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六十一章平安镇

第一百六十一章平安镇

  天色暗,夜已寒。

  在第一颗北斗星亮起时,云无痕和小蛮来到了平安镇。

  平安对于出门在外的人有着无比的感触。天涯的游子,有谁不期盼平安,而又有谁能确保平安。况且在这个腥风血雨的江湖,平安是每个浪子的心声和心愿。能在万里黄沙中看到平安确实让云无痕冰冷的心有了些许暖意。

  镇中心有家平安客栈,有两个人畏畏缩缩地站在客栈门口,他们看到云无痕后其中一个高些的走过去。

  “请问你是云无痕大侠吗?”

  云无痕看看他们又看了眼小蛮说,“你叫云大侠吗?”小蛮摇了摇头,说:“我叫小蛮。”

  “噢。我只是个普通的小人,也不是云大侠,你们找错人了。”云无痕说。

  那两人对望眼后,矮个补充说,“我们找的就是你。云大侠,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云无痕看着两人,一脸认真的说:“咱们认识吗?”

  两人不约而同的摇摇头。云无痕说:“我也不认识你们。既然咱们都不认识,我也就没有必要跟你们走了。”

  云无痕带着小蛮就要离开。两人先一步,拦住了云无痕的去路。云无痕看着两人,心中有些愤怒。

  “怎么?你们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看来,今日不给你们一些教训,你们是不知道我的厉害了。”

  云无痕向前一步,亮出了长剑,剑刃闪着寒光。小蛮也是第一次看到云无痕盛气凌人的样子,她是要知道云无痕的武功到底有多厉害,上次,自己太冲动了,没能看出云无痕的底细,这一次,她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你们是要一个个的来,还是要一齐上。”

  云无痕声音不大,但非常有威慑力。矮个和高个对望眼,他们面露胆怯之色。很显然,云无痕的话把两人给镇住了。

  “云大侠,你严重了。我们只是诚挚邀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不会和你动手,当然,我们也不敢和你动手。你的武功我们是知道。不要说我们两个人了,最是再多一倍的人,你也是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矮个说。

  矮个的话虽然很谦卑,但是,云无痕听了矮个的话,却不好意思动手。老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矮个向云无痕承认技不如人了。云无痕若是在动手,就显得太没有礼貌了。

  云无痕收起长剑,说:‘看你小子还算识相,我也不想为难你。你既然知道我的厉害了,你就快点走吧。我不会计较你刚才的无礼。’

  两人听了云无痕的话,相互看了一眼。云无痕看着他们没有要走的意思。云无痕有些拿不定注意了,要打他们不打,要他们离开,他们又推三阻四。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你们两个,难道没有听清楚吗?云大侠大仁大义,已经原谅你们了。你们还赖在这里,莫非是要挑战云大侠的极限吗?”

  随即,小蛮转身对云无痕说:“云大侠,他们这样不知礼数,要不你就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云无痕用手指着小蛮对两人说:“她要我杀了你们,你们意下如何?”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给云无痕跪下了。云无痕并没有向前拉起他们。

  “云大侠要是不答应我们,我们就跪死在这里。”高个说,“我家老爷说了,若是不能请动云大侠,回去他也是要杀了我们。反正我们是活不成了,既然云大侠不体恤我们,云大侠现在就杀了我们吧。”

  云无痕拔出长剑,丢在地上,冷冷的说:“好啊,既然你们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们好了。你两个谁先死啊?”

  矮个捡起地上的剑,就要抹脖子,云无痕并没有阻拦。他是要看看,矮个是真的要抹脖子,还是做给他看。他行走江湖一年多了,对于一些阴谋诡计,云无痕多少也知道些。

  矮个手中的剑刃就要接触到脖子了,云无痕手掌挥动,长剑从矮个手中离开。回到了云无痕手里。

  云无痕的这一手,不仅惊呆了高个和矮个,也惊呆了小蛮。小蛮心里寻思,按照自己现在的功力,完全不是云无痕的对手。要想杀云无痕,只能别想途径了。

  “云大侠难道连死的权利都不给我们吗?”矮个痛苦的说。

  “好吧,我答应你了。”云无痕说,“我跟你去见见你口中的那个老爷,我倒是要看看,他是多么厉害的角色,竟然会让你们如此的胆战心惊。”

  “我跟你去。”小蛮说。

  “你不去,你在这里等我。”云无痕说,“我已经让店小二开了房间,你就在房间里等我回来。”

