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六十二章平安山庄

第一百六十二章平安山庄

  朱小胆看着云无痕,云无痕并不惧怕朱小胆。两个人对视了半柱香的功夫,朱小胆笑了笑说:“实不相瞒,我也杀过人,虽然我没有杀过鸡。这句话我是百分百的没有欺骗你。鸡是件很困难的事,你需要冷酷和勇气,杀人就好多了,因为有好多种理由鼓励我们杀人,比如嫉妒,欲望,仇恨。”

  “你说的很对,但是不全面。”云无痕说,“我杀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也是我杀了人之后,为什么不害怕。”

  朱小胆问,“什么原因?”

  云无痕坚定地说,“正义。我杀的都是那些该死之人。比如,我刚去了江左,杀了东方英。”

  “正义。呵呵…”朱小胆笑了,只是,云无痕不知道朱小胆笑中包含的意思,“很惭愧,我从没有想过正义。”

  云无痕冷冷地说,“所以你杀人时很害怕,就像你杀鸡时一样。并且,你现在也很害怕,那些死去的人就像不散的阴魂,缠绕着你。”

  “或许你说得对。”朱小胆点了点头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以后,我再杀人的时候,我会想到正义。

  云无痕打了个哈欠说,“我走了一天的路,累了,我要走了。”

  朱小胆看着水池的荷花说:“既然来了就多呆一会,我这里的环境不比客栈里差。不是吗?”

  “庄主,你太谦虚了。你这里的环境比客栈里的环境好多了。但是,再好的环境,我不喜欢,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云无痕说。

  “至少你要吃过饭再走。”朱小胆转过头看着云无痕说。

  “客栈有免费的晚餐,我不想让掌柜占我的便宜。”云无痕说。

  “你可以打包,或者喂狗。”朱小胆说,“你不杀鸡,我看得出来,你是个热爱小动物的人。那么,你一定会喜欢小狗。”

  “你很会骂人。当然,我并不介意。”云无痕说。

  “我只是要你在我这里吃顿饭。难道,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把你请来,你就不肯赏光,在这里吃一顿饭吗?”朱小胆看着云无痕,一脸诚挚的说。

  “如果我坚持要走,你怎么做?”云无痕问。

  “你是我最尊贵的客人。我自然是不能强制你。”朱小胆说,“你不在这里吃饭,我觉得,这不是你的问题,是那两个请你来的人的问题。一定是他们没有和你说清楚。才让你对我产生了误解。为了消除误解,我只有杀了他们了。”

  “我可以理解你在威胁我吗?”云无痕问。

  “我只是要你吃顿饭。你是我最尊敬的客人,我怎么能威胁你啊。你要是这么说,我可就是万死难辞了。”朱小胆说。

  “说个理由吧。”云无痕说。

  “来我这里的人都要吃饭,你不吃,别人会说我小气,不管客人饭,我以后就没办法在平安镇呆了,你知道,我很要面子。”朱小胆说。

  “那就让我客栈的那份饭喂狗吧。”云无痕说。

  朱小胆拍拍手,一行下人很快把酒菜端上。云无痕看到端上的菜时微微一愣。菜虽然是很平常的菜,但在这里出现就不平常了。西湖的醉虾,天山的雪莲,黑龙江的鲟鳇鱼,等等。朱小胆能在如此荒凉的地方聚集八方特色,若不是权利擎天,就是富可敌国。

  云无痕看着朱小胆说,“我可以吃了吗?”

  “当然,不过在欣赏一段舞蹈不是更好吗?”朱小胆说。

  “你很会享受嘛。”云无痕说。

  “我比你年长几岁,自然懂得更多的人生哲理了。作为人,活着有百种理由。其实,最真实的道理便是,人活着就是要享受。”朱小胆说,“清流荷花,佳肴美味,丽人艳舞,仙子莺歌,不也是人间极乐。”

  云无痕拍手笑道:“我越来越不后悔留下了。”

  朱小胆又拍拍巴掌,一群绝色佳人翩翩而来。清秀的面孔,妖娆的身段,再配上薄若蝉翼的羽衣,隐隐约约,勾人心魂。或唇洁齿明,或行若清风,或低头弄笑,或含情脉脉。有一个身材稍显高大的女子抱着琵琶清唱,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云无痕完全陶醉了,朱小胆看着云无痕,很开心地笑了。

