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九十六章依依不舍

第一百九十六章依依不舍

  凤绫儿还想多说两句,不过,当她看到云无痕的脸色,凤绫儿把要说的话给硬生生的咽回去。

  “师弟,你是要打定主意为你母亲报仇?”凤绫儿问。

  “师姐,你这是要阻拦我吗?”云无痕反问。他知道,墨山派的门规是非攻和平,天下大同。现在,自己起兵造反,严重违反了墨山派的门规。

  “师弟,你能把你的事情全都告诉我,我很高兴,说明你还是信任我的。不过,我觉得这件事你做的有点过了。为了一己之仇,让天下苍生跟着受累,你是不是太自私了?”

  “我并不认为这是自私的行为。”一个声音从山林里传来,凤绫儿和云无痕忙回头,两人看到树林里走出一个青年人。

  云无痕和凤绫儿吃了一惊,并不是两人对于陌生人的到来吃惊,而是对来的这个人竟然是他们的熟人而吃惊。

  此人不是别人,却是白执礼。

  对于白执礼的出现,云无痕和凤绫儿虽然感到吃惊,但并不非常的意外。两人虽然和白执礼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两人却是知道白执礼是个行为古怪之人。

  但是,对于白执礼的态度,云无痕和凤绫儿很是不解。

  在白执礼出来时,他所说的那句话,云无痕和凤绫儿都听清楚了。可是,两人都不理解白执礼话语中的意思。

  白执礼看看云无痕,又转身看了看凤绫儿,笑着说:“对于我的出现,两位不感到意外吗?”

  “这里又不是我家。不光是你,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来这里,为什么要感到意外?”云无痕反问道,“莫非,白先生在这里看到我感到很意外吗?”

  “呵呵!”白执礼笑了笑,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用在云公子身上最为贴切了。看来,以后我真的是要把云公子当成我心目中的英雄,日夜的崇拜了。”

  “就因为我说了这句话,你就要崇拜我?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虚伪了。”云无痕说。

  “当然不止这么简单。”白执礼走到凤绫儿跟前,冲凤绫儿抱拳施礼,然后,他转到云无痕跟前,很认真的说,“我白执礼这辈子最佩服的便是像你这样有仇必报的人。那些打着仗义的旗号,处处劝人行善的人,我看不起他们。”

  “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云无痕问。

  “我并非故意要听你谈话。”白执礼,“云公子,你放心,我白执礼向你保证,我听到你们的谈话,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当然了,你若是用得着我,我白执礼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眉头。”

  “不用了。”云无痕说,“不过,你的这一番好意我还是心领了。”

  “我知道,云公子是嫌我武功低下。但是,有些事情,比如,云公子你做不到的事情,或许我就能帮你做到呢。”

  云无痕听出来了,白执礼这是话里有话。

  云无痕笑了笑,抱拳道:“白兄若是真的能帮到我,我云无痕将会对白兄感激万分。”

  “云公子稍等片刻。”随即,白执礼转身,对凤绫儿说,“姑娘,能借一步说话吗?”

  从白执礼出现,凤绫儿对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好感,尤其方才白执礼和云无痕的一番谈话后,凤绫儿更是不喜欢白执礼,所以,当白执礼提出要借一步说话的要求时,凤绫儿毫不犹豫的说:“当然不行了。这里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就当着大火的面,在这里说吧。”

  白执礼微微一愣,然后,他笑了笑,说:“沙棠啸天开,至暗午夜回。”

  “好了,你过来吧。”凤绫儿不耐烦的说。

  然后,白执礼跟着凤绫儿去了前面的一棵老树旁,云无痕看到白执礼和凤绫儿两个人在做激烈的争吵,但是,由于相距太远,云无痕并不能听到两人的谈话。

  “白灵,你说我师姐和这个白执礼他们是不是认识啊?”云无痕问。

  “你不是也认识白公子吗?”白灵反问。

  “我不是这个意思。”云无痕说,“我是说,在我和师姐见过白执礼之前,师姐是不是和白执礼相识?我怎么老是觉得,白执礼每次看师姐的眼光怪怪的。”

  “你师姐看白执礼的眼光怪吗?”白灵反问。

  “我倒是没有看出来。”云无痕说,“就我和师姐的关系,若是师姐和白执礼有超乎寻常的关系,师姐应该会告诉我啊。”

