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三十三章血蚊子

第一百三十三章血蚊子

  云无痕看着自己的双手,并没有变黑。他又叫来方才和他一起抬尸体的那人,那人的手也没有变黑。说明,两人并没有中毒。可是,仵作怎么就死了?

  云无痕觉得整件事情都非常的蹊跷。包括第一个进店死亡的人。他进店后,并没有立即死亡,而是晃晃悠悠的好一会才倒地死亡。而四个捕快都是出去后,立刻就死了。还有仵作,他临死前有那么一小会的停留,可是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利用换位思考,云无痕想着自己若是仵作,在临死之前,一定把自己中毒,亦或是如何死亡的原因说出来。

  是仵作死的太快了?

  显然不是。别人没有观察到,云无痕是看到了。仵作死之前有半柱香的功夫发愣。那么,在仵作发愣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仵作身上。云无痕蹲下,自己的检查仵作的尸体。他发现,仵作的脖子处有一个小小的红点,像是被蚊子咬过。云无痕又检查了第一个进屋而死的人,他的脖子上也有一个小小的红点。

  事情的逐渐明朗了。

  云无痕把手放在红点上,他感觉到了里面有东西在动。云无痕起初认为仵作没有死挺。他检查了仵作的鼻子。仵作没有了鼻息,显然已经断气了。可仵作身体内为什么会用东西蠕动?

  云无痕拿出匕首,小心的划破了仵作的脖子。忽然,从仵作的身体里飞出一个小东西,由于速度太快了,云无痕没有看到。

  “啊!!”

  站在云无痕身后的那人大叫一声。云无痕忙转过头,看到那人倒在地上,嘴角抽搐了稍许,便断气了。那人死后的脸色和仵作一样,包括发红的眼睛。

  云无痕看到刚死的这人脖子上有一个红点。他知道,定是那个飞出去的小东西叮咬了那人。

  有了方才失败的经历,云无痕在用匕首划开伤口时,他的另一只手攥着长剑。云无痕挖开伤口,拿东西刚飞出来,云无痕眼疾手快,挥剑把拿东西斩落了。

  当云无痕看到地上像蚊子一样的尸体时,他傻眼了。难道,杀死那些人的东西会是这个小小的蚊子吗?

  客栈里的其他人怔怔的看着云无痕操作。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都不懂。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云无痕尽快的查出那些人死亡的原因。

  “老板,你可见过这种蚊子。”云无痕用手指着地上的蚊子。

  掌柜的自然是本地人了,云无痕企图是从掌柜的口中得知蚊子的来历。

  掌柜的蹲在地上,认真的看着那些死去的蚊子。说它们是蚊子,是因为它们长得像蚊子,可从个头上来说,与其叫它们蚊子,倒不如说它们是马峰了。

  “这么大个头的蚊子,我可是没有见过。”掌柜的说。

  “杀死这些人的便是这种蚊子。”云无痕说,“我已经杀死一只了,但是,我不确定这里还有多少蚊子。那些跑出客栈的人,全都死了。我若是没有说错,客栈外面定有这种蚊子。”

  “血蚊子,对这是血蚊子。”有人大声的说。

  云无痕目光绕过人群,他看到一个瘦小的人抱着头,蹲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想必方才说话的人便是他了。

  “你认识这种蚊子?”云无痕问。

  那人低着头,没有理会云无痕。但是,他的身子一直的发抖,云无痕知道他心中定然非常的恐惧。他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他是要帮助那人减少恐惧。

  众人都把目光转向了瘦子。

  好一会,瘦子的身子才不颤抖。云无痕说:“现在,房间里这些人都在一条船上了。为了咱们大伙的性命,咱们每个人都要尽自己最大能力,控制住这个蚊子。”

  “没用的。这里的人都得死。”瘦子喃喃的说,“这是一个诅咒,现在,诅咒显灵了。没有人能逃得过去。”

  瘦子的话在人群中引起了恐慌。这些人大都是附近的农民,没有文化,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是,有一样东西他们是害怕的,便是诅咒了。这也人这里的人一直不敢做恶事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里地处偏远,朝廷的律法对于他们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唯有诅咒可以让他们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现在,瘦子说‘血蚊子’的出现事关一个诅咒。房间里人除了云无痕外,都露出了惊恐的眼神。人群中开始骚动了,一些人像疯了一样,冲出了客栈。当然,等待他们的结果只有一个。

