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4章 她是姜迟
  沈一潋踢了谢凉一脚,“你他么的心理上才有毛病呢,老子就是喜欢看你们那种明明已经打算送了但是硬生生被人讨要礼物的表情!快别废话了,老子的礼物呢?你不会是想要赖掉吧?”

  “我是那样的人么?再说了,赖掉谁的礼物也赖不掉你的啊!”他们这些人中,就属一潋最为精明,无论是生活中还是生意场上,能让他吃亏的人还真没有。

  “谁知道呢,你小子也是一个心眼七个窍的人。”沈一潋桃花眼一挑,说了句。谢凉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绝对是个聪明人。

  谢凉没有再说话,手伸进了口袋,然后就微拧了一下眉头。

  见状,沈一潋一挑眉梢,看着谢凉“嗯哼”了一声。

  谢凉沉默着,然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大把松子放在了沈一潋的面前,面无表情地开口,“生日快乐。”

  “老子生日呢!你就送我一把松子啊?我他妈又不是松鼠。”停顿了一下,沈一潋又说了一句,“诶不是,谢凉,你一个大男人随身携带松子是什么鬼?”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知道。”一旁的顾行景就差没有举手了。

  沈一潋看向了顾行景。

  顾行景“嘿嘿”一笑,有些暧昧地看着谢凉,悠悠地道:“谢凉想追女孩儿。”

  沈一潋看着谢凉,有些戏谑却并不意外,“偷偷喜欢了这么多年终于打算光明正大地下手了?”很久之前他就知道,谢凉有一位照在心尖尖上的白月光。

  谢凉淡淡一笑,低头剥着手中的松子,挺平静地“嗯”了一声,“一个人的偷偷喜欢太苦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让她知道对她的喜欢,未必能求得一个结果,但我至少为自己争取过。”

  顾行景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沈一潋和谢凉,“一潋,你知道谢凉有喜欢的人?”然后哀怨而又没好气地冲着谢凉,“谢凉,你告诉一潋居然不告诉我,我还是不是你最好的兄弟了?说好的兄弟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呢?”

  谢凉不以为意地抬头看了一眼顾行景,“你知道了等于所有人都知道了。”顾行景虽然是男人,可是骨子里却是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二氧化碳都扑不灭的那种。

  不去当狗仔还真是可惜了!

  “而且,不是我告诉一潋的。”说起这一点,谢凉还是有些佩服沈一潋。

  他自认为隐藏地很好,没想到一潋还是发现了。

  顾行景本来想回嘴,但是瞬间没了脾气,用手点着下巴有些虚心地道:“我每次分享八卦消息的时候都有说过让他们不要告诉别人,谁知道他们自己不讲信用。”

  怪他咯?!

  “你能这样想也好。”沈一潋突然说了句。

  “是吧是吧,我就说错不在我。”顾行景不住地点头,忙声呼应。

  “不是说你。”看向顾行景的时候沈一潋桃花眼凉凉地翻了个白眼。

  谢凉对着沈一潋淡淡一笑,“嗯,最差的打算不外乎求不得。”

  “行景,你这就不对了,追女孩子怎么能一开始就抱着求不得的想法呢?这样你肯定是不会成功的,我”顾行景的话还没有说话,谢凉将剥好的松子放在了一个漂亮的透明玻璃盒子中,来了句,“她是姜迟。”

  “姜迟?名字还挺好听的,可是为什么她是姜迟你就求不得了,你明明这么优秀,为”见众人都只是默默地看着他,顾行景瞬间反应了过来,脸色僵愣了一下,手指朝着耳后比划了几个圆圈,一脸无法言说的表情,“不会是我知道的那个姜迟吧?”

  谢凉又抓了一把松子放在干净的纸盒中,非常熟练地剥着,没有说话。

  顾行景看向了沈一潋。沈公子,求解释啊!

  “除了姜家那位小公举,你还知道其他叫做姜迟的人么?”沈一潋挑着眉梢反问。

  顾行景倒吸了一口凉气,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我屮艸芔茻!”然后抬头看向了谢凉,“谢凉,你可以啊,竟然喜欢那位小祖宗。”

  帝京豪门世家不在少数,若是以三六九等来分的话,姜家绝对是金字塔的尖尖儿,当然,谢家也不错。只是,那个姜迟可不仅仅是身份上的小祖宗,就是在性子上,也是一位别人不敢招惹的祖宗宝贝!

  不可一世,狂妄又嚣张,邪魅且妖异。

  姜迟,姜家四小姐,上有一位姐姐两位哥哥,大姐是翻译官,在政府担任要职,很受重视;二哥姜铭和三哥姜晔是双胞胎,姜铭接手了姜家家业,现在恒宇任职总裁;姜晔当年是全国理科状元,高考之后留学国外,至今未归。

  这三人可都是资深妹控,对这唯一的妹妹宝贝到了极点。

  再者,姜迟身体本来就不好,体弱多病,姜父姜母也愿意宠着,性子被娇惯地不行,任性妄为,无法无天,只有她不想做的,没有她不敢做的。

  据说是给对翅膀能逃离地球扇出宇宙的人!

  可是偏偏生了一副妖孽祸水的容貌,整个帝京为她所倾倒的人不在少数。

  就连希家那位小公子希袖折和宁家二少爷宁初琰等人都是任由这位姜家小祖宗随意差遣。

  希袖折性情火爆,素来也是无法无天的主,放眼整个帝都除了他大哥也就只有一个姜迟治得了他;至于宁初琰,宁家金银窝里养出来的矜贵公子,成绩优秀本来有望成为那一届的省状元,只是在高考那年突然辍学只身踏入了演艺界,没有依靠宁家仅一年时间凭借精湛的演技一炮而红成为了最年轻的影帝。

  这两人,寻常人连招惹都不敢,也就姜家那位小祖宗敢半夜一个电话差遣他们去跑腿买东西。

  谢凉敢喜欢这么位祖宗,那是非常勇敢了!

  但和他名字一样也是非常凉了!

  华笙没有说话,自谢凉说出了自己喜欢的人之后她按在手机屏幕上的手就顿了顿,睫毛垂下挡住了眼睛,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

  “怎么了?”言沉极为了解华笙,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之后压低声音问了一声。

  华笙摇头淡淡地笑了笑,“没事。”然后看向了谢凉,玩笑地开口,“谢凉,那你可得加把劲,帝京想追这位小祖宗的人可都能围着帝京转个圈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