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61章 忌木瓜
  木瓜牛奶?!

  姜迟苍白妖魅的精致面容这下子全黑了,比刚才还要黑地彻底。

  他一个不下厨做饭的人都知道木瓜有丰胸这个功效。

  而丰胸

  想到这里,姜迟狭长的凤目微抬,阴嗖嗖地瞅着那位说要给他弄木瓜牛奶的人。

  言沉见姜迟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以为他是介意别人说他胸小,沉吟了一下,才斟酌着用词缓缓道:“其实你这样吧,也挺好的,穿衣服很好看。再说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男人也不一定都喜欢波涛汹涌的女人。”

  姜迟脸色更难看了,甚至有将对方从窗户口丢出去的冲动,最后虽然没有将言沉丢出去但是也不想搭理她,直接转身走了,看都不看言沉一眼。

  言沉看着负气离开的姜迟,微愣了一下。

  生气了?!

  华笙说地果然没错,越是长得好看的女人越是容不得自己身上有一丝瑕疵,尤其是胸小。

  想起病人在饮食方面一般忌讳都比较多,而姜迟这种可以在医院安家的人只怕会更多,言沉便问了一句,“姜迟,你有没有忌口的?”

  “忌木瓜。”魅魅然的嗓音带了些许凉意。

  言沉:“”

  大概是太无聊了,没几分钟姜迟又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他依旧是懒懒散散地站在门边,“我要吃柠檬鲈鱼、西红柿鸡蛋,还要拔丝苹果。”

  言沉看了他一眼,“你倒是一点不客气!”

  “我要是不客气要的就是萝卜排骨汤了。”姜迟轻哼了一声。刚才那些被毁的食材中就有海带和排骨,等一下的汤估计就是海带排骨汤了。

  言沉想起了那天无意中听到姜迟和那位美妇人的谈话,似乎姜迟很喜欢萝卜排骨汤。

  言沉煲好了饭,一抬头见姜迟还站在门边,她淡声道:“你可以先去客厅,饭做好还需要一些时间。”

  “去逗弟弟么?”说话的时候,姜迟还意有所指地看了眼站在那幅画前的言子翊。

  言沉:“那你还是在这儿看着吧!”

  说完之后言沉没有再看姜迟,而是开始处理手上的食材。

  看着言沉娴熟流利的手法,姜迟微挑着眉,眼眸之中神色略深了几分。

  怎么感觉有点儿熟悉?!!

  这样熟练如行云流水的动作,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你经常做饭?”姜迟忽然问。

  “嗯。”言沉答,手上剖鱼的动作却没停。

  离开言家之后她就被一潋捡了回去,应该是叫捡了回去吧,毕竟那个时候她就蹲在垃圾桶边上。

  那一年她不到十岁,一潋也就十五岁。

  在那之后她一直住在一潋家,直到后来

  言沉清冽的眸子染上了一层濛濛的霭,有些说不出来的深沉。

  然后在高考那个暑假过后,她就搬出来独住了。

  姜迟看着言沉,没有再说话。

  言沉在厨房里面下厨做菜,姜迟在门边倚着门懒懒地看着。

  菜做好了之后,言沉看了眼杵门边的姜迟,对他说:“把这些菜端餐桌上去。”

  被使唤的姜迟凤眸眼尾略微一挑,“我?”

  “不然?”言沉歪了歪头,目光清冽地看着他。

  对上那双狭长清透的丹凤眼,姜迟目光微顿了一下,没说话,进了厨房将炒好的菜端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三人中病人就占了两位,所以言沉都是做了些比较清淡的菜,除了姜迟说的两个菜一个甜点,再有就是笋尖炒肉和素炒小白菜,外加一个海带排骨汤。

  三人坐在餐桌前,言子翊看看姜迟又看看言沉,“我吃了啊?”

  “难道还要说一二三开始吃么?”姜迟瞥了眼言子翊。

  言子翊:“”

  他没说话,默默扒饭。

  姜迟刚拿起筷子。

  忽然,一块鱼肉就落在了他碗里,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手骨节分明,指骨颀长,似根根白玉雕刻而成,就是透着一股子凉白。

  姜迟看向手的主人。

  “多吃菜!”言沉声音依旧清冷。

  姜迟几乎都知道言沉这句话隐含的意思是什么,多吃菜少说话!!

  他有些不爽地啧了一声,还真是护着弟弟啊!

  姜迟夹起鱼肉尝了一口,有些意外地看向了言沉。

  他自认为自己算是比较挑剔的人,可是也不得不承认这道菜真的很好吃,味道鲜美,没有半点鱼腥味,而且放的柠檬恰到好处,能让你感觉到但是却尝不出酸味,很有食欲。

  三人都默默吃饭,没有说话。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

  姜迟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漂亮的眉蹙了蹙,挂断了丢在了餐桌上,正好就在言沉的手边。

  当手机再次响起的时候,言沉看向了姜迟,“不接电话么?”

  “没事,催债的。”姜迟懒懒道。

  对面催债的人似乎有些执着,手机铃声停了不到两秒又响了。

  姜迟起身拿起手机去了阳台,他一按了接听键,一番话就噼里啪啦不间歇地传了来。

  “小祖宗,这个月的月末了,月末了!月初就应该交给我的音频件你都拖到另个月月末了,你看看人家络言,那回的音频件需要齐妙像我这样三催四请催命一样地打电话催,关键是怎么催你都还没什么作用。”说话的人是女的,声音里面有着对姜迟满满的无奈和控诉。

  女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祖宗,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么?”

  “我要是说能你信么?”姜迟用手随意拨弄着阳台上的兰花,慵慵懒懒地回答。

  “不信。”女人没有任何犹豫。

  姜迟“喔”了一声,“那不能。”

  女人:“”

  被狠狠地噎了一下。

  姜迟甚至都能听到她磨牙的声音,“我也就看着你在公司成绩好,不然我早晚换了你,太气人了!”

  “你把络言的音频件发我一份吧!”姜迟道。

  “你要络言的音频件做什么?你们不是向来各配各的么?”女人有些纳闷。

  “借鉴。”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一个字一个字蹦出牙缝,“你的意思是你还没开始录?”

  “没有。”姜迟比较实诚,也比较气人。

  电话那头的女人被气得没声儿了。

  最后女人没好气地冷声道:“络言的音频件我下午发给你,三天时间把你的配好给我,不然”女人磨了磨牙,“我把你的手机号”

  话还没说完就被姜迟给挂了。

  ------题外话------

  阿九:啧,好歹你白嫖了人家五年,能不熟悉么?!

  怕小可爱们忘记,提示一下:就是我迟看了阿沉五年美食直播的事情。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