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五十七章无理取闹

第一百五十七章无理取闹

  云无痕本不想搭理他。可少年一只脚踏着云无痕对面的凳子,样子非常的嚣张。云无痕心里有气,便冷冷的说:“倒想听赐教,你所谓的侠是什么啊?”

  “你这态度我没法告诉你。”少年拿下脚,大大咧咧的坐下,说,“你要不知道,你可以虚心的向我请教,我不会吝啬自己所学的知识,诚心的告诉你。但是,就你这态度,我没办法告诉你。这样吧,你虚心的问我,我告诉你。”

  少年有些无礼,云无痕心中怒火快要爆发了。最后时刻,云无痕还是忍住没有发作。一年多的江湖阅历,多少也磨砺了云无痕的心性。

  “请问阁下何以为侠义?”云无痕抱拳说。

  “你这态度还算不错。我告诉你,你可要听清楚了。”少年挽了挽衣袖,大声的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习武并不是要欺压别人,而是要除恶扬善。就像我刚才这样,看到了不公平,就要拔刀相助。”

  “受教了。”云无痕冷冷的说。

  “店家,加一双筷子。”少年说。

  店小二忙拿了一双筷子给少年,少年也不客气,夹起云无痕点的菜便是大口的吃,然后,少年又拎起酒壶,大口的喝酒。

  “好喝吗?”云无痕问。

  “马马虎虎。”少年说,“不过,对于我来说,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可是行走江湖多年了,什么的情况都见过。当然,比这还要难喝的酒我也品过。咱们行走江湖,不就是要走一个地方,吃一个地方嘛。”

  “你吃的是我的饭,喝的是我的酒,但是我并没有邀请你。”云无痕说,“对于你现在的行为,你不觉得有点鲁莽吗?”

  “放心。我有的是银子。”少年说,“这一桌的酒菜算我身上了。来来,快点吃吧,”

  少年的大度让云无痕有些哭笑不得。云无痕看着少年,年龄和他也差不多,为何心智却是如此的不成熟?想来,定是初出茅庐了。

  一炷香的功夫,“辽东三雄”酒足饭饱了。大力虎使劲拍着桌子,大声的喊:“老板,结账!”

  店家点头哈腰的过去。然后,他赔笑道:“客官,你们这一桌一共是一两银子。”

  大力虎把手伸进怀里,很快,他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了。坐在大力虎对面的老者问:“老二,怎么回事?赶快结账啊?咱们三个还要赶路呢。”

  大力虎拿出手,并摊开双手,做出一脸无奈的样子,说:“老大,我的银子被人给偷了。”

  “什么时候丢的?”老者问。

  “不是丢,是被人偷了。”

  “老二,你会不会掉在路上了?”坐在大力虎旁边的白面书生说。

  大力虎说,“我进客栈的时候,还摸摸了呢。”

  “你是说你的钱是在客栈里丢了?”老者问。

  大力虎忽然转身,还没等店小二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大力虎已经把店小二给举起来了。店小二吓得脸色发白,冷汗直流。少年见状,正要站起身,云无痕给少年使了一个眼神,少年复坐了下来。

  这时,掌柜的过来了,他忙拱手赔笑说:“不知道这孩子哪里得罪了几位爷了,小老儿在这里替这小子给几位爷赔罪了。”

  “不是他得罪我们了。掌柜的,你店里出了小偷,我三弟的钱被人偷走了,你说,该怎么办啊?”坐在大力虎对面的老者不紧不慢的说。

  “小老儿照顾不周,出了这等事情,实在是抱歉。要不这样,这顿饭就当是是小老儿请了。”掌柜的依然面带笑容说。

  “荒山野岭的,你在这里开店挣钱也不容易。我们怎么能让你赔偿啊。”白脸书生说,“再者说了,你知道我们丢了多少银子吗?你能赔得起吗?”

  “我……”掌柜的被老者怼了一句,不知道怎么回到了。

  老者起身,走到掌柜的的跟前,伸手拍了拍掌柜的肩膀说:“虽然,老三的钱是在你这里丢了。但是,我知道,偷东西的人不是你。当然,也不是店小二了。”

  老者冲大力虎眨眨眼睛,大力虎把店小二放下了。老者继续说:“冤有头,债有主嘛。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了结了。你说,对吗?”

