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81章 我觉得你接受不了

第81章 我觉得你接受不了

  华笙:“”

  微皱了一下眉,她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可是远亲不如近邻这也没说错啊!

  但华笙也不是那种喜欢细细探究别人话语里面意思的人,她对着姜迟淡淡一笑,道:“以前这清水华庭最上面三层就住了小沉子一个人,现在姜四小姐来了小沉子日后也方便有个照应!”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都在沉默地捡金子。

  华笙其实是个话挺多的小话唠,这下和姜迟坐在这里彼此都不说话她没两分钟就有些坐不住了,“我去问问小沉子洗完了没。”说完华笙就起身去了言沉的房间。

  华笙伸手叩了几下洗浴间的门,里面除了水声还有言沉略带疑惑地“嗯”了一声。

  简简单单一个声调,华笙却觉得听起来有着说不出来的清夭惑人。

  其实她家小沉子声音是真的特别好听,可清冷可清魅。

  “小沉子,姜迟来了,她在客厅,说是有事找你,我也没敢多问!”华笙小声地道。

  “好,我知道了!”清淡的嗓音传来。

  华笙出去之后,没多久言沉也从房间走了出来。

  她穿着浅灰色的格子睡衣,衣衫有些宽松,刚好露出骨线相当好看的锁骨,胸前平坦没有半点起伏,身形看上去清然颀长之间略显削瘦。

  言沉不喜欢擦头发,也不喜欢用吹风机,所以头发只是出来的时候用干毛巾随意拨弄了两下,擦拭得不是特别干,墨色的短发发梢尾儿还有晶莹的水珠滴下,就连她长而卷翘的睫毛都被浴室里的水雾给打湿偶尔有那么几根粘在一起,倒是将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眸子衬得愈加漆黑如墨,就像是澄澈无澜的墨色水晶,而且丹凤眼眼尾略挑,有些勾人。

  姜迟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言沉,他微微愣神。

  “这么晚了有事么?”言沉看着姜迟,淡声问。

  姜迟回过神,依旧是懒洋洋地抱着小鱼干靠在沙发上,看向了言沉,唇一掀缓缓道:“我家没沐浴液,邻居帮个忙呗!”

  “你要是刚才跟我说了我直接就能拿给你,你还不用在这里等这么久!”闻言华笙笑着说,然后转身去给姜迟拿沐浴液。

  客厅里面只剩下了言沉和姜迟两人。

  面面相觑着。

  “宁初琰和希袖折离开了?”半晌,言沉抬了一下眼眸,问。

  听着言沉这句话,她刚才那句你们真会玩毫无征兆地从姜迟脑海中掠过。

  姜迟妖魅无暇的面容稍微顿了顿,看着言沉嗓音有些偏冷,“刚才我们只是在开玩笑。”

  “嗯,我知道”言沉只淡淡地应了一句字。

  姜迟眉梢一扬,漂亮的凤眸眼尾都随着上挑了几分,颇有些说不出来的意味,眼角那两点墨色泪痣妖异而又冷魅,似笑非笑地开口,“啧,我还以为言公子思想很开放呢!!”

  毕竟不仅和沈一潋关系不一般,就连这个华笙也是能在他家里留宿的人。

  “我是觉得你大概接受不了楼道之间三个人就能如何的事情。”虽然是说这样的话,但是言沉清冷的脸上依旧是淡然如水。

  姜迟性子虽然有些恣意胡来,但是其实还是蛮保守的,不然上次在医院电梯里两个人不小心亲了一下姜迟也不会纠结郁闷那么好半天,还一脸想杀人灭口的表情。

  “哦!?”姜迟抱着小鱼干起身,懒懒地勾着嘴角,“阿沉似乎对我挺了解?”

  言沉看了他一眼,没什么情绪地说:“上次亲了你你都别别扭扭了半天!”

