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四十六章相互算计

第一百四十六章相互算计

  云无痕看着白灵,眼睛里带着戏谑的成分。他很好奇,白灵怎么就看出来他的不安了。换句话说,云无痕很想知道,白灵怎么知道他不淡定。

  “你和送饭的人争吵了半天,为什么啊?”白灵问。

  “你不是聋子,应该能听到我和送犯人的谈话。”云无痕说,“怎么?难道你刚变成人的样子,脑袋还不怎么灵光吗?”

  “你少讽刺我。”白灵说,“我自然知道你和谈论,不,应该说是争吵的内容。我只是好奇,你和他争吵半天,只是为了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后来,我想了通了,你呆在这里太无聊了,想找人说话而已。”

  “你接着说下去。”云无痕看着白灵说,

  “什么人才会觉得无聊呢?”白灵走到云无痕跟前,伸出一个手指,抬着云无痕的下巴,她脸上浮现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

  “只有怕死的人,不想死的人才怕无聊。”白灵把嘴巴凑到云无痕耳旁,小声的说,“你口声声的说你不怕死,其实,你心里怕的要命。我说的对不对啊?”

  “你说的对如何,不对又如何?”云无痕反问。

  云无痕的话把白灵问住了。是啊,他们两个都关在这里,都是那个无聊的人,白灵说出了云无痕的无聊,不也间接的指出了自己的无聊嘛。

  白灵颓然的坐在地上,闷声不语。

  云无痕拍了拍白灵的肩膀说:‘其实,我的用意是提醒送犯人,看到我被处死的日子了。我怕他不知道而已。’

  “他知道怎样?不知道又怎样?”白灵问。

  “你虽然成为人了,并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是,人世间的好多事情你并不知道。比如,作为一个犯人,一个要杀头的犯人,在他临死的时候,是要吃一顿断头饭呢。断头饭,你知道是什么吗?”云无痕问。

  白灵摇摇头。

  “断头饭便是丰盛的饭菜。意思是马上就要去见阎王了。不能饿着肚子嘛。可是,人快要死了,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啊。只能是做一顿丰盛的饭菜,勾引食欲了。”云无痕叹了口气说,“咱们快死了,临死前,总不能连一顿断头饭都吃不上吧。这样我也太悲催了。”

  云无痕讲明了其中原因,气的白灵踢了云无痕一脚。云无痕看着白灵生气的样子,哈哈大笑。

  转眼间,十四日到了。十四日的晚上,云无痕期待已久的断头饭来了。

  正如云无痕所预料,若不是云无痕提醒送饭人,送饭人当真就忘了断头饭这回事了。直到十四日的早晨,送犯人忽然想到了云无痕所说的见了阎王说句好话,送饭人才知道,云无痕明日就要死了。他为什么要替自己说好话啊,自然是自己要给他好处了,送饭人这才想到了断头饭的事情。

  于是,送饭人自己掏腰包,置办了一顿丰盛酒菜。

  “你的愿望达成了。”送饭人说,“这顿饭是我掏腰包为你准备的,你到了地下,一定要为我在阎王面前美言几句啊。你要怨恨,便怨恨那些取你性命的人便是了。”

  “我若是到了地狱,一定会替你说好话。不过,就怕我死了直接去了天上,你的这番好意我就不能报答了。”云无痕笑着说。

  “临死前还能这么从容,你是第一人。”送饭人把饭菜放云无痕跟前,转身走了。

  看丰盛的菜肴,云无痕是兴致大发。他一手拿着一个鸡腿,一手拎着酒壶,边吃边喝。白灵则在一旁坐着,默默不语。

  “你不饿吗?”云无痕问。

  “我不想死。”白灵说,“我修行了千年,才幻做人形,我可不希望自己就这么死掉。”

  “你都活了千年了,难道还没有活明白吗?”云无痕嘴里边咀嚼着鸡腿边说,“我是看明白了,命运就是那么回事。你说不出它哪里好,当然你也说不出它哪里不好。反正,命运想让你死,你是活不成。命运不想让你死,你就算是上吊,也会有人割断绳子。”

  云无痕的这番话,白灵是听得大致差不多了。只是,她并不赞同云无痕的观点。尤其是白灵看到云无痕没心没肺的大吃大喝,她觉得云无痕有意讽刺它。

  白灵蹲在角落里,静静的发呆。云无痕本是吃的很香,可看到白灵的样子,他也没有食欲了。云无痕放下鸡腿,擦了擦手上油渍,说:“我真的不明白了,我认识的白灵是个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小狐狸。怎么,当你变成了人,怎么就那么多 的欲望了?到底是你变化的太快,还是我没有跟上你的节拍?”

