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七十章寻找天涯阁

第一百七十章寻找天涯阁

  “天涯阁”并没有远在天涯,而是深入黄沙腹地。

  玫瑰娘在前面带路,云无痕跟着玫瑰娘,铁手则断后,三个人在夜间行走于茫茫黄沙之上。云无痕觉得,他们走了大约有一个时刻,玫瑰娘忽然站住了。

  东方已经破晓,天虽然没有大亮,云无痕也能隐隐的看到四周的景物。前方不远,有一个隆起的沙丘。表面看着没有任何的异样,但是,在漠漠黄沙中,忽然起来了一个沙丘,对于云无痕来说,还是觉得很是惊讶。

  “咱们几时能到?”云无痕问。

  玫瑰娘深深的喘了口气,用手指着前面的沙丘,说,“快了,再有两个时辰便到了。”

  “就是前面的那个沙丘吗?”云无痕问,“我看着很近啊,怎么可能用两个时辰啊?”

  “你不信?”玫瑰娘瞟了云无痕一眼,冷冷的说,“看来,你并没有来过沙漠。你现在的态度让我很不舒服。”

  “为什么?”

  “你不懂就要虚心请教。可我看你现在自得的神情,仿佛,你什么都知道了。用不着我教你。”玫瑰娘说,“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告诉你啊?”

  “我说过要你告诉我吗?”云无痕反击道,“用两个时辰,那是你的步行速度。如果依照我的速度,一炷香功夫便到了。”

  云无痕所说自然是要“御剑飞行”了。玫瑰娘是个凡人,她的武功虽然很厉害,但她不会法术。任何一个会法术的人,都能轻易的战胜凡人。云无痕明白这个道理,但玫瑰娘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好啊,你既然这么厉害,你就给我展示一下你的本领吧。”玫瑰娘说。

  云无痕本想“御剑飞行”,让玫瑰娘开开眼界。不过,他转念想到,墨行子曾再三的告诉他,不能在凡人面前展示法术。云无痕虽然被墨凌子开除了师门,但他现在行走江湖,还是仗着自己墨山弟子的身份呢。所以,墨山派的规定,云无痕觉得他有必要遵从了。

  “我怕我展示了,会吓到你们。”云无痕说,“为了你们着想,还是算了吧。”

  玫瑰娘抿嘴笑了笑,她只当是云无痕吹牛皮了,并不放在心上。三个人继续前行,天大亮时,三人来到沙丘旁。云无痕绕着沙丘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入口。

  “咱们进去吧。”玫瑰娘说。

  “怎么进去啊?”云无痕反问。

  玫瑰娘冲铁手眨了眨眼睛,铁手瞬间理会到玫瑰娘的意思了。他一个“鹞子翻身”,站在沙丘的顶部,随即,铁手拿出长剑,一招“力劈华山”,沙丘顶部裂开一道缝隙,铁手顺着缝隙,跳了进去。玫瑰娘跟着也进去了。

  云无痕虽然心里满是狐疑,但现在他已经没有时间多做考虑,他也跟着玫瑰娘跳进去。

  里面果然是别有洞天。看着繁花流水,云无痕寻思,若是拿这里和东方杰的“平安山庄”相比较,平安山庄可就是不值一提了。

  “鬼斧神工。”

  云无痕脑海中浮现一个词语。在茫茫的大漠中,竟然会有这么一个江南繁花之地,当真是鬼斧神差了。

  “这里就是天涯阁了?”云无痕问。

  “马上,你就见到我们阁主了。到时候,你的态度一定要非常的谦恭啊。”玫瑰娘说,“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啊。你要是惹怒了阁主,不会有你的好果子吃。”

  看到玫瑰娘一脸认真的样子,云无痕点点头。

  跟着玫瑰娘,穿过小桥流水,绕过假山乱石。两人来到了一大房子前。眼前的房子之大,云无痕想到了他跟着玉清仙所见到了‘玉虚宫’了。高大的宫殿门口写着“天涯阁”三个字。

  进了‘天涯阁’,云无痕看到两旁站着好多女子,个个风姿卓越,貌美如花。

  “你们阁主是男人吗?”云无痕小声的问。

  “不知道。”玫瑰娘小声的回答。

  “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是不知道啊?”云无痕说,“你连你们阁主是女人男人都不知道吗?”