  姜迟妖魅如画的脸色一沉,阴测测地看着言沉。

  “不是么?”言沉单边眉狎昵一挑,薄唇还浅浅地勾了一下。

  她的话音刚落,华笙就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将沐浴液递到姜迟面前,“喏,姜四小姐。”她知道姜迟在帝京是出了名的挑剔,所以她新取了一瓶未开封的。

  姜迟接过沐浴液,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对了,小沉子,你还没告诉我言舒雪给你打电话是什么目的呢?”想起这件事情,华笙忽然看向了言沉。

  “过两天她生日,邀请我参加。”言沉嗓音很淡,听上去没有半点起伏。

  华笙瞬间皱着一张小脸,冷哼着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非常认真慎重地对着言沉道:“小沉子,言舒雪那个人如果没有什么目的是绝对不会请你参加她的生日宴,你不要答应她,反正言家那些人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

  小沉子一向重情义,她当年不过是帮了小沉子一次,这么多年她便可以一直无条件地纵容着自己,可是却能十多年不回一趟言家。

  小沉子和言家,抛却血缘关系只怕是真的什么情谊都没有。

  言沉淡淡地嗯了一声。

  “小沉子,我有个大秘密要告诉你。”华笙对着言沉眨了眨眼睛,一脸神秘地看着她。

  “什么?”言沉配合地问了一句,不过淡然精致的面容之上没有半点好奇。

  华笙也不介意,小沉子性子淡,很少有能让她感兴趣的事情,她嘿嘿一笑,“你知道表哥钱包里面的那张照片么?”

  言沉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沉默着,清澈如水的眼眸难得泛起涟漪深邃了几分,眸色不寒却有着近乎刺骨的凉。

  她知道,一直都知道。

  在一潋的钱包里面,有一张泛黄的照片,那是他和姜晔的合照。

  而也是那张照片,葬了一潋少年时候从不计较后果的意气风发!!

  “我跟你说,我昨天看见照片里面的另外一个人了。”华笙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他是帝北医院的医生,和姜迟一样也姓姜!”

  然后又有些惋惜地道:“可惜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没必要知道他的名字!”言沉的嗓音有些凉淡。

  “嗯?”华笙狐疑地看着言沉。

  “反正都已经分手了。”

  “可是表哥还将那张照片留着,肯定是对那位姜医生余情未了。”华笙最近特别迷那种破镜重圆的,“说不定他们就和好了呢!”

  言沉没说话。

  “小沉子,虽然我们一直都知道表哥喜欢男人,可是你说他是上面那个还是下面的一个呀?”华笙问。笑容渐渐猥琐,且越来越变态。

  言沉:“”

  无语了一下,看着她,“你要是想知道可以去问一潋。”

  华笙瞬间摇头,“我不,表哥现在是我的金主爸爸。”

  “嗯?”言沉看向她,似是不解。

  “那套倾月流光系列手办他将我最喜欢的参商错和绯火染给扣了下来,说是等我什么时候带他成功吃鸡再送给我。”华笙这句话说的是相当哀怨。

  “那你可能拿不到了。”言沉嗓音清冽着开口。

  一潋差不多就是游戏坑王!!

  华笙:“”

  表哥这个专门拖后腿的已经拖到连不玩游戏的小沉子都知道了么?!

  言沉拍了拍华笙的肩,“早点休息吧!”刚说完这句话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外面的门铃声又响起来了。

  华笙默默地看向了言沉,“姜迟?”似乎除了她,也没有别人这么晚来敲门了。

  言沉轻蹙了一下漂亮的眉,前去开门。

  果然,一开门就看见了双手环胸懒懒地依靠在门边的姜迟。

  言沉:“”

  “怎么了?”她问。

  “我家纸巾司楠没给准备好。”姜迟看着言沉,慢悠悠地道。

  言沉取了一盒纸巾,眉目清然地看着他,淡声道:“还有什么需要的能一次说清么?”

  “没了。”姜迟眉梢一挑。

  但是在十分钟之后,门铃再次响了。

  ------题外话------

  哈哈哈哈,我迟在故意捣乱!!!!果然是个任性的家伙!!