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皇后她总沉迷于事业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跟明霏坦白了一些事情【三更】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跟明霏坦白了一些事情【三更】

  薛成走到满脸惊恐不住摇头的赵天河面前,蹲下身,叹了口气,“死道友不死贫道,谁让你为难了不该为难的人,果然好色要不得。兄弟,对不住了!”

  话音落下,他一拳头揍了上去。

  卫晞坐在小七给她搬过来的椅子上,这个距离能阻隔前来看热闹的人,还能听见里头的人是真打还是假打。

  听着里头那一声声拳拳到肉的声音,卫晞牙酸了酸。

  这兄弟情,不提也罢。

  好一会,薛成回来。

  “卫三小姐,人晕过去了。”

  不等卫晞吩咐,小七已经走过查看了一番,回来后还忍不住看了一眼薛成,“小姐,人确实晕了,没伤到筋骨,是疼晕过去的。”

  卫晞也跟着看了薛成一眼,正好看见他朝自己讨好地笑了笑,又赶紧移开目光。

  “出去怎么说,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

  “绿漪姑娘呢?”

  “奴家也记得呢,半点不敢忘。”

  卫晞这才起身,转身准备离开。

  薛成顿时准备松口气。

  哪知这口气只松了一半,就见这位卫三小姐又突然扭头,“薛成,薛真真是你什么人?”

  薛成一愣,“正是家妹。”

  卫晞闻言,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这才离开。

  薛成把人给送到门口,就见着前面那道背影走了没几步,转身推开了旁边房间的门。

  他顿时一口气呛住了嗓子眼。

  他这会小小的脑子里藏了大大的疑惑。

  这卫二公子和卫三小姐,到底是什么来的?是在他来之前,还是之后?

  要是来之前这兄妹俩就在,想到他跟赵天河说的那些话,薛成只觉得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他可真是作大死了!

  还有,卫三小姐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真真?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房间里还晕着的那个弄走去看大夫。

  外头喧闹声一片,一墙之隔的雅间里这会却是安静异常。

  卫昭看着坐在对面垂着脑袋一动不动的小姑娘,罕见地有些手足无措。

  “师姑娘,晞晞是看到你昨日来信,实在不放心那位赵公子的人品,这才”

  他听见开门声扭头看过去,对上卫晞的眼神示意:接着编。

  “这才带着我要了你们隔壁的雅间,想着若是有什么不对,也好及时过去帮忙。”

  师明霏听见身后的开门声才抬起头,回头看向走过来的卫晞,站起身退后一步朝着卫晞和卫昭深深一福。

  “晞晞,卫二公子,今天的事,要多谢你们。”

  卫晞没能拦住她朝自己行礼,这会反应过来忙把人给扶起来,目光落在师明霏面上,这才注意到她眼睛有些红,不过想想方才遇到那种事也正常。

  但是这脸怎么也红得跟涂了好几层胭脂似的。

  卫晞不由侧眸看了眼也站起身刚刚收回准备搀扶过去的手的卫昭。

  心下多了分计较。

  “明霏,我送你回家。”

  “嗯。”

  走到门口,师明霏又突然转过身,“卫二公子,告辞。”

  卫昭一愣,忙拱手回了一礼,“师姑娘慢走。”

  卫晞在车厢里揽着师明霏的肩膀,感受着身旁这姑娘乱糟糟的心绪,直到快到师家门口,她才轻声道:“明霏,别担心,赵天河那边都已经解决了,你就当没发生过今天这种事,你娘她若是问起,你就说赵天河他根本就没来,你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就干脆回来了。”

  师明霏忍不住往卫晞肩头蹭了蹭,“我听晞晞的。”

  卫晞又看向坐在角落的师明霏丫鬟。

  小丫头也忙点点头,“奴婢也记住了,半个字都不会说漏嘴的。”

  马车一停,小丫鬟先出了车厢,师明霏从脑袋从卫晞肩头抬起来,“晞晞,那我先下去了。”

  卫晞点点头,看着师明霏就要出车厢了,又忍不住把人给喊住了。

  粉兔子回过头,“晞晞,你还有话要对我说吗?”

  “有,”卫晞点点头,“我想了一路,还是想跟你说一声。”

  “你说吧,我听着。”

  “前天晚上,给你送过去的那条消息,其实是卫昭假借我的名义送给你的,今天提前过去望江楼,也压根不是我硬拉着卫昭要去的,是他自己一大早过去的,我其实是跟着他去的。”

  卫晞说完,看着师明霏愣住的表情,等了好一会,才问道:“明霏,你懂我说这些的意思吗?”

  师明霏干咽了口口水,这才磕磕巴巴地开口,“好,好像是懂了,又好像是没懂。”

  “那等回到家,就好好想一想。”

  “哦!”

