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五十一章嫁祸于人

第一百五十一章嫁祸于人

  半个月后,云无痕伤势完全恢复。凤绫儿告诉云无痕,她要回墨山了。

  “师弟,你不跟我一块回去吗?”凤绫儿说。

  “我都被师尊撵出来,那还有脸回去啊。”云无痕说。

  “其实,你的事情我知道了。”凤绫儿说,“师尊是把你撵出了墨山。但是,掌门师尊收留了你啊。所以,你现在还算是墨山弟子。”

  “掌门师尊只是名义上认我我弟子了,我还没有行拜师礼呢。师姐,你自己回去吧,经历了这件事情,我的臭名更是远扬了。假如,我跟你回去,陈风师兄定不会放过我。”

  凤绫儿寻思,云无痕的话有道理。尽管,她有些舍不得云无痕,但是为了云无痕好,凤绫儿决定不带云无痕回去了。

  “好吧,我回去后替你做做思想工作。希望师尊能放弃之前的成见,能够接纳呢。”凤绫儿说,“师弟,你离开蜀山,准备去哪里?”

  “我要回‘桃源村’。”云无痕说,“天妖答应我,只要我帮了她的忙,她就让我把木蓉的躯体带走。我先去不周山,找到天妖,再把木蓉的躯体送到‘桃源村’。”

  “你一路小心啊。”凤绫儿嘱咐道。

  “师姐,你也是。”

  两个人依依不舍的惜别后,云无痕等凤绫儿离开了,他才动身去不周山。云无痕“御剑飞行”,很快就来到了‘不周山’。而天妖就在山脚等着云无痕呢。

  “和我算的时间差不多。”天妖说,“你小子果真没有让我失望。”

  “废话少说,我帮了你的忙,你快点把木蓉的躯体还给我。”云无痕说。

  “你若是想带走,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但是,我必须把实际情况告诉你,你是不是要带着木蓉的躯体回‘桃源村’?”

  “是。”

  “此去‘桃源村’,翻山越岭,你觉得你能保护好木蓉的躯体吗?”天妖说,“其实,你与其把木蓉的躯体带走,倒不如放在我这里。反正,她在我这里不吃不喝,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损伤。并且,我这里有寒冰床,可以降低她体内的代谢,利于她的静养。”

  “你没有骗我?”

  “我为什么要骗你?”天妖反问,“你替我做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我怎么可能骗你啊。”

  云无痕寻思,木昇只是普通人,指望他保护木蓉是不太可能了。与其把木蓉带走,倒不如把她留在这里呢。

  “我警告你,我可以把木蓉留在这里。但是,你千万不能动什么手脚。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你放心吧,我这个人是言而有信的。”

  既然决定把木蓉留在不周山了,云无痕就自己回“桃源村”了。虽然不把木蓉带走,但他必须回去,他要告诉木昇一声,木蓉现在很安全,不用木昇惦记了。

  云无痕又“御剑飞行”,来到了“桃源村”。和上次一样,云无痕在村口便收起了长剑,一路步行进了村子。只是,他这次并没有看到村子里人。整个村子静悄悄的。

  云无痕有些不安,他觉得,这里的安静太不寻常了。云无痕本能的拔出长剑,一步步的往村子里去。他先来到了木昇家,进门口,云无痕看到木昇在地上躺着,血流了一地,或许是时间太久了,地上的血都干了。

  云无痕懵了。

  好一会,云无痕才缓过劲来。他冲过去,跪在木昇跟前。

  “木大叔,木大叔!!”

  木昇已经死了,云无痕喉咙有东西往上顶,他张开嘴,吐出一口血。

  对于木昇的情感,云无痕甚至要比对冯铁匠还要深厚。并非是出于木蓉,云无痕是爱屋及乌。从小,当云无痕受了委屈,便会找木昇,木昇总是耐心的开导他。所以,在云无痕心中,木昇的地位已经很高了。

  “木大叔,木大叔!!”