  死亡。

  越来越多的人死了,也来越多的恐惧弥漫在活着的人之间。云无痕此刻也束手无策了。他行走江湖也有一年多的时间,大小怪异的,恐怖的事情也没少见。但像现在这样束手无策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了。

  天渐渐的黑了。好在,客栈里还有灯,众人挤在一起,惊恐看着外面黑漆漆的世界里有亮点飞来飞去。云无痕知道,那些两点应该就是“血蚊子”了。一只血蚊子就足以要人命了,这么多的“血蚊子”,谁都无法抵挡。

  就这样,众人被困在客栈里两天两夜了。有些人已经受不了饥饿,晕倒了。更多的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云无痕会一些法术,相比于那些人,他的身体状况稍微好些。云无痕寻思,在想不出好办法,这里的人都要饿死。

  既然。血蚊子是靠攻击人体而指使人死亡。那么,不让血蚊子靠近人的身体,便能够阻挡血蚊子的攻击了。

  打定主意,云无痕把仵作的衣服脱下来,罩在自己头上,只露着两个眼睛。云无痕走出客栈时,挥舞着长剑,把自己的身子包裹的水泄不通,还别说,他的这个办法确实管用。‘血蚊子’虽然厉害,但对于云无痕的丛丛防护,它是无处下嘴了。

  云无痕走出客栈后,他想到客栈里的那些人,心中很是不忍。思索再三,云无痕又返回去,把客栈里的活着的人一个个的接出了客栈。

  众人从死亡边缘活了过来,对云无痕自然是一番千恩万谢了。云无痕已经习惯了对别人帮助后,别人说的感谢的话。所以,他这次并不兴奋,只是微微的点头致意。

  所有的人都走后,云无痕背起竹筐,正要赶路。忽然,有人拉住了云无痕的衣服,云无痕回头,见是一个青年,年龄和他差不多。

  “你怎么没走啊?”云无痕问。

  “我叫小虎。你也可以叫我阿虎。”阿虎说,“你救了我的命,我还没有感谢你呢。我怎么能走呢。你说吧,你要我帮你做什么啊?”

  “是这样啊。”云无痕笑着说,“可是,我现在并没有需要你帮助的地方啊。要不这样吧,你先记在心里,等日后咱们相遇了,你在帮助我,可好?”

  “江湖如此大。咱们能不能相遇都说不定呢。”阿虎说,“你还是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你不知道,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占便宜了。你帮了我,我一定要还给你。不然,我晚上就睡不着觉了。”

  “你想怎么样啊?”云无痕说,“要不,你请我吃一顿饭吧。我也好几天没有吃饭了。”

  “我口袋没钱,怎么请你吃饭啊?”阿虎看着云无痕,一脸的认真的问。

  云无痕被阿虎给逗笑了。他想着,一个身无分文的人一直说要回报自己,到底要他怎么回报啊?云无痕左右看了看,的确把他给难道了。他没想到,帮助别人到最后竟然帮出了麻烦。

  “哎,我想起来了。”阿虎说,“我带你去山上吧。我央求老大,让老大请你吃饭,你觉得怎么样?”

  “你这注意不错。咱们走吧。”云无痕说。

  阿虎在前面带路,云无痕跟着他,行了半个时辰,两人来到一山脚处,云无痕看着高耸入云的山峰,问:“这是你的家吗?”

  “我没有家。”阿虎说,“我很小的时候,我娘就死了。我就在外面流浪。为了填饱肚子,我就开始偷东西。”

  “不对啊。你刚才不是说了。不喜欢接受别人的帮助。那你怎么能容忍自己偷东西啊?”云无痕问。

  “是我自己偷东西,又不是被人偷了东西给我,有何不妥。”阿虎说,“我自己偷东西我自己享用,也是靠劳动获取嘛。”

  阿虎这么一说,云无痕竟然一时找不到可以反驳他的话了。云无痕笑了笑问:“后来怎么了?”

  “后来,有一次,我偷东西,被人抓到,打了一个半死。然后,老大就出现了。老大打了那个人,他还说,我资质不错,要带我上山。从那时起,我就跟着老大。”阿虎用手指着山峰的最高处,说,“我们就住在哪里。咱们快点走吧,不然,天黑之前是上不去的。”

  云无痕跟在阿虎身后,两个人一口气爬到半山腰。云无痕倒是没什么,阿虎则不行了。他缓了缓劲,又一口气爬上了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