  这时候,两个人说完话了。依然是凤绫儿走在前面,白执礼跟在凤绫儿身后。凤绫儿的脸色依然非常的难堪。云无痕觉得,白执礼并没有说动凤绫儿,不然,凤绫儿不会如此的生气。

  “师弟,你可想好了,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凤绫儿问。

  云无痕一下子给问懵了,所以,一时间,云无痕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凤绫儿接着说:“师弟,你可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师姐,我的弓已经拉开了,我射出去的箭早就回不来了。”云无痕说,“在做这件事情之前,我已经想好了好久。不管将来会发生怎样的结果,我都不会后悔。”

  凤绫儿叹了口气,说:“好吧,我答应帮你这一次。”

  “谢谢师姐。”听到凤绫儿说愿意帮自己,云无痕忙抱拳道谢。

  “通过你的描述,我可以断定,你所遇到的阵法叫做‘三相无才阵’。对于不懂的人来说,这个阵法看似威力极大,并且毫无破绽。其实,这个阵法只是墨山法师入门的最为初级的阵法。”

  “师姐,既然这个阵法是法师的入门初级阵法,我怎么不知道啊?”云无痕问。

  “因为你在墨山呆的时间太短了。”凤绫儿说,“你刚升级为法师,便被墨凌子师尊给撵出墨山了。自然是你还没有来得及时间学习这套阵法了。”

  云无痕点了点头。

  凤绫儿接着说:“这套阵法的命门在木。据说,是我墨山派第三代的掌门人创造了这套阵法,他创造阵法时,是在不周山。因为一场天火,不周山的木材全都烧焦了。所以,这套阵法中缺木。而木便是破解这套阵法的命门之所在。”

  凤绫儿耐心的告诉了云无痕,如何才能破解阵法。说了两遍,云无痕已经记住了。凤绫儿叹了口气说:“我在这里的时间不短了,我若是判断不差,陈风带着人快要追来了。师弟,你也快点离开吧。你所做的这件事情,太过惊天动地了,我不知道以后你将会面对怎样的麻烦。作为师姐,我是不想看着你往火坑里跳。但是,作为一个人,你父母惨死,你要为你父母报仇,我不能阻拦你。我不能让你做一个不孝的人。这样,即便是你日后想要修仙,你也会遭天谴。”

  “师姐,你对我的好,我云无痕都记在心里了。他日,若是有机会能帮得到师姐,我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都万死不辞。”云无痕朗声的说。

  “云公子,你这句话可是肺腑之言?”白执礼问。

  云无痕扭头,瞟了白执礼一眼,云无痕想不透,他和凤绫儿讲话,白执礼怎么就忽然插话了?不过,既然白执礼问他了,云无痕便不能不回答。

  “我说的当然是肺腑之言了。”云无痕说,“怎么,白公子你还怀疑我对师姐的用心吗?”

  “当然不会了。”白执礼笑着说,“我就怕云公子贵人多忘事,到时候忘记了今日所说的这句话话,我这么一问,不过是要公子多说一边,加深印象。并无其他的目的。”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师弟,我走了。”凤绫儿说。

  隔了几个月,再次见到凤绫儿,现在两个人就要匆忙的作别,从心里上,云无痕还是非常舍不得凤绫儿离开。只是,云无痕又想不到合理的理由要留下凤绫儿,他沉默片刻,只能眼看着凤绫儿离开了。

  等凤绫儿走了,白执礼走到云无痕跟前,拍了拍云无痕的肩膀,说:“云公子,你师姐已经走远了,咱们也走吧。”

  云无痕看着白执礼,一时没有听明白白执礼话里的意思,等云无痕反应过来,他忙问:“你什么意思,你是要跟我一块回去吗?”

  “怎么?云公子你这是要拒绝我吗?”白执礼抿着嘴唇,很不高兴的说,“莫非,云公子是觉得,我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跟着公子是碍事吗?”

  白执礼刚帮了自己,云无痕自然是不能表现出对他的厌恶了。云无痕忙否决说:“白兄,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你挺忙的吧。就没有必要为我耽误你的时间了。”

  “我不忙。”白执礼说,“我现在就是四处流浪。实不相瞒,我之所以要一再的坚持跟着云公子,便是希望云公子能每日赏我一口饭吃。只要是有口饭吃,至于是在哪里,我是无所谓了。”

  云无痕看着白执礼,白执礼说话时是一本正经,但云无痕并不相信白执礼的话。但是,白执礼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云无痕也不好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