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白十九章艰难的抉择

第一百白十九章艰难的抉择

  百媚生的一番话让云无痕陷入了沉思。云无痕是有想过,百媚生和自己的关系应该是很密切,但纵使给他一百次的机会,云无痕也不可能想到,百媚生竟然和他母亲是情同姐妹。

  当然,云无痕的母亲已经去世了,百媚生的话只能算是她的一家之言。云无痕是有理由保持自己的怀疑。百媚生也知道,云无痕一定会怀疑她的话,所以,还不等云无痕说出自己的怀疑,百媚生便开口道:“我说这番话没有任何的目的。你若是坚持要离开,我不会做任何的阻拦,当然,在你离开时,你完全当我没有说过这番话,你就当它是一阵风,吹走便是了。”

  话毕,百媚生转身离开了。所以的武士都被百媚生给定住了,有的人手举着钢刀,还保持着杀人的姿势,有的武士脸上全是溅起的血渍,只是,云无痕不能分辨出,那人脸上的血渍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风徐徐的吹来,“呜呜咽咽”,像鬼哭,更像狼毫。夜渐渐的深了,云无痕心底生出一股冷意。不知不觉,他在这里已经站立了很长时间了。

  对于云无痕来说,这段时间是煎熬。当然,从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他一直都在承受着很重的煎熬。对于复仇这件事情,他心里一直有不一样的声音。并不是说他在墨山的那段时间,改变了他,让他心生善良。不是的,自古以来,对于人性都有善恶之分。云无痕属于那种“人之初,性本善”之人。若不是他心中的哪一丝善,但就是心中的“先天之怨”早就把云无痕给吞噬了。

  每个人都是一个矛盾体,对于云无痕来说,更为明显了。他体内有“先天之怨”,可是,他又是一个善良的人。其中矛盾,不可调和。当然,可以慢慢的顺利,玉清仙让云无痕在墨山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慢慢调和云无痕心中的怨和善。

  只是,因为陈风的排挤,再加上墨贤子的是非不分,让玉清仙的计划提前破产了。云无痕心中的善虽然有了小小的曾加,但是,还不足以抵抗心中的怨气。现在,百媚生不停的催促和诱导,让云无痕心中的怨气更为浓厚了。

  云无痕心中不只是有“先天之怨”,他体内还有“蚩尤元灵”。“蚩尤元灵”本就是暴戾之物,它的存在,只会过度的侵蚀云无痕。当云无痕心中恶大于善时,“蚩尤元灵”在云无痕体内会身舒服,它也会很快的成长,然后加速吞噬云无痕心智的步伐。

  “你没事吧。”

  白灵站在云无痕身旁,她看到云无痕的脸色一会黑,一会白,云无痕的眼睛一会闪着绿光,一会又放射蓝光。白灵虽然活了一千多年,但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白灵虽然复了人性,但她对于云无痕的感念,尤其是对木蓉的感念,并未消失。当白灵看到云无痕不舒服时,白灵还是从心里愿意为云无痕排忧解难。

  当前,白灵觉得云无痕似乎是受了异种的入侵了,她把手掌放在云无痕后背想,想用自己体内的灵力压制住入侵的异物。白灵虽然有一千多年的灵力,但是,她的灵力和蚩尤相比,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很快,白灵感受到云无痕体内有很大的阻力。就像是一个在路上行走的人,忽然遇到了大风。为了不被大风刮走,白灵只能拼劲全身的灵力和外来的灵力抵抗,最终的结果,白灵被吞噬了。

  “啊!!!”

  白灵一声参加。紧跟着,云无痕也一声惨叫。两个人都昏倒了。

  云无痕在昏倒后,他觉察到自己眼前一片的漆黑,但是,云无痕的思绪并没有被禁锢。当他适应了黑暗后,他的眼前一亮,云无痕又看到了那个红色的河流,河水里漂浮着一个个头颅。天空闪着红色的闪电,云无痕置身之中,有着说不出的荒芜和悲凉。这个地方时常出现在云无痕的梦境里,所以,对于云无痕来说,这样的事情已经很熟悉,见怪不怪了。

  可是,这次和以往不同。以往只是恐怖的画面。现在,云无痕听到了恐怖的叫喊声。一声接着一声,很是让人害怕,撕心裂肺的叫喊紧绷着云无痕的每一个神经。

  “报仇,为我报仇!!”