  师明霏脑子里这会轰隆隆一阵响,全部都在想着方才卫晞跟她说的那番话,越想胸口的那颗心脏这会砰砰砰像是要马上就跳出来一样,下马车的时候更是不曾注意到脚下差点崴了脚。

  卫晞透过车窗看她游魂似的进了家门,这才吩咐小七往回走。

  她回到望江楼的时候就见卫昭果然在大堂里坐着等她。

  这少爷结结实实贯彻了他那一句能骑马坐轿绝不走路的宗旨。

  进了车厢,卫昭一改方才沉着脸不发一言的状态,迫不及待问道:“师姑娘怎么样了?”

  “缓过来了,”卫晞看着卫昭松了口气,又接着说道,“不过我还跟她坦白了一些事情。”

  卫昭气松到一半,心里头咯噔一声,“你坦白什么了?”

  “坦白了下前天晚上的那张纸条不是我派人送过去的,今天要去镇江楼也不是我要带着你来的。”

  卫昭:“你”

  卫晞还分外理直气壮,“我什么?”

  卫昭沉默了一会,方轻声道:“师姑娘她,可说了什么?”

  卫晞摇摇头,眼见着她哥目光暗淡下来,又忙说道,“不过我说完后她就紧张了。很紧张很紧张的那种。哥,等到上元节那天,你要不要试试亲自去约明霏出来?若是她点头,那就代表哥哥你也不是单箭头,但若是她没来,那哥哥你就要继续努力了。那么中间空余的这几天,就给明霏一个想通这些的时间吧。”

  “明霏?明霏?”

  陇氏看着蹲在兔子窝旁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女儿,抬高声音喊了几声。

  师明霏回过神,“娘?”

  陇氏有些担忧地揽住女儿,“明霏,你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老是一个待在院子里发呆?难不成还在为那天的事生气?”

  “我没有。”

  女儿的话陇氏有些不信,“可你就是那天回来后,就这么老是魂不守舍的。”

  “是,是吗?”

  陇氏拉着师明霏的手回了屋里,“明天就是上元节了,还有花灯会,你这几天老是闷在家里,要不明天就出门去逛逛,正好散散心。”

  师明霏刚准备摇头,她现在哪有心思去看花灯。

  正好就碰上前院门房过来求见。

  陇氏把人叫进来,“陈伯,何事?”

  门房递过来一张帖子,“方才耀国公府的下人送来一张帖子,是给小姐的。”

  陇氏一愣,随即就是一喜,忙拿过来塞到女儿手里,“这个时候耀国公府的卫三小姐递过来帖子,肯定是明天的花灯会。”说着又忙不迭站起身,“我去问问你的新衣裳裁好了没,明天花灯会上正好穿上。”

  师明霏想把他娘叫住都来不及。

  只好低头看向手里的帖子。

  这一看就愣了下。

  她之前也收到过一封晞晞派人送过来的帖子,是黑金二色,帖子雍容华贵精美异常,她到现在好宝贝收着。

  但现在这张帖子是浅蓝色的,描以精致云纹,清淡雅致。

  想到某个可能,她突然就不敢打开了。

  丫鬟进来添茶,看见的就是她家小姐看着手里的帖子愣愣出神,忍不住唤了声,“小姐?”

  师明霏这才回过神,抿了抿唇,小心地把手里的帖子打开。

  看到最前面的称呼是师姑娘,心底便更确信了几分。

  等到把整个帖子看完,她目光也随之落在了帖子左下角的卫昭两个字上,看了好一会后突然就把帖子往脸上一捂。

  丫鬟被她这个动作吓得一愣一愣的,“小姐?”

  “小湖,你先下去,待会再进来。”

  “哦,小姐,那我就先出去了,你有事叫我一声便好。”

  听着脚步声远了,师明霏才把帖子从脸上拿开,露出一张红扑扑的小脸。

  又不由想到那天在望江楼里,自己在满心绝望的时候,踹门而入把她救下护在怀里的那道身影

  待看到帖子上写的那句会在琉璃坊门口等你,又忍不住紧张地绕起手指。

  她这几天一直在扪心自问。

  卫二公子怎么会看上我呢?

  他是国公府的公子,而我只不过是一个五品小官的女儿。他是曾经的探花郎,俊美无双采斐然,现如今官职比爹爹都高,而我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好像只有养动物?

  那样一个人,到底是怎么看上我的呢?

  那我明天是去,还是去呢?

  在师明霏因为这张帖子紧张地头皮发麻的时候,把帖子送出去的人也在忐忑不已。

  在卫昭第六次问“你说师姑娘她会赴约吗?”的时候,卫晞终于忍无可忍地把人给踹了出去。

  她要没有把握,还会吩咐琉璃场那边在这几天里赶制出来那么多动物形状的琉璃灯吗?

  动物又不喜欢她,她这是为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