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58章 脏了
  姜迟放下手机,眼皮一掀看了言舒雪一眼,一开口嗓音就是微嘲的妖魅,“言沉不认可,或许你们应该找找自身的原因。”

  言舒雪被姜迟这番理所当然的话惊地连委屈的表情都差点没绷住,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四小姐,你和我哥哥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吧?”

  姜迟那双指骨修长匀称的手轻缓地摩挲着下颚,他没说话,一双凤眸添了几分意味。

  男女朋友关系?他和言沉么?!

  想到那天车上他和言沉的各种演戏互坑,姜迟嘴角一勾也就没有解释,反正名声之类的事情他不在意,正好也可以看看言舒雪在打什么主意。

  他在心中轻啧了一声,长这么大第一次有男朋友也就算了,对方竟然还是一个喜欢男人的基佬!!

  言舒雪以为姜迟是默认了,她轻叹了一口气,目光带着几分惋惜地看着姜迟,“我知道你是我哥的女朋友护着他很正常,可是四小姐你对我哥哥真的了解么?知道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么?”

  护着言沉很正常么?!姜迟骨节修长的手轻缓地摩挲着下颚,也是,毕竟言沉不但帮过他还和他算有过男女朋友的关系!

  既然这样,那就要好好护着了。

  他单边眉梢微微一挑,“言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言舒雪沉默了片刻才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地看向了姜迟,“四小姐,我给你看几张照片,到时候你就一切都清楚了。”

  在姜迟看不见的地方她嘴角一弯,颇为得意地笑了笑。

  若是细细去看还能发现两分狠辣之色。

  言沉那个私生子和沈一潋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才是她的杀手锏,她就不信知道这个消息姜迟还能无动于衷。

  言舒雪拿出手机,点开了昨天收到的图片消息界面,将手机递到姜迟面前,“四小姐,你请看。”

  姜迟看着这些图片,微微蹙了一下眉。

  这似乎是锦瑟皇庭的包厢啊!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锦瑟皇庭包厢房间里面是不能安装摄像头的,那这些照片只能是有人在里面拍的,至于为什么会流传出来,那可能性可就太多了。

  只是希袖折当时说过沈一潋生日一点也不热闹,加上他自己也就只有七个人。

  那么是照片是出自这些人里面么?!

  见姜迟蹙眉,言舒雪脸上得意之色更甚,语气很低沉似乎是替姜迟赶到不值得,“四小姐,即使我和言沉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但我们之间也毕竟有着血缘关系,这件事情本不该对外透露的,只是我看不惯我哥哥这样的行为,更加不想你被他蒙骗!”

  说到这里,她语气更低了,“哥哥他在言家住了不到一年就一声不吭地离开了,那个时候他才不满十岁,这些年和言家基本上没有来往,我也没有想到他会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甚至明明喜欢男人却来欺骗你。”最后的话语似乎还带上了两分适宜的失望与愤懑。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姜迟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神色依旧是懒洋洋的,看不出喜怒。

  言舒雪以为姜迟这是太生气了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毕竟任谁知道了这样的事情都会觉得愤怒,她趁热打铁地继续分析,“我哥哥他毕竟是私生子的身份,如果想要继承言家的家产名不正言不顺更加没有靠山,”说到这里她看向了姜迟,“但若是攀上姜家四小姐可就不一样了!”

  “哦!”姜迟勾唇,似笑非笑,“怎么个不一样法?”

  “姜家在帝京有权有势,而你又是姜家四小姐,在姜家最受宠爱,攀上了你等同于和姜家挂钩,在帝京也有了依仗,就算是争家产也不会有人说什么,说不定还能借姜家的势。”言舒雪分析地头头是道。

  “这样的话他选择沈家岂不是更好,沈家也是有权有势,而且他和沈一潋还情深意重,省的每天对着我虚情假意地演戏。”姜迟幽幽道。

  言舒雪没想到姜迟会这么说,噎了一下,不过她很快也就找到了说辞,“沈公子几年前就宣布出柜,哥哥如果依靠沈家那他和沈公子的关系只怕就瞒不住了,到时候只怕别人都会对他指指点点,哥哥最是爱惜名声,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

  言下之意大有说言沉那么一副看上去清冷淡漠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的模样是装出来的。

  姜迟微微抬头,懒洋洋地瞧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一旁沙发上的言舒雪,精致妖魅的眉眼之间依旧是恹恹懒懒的没什么精气神,眼尾的那两点泪痣颜色却很深,将本就苍白的面容衬地愈加苍白。

  他一开始没说话,就这样似笑非笑地看着言舒雪,容色妖异得不像话。

  言舒雪被这样的目光看地有些不自然,“四小姐,怎怎么了?”

  姜迟轻轻一笑,语气玩味,“我只是在想如果我不相信的话你会怎么继续往下编!”

  轻飘飘的一句话,不,应该是一个编字,表明了他的态度。

  “姜四小姐不相信?”言舒雪确实很意外,没想到她都说到了这种程度甚至拿到了证据姜迟都不相信她。

  “我不觉得你有令我相信你的资本!”姜迟毫不留情。

  言舒雪脸色微微一白,却还是勉强一笑,解释道:“姜四小姐可以不相信我,那这些照片呢?要怎么解释?”

  姜迟没有回答言舒雪的话,而是扬唇浅笑,神色魅得很,“外界传闻言家大小姐头脑聪明,目光长远,看来是相当言过其实啊!”

  言舒雪从小到大所听见的都是夸赞,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看轻过,顿时觉得极为难堪,更有甚者在眸眼深处还有几分被说中的羞愤,不过并不易见。

  她沉默了一下,也冷了冷脸,态度淡了些,“既然姜四小姐不信我,那这件事情就算是舒雪多言了,只是希望四小姐以后不要后悔!”

  哼,那些照片可不是她伪造的,以后有姜迟哭的时候。

  姜迟缓缓起身,嗓音又妖又凉,“言舒雪,少在我面前耍心思,我会那些的时候你说不定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

  言舒雪脸色瞬间一阵青一阵白,在这里再也待不下去了,拎着自己的包就要离开。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姜迟的声音响起,“司楠,将这套沙发丢了!”

  在司楠进了房间之后,言舒雪出于好奇在门口停了一下,想知道姜迟为什么突然要丢沙发。难道是因为太生气愤怒了?

  想到这里,言舒雪有些窃喜。看来姜迟也不是完全不相信她说的话。

  司楠也是一脸不解地看着姜迟,“这沙发好好的为什么要丢?”

  “脏了!”姜迟冷淡地掷出两个字。

  ------题外话------

  我迟好帅!!!

  笔芯芯,晚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