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22章 你说过会一辈子爱我的

第22章 你说过会一辈子爱我的

  薄色:“”

  言老师承认了,可是

  她撇撇嘴,这次干脆连脑袋都耷拉下来了,“那你还是耍我吧!”

  不然她就要上交户口本,说不定还给她连婚都一起订了。

  薄老夫人站在边上直笑,她都没怎么见过这丫头吃了亏态度还这么软的时候!!

  薄色瞥了眼看笑话的薄老夫人,冲着她做了个龇牙咧嘴的鬼脸!

  这是亲奶奶么?!

  她是捡来的吧!

  薄老夫人见言沉已经下来了,对着她道:“小言啊,你看这都十点多了,要不你就留在这里吃午饭吧?”

  “多谢老夫人好意,不过我还有事要处理。”言沉看着薄老夫人礼貌地拒绝,“老夫人,那我就先回去了。”

  然后看了眼薄色,“将我圈出来的那些题好好看一遍,不懂的给我发消息。”

  薄老夫人还想继续挽留,但言沉已经背上了自己的黑色背包她也不好再说些什么,见姜迟也站起了身,她皱着眉,“你也不留下吃饭啊,我可是让张妈准备了好些菜呢?”

  “大姑,既然没事我也回去了!”刚走出两步又忽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薄老夫人,“大姑,您要是太闲了就找点事干,别整天闲得慌相当红娘!”

  “你”薄老夫人噎了一下,没好气地摆了摆手,“快滚吧,看着你就闹心。”

  言沉刚走出薄家院子,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

  “言沉!”低魅的嗓音缓缓传来,有些偏凉。

  言沉转头看着他,“有事?”

  “言沉,你不会以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姜迟看着她,半眯着眼。

  “那你想怎么算?”言沉忽然停了下来,很是云淡风轻地问。

  姜迟有些意外言沉的话语和态度,眉梢一挑,“这么说你是承认昨天晚上你做错了?”

  言沉点头,“昨天晚上我看见你躺地上应该直接离开才是。”

  闻言姜迟忽然笑了,不过那抹笑意只出现在嘴角并不曾抵达眼底,“确实,如果你直接离开我们只是陌生人什么事都没有,可是现在”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而是意味深长地看着言沉。

  “现在我们就不是陌生人了么?”言沉语气清冽地反问。

  姜迟还没说话,就见言沉自顾自地点了点头,然后精致的脸上是那种与所说的话语完全不搭边的清隽无澜,“也是,毕竟我不仅抱了你,昨天还摸了你的脸!”

  提到这件事情姜迟的脸瞬间黑了,有些莫名的妖冷。

  他竟然被一个男人给调戏了?!

  而且还是第二次。

  看着姜迟的表情,言沉嘴角微不可查地上扬,“不如这样吧,我让你抱回来,也可以让你摸回来,一次不够两次三次都行。”

  反正都是女生,她也不吃亏!

  姜迟盯着言沉,忽然就又笑了,笑起来四分魅三分艳两分妖外加一分微微的凉,“想占我便宜就直说,犯不着这样拐弯抹角。”

  这时,一辆车停在了路边。

  “是你们叫的车么?”里面的司机师傅朝着两人问了句。

  “是我。”言沉道。

  她不开车,平常一般窝在家里,出去的时候也都是叫车。

  言沉看了一眼姜迟,然后打开车门上了车。

  姜迟没说话,只是站在原地微微眯起了双眸。

  “小姑娘,你怎么不上车啊?”司机师傅见刚才他们站一块儿便以为两个人是一起的,将头探出车窗外问了句。

  “我和他不熟,师傅走吧!”言沉道。

  司机师傅笑了笑,了然道:“刚才隔老远就看见你们站在一起说话,是不是小情侣吵架了?”然后故意将声音提高了一些,“小姑娘,别和你男朋友置气了,快上车吧!这寒风口,冻感冒了就算你男朋友心疼这遭罪的也还是你啊!”

  言沉:“”

  姜迟:“”

  神特么的男朋友!!!

  “师傅,她不是我女朋友。”言沉看着姜迟,对司机师傅说。

  师傅叹着气,“你们现在这些小情侣啊,动不动就闹别扭,可是闹归闹,你是男孩子,总归是要让着点人家女生,这么大冷天自己上车跑了将女朋友丢在这里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看着被司机师傅数落地有些无可奈何的言沉,姜迟狭长的凤眸有些愉悦地上扬,然后就也做了一个可以看着对方被数落的愉悦决定。

  他长腿一迈,走到车边打开车门上了车,就坐在言沉身边。

  言沉看着他一连串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动作,神色顿了下,“你上来做什么?”

  姜迟偏头看着她,眼底玩味十足,嗓音却难得轻魅,“阿沉,你难道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么?我人生地不熟,没带包身边还没钱,要是走丢了怎么办?”

  司机师傅在开车,自然看不到姜迟此刻的神色,听到他的话心中对言沉也有些不满,“小伙子,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女朋友呢?她身边钱都没有你还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万一遇上了坏人怎么办?”

  然后司机师傅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这做人啊,要有担当,有责任心,对待事情不求你考虑的面面俱到可是最基本的一些问题你应该想到吧!像你今天这样将人女孩子一个人丢在这里,那就是对人家不负责任的一种表现,这以后你女朋友的家人怎么放心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你”

  言沉揉了揉眉角,神色有些无奈。

  这司机师傅以前是情感调解师么?!

  姜迟则是懒洋洋地靠在车靠背,歪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言沉。

  见司机师傅说地差不多了好像准备停了姜迟又适时地补充了一句,“阿沉,你明明上次还说永远都不会松开我的手,还说会一辈子爱我的,你是不是变心了?”

  就连语气,都有些幽怨。

  “小伙子,这个漂亮的女朋友你可要懂得珍惜啊,不然这要是被别人给抢走了,你再后悔可就迟喽!”司机师傅说地很有那种过来人的感慨。

  姜迟唇角一弯,冲着言沉挑衅地笑了笑。

  言沉看着这个浑身上下都写着得意和为祸两个词的姜迟,丹凤眼也是不经意地挑了一下。

  然后轻叹了一口气,情绪一下子就低了,看着姜迟似是极为无奈地恳求,“那你不要去医院,我们把孩子生下来好不好?”

  ------题外话------

  来,两位的大佬,请开始你们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