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46章 我家络崽崽

第46章 我家络崽崽

  美人儿.姜迟穿着一身红色晚礼服,外面披了一件浅色长款风衣,身材过分高挑,容貌过分绝色,胸也过分平了些!

  他看着两人的背影,有些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梢。

  是言沉么?!

  他原来是言家私生子,怪不得以前没有听说过。

  姜迟漫不经心地弹了一下指甲,魅然的容颜依旧带着恹懒之色,啧了一声,“言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原来言沉这么有钱啊!”

  言舒雪和谢梦晗回到宴会厅时郁城已经抱着郁朝阳出现在了宴会上,他毕竟是寿星,出面打招呼象征性地说了几句话,算作是简单的开场白,不少人都在他身边说着祝贺恭维之类的话。

  “祝郁老爷子松鹤长春,福寿绵长!”

  “老爷子的儿子女儿真有孝心!”

  “这位就是郁老爷子的小孙女吧,长得真可爱。”

  一番恭维寒暄之后,有人开口问,“郁老爷子,听说您今天请到了擅长古典乐器的音乐家为我们大家演奏,不知道这件事情可是真的?”

  大家都知道,郁家老爷子爱乐成痴,尤其喜爱民乐中的古琴长笛之声。

  而且他对民乐极为挑剔,那么多擅长古典乐器的艺术家没几个能入他的眼,所以对于能让郁城在自己寿宴当天请来演奏,大家都抱了非常大的希望。

  如今音乐界最著名的古典音乐家就会楚北江一派和赵潺一派,楚北江和赵潺是死对头,两人明争暗斗了几十年也没分出个胜负,然后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徒弟身上。

  楚北江有两个徒弟,一个是纨绔少爷季然,一位是人间值得青络;赵潺她只有一个徒弟,箜篌女神温婉。

  若是能请到这几人中的任何一位出席,那都是相当有面子了。

  只是他们一般都是参加演出会,基本上不会出席这种私人宴会,更何况季然和温婉都在国外巡演,至于那位人间值得的青络那就更不可能了。

  毕竟人家是连演出会都懒得去的人!

  郁城淡淡一笑,“音乐家不敢当,他们只是当做业余兴趣爱好,今天为我这把老骨头在宴会上演奏一曲聊表心意,自然比不得那些大家!”

  音乐家这个名头一按下来,太高了!

  郁思明走到了郁城的身后,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郁城颔首,然后看向了众人,笑着说:“接下来就请大家一起欣赏,弹得不好之处请多担待!”

  虽然他相信花拾的能力,可是那个为他帮忙的古琴伴奏实力如何他并不知道,再者,无论人家古琴功底如何毕竟是为了他才会前来,他不希望在场的人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好说好说,我们相信郁老的眼光!”众人纷纷附和。

  郁城看了一眼站在二楼楼梯口的管家,“开始吧!”

  他的话音刚落,宴会之上灯光瞬间灭了许多盏,仅留下了一些偏暗的灯。

  忽然,“铮”地一声,琴音初起,伴着玉笛声。

  琴声清凌悦耳,笛声犹如天籁。

  大概是为了迎合今天的寿诞,两人所弹奏的曲子是那种欢快愉悦的风格。

  听上去令人觉得心情畅然。

  郁家二楼有一个对内的阳台,言沉和花拾就在阳台上合奏,一位穿着黑色长款风衣容色清冽,一人着了一袭月白色古装眉眼温和,两人一坐一立,倒也相得益彰。

  同在二楼不远处长廊的姜迟半挑着眉梢,手指摩挲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希袖折走到姜迟的身边,看见言沉的时候脸色微变,“姜迟,你快看,是那个小白脸!”

  “小白脸?”姜迟嗓音有些危险。

  希袖折脸色一僵,盯着姜迟看,见姜迟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他瞬间哀怨地苦着脸,“姜迟,你怎么突然为言沉说话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以前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姜迟都不会开口,甚至还会帮他,今天竟然帮那个小白脸!

  姜迟懒得搭理希袖折,只是看着坐着弹琴的人。

  “小白言沉,”希袖折在姜迟的目光下强行改了口,冷哼着道:“他古琴都没有你弹得好听。”

  姜迟的古琴那才叫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唉呀妈呀,想不出夸奖的词了。

  姜迟凉凉地看着他,“我会的是古筝。”

  希袖折:“”

  忽然有些心虚是怎么一回事,和姜迟认识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他弹的是古筝。

  他沉默了一下,小声道:“长得不都一样么?”

  有琴身,有弦,坐着用手弹,还能出声。

  还都是古典乐器。

  “古筝有筝码,弦多为二十一根。”

  “什么是筝码?”无知二哈在线虚心求解。

  姜迟:“中间支撑弦的小柱子。”

  希袖折没说话,只是盯着言沉手下的古琴。好吧,确实没有小柱子。

  楼下宴会厅众人听地如痴如醉。

  待琴声笛音渐歇,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两人合作太默契了!”有人夸赞道。

  “确实,笛音为主琴音为辅,但是笛音并没有掩盖琴声的存在感,反而相辅相成。”有了解音乐的人点评,“不过我怎么觉得这琴声听上去有些熟悉呢?”

  在场基本上都是上流社会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平时不怎么缺钱了就喜欢附庸风雅,所以喜好音乐的人不在少数,再加上时风集团在帝京的影响力,所以一些传统古典物什还是比较盛行,古典音乐就是其中之一,因此也有不少人听过青络的演出会。

  “对对对,我也觉得。”有人附和。

  “青络,是青络,当年演奏佛禅的青络,楚北江的小弟子。”一个男人激动而又兴奋地道。

  青络这两个字一出现,人群中出现了一阵小骚动,都带着期待地看着二楼。

  不过奈何言沉和花拾是在阳台最里侧,他们连衣角都看不到,便看向了郁城,其中一位男子激动地问,“郁老,请问真的是青络么?”

  郁城沉默了一下,缓缓道:“我见过不少模仿我家络崽的人,他模仿地最像。”

  络崽,是青络粉丝对青络的爱称。

  顿了一下,化身小迷弟,“虽然弹得也不错,但是我家络崽的风格是不可能被彻底模仿的。”说这句话的时候,郁城有种蜜汁自信和骄傲。

  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这,就是他家络崽崽。

  众人:“”

  好吧,听说郁老是青络的铁杆粉,果然没错!

  ------题外话------

  阿九默默吐槽:你这个铁杆粉丝怕不是买来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