  “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有自己不同的责任。”白灵说,“当我只是个小狐狸时,我的责任就是吃饭睡觉,吸收天地之精华;当我成为木蓉的玩偶时,我的责任就是逗木蓉开心;现在,我是青丘帝姬,我的责任告诉我不能在像以前那样放荡了。”

  “好吧,你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而我,还是那个阿狗,出去后,如果咱们都还活着,你也别说认识我,我也别说认识你,咱们就此别过吧。”云无痕后撤两步,靠着墙,倒头睡觉。

  次日一早,他们两人就被一个年轻的道士喊醒了。云无痕揉了揉眼睛,问:“是不是要把我们拉出去处死了?”

  “你跟我来。”蜀山道士用手指着云无痕。

  “只有我自己吗?”云无痕问。

  “只有你自己。”道士说。

  “我呢?”白灵问。

  “你老实的在这里呆着。”道士说。

  “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不管。”云无痕说。

  白灵点点头,云无痕跟着道士走出了“万妖塔”,静虚在“万妖塔”入口处等着云无痕呢。云无痕看到静虚,并不怎么吃惊。似乎,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人都不能引起他的兴趣了。

  “你跟我来。”静虚说。

  静虚在前面走,云无痕就在后面跟着。静虚不说带云无痕去哪里,云无痕也不问。两个人行了半个时辰,来到了他们初次相见的地方。

  “天地之分,阴阳实成。有阴阳便有对错,有对错便有好坏,好好坏便有妖魔和除魔人。你是墨山弟子,这个道理即便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

  “道长,你高看我了。”云无痕说,“我虽是墨山弟子,但我来墨山只有半年时间。充其量,只不过是墨山尾流之辈,我怎么知道那些高深的道理啊。”

  “明心都告诉我了。他说你会飞剑术。”静虚说,“按照墨山的规矩,只有法师才能修习飞剑术。如此说来,你已经是法师了。在墨山派能做到法师的人并不多。你难道就不珍惜自己的身份吗?”

  “我当然很想要珍惜自己的身份了。可是,我怎么做才能算是珍惜自己的身份啊?道长,你就给我指点一条明路吧。”

  “人妖不能共存。”静虚说,“你要想表明自己的立场,首先要做的便是杀了和你同行的那个妖女。”

  “除此之外呢?”云无痕问。

  “除此之外,别无他路。”静虚说。

  “道长应该知道,九尾灵狐算是上古神兽了。它们苏日安也是妖,但她们和其他的那些妖不一样。她们天生是青丘的保护神,从这点来说,她们并不算是妖怪。”

  “你的这些话抵不过一个事实。”静虚说,“九尾狐在我们的眼皮子低下,把‘万妖塔’里面小妖全都放出来了。你可知道,那些要逃逸到人间,会害死多少条人命吗?我们降妖伏魔的目的不就是保护凡人嘛。”

  顿了顿,静虚接着说:“当然,这些话我本不应该告诉你。今日便是‘屠妖大会’了,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和那个小狐狸都要死。只是,我念及你是墨行子的徒弟,又会法术,我是怜惜你这个人才,才给你这个机会。你若是不把握,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我若是没有杀了白灵,你们用什么手段杀了它?”云无痕问。

  “到时候,我会让人把它放在‘九味真火’的炉子里面,烧上七七四十九日。饶是他具有千年的道行,到时候,它便会烟消云散了。”静虚说。

  听了静虚的话,云无痕惊出一头的汗。云无痕寻思,若是真的把白灵投放的‘九味真火’的炉子里,不只是白灵不存在,木蓉的魂魄也不存在了。为了木蓉,云无痕决定要把白灵救走,哪怕是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好吧,我答应你。”云无痕说,“在‘屠妖大会’上,我会当着众修仙弟子的面,把白灵杀了。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静虚问。

  “到时候,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把白灵杀了。你不能过度的干预。”云无痕说。

  “你的方式又是什么方式?”静虚问。

  “我可以不告诉你吗?”云无痕说,“对于你,我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了。我不希望你会进一步的挑战我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