  云无痕听到呼喊的内容了。他也分辨出是个女子的声音了。云无痕回过头,看到一个白衣女子,背对着他,乌黑的头发,他觉得女子身影如此的熟悉,熟悉仿佛是自己的身子一样。他缓缓朝着白色身影走去。云无痕到了白色身影后,他伸出手,想要触摸白色的身影,但是,云无痕抓了一个空。白色身影又漂浮在他前面了。

  “报仇,报仇。”

  声音越来越凄惨,云无痕的心都要被声声的呐喊给击碎了。

  “是的,报仇我,我要报仇。”

  云无痕大声的喊,他的喊声把白灵给惊醒了。白灵揉了揉眼睛,看到躺在自己身旁的云无痕,她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但是,白灵抬了抬胳膊,自己的胳膊没有丝毫的力气,白灵便知道,刚才的事情并不是做梦。

  “阿狗哥,怎么会这样啊?”白灵不解的问。

  “刚才你救我了?”对于方才发生的事情,云无痕也只是隐隐的有些印象罢了。只是,他还不敢肯定,是不是白灵救他了。

  “刚才,我看到你的脸色,一会黑,一会白,你的样子非常的狰狞,我觉得,你正在承受痛苦的折磨,我就帮你体内输送灵力,但是,我也不知道。后来。咱们两个怎么就昏迷了。”

  “是蚩尤。”云无痕说,“刚才,是蚩尤在我体内作怪呢。”

  “蚩尤?蚩尤是谁?”白灵仰起头,看着云无痕,很认真的问。白灵属于妖,蚩尤属于魔,并且,天妖并没有同白灵讲过有关蚩尤的事情。所以,对于蚩尤这个名字,白灵是比较陌生。

  白灵问起了,云无痕想了想,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白灵。当然,云无痕心中还有一个小小的隐患。毕竟白灵是妖,和他不算是一路人。云无痕怕告诉了白灵,会引起不好的结果。至于会发生怎样的结果。云无痕也不清楚。

  “我也说不清楚。”云无痕说,“总之,他是个很坏的东西。你可知道,我离开‘桃源村’,不远万里的去了昆仑,然后又辗转到墨山,我所做的这些事情并非我所自愿。我是受了这个东西的蛊惑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若是你的内心坚定,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蛊惑你。”不知何时,百媚生又折回来了,她换了一个红色面具,依然是獠牙利齿的恶鬼。并且,百媚生也换上一身红色的盔甲。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百媚生问。

  “我准备什么啊?”云无痕反问。云无痕自然是知道百媚生的意思,他这句话只不过是脱口而出的废话而已。

  “我听到你的谈话。对于‘蚩尤元灵’,我多少是有些了解。你可知道,屠寮为什么要把‘蚩尤元灵’放在你身上?”

  云无痕自然是知道了。但是,他现在不想和百媚生说话。所以,听了百媚生的讲话后,云无痕瞟了百媚生一眼,并不做解释。

  “你不说,我来告诉你。不,我是要告诉白灵。”百媚生转向白灵说,“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注定。比如,我的命运是要做一个复仇者。而你的命运,是要做一个帝姬。我们的命运并非是后天的改变,而是先天的注定。云公子也是如此,在他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今日云公子的所言所行了。可是,云公子想要改变这一切,当然,他是可以改变的,但是,首先,他要为自己的改变付出代价。”

  “我活了一千年,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是青丘帝姬了。但是,我并没有准好做青丘帝姬。”白灵说,“阿狗哥,我明白了,你是不是也没有做好准备,适应你现在的身份啊?”

  白灵的话戳中了云无痕的软肋。云无痕点点头。

  “我已经给你时间了。”百媚生说,“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了不得不发。我不能再给你更多的时间了。好了,我要走了,你若是想继续为你父亲报仇,你就跟着我。你若是另有想法,我不会怪你。”

  话毕,百媚生转身走了。成千上万的武士也跟着百媚生走了。百媚生带着这些人,浩浩荡荡的杀赴京都了。

  云无痕和白灵对视了眼。

  “我该怎么办啊?”云无痕问。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你应该遵从你自己的心。”白灵说,“就像我刚知道自己的身份是青丘帝姬后,我也试图说服要遵从自己的内心。果然,当我真的遵从自己的内心了,我变得轻松,快乐了。阿狗哥,你扪心自问,你想要报仇吗?”

  是啊,我想要报仇吗?云无痕也在反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