  “云少侠,感觉如何?”朱小胆问。

  “很好。”云无痕说。

  “如果云少侠对她们有兴趣可以随便领几个回去玩玩。不满云少侠,这些热在我这里多年了,她们最喜欢云少侠这样的年少英雄了。”朱小胆淫笑着说。

  “如果朱庄主不说这句话一切都好,只是现在我感觉一点都不好。好了,我也吃完了也看完了,你有什么事就说吧。”云无痕说。

  “请云少侠来只是老夫的心意,那里有事情。”朱小胆说。

  “我这人最烦别人在我面前拐弯抹角。朱庄主,你若是不把我当成傻子,你最好告诉我实话。”云无痕说。

  “我想和云少侠合作。”朱小胆说。

  “合作?合作什么?”云无痕问。

  “云少侠看到这里的满池子荷花,可否怀疑过。荷花本是江南才有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说过了,你喜欢荷花。”云无痕说。

  “不错,我喜欢荷花。因为我是江南人。我不但喜欢荷花,我还喜欢江南的美酒,江南的美人,还有江南的一切。但是,我现在却不得不隐身在这里。云少侠可知为什么吗?”

  “因为你怕死。”云无痕说,“你为了躲避仇家,所以来到了这里。”

  朱小胆点点头,说:“我虽然躲避在这里,但是,仇家还是快找上门了,我找你来,希望你能帮我抵抗我的仇家。当然,你要是能把他们杀了就更好了。到时候,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答应。绝不迟疑。”

  “你确定我能打得过你的仇家?”

  “我当然确定。”朱小胆说,“你来平安镇的路上所经历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能够杀了辽东三虎,并且举手间杀了六个黑衣人,我就知道,你的武功远远高于我的仇家。只要你答应帮助我,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

  听了朱小胆的话,云无痕沉默不语。

  “少侠可同意了?”朱小胆问。

  无痕指了指雪莲说,“耻与众草之为伍,何亭亭而独芳!何不为人之所赏兮,深山穷谷委严霜?我很喜欢雪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不明白你要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你要走了。”朱小胆说,“不过我敢确定,你还会来的。”

  云无痕走了,踏着荷花,乘着朦朦星光。留下了朱小胆阴森的微笑。

  云无痕回到客栈时小蛮正在椅子上不安地坐着,她听到门的响动很机警地站起来,当她看到是云无痕后又不屑地坐下。云无痕看了看小蛮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像冷战的小两口子,谁都不搭理谁。

  好一会,还是小蛮打破了沉默地局面。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那。”小蛮撅着嘴说。

  “我来不来跟你有关系吗?”云无痕说。

  “当然,当然没有关系。我只是怕你被狼吃了,我付的住宿费就会便宜掌柜的了。你明白我说什么吗?”小蛮说。

  云无痕把剑放在桌子上解开外套说,“我知道你是心疼钱。”

  小蛮点了点头说:“你明白就好。哎,那个庄主叫你干嘛?”

  云无痕坐在椅子上看着小蛮说:“想知道吗?”

  小蛮怒气说:“还用你放屁。”

  看着小蛮生气的样子云无痕一脸的幸灾乐祸。小蛮知道,云无痕是拿她开涮,但她却无法决绝云无痕的要求。

  云无痕说:“想知道就给我倒杯水。我走了一个时辰的路,口渴了。”

  “想得美。”小蛮嘴里虽然拒绝,但她还是给云无痕倒了杯水。

  “给你。”

  小蛮狠狠地把水放在桌子上,溅起的水花撒了云无痕一身。

  云无痕并不在意,他端起茶杯,悠闲的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说:“就你这脾气,谁娶了你就倒了八辈子血霉。”

  “你少给我废话,赶快告诉我你干什么去了。”小蛮说。

  “没干什么,吃了顿饭,看了会美女跳舞,你是没有看到,哪里的美女长得可是漂亮了,一个个的就像是仙女下凡。你和她们一比,简直就是……”云无痕摇了摇头,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小蛮已经知道云无痕后面话的意思了。

  “就这么简单?”小蛮不相信,“你没有骗我。”

  “你可以问朱小胆,不过我可提醒你,你给他端水时要温柔些,他不喜欢野蛮的女人。”云无痕说。

  “你以为本姑娘是那种随便就听从别人的人,长这么大我就到过一次水。你知足吧。”小蛮说。

  “我挺知足,你没事了吧。没事就出去,我要休息了。”云无痕说。

  “谁稀罕在你这里。”小蛮很生气地离开了云无痕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