  “我若是不回来呢?”小蛮问。

  “我若是不想让你跟着,在来到平安镇后,我就跑掉了。我又何必骗你呢。”云无痕说,“再者说了,你若是一点都不信任我,又何必非要跟着我呢。”

  “好吧,我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小蛮说,“你要是敢丢下我跑了,纵使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找到。”

  平安山庄在平安镇西北。虽然平安镇不怎么样,但是平安山庄却是很实在。云无痕跟随他们穿假山,抄过廊,越排房,最后来到一个湖边,湖里种满了荷花,这原是没有什么稀奇,但,若是在广袤的沙漠中突然看到清澈的湖水和盛开的荷花,你会不会惊讶?至少云无痕相当惊讶。湖面有个小桥,通向湖心的六角亭。

  两人指示云无痕到六角亭里等庄主,他们就不去了。

  “你们两个不跟着过去吗?”云无痕问。

  “老爷有规定,没有他的允许,下人们是不能过去。若是被老爷发现了,轻则断手断脚,重则砍头。”

  虽然,以为你觉得矮个所说的这个规定狗屁不通,但是他相信矮个没有骗他。从见到它们两个人,从它们两个人的言谈中,云无痕知道他们口中的老爷就是一个狗屁不通的人。这样的人,做出再残忍无情的事情,云无痕也能理解。

  所以,云无痕没有强制他们过去。亭内有个大理石桌,四周是三个座位。云无痕坐下饶有兴趣地欣赏湖中的荷花。

  一阵笑声从湖的另一端传来,接着就是一个胖胖的人超湖心走来,那人后面还有四个随处。胖子的武功云无痕一时无法判断,但他后面四个随处人员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不愧英雄出少年,云少侠能在陌生的环境敌我不辨的情况下保持如此好的雅兴,这点老夫也自愧不如。”胖子说。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阁下在自己家里还如此的担心谨慎,莫非阁下做过亏心事?”云无痕讥讽说。

  “哈哈…好口才。云少侠不仅是武功高强,嘴皮子功夫也是一等一。”胖子笑着说,“只是,云少侠这次看走眼,我害怕不是我做了亏心事,而是胆子这个人胆子很小。了解我的人都叫我朱小胆。”

  “是吗?看来咱们可是同道中人了。”云无痕笑着说,“我这个人也很胆小。”

  “云少侠这是给我面子呢。”朱小胆说,“在云少侠面前,我朱小胆不敢撒谎。长这么大,我连一只鸡都没有杀过呢。我看到血就会昏倒。”

  云无痕深有同感地说,“是呀,我也没有杀过鸡,在庄主面前,我也不敢撒谎。我不仅不敢杀鸡,我连杀鱼都不敢。”

  “云少侠,看来咱们两人真是相见恨晚啊。”朱小胆站起身,就要和云无痕抱拳致意。

  云无痕端坐着没有动。云无痕看着朱小胆,依旧不动声色的说:“但是,我敢杀人。我认为,杀鸡和杀人是两回事。鸡是人类的好朋友,看到鸡,我欢喜还来不及,怎么会杀它们呢。所以,每次杀鸡,我都要忍受内心的痛苦和不安。但是,杀人就不一样了,你想想,每个人都像你那样的坏,那样的无耻,你越想,心里越是恨得牙痒痒,所以,当你杀人了,你就会毫不心软。”

  朱小胆知道,云无痕在讽刺他。但是,他并不生气。至少,云无痕并没有看出朱小胆的愤怒。

  “云少侠,我知道,你是在讽刺我。但是,我并不生气,你知道为什么吗?”朱小胆问。

  “为什么?”云无痕问。

  “因为你说的很对。我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没人说话像你这样的直接,这样的让人喜欢了。如你所言。杀鸡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毕竟,我们做一件事情,都是要找到一些正当的理由,鼓励我们去做这件事情。但是,鸡并没有招惹我们,我要杀它,然后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就比较麻烦了。有时候,我为了能省去这些麻烦,我就不去杀鸡了。”

  “但是”

  朱小胆语气一转,说出一段让云无痕都觉得吃惊的话了。当云无痕看到朱小胆是个肥胖之人,云无痕从心底便放松了戒备,胖子给人的感觉总是一副人畜无害。可云无痕听了朱小胆话,立刻对朱小胆起了戒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