  云无痕扬天大喊。他的声音直冲云霄,惊飞了老树上 的几只老鸹。随之,从大门口进来一个人,铁面冷眼,手里握着一把刀。那人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到院子里。

  云无痕缓缓站起身,并慢慢的向那人走去。

  那人看到了云无痕手中的剑,他立刻提高了警惕,随即,那人拔出长剑,严阵以待。

  云无痕也拔出长剑,两人对视了几分钟,云无痕纵身扑向那人。那人也不示弱,两人就在院子里,你来我往,三十个回合,没有分出胜负。

  “年纪轻轻,手段竟然如此的残忍,实在是暴戾之徒。”那人狠狠的说。

  “你杀了木大叔,还说我是暴戾之徒。当真脸都不要了。”云无痕也狠狠的说,“我行走江湖多日,还不曾见过你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怎么?如此说来,这里的人不是你杀的了?”那人问。

  “废话,木大叔是我最亲近人,我怎么会杀他啊。”云无痕说,“我没有见过你,你不是这里的人。你到底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我叫铁手,黑齿国的捕快,前天,我得到通知,这里别人灭村了。我便来这里查案了。”铁手说。

  “你是捕快?怎么证明?”云无痕问。

  铁手从怀里摸出一块牌子,丢给云无痕。云无痕看到牌子上写着‘大内捕手’,四个字,他这才相信了眼前的这个人确实是捕快了。

  云无痕把牌子还给铁手。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和这里的人是什么关系?”铁手问。

  “我叫阿狗。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了。前些日子,我有事情出了趟远门,我刚回来,就看到木大叔死了。”你可查到了,到底是谁下的毒手?”

  “听说是一个叫云无痕的人。”铁手说。

  听到铁手说自己的名字,云无痕吃了一惊。他忽然想到,或许是有人设计陷害自己呢。可是,那个陷害自己的人是谁?

  “你认识云无痕吗?”铁手问。

  云无痕摇摇头,说:“我要是见到他,我一定杀了他。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是云无痕杀死了这里的人。”

  铁手从怀里拿出一个字条,递给云无痕。云无痕展开字条,上面写着一行字:杀人者,云无痕。

  “你就凭这一张字条就断定是云无痕杀了这些人?”云无痕问。

  “当然不是了。”铁手说,“我若是认定云无痕是杀人凶手,你还能在这里站着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云无痕看着铁手,铁手冲他笑了笑,云无痕说,“你知道我的名字了?”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我能推测出来。”铁手说。

  “说说你的推测?”云无痕饶有兴趣的问。

  “一个人,不可能杀了人之后,还要报上自己的名字。所以,当我看到这个字条后,我的第一反应便是杀死‘桃源村’的人不是云无痕。那么,为什么会有人嫁祸给云无痕呢?显然,是有人和云无痕有仇。那么,那个人有如何让我相信这件事情就是云无痕所做。单凭一张纸,是不足以说服说。是以,我寻思,最关键的证明是你有在场的证明。所以,当我在院子门口,看到你时,我便知道,你是云无痕了。”

  云无痕伸出手指,赞叹道:“高明,当真高明。哎,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陷害我呢?”

  “连你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铁手说,“虽然,这件事不是你所为,但你也脱不了干系。在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之前,你便是最大的嫌疑人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要把我抓走吗?”云无痕问。

  铁手摇摇头,说:“抓走你谁帮我破案啊。这样吧,既然是嫌疑人,要洗脱嫌疑人的名声,只能靠你自己了。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抓到真正的凶手,我便放了你。”

  “我若是不答应你呢?”

  “你不会拒绝。”铁手说,“你说了,死的这些人中,有些人可是你的亲人。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亲人蒙冤,而凶手逍遥法外吗?”

  云无痕寻思片刻,说:“好吧,即便是我答应帮你,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啊。连你都不知道谁是凶手,我怎么知道啊?”

  “你跟我来。”铁手说。

  “去哪里?”云无痕问。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铁手带着云无痕去了‘猎神庙’,在猎神庙里,放着好多尸体。虽然,铁手已经告诉云无痕,“桃源村”的人都被杀了。可当云无痕看到一排排的尸体,依然不能接着残酷的现实。

  “你受不了了?”铁手问。

  “这些人我都认识。我离开时,他们都还活蹦乱跳呢。而这次多久,他们就……”云无痕一度哽咽的说不出话了。

  “你有没有发现异常?”铁手问。

  云无痕仔细观察了每个人的伤势,他发现,死者的身上都有一个手掌印子。

  “他们是被人用大力手掌拍死的?”云无痕说。

  铁手点点头,说:“江湖中能有此功力的人只有一人。”

  “那人是谁?”

  “江左东方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