  “不光是我,这里的人都没有见过阁主。”玫瑰娘说,“等一会,你便知道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一个屏风前,屏风上画着一个夜叉,青面獠牙。玫瑰娘跪在地上,云无痕则在原地站着,没有动。玫瑰娘忙用手拉云无痕,云无痕低头看着玫瑰娘,玫瑰娘不停的给云无痕使眼色,云无痕明白玫瑰娘是要他跪下。云无痕心中虽然极其不愿意,但是,既然来到这里了,也就别无选择了。

  云无痕直直的跪下。

  “你终于来了。”云无痕听到一个声音从夜叉嘴里发出。

  “我来了,你也该出来吧。”云无痕说。

  “现在还不是时候。”百媚生说,“为了胜利,我必须隐忍。现在,我们已经出发,走向通往胜利的道路了,等我们胜利了,你自然会看到我的真面目了。”

  “你先等等,我问你。咱们之间是不是有误会啊?”云无痕说,“你说的这些话我都知道,但是,我就是不明白你到底说什么?他们带我来这里,说是你会告诉我身世。我来这里的目的也很明确,只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你却对我说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可知道,对于你的这些话我并不感兴趣。”

  “我敢保证,你会感兴趣的。”百媚生说,“好吧,既然你问起了自己的身世,咱们就先从你的身世谈起。”

  随即,百媚生高声的说:“这里没有你们什么事情了,你们可以下去了。”

  两旁站着的美女们都离开了“天涯阁”。玫瑰娘起身,也要离开。百媚生说:“你不用离开了。你和他们不一样。”

  “谢阁主。”玫瑰娘抱拳施礼。

  “我叫百媚生。以后,你可以叫我阁主。当然,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喊我前辈。”百媚生说。

  “对你的名字我没有兴趣。”云无痕说,“对于怎么称呼你,我更是没有兴趣了。或许,咱们今日见面后,以后咱们就永远不会见面了。所以,怎么称呼你,并不重要了。”

  “随便你吧。”百媚生说,“我现在要讲一个故事了,你要竖起耳朵,好好的听着啊。”

  “不对啊,我是要你告诉我的身世,你怎么讲起故事了?莫非,我的身世和你要讲的故事有关系吗?”云无痕问。

  “你果真是个聪明之人。我并没看错你。”百媚生说,“故事要从二十年前讲起,那时候,黑齿国的国王还是景帝呢。景帝是个仁慈的君主,不仅是对于他的臣民。对于他的敌人,他也很仁慈。当然,就因为他的仁慈,让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景帝有个哥哥,在景帝父亲执政时,封为琰王,固守在黑齿国的西南边陲,防范着青丘国的入侵。不想,这个琰王不甘寂寞,他勾结青丘国,谋杀了景帝。”

  “一个王爷怎么就轻易杀了了一个皇帝呢?”对于百媚生的讲述,云无痕心中很是疑惑。忍不住,云无痕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琰王的计划太过周密了,以至于景帝落难了,依然选择了相信琰王。”百媚生说,“先是,青丘国出兵攻占了黑齿国的城池。景帝派大将军云傲天出征。云傲天到达战场的第二天,就下落不明了。没有头领,军心自然是涣散了。黑齿国被青丘国打的是落花流水。消息传到了京都,景帝非常的震惊,当然他也非常的气愤。”

  “这时候,琰王上书,要景帝御驾亲征。景帝寻思,琰王的提议有道理。于是,景帝就不够下面群臣的反对,御驾亲征了。事情按照琰王的计划一步步的进行了。景帝的部队刚到了琰王的地盘,琰王借着为景帝接风洗尘,宴请了景帝。自己的哥哥宴请自己,景帝自然是没有防备了。”

  “宴席上,忽然杀来了青丘国人。他们把景帝给掠走了。”

  “那些青丘国人或许是琰王找人假扮的呢。”云无痕说。

  “景帝当真是愚昧啊。连你都看清楚的道理,他竟然没有看到这是琰王的阴谋。”百媚生说,“景帝被青丘人抓住后,为了维护黑齿国的安稳,景帝还写了一封手书,让国人拥立琰王为皇帝,是为琰帝。在琰王称帝后,景帝就被人秘密杀死了。而青丘国也悄悄的撤兵了,整个过程,对于青丘国来说,毫无任何损失,当然,对于黑齿国来说,他们损失了一位帝王。”

  “这件事情发生在二十年前,那时候,我应该还没有出生。所以,我也不能证实你的话是真是假。不过,就算你说的是真话,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云无痕说,“我来是问我自己的身世,你给我讲述了一个别人的故事。当然,我承认,这个人是我们的国王,我应该也表示关心。但我还是不理解,你为什要对我说这些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的话呢。”

  “你不要急嘛。我既然告诉你这些事情了,这些事情对于你来说定然是有我的道理。”百媚生说,“而你的身份,便在我讲述的这个故事里,你难道没有发现吗?”

  云无痕摇了摇头,对于百媚生的话,他是没有丝毫的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