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27章 七天之内必有桃花

第27章 七天之内必有桃花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双很漂亮的手。

  骨节匀称,白皙修长。

  干净整洁的厨房

  希袖折还没看清楚,对方的直播就结束了。

  “我就知道是那个过了气的美食博主。”希袖折一脸我就知道的模样。

  五年前姜迟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美食博主,这些年一直都会看对方的直播,就是吧,这姜迟性子特别怪,看了对方五年的美食直播,既不打赏也不评论,连关注都没有。

  白嫖了对方那么多年!

  见直播已经结束,姜迟关了手机,慵懒着眸子看了希袖折一眼,“过了气?”

  希袖折看向他。难道没过气?

  姜迟轻嗤了一声,“说得好像红过一样!!”

  希袖折:“”

  确认过眼神,是当不好粉丝的人!

  “不过你这美食博主运气是不是不太好啊?五年前开始做美食直播,算是圈子里面的老人了,换做其他坚持了这么多年的人不是大网红也得是小网红,怎么就他混那么惨啊!”直播的时候就那么几个人,几条评论,也太惨了点!

  “能一天直播四五回,也能一年半年没音讯,这是想红的样子么?”姜迟用手懒懒地撑着额头,“直播估计也就是无聊消遣。”

  “啊”希袖折不可思议地看着姜迟,捂着胸口做痛心疾首状,“你居然被人白消遣了这么多年!”

  姜迟懒悠悠地抻直了一双腿,不紧不慢地开口,“演,接着演,演好了我出钱给你投资演戏。”

  希袖折:“”他缺那点投资演戏的钱了么?

  厨房烧的水开了,希袖折很自觉地起身去了厨房,并将开水灌进了保温壶中,“姜迟,我听姜奶奶说她在寺庙帮你问了姻缘,这是不是真的啊?”

  “怎么,你也求姻缘?”

  “我这不是好奇么?”希袖折将冲好的药剂端了过来搁在姜迟面前,“你那个姻缘是怎么个说法?”

  提起这件事,姜迟沉默了一下。

  姜家老太太日常迷信,这次去寺庙小住不仅是拜神求佛,还特意问了他的姻缘。

  神奇的是,那个叫住持么,是叫住持吧,反正古代电视里面是住持地位来着的僧人,竟然还真的给出了答案。

  “你别沉默呀,好兄弟这么多年了,有了情况难道还瞒着我?”希袖折有些急了。

  姜迟看向了希袖折,沉默了一下,又沉默了一下,然后才颇为神叨叨地道:“住持说,我七天之内,必有桃花。”

  “这个住持能专业一点么?就你这容貌家世,那天没有桃花?”希袖折十分嫌弃这个住持的答案。姜迟的桃花都花开一树了,差这七天内的一朵么?

  思索了一下,希袖折本着即便不信神佛也要敬仰的心态又说,“也许他所说的桃花不是一般的桃花,”然后转头看向了姜迟,“这些天你有没有遇到什么令你觉得心荡神驰的女人?”

  姜迟没说话,看白痴似地看着希袖折。

  希袖折后知后觉,“我都忘记了,你才昨天回来,估计没见过几个女的。昨天锦瑟皇庭也有几位名媛在场,你有没有觉得不错的?”

  姜迟懒得搭理二哈。

  但是二哈对这件事情明显很热衷,“还有三天时间,要不我们试试吧,也许就真碰着了呢,这可是关乎你一辈子的大事。”

  顿了一下,二哈继续问,“两天后青城郁家郁老爷子过寿,你要不要去碰碰运气?”

  姜迟一偏头,“你一辈子的大事一根小红绸说了算?”当时姜老太太抽签之后还要他亲手挑一根红绸,他懒得听老人家的啰嗦便从那一团红绸中随手抽了一根。

  希袖折:“”

  他觉得自己点头的话,可以收到一打小红绸,这样式那样式的姻缘只怕是一堆。

  他便不说话了。

  吃完饭,言沉替小鱼干换上了干净的猫砂。

  倒了一杯柠檬水,言沉拿起手机输了一串数字,然后拨了过去。

  拨过去的瞬间电话就被接通了,里面传来了一道调侃的声音,“小师兄,你今儿个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说话的人听上去年纪并不大,嗓音处于清朗和沙哑之间,带着几分少年的稚嫩。

  言沉清冽着眉眼,“魅色你都给过谁?”

  接电话的少年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有一下没一下地抖动着,“小师兄,你问这个做什么?你不是向来看不上我捣鼓那些玩意儿?”

  说话的少年长得挺好看的,唇红齿白的那种,就是从他的眉眼之间能看出是个不安分的主,有几分坏坏的痞气。

  “我碰到了。”言沉声音依旧清越。

  “碰到了?”少年歪着的身子瞬间坐正了,吊儿郎当的神色都认真了几分,慎重地问,“是你还是其他人?”

  魅色是他最新研制出来的一种媚药,药效极烈,霸道无比,发作的时候手心滚烫浑身却会渐渐发寒发冷,除了发生男女关系无解,毕竟他可是放了很多种催情效果的药剂在里面。

  “不是我,是姜迟。”言沉看着玻璃杯中的柠檬片,轻微地晃了几下。

  前几天了了研究出了魅色还特意跟她炫耀了一下,所以昨天看见姜迟那种情况她就知道姜迟是中了魅色,不然的话她大概只会打120而不是留下来为她解药性。

  听见不是言沉少年松了一口气,然后用手摸了摸下巴,纳闷道:“姜迟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儿熟悉啊?”他以前是不是在哪里听过?

  “帝京姜家四小姐。”

  少年吓得将刚到手的抱枕都给扔了出去,声音拔高了好几个分贝,“姜家那个病秧子?”

  对面回应他的是默认的沉默。

  明了了脸色顿了一下,赴死般地迟疑着问了句,“姜迟没事吧?”就姜家那个病恹恹的宝贝疙瘩,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万一查到他头上,他能被姜家那对姐弟给搞死!

  不对,听说那位在国外多年的姜晔也回来了,那就是姐弟三个。

  “已经解了。”言沉道。

  少年“嗷”了一声,更加生无可恋了,“谁为他解了毒?”

  然后死狗瘫地躺在了沙发上。

  上帝保佑,一定要是宁初琰,不然的话希袖折也可以啊!

  可千万别是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人。

  不过想想明了了也觉得不大可能,对方既然千方百计地对姜迟下手,又怎么会让姜迟好过!说不定就是秃头啤酒肚,油腻且猥琐的老男人,然后还一脸垂涎地看着姜迟。

  光是想想明了了都被恶心到了。

  现实版的美女和野兽,这野兽也太兽了点吧!!

  “我给她解了。”言.不三不四.沉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题外话------

  阿九掐指一算,你们七天之内必有桃花!!!

  神.阿九.棍已在线算姻缘!

  哈哈哈哈哈,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