  “那你们想怎么样啊?”掌柜的看着眼前这三个穷凶恶煞的人,心里有些发虚。他强忍着让自己不再哆嗦了。

  “很简单。这里的人都还没有离开。除了我们四个人,包括你们两个,一共还有四个,你们四个人,是有最大的嫌疑了。”老者说,“要想证明清白,只能让我们搜身了。”

  “对,搜身。”大力虎冲老者伸出大拇指说,“老大厉害,怎么就想到这么英明的注意了。我咋就没相出来啊。你们几个都给我过来,让老子搜身,老子要是知道是谁偷了老子的东西,老子宰了他。”

  听了大力虎的话,少年拍着巴掌说:“好主意,好主意。即便是你们不说搜身,我也要这么建议呢。我做人可是堂堂正正,若是被人疑心是贼,我心里会不舒服。现在好了,你们搜身便能证明我的清白了、来吧,从哪里开始啊?”

  “先从你开始吧。”大力虎说。

  少年摇摇头,说:“大侠,你的建议,我不敢苟同。我觉得,应该从来的最早的那个人开始,毕竟,他和你们相处的时间最长,做贼的几率也就最大。当然,你们若是从他身上搜不到,你们再搜我的,我绝对不反抗。”

  大力虎用手抓了抓脑袋,说:“你的话有道理。就按照你的话做吧。小子,你占来,老子要搜身了。”

  云无痕像没有听到大力虎的话,又或是,云无痕打眼睛里都不认为大力虎是个人。他依然倒了杯酒,自斟自酌。

  “我喝酒最烦别人站在我身旁了。尤其是一个长得像猪一样的人。”

  “你说我是猪?”大力虎很生气地问。

  “我没说,你自己说的。”云无痕说。

  “你找死。“

  大力虎说着就是一拳打过去。云无痕不紧不慢伸出筷子把大力虎的拳头夹住,大力虎使劲挣扎就是拿不出来。云无痕摇了摇头,一松筷子,大力虎正准备全力后撤,在他发力后才发现对方没有用力,自己一屁股敦在椅子上,椅子被砸烂了。大力虎爬起来还要上,老者制止了他。

  老者站起来冲云无痕抱了抱拳说,““辽东三虎”老大不死虎有理了,敢问阁下大名?”

  云无痕把杯中酒饮干说,“没有大名,只是小名,他们都叫我武松。”

  “阁下说笑了。”不死虎说。

  “我有说笑吗?”云无痕问。

  “阁下也不要太狂。我们“辽东三虎”也不是吹出来的名头。”白面书生说。

  “我知道,你们是打出的。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为了争地盘一夜杀了“无忧村”一百二十四名手无寸铁的村名。还有,三年前,你阴阳虎为了三文钱就杀了“江南春”里五名风尘女子。”云无痕谈谈地说。

  “阁下记忆不错。只是阁下还忘记一件事情。”阴阳虎说。

  “是吗?”

  “当然,阁下忘记了今天在荒漠孤店“辽东三虎”为了一顿饭钱杀过四个人。”

  不死虎与其他两人使个眼色,三人同时向云无痕发起攻击。云无痕没有躲避,在三种兵器招呼到云无痕的身体时,只见一束亮光,接着就是三具尸体慢慢倒下。三人的血凝聚成一点从剑体上慢慢滑落,夕阳透过稀疏的玉米秆照到血滴上,泛着耀眼的红,少年看着那滴血脸有些僵硬了。只是云无痕没有看到少年脸色的变化,因为云无痕已经走出客栈,正解马绳。

  少年跑出去。

  “你去哪里?”少年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云无痕没有看他。

  “我要跟着你。”少年说。

  “为什么?”云无痕问。

  “我没有钱,你有钱。”少年说。

  “我有钱为什么要给你花?”云无痕问。

  “因为你的钱有我的一份。”少年说。

  “你可以说清楚点。”云无痕说。

  “刚才“辽东三虎”的钱就在你身上。”少年说。

  云无痕摸了摸口袋。果然有一个钱袋,他拿出来问,“你放我口袋里?”

  “他们要搜查,我没地方放。”少年说。

  “那你就陷害我?”云无痕有些恼怒。

  “你武功高,他们不敢怎么你。”少年嬉皮笑脸地说。

  “知道我武功高你还向我要钱?你不怕我杀了你?”云无痕问。

  “你不会杀我。”少年说。

  “为什么?”

  “因为你杀了“辽东三虎”,杀“辽东三虎”的人是不会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青年的。”少年说。

  “你比我还要了解我。”云无痕说。

  “你同意让我跟着你了?”少年说。

  “没有。”云无痕说。

  “你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你?”少年问。

  “因为我不喜欢和女人同行。”云无痕盯着少年说。

  “你看出来了。”少年有些脸红。

  “下次你应该把胡子粘结实点。”云无痕说。

  少年摸了摸嘴,胡子果然掉了。她索性大方地说,“那你就更应该让我跟着你了。”

  云无痕问,“为什么?”

  “你怎么能忍心让一个女人在荒漠里独行。”

  “我为什么不能?”

  “因为你是云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