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43章 软刀子慢磨

第43章 软刀子慢磨

  言沉看着花拾,泛着薄凉的眉眼清和了少许,声音轻而认真,“阿拾,谢谢你!”

  花拾看着言沉温柔地笑了笑,“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说这句谢谢可就太见外了。”

  言沉没再说话,只是轻勾了一下嘴角。

  “走吧!”花拾对言沉说。

  他们并没有去宴会厅,而是通过长廊直接去了二楼琴房。

  琴房里面放置了不少乐器,西洋乐器和民乐乐器都有。

  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古筝、古琴、琵琶等,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言沉有自己的古琴,但是一般她都是只在演出时候才会用到,一般情况下她都是从自己的琴室随便挑一把古琴用,但是因为郁家有古琴,所以今天她并没有带来。

  她坐在了古琴前面,一只手支着额头手肘放在案几上,白皙颀长的指轻轻地拨弄着琴弦,虽然动作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但自指间流转而出的琴音依旧如行云流水般流畅。

  即使是单手拨弦音律也是清越悠扬。

  可见言沉于古琴之上技艺之高超。

  花拾取出了一支做工精细的碧玉笛,玉笛尾端还挂着浅蓝色的穗子,他放在了唇边,手指轻轻地按在笛孔上,轻按间笛音已经和上了琴声。

  琴房隔音效果极好,所以即使这里两人合奏,在楼下也是听不到半点声响。

  宴会之上,自是三五成群。

  男人端着酒杯站在一起寒暄聊天,多是谈论生意场上之事;贵妇们聚在一起便是家长里短,或炫耀或攀比;至于年轻的公子小姐们则是志趣相投的人坐在一起,说着一些趣事或是大家感兴趣的话题。

  看上去倒也是一派宾主尽欢的景象。

  姜迟和希袖折坐在宴会厅中一个并不起眼但是比较安静的角落。

  没有其他人,就他们两个。

  其实之前是有不少人过来搭讪打招呼的。

  虽然姜迟和希袖折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不好相处,但是毕竟两个人的身份都摆在那里,一个是姜家四小姐,一个是希家二少爷,要是巴结上了他们,那以后在帝京也算是有了靠山,无论做什么都方便多了。

  所以不少人抱着这个目的走过来,甚至还有对他们献殷勤献媚的,但是都被希袖折给毫不留情地挡了回去。

  大概是灰头土脸在他们这里碰了壁的人太多了,以至于大家现在都不敢上前。

  姜迟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的酒杯轻轻地晃着,里面红色的液体色泽透亮,泛着细微的涟漪。

  他抬了抬眸,目光在宴会厅中扫视了一圈,最后又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

  “你是不是在找周慕凉?”一旁的希袖折问,然后指着不远处那道清丽的身影,“喏,你看,郁沐身边那个穿着一身白色晚礼服的人就是她。”

  周慕凉长得确实不错,皮肤白皙,瓜子脸,大眼睛,头发挽起仅在两鬓各留了一绺微卷的发,她端着果汁神色安静地站在那里,似是身边的人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她时不时地礼貌一笑。

  在浅笑的时候,周慕凉整个人如一株雨后的茉莉,清新而又淡雅。

  在她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都看直眼了,开口说话,“听说周小姐是娱乐圈的人?以前倒是没怎么听过。”

  “我只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十八线小明星,赵经理没听过很正常。”周慕凉回答。

  “按理说周小姐这样的好相貌,在娱乐圈里不至于会是如此情况?”说话的时候,赵成乾眼神就没离开过周慕凉。

  “大概是运气不好罢了!”周慕凉眼中有着明显的落寞。

  不是谁都有安谙那样的好运气,在娱乐圈中一直顺风顺水!

  “我倒是认识几位指名导演,或许可以代为引荐!”赵成乾看着周慕凉,笑地意味深长。

  周慕凉毕竟是在娱乐圈中混迹了这么多年的人,自然也看明白了赵成乾的意图,神色微冷了几分,“多谢赵经理,不过我还是知道自己的斤两,就不浪费赵经理的一番好意了。”

  赵成乾也不生气,取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周慕凉,依旧是言笑晏晏,“周小姐,凡事不要拒绝得这么快,不如留个联系方式?”

  周慕凉正要拒绝,赵成乾忽然压低了声音开口,“前几天我不小心拍到了一个视频,周小姐似乎从安谙的那个背包中取走了什么东西”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周慕凉脸色微微一变,轻笑着接过了名片,“我与安谙是好友,她让我帮她拿东西不是很寻常么?”

  见周慕凉接了名片,赵成乾也没再说什么,手中的酒杯与周慕凉碰了碰,“周小姐是聪明人!”说完便离开了。

  周慕凉紧紧地捏着手中的名片,垂下眼眸挡住了眼中略微阴狠的神色。

  哼,以为凭这件事情就可以威胁她了么?!

  “慕凉,你怎么在这儿,我找了你好久?”一位年轻男人走了过来。

  “郁沐。”周慕凉不动声色地将名片放好。

  “我去介绍一些朋友给你认识。”郁沐看向周慕凉。

  周慕凉点头,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扭头看了一眼。

  瞬间就对上了希袖折的目光。

  自然而然也看见了姜迟。

  周慕凉眼睛一缩,手中的果汁都不小心泼洒出来。

  姜迟怎么会来参加宴会?!

  “慕凉,你怎么了?”郁沐关心地问道。

  “没事。”周慕凉摇摇头,看向郁沐,“我们走吧!”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希袖折看向了姜迟,“姜迟,刚才那人不会是你安排的吧?”他可看出来了,刚才那个男人明显是对周慕凉有想法。

  姜迟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眸色微深,“我若是算账,你觉得会这么简单?”

  生活太无趣了些,他喜欢慢慢玩!!

  希袖折无语了一阵。

  好吧,姜迟出手一贯是软刀子慢磨的那种风格。

  “那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希袖折好奇。

  “也许他真的看上周慕凉了!”姜迟漫不经心地道。

  然后又看向了宴会厅,微蹙了一下眉。

  言沉不是也来参加宴会么?怎么都没有看见他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