为师,便给墨凌子留下了口实。他就会依此为借口,打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